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八十章 寄托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天晚上的紫竹轩热热闹闹地开了一大桌,热烈欢迎欧阳雪怡这个新成员的加入。

至于那五十四人就让他们在这紫竹林另外找地方搭建竹屋,反正这地方大得很,也不担心拥挤。

只是紫陌跟欧阳雪怡的关系,所有人都没有正式挑明,按紫陌的意思,还是等欧阳雪怡跟阿漓再相处一段时间,自自然然地发展出感情,这样对她们两人都公平。

闹了大半夜,众人各自休息,而张傲秋则独自一人进入竹林深处开始打坐调息。

这次入定后,神识大涨,这个情况张傲秋也不是很明白,迫切想要跟独叟商讨商讨,但是那老小子半天没有回应,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后来想了想,开始拥有神识的时候是稀里糊涂,现在还是稀里糊涂,想太多了反而有了得失之心,干脆听之任之,所谓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求不到。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跟紫陌前往武月城去找花连城,这些天发现关于死域人的情报还是尽早让他知道。

哪知一到城主府,却是扑了个空,回话的人说花连城这些天一直在军营,每次都是晚上才回来。

张傲秋本想问问花倩笑的病情,但一看城主府周围的人个个愁眉苦脸,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紫陌转头看了看张傲秋,意思是还要不要等下去?

张傲秋叹了口气,拍了拍紫陌肩膀转身离开,两人还没走几步,先前回话那人又匆匆赶了回来道:“小先生请留步,花将军接到通报,说是马上赶过来,万请小先生跟陌兄弟稍等片刻。”

张傲秋跟紫陌倒是求之不得,一件事情免得再跑一趟。

两人在待客厅还没坐多久,花连城匆匆赶了过来,虽然一身戎装显得英武挺拔,但依旧难于掩盖满脸的愁容跟一脸的倦意。

花连城跟张傲秋两人也算熟人,也不讲那些礼节,一屁股坐下后,端起桌上的茶杯咕隆咕隆喝了几大口。

张傲秋看着花连城笑道:“花将军好像最近休息的不是很好啊。”

花连城闻言放下茶杯重重叹了口气道:“唉。”

接着身子一倾探头问道:“你们几个这些天跑哪去了?害得我跑了三次都扑了个空。”

紫陌听了笑道:“找我们做什么?又想喝酒?”

花连城闻言再叹口气道:“陌兄弟你就不要笑我了,我现在哪还有心思喝酒。”

接着眉头深皱,一脸担忧地接着道:“阿姐她醒了,但全身无力,连坐起来都费力,我怕她因病心里瞎想,所以这些天晚上都是陪着她,但我现在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整个人就像没有灵魂的空壳一样,明明她就在身边,却感觉遥不可及。”

张傲秋道:“你没劝她治病么?”

花连城听了转头看着张傲秋,脸上愁容更深,轻轻摇了摇头道:“在她醒来第三天,我就跟她细细说过,但她想都没想就一口否决了,后来我不甘心,接连又提了两次,不过就像石沉大海一样,阿姐她连个拒绝的话都懒得说,只是双眼空空地睁着,你们说,这算什么事啊这?”

张傲秋听了,跟紫陌对望一眼,按花连城这么说,就是他想帮忙也帮不了。

紫陌想了想,迟疑道:“你……可知道你阿姐为什么会这样?”

花连城闻言痛苦地一拍桌子道:“我他妈要是知道还能这么着急么?”

紫陌看花连城一脸痛苦,心里也是难受,跟着道:“心病还要心药医,只是现在我们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强烈拒绝治病,这确实是很难办。”

大厅一时沉默下来,张傲秋手指敲着桌面,皱眉沉吟不语,半响后问道:“你有没有去找凤将军?”

花连城道:“都这个样子了,找他还有用么?”

张傲秋摇摇头道:“也不一定,你阿姐是灵境修为的人,自身体内的情况她比谁都清楚,她不想治病,也许是因为她自己认为这已经是绝症,无法医治,况且你们请的也都是名医,他们的束手无策更加摧毁她的信心,所以这个时候你去说,只会让她觉得厌烦,但若是凤将军以过来人身份去说,也许又不一样。

人就是再坚强,对死亡也会有种本能的恐惧,况且你阿姐正值大好年华,在这个年纪就要面对死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心理压力,所以我们现在要给她一点希望,只要她认为她的病并不是不可以医治,自然而然就会主动配合的。”

紫陌听完道:“秋哥说的不错,从你阿姐的过往来看,她是一个爱民、爱家、爱国的巾帼奇女子,武月城可以说是她的全部,让她就这么放弃,肯定不是她的本意。”

花连城闻言迟疑道:“你们说的真的有用么?”

