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八十二章 难于登天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顿饭功夫后,张傲秋带着阿漓赶了过来,门前早已有人等待,直接将他们带到城主府后宅。

花连城闻得声音,赶到门口迎接,看到张傲秋过来,小声道:“家姐在屋内等候小先生。”

张傲秋“嗯”了一声,也不答话。

花连城转身带路,这间内宅空间开阔,但屋内陈设却是极其简单。

一张屏风将房间隔为内外两间,前间就一张桌子,一个蒲团,再加上旁边地板上堆得满满的文书。

张傲秋两人在花连城地带领下,绕过屏风,一眼就看见一身白衣的花倩笑正软软地靠在地椅上。

见到张傲秋,花倩笑眼内一丝异色一闪而没,招呼道:“小先生,倩笑有病在身,恕不能起身相迎。”

张傲秋看她脸色煞白,声音低沉无力,连忙摆摆手道:“花城主不必多礼。”

说完走到桌边盘膝坐下,看着花倩笑道:“花城主,请脉。”

花倩笑闻言,将左手抬起放在桌上,花连城见状急忙扶起,将一个软垫轻轻放在她手臂下。

张傲秋从怀里掏出一块洁白丝巾,盖在花倩笑手腕上。

花倩笑见了浅笑道:“小先生,不碍事。”

张傲秋点点头,却也没将丝巾拿开,深吸一口气,伸出右手食指跟中指,轻轻搭在花倩笑腕脉上,眼睛闭上,开始诊脉。

对于把脉,张傲秋现在已是大师级人物,体内绿色真气抽出一缕,透过丝巾,往花倩笑经脉探去。

在那缕真气入体,花倩笑却是不由身躯微震,一丝不可相信的眼神立即望向张傲秋。

在武月城前一战,花倩笑见识过张傲秋的战力,虽然惊叹,但也只是当他修为比自己略高些罢了,因为毕竟年纪在那里摆着。

但张傲秋这缕真气进入经脉,虽细微,她却能清楚感觉到这真气的凝聚力,完全是连而不断。

要想达到这样的境界,那他丹田内的真气修为,就不是比自己高一些这么简单了。

张傲秋此时立有感应,睁开眼睛,看了花倩笑一眼,沉声道:“静心。”

说完又闭上眼睛,只是眼中那一丝精芒,却让花倩笑又是一惊。

花倩笑暗吸口气,心神慢慢沉寂下来。

一时房内鸦雀无声,旁边花连城跟阿漓跟着屏住呼吸,生怕弄出一点响动打搅了张傲秋。

随着时间推移,张傲秋原本平静无波的脸容,渐渐变得越来越凝重,到了后来,竟深深皱起了眉头。

整整一个时辰后,张傲秋才徐徐收回手指。

刚睁眼就看见花连城一脸焦急地看着他。

张傲秋还没开口,旁边的花倩笑低声道:“连城,据报新一批援助物质就要过来,你快去打点一下,现在正是战时,可不要出什么岔子。”

花连城闻言急道:“可是,阿姐……。”

花倩笑脸色一沉,重重一哼,拖长鼻音“嗯”了一声。

花连城见了没有办法,拿眼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花倩笑目送花连城离开,眼中充满了不舍跟爱怜。

直到花连城消失在屏风后,花倩笑才缓缓收回目光,转向张傲秋低声道:“以后若是连城问起,小先生就说我的病并不重,将养些时日就可复原了。”

张傲秋端起桌上茶杯,浅嘬一小口道:“我说过你的病我不能治么?”

花倩笑闻言一愣,身子霍得坐起,苍白的脸色上一坨红晕升起,颤声道:“当真?”

本来花倩笑中毒大限是在三十岁左右,但至服用丹药后,就没有一天不在争斗,大量消耗身体机能,以致透支身体,大限时间提前好些年。

本来花倩笑对自己的病已不抱希望,只想在有生之年驱除外族,保护这一方可怜的百姓。

但眼看现在病情加重,再难策马杀敌,而且能够不死,又有谁愿意去死了?

