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七十章 无用书生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却是笑了笑道:“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所有东西都有改变的可能,只要你阿姐能保住命,总是有机会将她改变过来的。”

花连城听了眼内顿时放出惊喜的光芒,跟着问道:“你是说她能改变现在的样子?”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什么事情都是事在人为,唯一区别就是过程艰难还是简单罢了,就像治病一样,要想彻底根除病人身疾,大夫跟病人之间也要互相信任,就像你说的,你阿姐若是不愿意,那我就是神仙也没有办法。”

花连城听了,脸色一狠道:“只要小先生答应医治,阿姐那里我来想办法,要是实在不行,我就用强。”

说完后跟着脸色一垮,哀叹一声道:“可是要对她用强,我还真没这个胆子。”

紫陌在旁奇道:“你堂堂男子汉,怎么就这么怕你阿姐?”

花连城闻言叹了口气道:“阿姐对我,已经不仅仅是姐姐这个身份了,特别是在爹娘过世后,阿姐一人独撑这个家,里里外外都是她,我只是在外做工,其他都不管,就算是要管,以我这性子,也管不好。”

顿了顿接着道:“阿姐冒死服用那颗丹药,也是想护着我,她到现在都不嫁人,也是怕她嫁人后没有人再管我,可是她现在这样子,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真是……。”

张傲秋看了也跟着轻轻一叹,端起茶杯想了想,半响后道:“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花连城一听,顿时精神一振,连忙道:“你说你说,只要有办法能医她,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

张傲秋闻言摆摆手道:“也不是这么难,你先别激动。我师父是‘毒医圣手’,同时他老人家还是炼丹高手,花城主的病,最大的病根就是丹毒,所以就算我医不了,我师父绝对可以医好的。”

花连城一听,眼睛更亮了,满脸希望地看着张傲秋,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张傲秋顿了顿,就着茶杯抿了一口接着道:“现在最大问题是花城主自己,若是能说动她主动医治,那么所有事情就迎刃而解,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如来个他山之石。”

花连城听了一愣,喃喃道:“他山之石?什么意思?”

张傲秋道:“就是凤翼凤将军。”

花连城听了更是迷糊,转眼看见旁边的紫陌跟夜无霜一脸恍然的样子,不由急道:“小先生,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你这是要急死我啊。”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当年我在临花城的时候,凤将军曾得过一种怪病,当时云城主也是请遍了所有名医都没有治好,后来是我将他医好,凤将军是过来人,若他以一个病人的身份来跟花城主说的话,也许比你去逼要强多了。”

花连城听完长呼一口气,脸上掩不住的惊喜,一拍桌子连声道:“还有这事,这办法好,这办法好,凤将军是云城主之子,云城主对武月城帮助最大,让凤将军去说,阿姐怎么也要给这个面子,哈哈,我这就去找凤将军。”

紫陌见了在旁跟着笑道:“我看你是欢喜的忘形了,花城主现在这样子,就算她醒了,也需要调整好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最好不要打搅她,让她安心养病,等她病情有所起色,心情也平复下来后,再安排凤将军过去跟她聊聊,这样不是更好?”

花连城听了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还是陌兄弟考虑周到,我真是欢喜的迷糊了,哈,今天你们都不准走,我们要好好喝一顿,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没有感谢你们救我阿姐一命了。”

张傲秋本只想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真没有想在这里吃饭,当即道:“花将军公务繁忙,而且花城主也……。”

花连城闻言一把打断道:“公务总是忙不完的,再说了救命之恩总得要报,先喝顿酒,算是报个小恩,哈,你们可不要推辞不去啊,那样可真不把我当兄弟了。”

张傲秋见花连城这样说,也不好再坚持,转头看了看紫陌跟夜无霜,然后道:“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叨扰了,不过酒可不要喝多,免得你又要到军法处报道。”

花连城闻言哈哈一笑道:“知道知道,有时候你比我阿姐还啰嗦。”

说完仰头想了想道:“你说的也对,现在可不能在外面喝酒,这样吧,你们看我一身血衣的,不如就到我家,我既能洗漱一下,喝酒也能清净没人打搅。”

张傲秋对到那里喝酒倒是无所谓,闻言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花连城见状当即起身领路,四人出了城主府,转左往南。

花连城住处,离城主府也就三条街,步行不用一刻钟就能走到。

四人刚弯过一条街口,就看见前面围着一大群人,里面依稀传来呵斥跟哀求声。

花连城见了,脸色一沉,大步走了过去。

张傲秋等人在后面一看,原来这里是一个征兵处,现在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在花连城后面跟了过去。

围着的人群一看花连城过来,急忙让开一条道,花连城大步走了进去,冷喝一声道:“怎么回事?”

