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兔子海鱼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而此时的张傲秋,上方百会穴正如一张贪婪的大嘴,不断地将大海的水性灵气及深山中的木性灵气狂吞而下。

脚底涌泉穴同时打开,疯狂地吸收着大地的土性灵气,三种气息从上而下,从下而上,在经脉内不断交换跟中和。

盘坐在识海里的独叟,却如嗅到腥味的猫一样,霍得站起,望着上方百会穴如洪水般涌下的灵气,心头不由一阵狂喜,哈哈一笑道:“好小子,老子正差的就是灵气,这次居然一下送来这么多。”

这段时间,独叟呆在识海内,一直潜心修炼着炼神术,现在已摸到了第二层门槛。

要想修炼出元神,首要是必须有太极圆环,这个风铃大师曾说过,只是再往后是怎么回事,风铃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根据炼神术上所说,独叟推断,太极圆环很有可能就是将来用来承载元神出生用的,也就是说应该算是元神的摇篮。

而炼神术的第二层,其起步就是与太极圆环建立心灵相通,张傲秋识海上方虽有太极圆环,但却是时灵时不灵,完全自个玩自个的,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心灵相通。

而且太极圆环自身虽然凝实,但也并不是那么结实,万一以后元神出现,一屁股塌下来,还没等坐稳,就把个圆环压得七零八碎的,那时候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况且张傲秋现在心思又不在这上面,没有办法,也只有独叟自己来操心了,谁他妈让老子住这里面了?

而独叟自读通炼神术后,没有一刻不想让张傲秋尽快修炼出元神,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后面一步的元神出窍,也就是说,他这个老头子也能跟着出去转转花花世界了,如若机缘巧合,能够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肉身,再找个美貌娇妻,那时候……,哈哈哈哈。

天道虽然美妙,但再体验一把红尘诱惑也是一个不错的注意,而且谁也没有说修炼天道就不能找老婆的。

心境,关键还是心境,只要把握修炼的愉悦心境,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再说了,修炼天道的路径千万条,陪老婆也不见得就不能修炼。

每次张傲秋跟夜无霜恩爱的时候,独叟都将自我意识关闭,朋友妻不可欺,何况老子又不是偷窥狂。

不过这种恩爱,也撩拨起独叟一颗久已寂寥的心,老子要出去,一定要出去。

所以独叟对这事是上了一百二十个心,只是张傲秋识海内的神识看着很多,要是真用来修炼和填充太极圆环,恐怕连塞个牙缝都不够。

这下可好,一下涌入这么多灵气,当真是瞌睡碰见枕头,再好没有了。

好小子,当真好小子,不枉老子到这尘世间再走一趟。

独叟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开干,先让上下涌入的灵气自己中和,然后再调动中和好的灵气向太极圆环输入。

只是这太极圆环需要的灵气量实在是太大,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这么多灵气投入进去,居然连个反应都没有。

独叟一边忙得脚不沾地,一边不断念叨着:小子,你可要坚持住,可别突然间给醒过来了。

还好张傲秋给力,在海边一连站了七天七夜,吸入的灵气虽然还不够,但已经让独叟很满意了。

第八日清晨,当海上第一缕阳光投射过来的时候,张傲秋感受到阳光的刺激,自然而然地醒转过来。

刚一睁眼,就看见坐在前面打坐的紫陌,还没等开口招呼,那小子就像心有灵犀一样转过头来,一看张傲秋醒了,立即大叫道:“哈,你倒好,一站就是七天,害得我跟霜儿白白喝了七天海风,你说你准备怎么补偿我们?”

张傲秋闻言一愣,摇了摇头道:“七天?有那么久么?”

紫陌站起身来,哼唧一声道:“你当本大师会骗你么?”

张傲秋想了想道:“不对啊,死域人刚丢了七千人,怎么一连七天都没有动静?”

紫陌闻言双手一摊道:“你问我,我问谁啊?”

张傲秋看着紫陌一脸的不爽,陪笑道:“紫大师,这么大火气做什么?”

说完一拍胸脯道:“不就是要赔偿么?只要你需要的,做兄弟的怎么也给你办到。”

说到这里,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这小子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到雪怡,念到这里跟着嘿嘿一笑道:“紫大师,我这七天也不是白站的,我在入定的时候仔细分析了一下,我想我应该知道雪怡的下落。”

紫陌闻言狐疑地看了张傲秋一眼道:“入定了还能仔细分析?”

