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八十一章 回心转意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花倩笑听完不置可否,跟着问道:“你说的还有一件事了?”

花连城点了点头,又将王民那些书生的事说了一遍,然后道:“小先生对这事已安排好,按他所说,很快就会联络天下其他城主,共同发兵,将来不仅要将死域人赶出我们这片大陆,还要重新一统天下,创出另一个皇朝,然后再集合天下之力,杀到死域人老家,让他们世世代代都臣服于我们。”

花倩笑听完,眼中突然精芒一闪道:“这些都是小先生说的么?”

花连城道:“不错,而且小先生还说,如果有那一天,希望能跟天下三十六城城主一起庆祝。”

说完偷偷瞄了花倩笑一眼,这话不是张傲秋说的,而是他自己加上去的。

花倩笑闻言抬眼看了看花连城,跟着将目光移开,沉吟片刻后道:“你还有其他事么?”

花连城本想趁热打打铁,没想到花倩笑突然下逐客令,一捎头急忙道:“阿姐,还有一事,就是凤将军想要见见你,跟你商量军资的事情,但我怕你身体不适,所以就推了几天,不过军资毕竟是大事,也不能耽搁太久,我想让凤将军明日来见你,你看如何?”

花倩笑“嗯”了一声却道:“就今日吧,你速去请凤将军。”

花连城答应一声,起身一溜烟地去找云凤阁。

恰巧云凤阁巡视完毕回来,正坐在账内喝茶,看见花连城匆匆过来,奇道:“花将军,什么事让你如此匆忙?”

花连城因军务上的事情,常跟云凤阁打交道,两人也算熟人,闻言一抱拳道:“凤将军,小弟有一事相求。”

云凤阁“哦”了一声道:“你我之间还需要用个‘求’字么?说吧,只要凤某办得到,在所不辞。”

花连城一屁股坐下道:“先多谢凤将军了。”

顿了顿接着道:“是这样的,我说了将军可别见怪。我听小先生说以前你在临花城的时候曾得过一场怪病,那时云城主请遍名医都无法医治,后来还是小先生给治好的。”

云凤阁听了,脸上立即露出一丝尴尬道:“确实是有这件事,怎么……?”

云凤阁脸上的表情,花连城看得清楚,连忙转移话题道:“我阿姐的事情你也知道,可是她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拒绝治病,我是办法都想尽,可是怎么也不能让她转变心意,于是小先生跟我出了个主意,说凤将军在这上面是过来人,让你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却劝劝她,也许会让她看到一丝希望。”

云凤阁听完,点了点头欣然道:“原来是这样,花将军放心,凤某一定给你办到。”

花连城闻言却道:“凤将军,你先别慌。我这次来请你,跟我阿姐说的可不是让你去劝她治病,而是说你跟他在军资上有些问题相商,你过去了可得先说这个,然后再弯到治病的事情上。”

云凤阁听完,眼神灼灼地看着花连城,半响后道:“你们姐弟情深,凤某感动,病人心情琢磨不定,喜怒无常,这个我是过来人,最是清楚,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去跟你阿姐说的。”

花连城闻言,对着云凤阁深深一揖道:“此事不论能不能成,连城都感恩在心。”

云凤阁见了,连忙一把扶起道:“你要再这样,可是不把我当兄弟?”

云凤阁到城主府的时候,花倩笑已在议事厅等候多时。

此时的花倩笑,一身素以,无力地斜靠在座椅上,脸色苍白,眼中却是神色跳动不已,显然是正在思考什么事情。

云凤阁推门进去,花倩笑闻声抬头一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凤将军来了,倩笑有病在身就不能相迎了。”

云凤阁闻言立即道:“花城主却莫客气。”

说完径直走到花倩笑对面坐下道:“花城主身子可好些?”

花倩笑闻言洒然一笑道:“好与不好就这样了。”

顿了顿接着道:“听连城说,凤将军在军资上有事跟倩笑商量?”

云凤阁点了点头道:“是的。近日家父传来消息,说后方支援的人越来越多,于是想让我过来跟花城主问问,就是除了军粮、兵器及药品等必需品外,武月城是否还需要其他一些东西?”