那征兵的军士一见花连城过来,急忙起身过来行礼道:“末将参见花将军。”

花连城“嗯”了一声,一摆手道:“免了。”

说完转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十几个书生模样的人,跟着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军士闻言在旁也是愤然道:“回花将军,这十几个书生想要入伍当兵,倒不是末将故意刁难不让他们入伍,只是他们这身板,根本就不适合当兵,末将跟他们好言相说,他们不但不听,反而一再胡搅蛮缠,因此就产生争执。”

张傲秋早就看到了那聚成一堆的十几个书生,个个脸有菜色,却是身板单薄,露在外面的手臂怕还没有半个拳头粗。

领头那书生听了,上前一步,一脸急切地对着花连城弯腰拱手道:“这位军爷,我等确实是身子单薄,手足没有多大劲,但我们可以做些别的打杂的事,这些事也总是要人做的,请您让我们入伍吧,就算是让我们帮他们洗袜子我们也愿意啊。”

花连城闻言一愣,到没想到这书生会这样说,当即凝神打量了他一番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想当兵?”

那书生闻言脸色一黯,脸色顿时变得惨然,瘦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抽动起来,旁边一书生见了道:“他新婚的妻子让那些死域人给糟蹋了,全身赤-裸的挂在树上,肚子被剥开,身子里面的内脏都……。”

先前那书生听了,顿时双腿一软,伏地嚎啕大哭起来。

这样惨事,在武月城外的小村庄里时常发生,花连城早已经麻木了,转头看着后面的书生问道:“那你们又为什么当兵?”

后面的书生闻言跟着上前一步恨声道:“我们跟他的遭遇差不多,我们都有亲人死在死域人手里,我们想报仇,我们要杀了那些王八蛋,只可惜我们都是些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真是百无一用啊。”

张傲秋闻言跨前一步道:“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的?”

说完跟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书生道:“我叫王民。”

张傲秋“嗯”了一声点点头道:“你们怕死么?”

王民闻言一愣,脸色一片潮红涌起,恨声道:“怕,当然怕。但是我们亲人都死在死域人手里,就算是怕死,我们也想要入伍,我们都做好了上战场的准备,就算是死,也能让老子杀一两个死域人报仇。”

王民话音刚落,后面一个书生跟着道:“人生自古谁无死?这样苟延馋喘的活着,还不如痛痛快快去杀那些王八蛋再死。”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道:“好,既然你们起了必死之心,那我倒是有个办法让你们既能发挥你们的长处,又能够报仇。”

说完不待王民回话,看了看后面几个书生道:“像你们这样的书生还有多少?”

王民闻言想了想道:“我们这边有十五人,城南那边征兵处还有二十二人,其他还没有来的,加起来估计有三百多人。”

张傲秋听了道:“那些人都跟你们一样的遭遇么?”

王民回道:“我们这些人都来自武月城外的各个村庄,各人的遭遇差不多,先前他们又十几个人来过,但是都被退回去了,我们这些人不甘心,就想再来试试,可是……。”

张傲秋听了道:“这样吧,若是你们真心想报仇雪恨,那你们就先回去,将那三百多人都召集过来,明天一早在城主府门口集合,我给你们安排另外一些事情做,不过能不能做好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王民一听,脸露喜色道:“这位小哥,你能让我们都入伍么?”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想报仇不一定非要上战场,我给你们安排的事情,只要你们做好了,比上战场杀一两个死域人更加重要。”

王民听了,犹豫了一下,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同伴,想了想然后转身拱手道:“好,那我们就先回去联络所有人,明天一早过来。”

说完对着花连城及张傲秋弯腰行了个礼,再招呼一声,带着一众人步履蹒跚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