张傲秋放下茶杯,转眼看了看花倩笑道:“你自己的病你自己也知道,实话跟你说,你体内的毒已经侵入五脏六腑,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所以我虽有把握将你医好,但可能耗时很长,而且……。”

花倩笑此时已平静下来,闻言笑了笑道:“小先生有话直说,不必有什么顾虑。”

张傲秋摇了摇头道:“倒不是有什么顾虑,只是有很多东西,比如如何入手可以既不伤你身体,又能尽快见效,这都需要好好考虑。”

花倩笑道:“不要紧,这么多年都过了,也不在乎这几天了。”

说完顿了顿接着道:“倩笑知道这事复杂艰辛,为了我这个病人而让小先生费心,倩笑真是……。”

后面的阿漓闻言打断道:“倩姐姐,你不要这么说,所谓医者父母心,秋大哥一定会尽力医好你的。”

花倩笑闻言招招手,阿漓乖巧地坐了过来。

花倩笑揉了揉她脑袋,柔声笑道:“妹子,姐姐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姐姐放心。”

阿漓回头望她笑道:“姐姐才是真好人,为民为大家,不顾身体跟性命,秋大哥一直都对姐姐的事迹赞不绝口了。”

花倩笑闻言美目秋波一转,定定地看了看张傲秋。

张傲秋被她看得老脸一红,急忙转移话题道:“阿漓,现在这里事了,我们就不打搅花城主休息了。”

花倩笑听了低头不语,一会后才抬头嫣然一笑道:“好,那我就不送了。”

张傲秋跟阿漓遂告辞离开。

出了府门,阿漓问道:“秋大哥,你真有把握治好倩姐姐么?”

张傲秋闻言脸色一黯,抬头看了看天际一抹烟云,半响后才道:“唉,难于登天哦!”

阿漓听了心头一惊,急忙道:“可是刚才秋大哥你不是说得很有把握么?”

张傲秋叹了口气道:“阿漓,你要记住,所有病人,特别是重病病人,首先不是医他的病,而是先安他的心。”

说完仰天又是一叹道:“其实又何止是病人需要安心,其他人又何尝不是一样?”

阿漓听了,满脸担忧道:“秋大哥,那倩姐姐的病……?”

张傲秋边走边道:“她体内的情况,我已经查探清楚。不过我还重没医过这么重的病,所以回去后还要就这事跟师父好好商量商量。”

他们回去后,直到傍晚,慕容轻狂才带着紫陌三人回来。

阿漓早已做好晚饭,吃饭其间,张傲秋将跟花倩笑诊病一事大致说了一遍。

夜无霜听了奇道:“倩姐姐居然同意诊病了?”

说完看张傲秋脸色沉重,不由一惊道:“阿秋,是不是……?”

张傲秋摆摆手打断道:“这个等会再说。”

而在回来这其间,张傲秋将花倩笑体内五脏六腑中毒情况详细地绘制成一副人体图。

饭后,慕容轻狂几人看了张傲秋绘得图,均是一脸严肃。

慕容轻狂看了会,收起图说道:“这个让为师好好想想。”

剩下几人听了面面相觑,要是连进入化境的“毒医圣手”也要想想,那就真是棘手至极了。

慕容轻狂看他们几个脸色沉重的样子,不由一笑道:“怎么,都这副表情做什么?”

阿漓见慕容轻狂笑了,立即上前抱着他胳膊问道:“师父,您老人家一定有办法治好倩姐姐的是不是?”

慕容轻狂揉了揉她脑袋道:“你们是对为师没有信心么?”

夜无霜听了嫣然一笑,鼓掌道:“师父这样说,事情就好办了。”

慕容轻狂闻言摇摇头道:“要说好办还真不是,她现在体内丹毒已进入五脏六腑,要想清除,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得想个万全之策。”

整个晚上,慕容轻狂卧室的烛灯摇曳,直到第二日一早,慕容轻狂才招张傲秋过去,让他立即知会花连城过来。

张傲秋听了奇怪,给花倩笑治病,找花连城做什么?他又不懂医术。

但一看慕容轻狂脸色严肃,也不好多问,答应一声,转身出发去找花连城。

等张傲秋带着花连城赶到时,慕容轻狂已经将大致的治疗方法书写完毕,不过关于病情的商讨,他却只让张傲秋跟花连城两人进去。

花连城跟着张傲秋后面,心头没来由地一阵阵紧张,双手手心竟沁出汗水。

等两人坐好后,慕容轻狂轻咳一声道:“关于花城主的病,老夫昨晚考虑一晚,种种方法都想尽,但没有一种真正有把握。”

花连城听了心头一紧,颤声道:“老爷子,那家姐……。”

慕容轻狂摆摆手打断道:“你先别紧张,今日招你们两个过来,正是老夫想到了一个唯一可行的办法,要以你们商量。”

花连城闻言急道:“老爷子,不用商量,既然您老人家都认为可行,那我们照办就是。”

慕容轻狂笑了笑道:“你还是先听完再说。”

顿了顿接着道:“花城主所中的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要想单纯用药物祛毒,不仅慢,而且还会伤及她身体其它器官,更重要的是还没有成功的把握。

老夫思来想去,还只有用内力逼毒这唯一办法。

要想用内力逼毒,就要求逼毒人不仅内力深厚,而且其真气还要能与花城主真气相融,不会相互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