花倩笑听了,展颜一笑道:“倩笑早就有心想要拜访一下云城主,可是一直有事拖延下来,万望凤将军替倩笑带话,倩笑代武月城上下多谢他了。这事我等会安排连城去做,凤将军真是辛苦,这样的事只需招呼一声就可以了。”

云凤阁闻言点头笑了笑道:“临花城虽远离武月城,但家父却一直心忧此处,若不是因其他事情拖住,家父早已发兵相助。”

说完叹了口气接着又道:“天下三十六城啊,好好的一片江山,竟然如一盘散沙,被外族人欺负上门了,都无动于衷,凤某自愿到武月城来,愿与花城主并肩作战,也是想替父从军,完成他的心愿。

只是现在大战在即,花城主却不幸染上重疾,武月城上下群龙无首,凤某也感觉少了很大的依靠,花城主也是久经沙场之人,应该知道一座城池,一支军队,其主帅的重要性,花城主对于武月城就是主帅,是主心骨,有你在,下面人就有希望,就算是再艰难,也不会放弃,军心如山,看起来缥缈,但却确实存在,一旦军心不稳,就算外部给予再多的支援,也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的。”

花倩笑闻言,半响不语,云凤阁也不着急,慢慢地品着茶。

等云凤阁一杯茶快喝完,花倩笑才黯然道:“不是我不想,实在是我的病已无药可医了。”

云凤阁闻言放下茶杯笑道:“无药可医么?其实你什么就有位神医,只是你自己不愿相信罢了。”

花倩笑抬眼看了云凤阁一眼道:“你可是说的小先生?”

“不错。”

花倩笑闻言又是一阵沉默。

云凤阁见花倩笑还在犹豫,遂道:“花城主完全不必担心,当年我因年少无知,犯下大错,受了一劫,当时家父请遍名医,但都是束手无策,后来请来小先生,前后扎过五次针就彻底痊愈了。”

花倩笑听完,一脸不信,双眼狐疑地看着云凤阁道:“有这么神?”

云凤阁望着花倩笑,眼神平静无波,自然而然地答道:“神不神我不知道,我只相信事实。”

花倩笑“哦”了一声,放下手中茶杯,身子往椅后靠了靠道:“听风将军口气,好像对他无比信任?”

云凤阁闻言一笑,眼神瞟往窗外开得正盛的兰花,半响后感叹一声道:“信任?又何止是信任?”

顿了顿,云凤阁话题一转道:“这世上万物生生相克,有其正,必有其反,花城主体内之毒虽重,就算是深入五脏骨髓,也一定有办法将其解掉。”

花倩笑闻言一叹道:“如何解?”

云凤阁双手一摊道:“我不懂医,所以我不知道。但若老天安排真能解此剧毒,那这世上就只有小先生一人可以做到。”

花倩笑闻言娇躯一震,望向云凤阁的眼神中,一抹希冀之色一闪而没,接着秀眉微皱,整个人陷入沉思之中。

云凤阁见了微微一笑,不再打搅,起身悄悄退出。

五日后,一骑快马从城主府匆匆驶出,马上一人一身素衣,神情匆忙,但眉宇间却是带着喜色。

此人正是花连城。

花倩笑养病几日,今早突然将他招过去,说是让他去请张傲秋过来看病。

这还是花倩笑第一次主动提出让人诊病,看来小先生说的不错,请凤将军过来这步棋真是走对了。

但花倩笑也仅仅只是交代这些,其他的则是半字未提,不过这也让花连城喜出望外,连衣服都来不及换,骑马就直奔紫竹轩。

到紫竹轩竹门前,花连城下马连马都不系,推开竹门,快步往内堂赶去。

正好此时阿漓从里面出来,隔着帘子看见匆匆赶来的花连城,急忙迎上去奇道:“花将军,何事让你如此匆忙?”

花连城看见阿漓,老远拱手招呼一声道:“阿漓姑娘,不知小先生现在在不在?”

阿漓回头看了内堂一眼回道:“秋大哥正在整理一些文书,不知……?”

还没说完,阿漓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咳嗽,回头一看,却是张傲秋听到声响,自己赶了出来。

张傲秋一身家居青衣,掀帘走到回廊对花连城拱手道:“不知花将军找我何事?”

花连城拱手道:“小先生,家姐请你过去一趟。”

张傲秋闻言一喜道:“哦,花城主?你阿姐答应治病了?”

花连城上前几步,脸色一脸欢喜道:“小先生,家姐一早叫我过去,让我过来请小先生过去诊病,看来还是小先生神机妙算啊。”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花将军,你现在立马回去,我后脚一会就到。”

花连城闻言,一揖到底,沉声道:“连城在此先谢过小先生。”

张傲秋上前一把扶起道:“我们之间,不用客气。”

花连城闻言心头一阵感动,抬头看着张傲秋,只见后者正一脸诚恳地看着他,心头一暖,拉着张傲秋的手重重握了一下,转头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