张傲秋听了脸色一正道:“有没有用先两说,但若你连试都不试就放弃,那就是你的罪过了,你要记住,你阿姐的命现在你手上,若你再这样愁眉苦脸的出现在她面前,就会让她更加没有信心,一直消沉下去,要是这样,你还不如直接拿刀替她抹脖子,免得她受罪。”

花连城闻言,看着张傲秋长喘几口气,猛然道:“你说的对,你说的对。我是她微一的亲人,我要给她信心,我现在就去找凤将军。”

花连城刚要起身,张傲秋却叫住他道:“你先等会,还有件事要跟你说。”

说完将他们这些天寻找死域人的经过说了一遍,花连城听了脸色阴晴不定道:“还有这事?”

张傲秋点了点头道:“我之所以现在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把这件事告诉你阿姐,我们既要给她信心,同时也要让她心里有别的事情寄托,不至于胡思乱想,不过具体怎么做,等你回来后我们再商量,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花连城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们等我消息。”

花连城向张傲秋二人告罪一声,转身就要去找云凤阁。

走了一半,转念一想,还是先将阿姐的心拉回来好些,等她有了寄托,说不定立马就接受治疗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花连城立即打转,临近花倩笑病房的时候,先认真地洗了几把脸,然后深呼吸几下,脸容尽量放轻松,试验了几个自认为高兴的笑容,才脚步轻快地去见花倩笑。

刚一进门,花连城就看见花倩笑正用奇怪的眼神望向他。

花连城只瞟了一眼,心中不由一喜,暗道:怪不得别人都叫那小子小先生,确实是先生,就是有水平,至少阿姐现在眼神不再空洞,高,真他妈高。

想到这里,花连城脸上笑容更甚,也越发自然。

等花连城在床边坐下后,花倩笑望着他奇怪地问道:“今天什么事情让你如此高兴的?”

花连城先帮她将被子折了折,然后道:“阿姐,是有件事,不过这事我又琢磨不定,所以想跟你商量商量。”

花倩笑闻言,更是一脸狐疑,花连城只当没有看见,自顾自地将张傲秋刚才跟他说的关于死域人的事情转述了一遍。

花倩笑听完,脸上立即露出思索的表情,眼中渐渐又有了往日精明的神采。

花连城在旁看得清楚,心中突然有一种想痛哭一场的念头。

花倩笑沉吟片刻后,扭头看着花连城道:“这事你怎么看?”

花连城道:“阿姐,你先别问我怎么看,我跟再你说说另外两件事。”

花连城刚要说,花倩笑却一把打断道:“这些日子,你总是怕我操心,问你什么你都说好,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主动跟阿姐说这些的?”

花连城笑了笑道:“阿姐,这个确实是好事情啊,我琢磨着你听了也高兴,况且这里面牵涉面太广,你毕竟是城主,下一步怎么做,还得你拿主意不是?”

说完不待花倩笑再问,又将张傲秋他们斩杀七千死域人军队的事说了一遍。

花倩笑听完,脸上露出惊异表情道:“这事你确定么?”

花连城闻言顿时不满道:“阿姐,你不要总把我当小孩子看好不好?那七千死域人的兵器还有铠甲都是我带人给收回来的。”

花倩笑听了白了他一眼,跟着问道:“小先生他们总共有多少人?”

花连城闻言想了想道:“以我跟他们的接触来看,应该只有四百多人。”

花倩笑闻言一惊,一脸不相信地失声道:“四百多人?”

缓了缓,接着又自言自语道:“四百对七千?”

花连城怕花倩笑情绪起伏太大对病情不好,在旁急忙道:“阿姐,确实如此,而且小先生他们无一人战亡,最多只是几个轻伤。”

花倩笑听了,沉默半响后才微微一点头道:“说说你的打算。”

花连城“嗯”了一声道:“从这两件事可以看出,小先生确实是有勇有谋,我想明日跟小先生一起将他说的那条密道走一走,如果事情确实如他所说,我想跟他们联合,沿路建立一条联络通道,至少在死域人来之前,能提前一到两天得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