张傲秋被说得一愣,眼珠一转,“呃”了一声指了指自己脑袋道:“别人当然是不能了,不过你别忘了,我这里面可还住着一座大神的。”

说完生怕紫陌再问,四周望了望,转移话题道:“师父跟霜儿了?”

紫陌没好气道:“师父从那天晚上后就一直看不到人影,霜儿还在老地方打坐调息。”

紫陌这样一说,到让张傲秋想起那天晚上慕容轻狂跟他说的话,跟着问道:“师父有没有教你们一套心法?”

紫陌一听倒是来了神,却是一脸诧异道:“你怎么知道的?哦,应该是师父先跟你说了。”

说完兴奋地一搓手,想了想又是一脸沮丧道:“师父传授的是一套隐匿心法,这心法好是好,就是太难了,我跟霜儿练了七天了,还连门道都没有摸清楚?”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隐匿心法?”

跟着嘿嘿一笑道:“不亏是逃命的祖宗,哈,连创造的心法也是如何逃命的。先不说这个了,我这也七天水米未粘牙了,先找点吃的,等吃饱了再说。”

紫陌一听吃的,嘴巴不由自主地动了动,笑嘻嘻道:“这感情好,老子这几天吃干粮嘴都吃淡了,海鱼还是兔子?”

张傲秋想了想道:“我们这次出门只带了干粮,没带盐巴,嘿,既然你想吃得爽,那就海鱼加兔子,咸淡适中,快活逍遥啊,哈哈。”

两人跟着一分工,紫陌自去下海捞鱼,而张傲秋则去找夜无霜,顺便抓兔子。

这一通忙活,也到了中午,三人吃着美味的烤肉,张傲秋也是饿得狠了,一连吃了两只兔子,三条海鱼,才打了个饱嗝停了下来。

张傲秋一抹满嘴的油腻,遗憾道:“可惜没有酒。”

三人在准备吃的东西时,已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交流了一遍,却一直没有提到欧阳雪怡。

张傲秋随手折了根草茎,舒服地戳着牙齿,斜眼看了看紫陌道:“紫大师,我刚才跟你说起雪怡,可不是在敷衍你。”

紫陌咬了一大口肉,含含糊糊道:“我听着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坐正身子分析道:“雪怡性子冷傲,而且又好胜,但是却是冰雪聪明,我估摸她一直不现身来找我们,很有可能就是拿不下面子。

她跟着我们到武月城,一方面是想证明她跟她手下的五十四人是真心脱离一教二宗,另一方面也是想跟你长相厮守。

既然这样,那就好推测了,她这么长时间找不到死域人,又拿不下面子,很有可能她会在一个地方等着我们。”

女孩子就是这样,即使自己做错了,也不会主动承认错误,而是要等着心上人给一个台阶,再顺坡下驴。

夜无霜听了眼睛一亮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张傲秋闻言嘿嘿一笑道:“你现在跟我两相情悦,正幸福甜美在,怎么会想到这些?”

夜无霜听了,一把扔过手中的骨头,脸色一红道:“呸,不要脸。”

张傲秋一把接过扔过来的骨头,顺手放到嘴里,边啃边道:“若我猜测不错,雪怡十有八九正在落梅镇。”

紫陌闻言一顿,抬头看了看张傲秋道:“你确定?”

张傲秋哈哈一笑道:“做兄弟的,在这上面可不会忽悠你。”

紫陌“嗯”了一声,三口两口啃完手上的兔肉,油腻腻的双手随便在衣服上蹭了两下,跟着用袖口擦了擦嘴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就走。”

张傲秋见了,右手不慌不忙地在空中压了压道:“紫大师,先别急,走之前,我们先商量商量。”

紫陌闻言一愣,疑惑道:“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张傲秋身子倾了倾,凑过身子道:“刚才说了,雪怡性子冷傲好胜,可是受不得激的,等会你见到她,可要知道怎么去说,不然以你一傻二愣的脾气,把个到手的媳妇又给气跑了,那时候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哦。”

紫陌一听,顿时脸色胀红,怒声道:“你才一傻二愣,哼,本大师可是天下顶级情圣,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张傲秋闻言不由哑然失笑道:“你吹牛皮的本事才是真正天下顶级,还万花丛中过,真是笑死老子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