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丹毒(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花连城顿了顿,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接着道:“在我十六岁那年,我爹又一次外出,时隔半年从外面回来,不过这一次却是全身是伤,我是修行中人,看得出我爹那时候是身受重伤,若不是凭着一股执念,可能随时都会命殇途中。

那时我拼命将真气输给我爹,但却无济于事,他体内生机耗尽,只剩下这短短一段时间了,阿爹躺在我娘怀里,拉着我跟阿姐的手,看着我们三人,脸上一直笑,后来他从怀里很郑重地掏出一个瓷瓶递给我娘,然后道:我这一辈子欠你太多了,我是个废物,只能来生再做牛做马还给你了。然后看着我跟阿姐接着说道:你们两个能修行,阿爹很高兴,这瓷瓶里装的是能提升修为的丹药,虽然能提升修为,但危害也大,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服用,因为只要服用这丹药的人,绝对活不过三十岁,这只能是最后保命才能用。

后来我问过阿爹,到底是谁将他打成如此重伤,但阿爹却一直笑着摇头不肯说,他是怕我去报仇,那天晚上,他拉着我跟阿姐的手,死在了娘亲怀里。

自阿爹死后,娘亲变得更加郁郁寡欢,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再加上常年的劳累,一年后也随阿爹而去,那年我十七岁,阿姐十九岁。

在我们那里,女儿家十六岁就要嫁人,但阿姐一直不嫁,族长的儿子势力也越来越大,有次阿姐独自上街,那小子就带着一帮人围住阿姐,想要用强,但阿姐誓死不从,跟他们大打一场,那时候阿姐虽然是地境中期修为,但奈何他们人多势众,将阿姐打成重伤,那小子怕事情闹大,没有跟着追到家。

晚上我做工回来,从旁人口中得知这事,回家后也没问阿姐,只是斥候她睡下,半夜时带了把刀,瞒着阿姐去找那小子,那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杀了他。

后来我在一家酒楼里找到他,没想那小子身边带着那么多人,我杀了五个,但也被他们打得奄奄一息,被抓了起来。

第二日族长召集所有族人,要将我当众处死,说是要杀人偿命,当时阿姐得到消息后,带着重伤之躯,跪在地上对他们死死哀求,那时族长趁机要挟,说是若阿姐嫁给他儿子做妾,就饶我这条贱命,阿姐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不过却要等我伤养好后再出嫁。

当时我一直昏迷不醒,根本不知道阿姐跟那些人达成的交易,这也是我命大,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才醒过来,阿姐也在床边守了我一个月,在我醒来的那一刻,阿姐拉着我的手一直哭,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阿姐哭。

又过了半个月,那边人过来催了几次,阿姐都以我的伤还没有养好为理由拖延,后来族长等得不耐烦,说是再给半个月准备时间,若半个月后阿姐还不答应,那就拿我开刀。

我知道这件事后,气得不行,就跟阿姐说,就算是我死,也不可能答应给那王八蛋做妾,阿姐听了只是点头,说她自有主张。

那时我真怕她为了我一时做了糊涂事,若是那样就葬送了她一生的幸福,就算我活着,也是一生的屈辱,所以那段时候,我天天守在她旁边,寸步不离。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刚睡下不久,正迷迷糊糊之间,突然听到隔壁阿姐房里传来沉闷而又压抑的惨叫声,当时我还以为是自己这些天太紧张,产生了错觉,后来细细一听,真是阿姐的声音。

当时我吓了一跳,立即冲过去,只见阿姐躺在地上,痛得身子都蜷成一团,我当时确实是蒙了,白天还好好的,怎么这会突然变成这样了?

我把阿姐抱起来,见她牙关咬得死死的,脸上沁出了满脸如血般的汗珠,隔着衣服就能感觉到,她身上肌肉紧绷,这是人在承受极大痛苦时的自然反应。

我当时怕她痛得迷糊,不小心咬掉了舌头,所以强行将她嘴扳开,将旁边的一截短木棍横在她嘴里,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她左边上排牙齿有一颗只有一半,那时当时痛得咬着木棍给生生崩断的。”

说到这里,花连城突然狠狠喘了两口气,眼中泪光闪动,半响后才平复下来接着道:“阿姐那时身子滚烫,我当时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想去找大夫,又怕她出事,左右为难下,只好在澡桶里接满冷水,将她整个人放在水里。

整整一个晚上,桶里的水都变成殷红的血水,阿姐才舒缓过来,在她睁眼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世界都圆满了,有一种只想抱着她哭的冲动。

阿姐在澡桶里又呆了一会,才跟我说她没事了,然后说要洗澡,等她洗漱完毕后,我就追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沉默了半天后才说,她服用了阿爹留下的那颗丹药。

只是后来我问过很多炼丹的大师才知道,像那样的丹药,药性最猛,若是修为不够,完全可以让服用的人爆体而亡。

我不知道是爹娘在天上保佑她,还是阿姐她自己命大,总之在我后来知道这事的时候,后背衣服湿得透湿,心里一阵后怕,要是当时阿姐没有挺过来,那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阿姐通过那颗丹药,修为连跨五阶,一举进入灵境中期修为,在那王八蛋过来迎亲的时候,我们姐弟两人大闹一场,那王八蛋没想到阿姐修为一下变得这么高,当时就打了个措手不及,阿姐心地仁慈,那场大闹只是将那族长儿子打成重伤,没有伤他性命。

我们两人在迎亲队伍乱成一团的时候,趁机溜走,一路往南,最后到了武月城,哪知刚到武月城又遇见死域人攻城,阿姐看到那些死域人奸淫掳掠,滥杀无辜,激起心中义愤,就加入了武月城军队,帮助抵御死域人。

再后来因阿姐战功卓越,渐渐成为众军之首,再后来又杀了前任那个胆小如鼠,只顾自己不顾百姓死活的城主,在众人推举下当了武月城城主直到现在。”

花连城说完,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张傲秋三人,苦笑一下道:“现在你们应该知道为什么阿姐体内会有毒了吧?那是丹毒,而且这种丹毒在提升修为的时候,已经进入了阿姐全身经脉,就算是想医治也没有办法。”

张傲秋听完,一时不由感慨万千,花倩笑跟花连城在十多岁就进入人境巅峰修为,而那时候自己还在后山无忧无虑的玩耍,跟他们比起来,自己真的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了。

而紫陌跟夜无霜此时却转头看着张傲秋,云凤阁那么严重的病情都能医治好,花倩笑体内的丹毒应该也没有多大问题吧?

张傲秋看了看他们两个,知道他们看着自己的意思,当即咳嗽一声道:“也许我能帮你阿姐看看。”

花连城闻言却是痛苦地摇了摇头,黯然道:“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医术,而是阿姐她根本就不打算治疗,在这件事上我跟她说过很多次,但每次都被她嘛回来了,若不是这次体内真气消耗太多压不住丹毒,只怕那些大夫近她身边都不能?”

张傲秋三人听了不由面面相觑,紫陌瞪大了眼睛,不相信地问道:“这是为什么?难道她不要命了?”

花连城又是摇了摇头,扬天长叹口气道:“这些年阿姐一心用在对付死域人身上,我们都看得出,她对这个城池及这个城池里的百姓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答应治病,也许她已经相信这就是她的命,逃不掉就懒得去逃了。”

紫陌听了,冷哼一声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你阿姐也是一个巾帼英雄,战场上如此精明,怎么在这上面这么死脑筋?”

花连城苦笑一声道:“我估计阿姐也是累了,她经历了太多,受了太多的苦,实在是不想再撑下去,干脆就将自己交给老天爷解决。”

夜无霜听了诧异道:“你刚才不是说你阿姐对这个城池还有这里的老百姓有很深厚的感情么?感情越深就越不能放弃啊?”

花连城闻言深吸口气,脸色惨然道:“你们跟阿姐接触不长,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形,现在我跟她说话,十句回不了一句,有时候一句都没有,我还好说点,毕竟我是她阿弟,其他将领除了军事、人事上必要汇报外,其他时候都不敢近她身边。

这次我帅兵跟在后面接应阿姐,其他将领本是要争着去的,但是我怕阿姐罚他们不听将令私自出兵,所以就我去了,反正我现在也是军法处的常客了,现在不论大事小事,只要稍有差池,阿姐就罚我到军法处去领军法,搞得连铁面无私的郑老头每次看见我过去都笑。

而且现在我有时候看她,从她眼神里,完全看不出什么东西,空洞,毫无神采,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阿姐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常年的战斗已经耗费了她大量的时间跟精力,根本就没有多少留给自己修炼的时间,我估计她自己早已感觉到体内的异动,所以才有这样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