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七十七章 离去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人打闹一番,遂随着死域人来路寻找痕迹。

跟猜想的一样,死域人虽然小心谨慎,但这么多人走过,痕迹依旧十分明显。

张傲秋招呼一声跑得远远的夜无霜,三人顺着痕迹一路往东,很快进入一处山林,一条用碎石铺就的宽约三丈的大路从山林深处隐隐伸出,突兀的出现在眼前。

这处山林偏离鸡公岭有约十里的样子,并不是那种高山,而是夹在两座山岭之间的一座山丘。

因旁边两座高山遮挡,加上树木密集,不要说找到里面的路,就算是这座山丘都很难发现。

张傲秋知道快要进入死域人防范范围,两边招呼一声,将神识放尽,透过神识看到,这样的碎石路还不止一条,在其左右约五十丈的地方还各有一条。

三人也不走铺好的碎石路,转走旁边横向伸出的粗细不一的树枝,走了约一顿饭的功夫,张傲秋霍得停住,一拉紫陌跟夜无霜,右手比了比,伸出四个指头。

夜无霜小声问道:“多远?什么位置?”

张傲秋拉着两人避入树林暗处道:“前方约七十丈的位置,这条路两边各一个,另两个埋伏在其后树林内。”

紫陌闻言,右手做了个下划的手势,张傲秋见了摇了摇头,嘿嘿阴笑一声道:“要是我们动手,死域人迟早会知道这里已经被发现了。”

夜无霜听了眼珠一转道:“你是说那两条黑蛇?”

张傲秋向夜无霜比了下大拇指赞道:“霜儿,聪明。这里本就是树林密集,里面有几条蛇很正常。”

紫陌闻言撇了撇嘴道:“大哥,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季节?这个季节蛇早就趴洞里睡觉去了。”

张傲秋一拍腰带上的两个小竹篓道:“谁说蛇都睡觉了?我这两条还不是一样生龙活虎的。”

紫陌“呃”了一声道:“你那两条能一样么?你那是……。”

张傲秋一摆手打断道:“管他是什么,总之咬得伤口是蛇的齿印就可以了,至于死域人他们要是不相信,让他们自己去挖蛇洞好了。”

紫陌闻言嘴角张了张,想要反驳,最后殃殃道:“你老大,你说的算。”

张傲秋闻言得意地一摆头道:“那是。你们跟紧我,这次老子要让他这里所有暗哨全部报销,哈。”

三人从树枝上溜下来,小心潜行一段后,张傲秋停下将两条黑蛇放出,神识笼罩两颗蛇头,将命令传送过去。

这两条黑蛇现在已不同当初,个头又长大不少,而且随着张傲秋修炼的时候吸收散落的灵气,整个样子看上去更加灵动,同时人蛇之间也更加心意相通。

两条黑蛇微一点头,跟着蛇尾一摆,悄无声息地往前游去。

没过多久,张傲秋轻声道:“搞定。”

说完大摇大摆地从暗处走出,呼啸一声,两条黑蛇如电般飞了回来,饱餐一顿后,舒服地回竹篓里睡大觉去了。

这一路往前,连续干掉十个暗哨点,却搞得两条黑蛇极度不爽,刚刚眯迷糊,又给叫出来干活。

一直走了约七八十里路,前面隐隐听到了海浪声。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愣,快步上前,走出密林,前面一望无际的大海出现在三人眼前。

紫陌望着翻着浪花的海水,愣愣道:“怎么会这样?”

张傲秋也是一脸疑惑道:“难道死域人在这里没有据点?还每次从老巢坐船过来打仗?”

夜无霜捋了捋被海风吹乱的头发,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我估计在这大海附近应该有一处隐蔽的小岛,进可攻退可守,而且还不担心被我们偷袭。”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道:“霜儿这个推测极有可能,他妈的死域杂种,居然这么狡猾。”

紫陌在旁道:“那现在怎么办?”

张傲秋咒骂了几声后殃殃地道:“还能怎样?老子们又没有海船。算了,难得到海边来一次,今晚干脆就在这里露宿,等会我们抓几条海鱼来烤烤,吃了几天干粮,嘴都淡出鸟来了。”

紫陌一听,哟呵一声道:“等会记得把师父他老人家叫出来,喝了几天西北风,也辛苦了。”

话音刚落,慕容轻狂声音在后面响起道:“算你小子有孝心,还记得为师。”

夜无霜见到慕容轻狂,欢呼一声,调头跑过去,抱着慕容轻狂胳膊撒娇道:“师父,我也惦记着你的。”

慕容轻狂爱怜地捏了捏夜无霜小脸,开怀大笑道:“好好,你们都是为师好徒儿,今晚咱们就在这好好休息休息。”

张傲秋跟紫陌闻言童心大起,三下五除二地脱掉衣服,一个猛子扎入海里,尽情地嬉闹。

晚上,四人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燃起老大一堆篝火,一边吃着捞上来的烤鱼,一边谈笑着。

慕容轻狂也难得开心,跟三个小家伙大谈往事,说到后半夜,夜无霜感到困了,遂依着篝火盘坐休息,而紫陌则是头枕着一块石头,大脚八叉地席地而睡。

慕容轻狂见了,起身一拍张傲秋肩膀,一老一少漫步往海边而去。

慕容轻狂望着远方黑沉沉的海面,深吸一口咸淡的海风道:“这段日子为师一人在深山独居,悟出一套心法,为师现在传授给你,等你学会了,再传授给阿陌跟霜儿他们。”

张傲秋听了不由心头一懔,大摇其头道:“师父,传授功法的事还是你自己来,这事我可不干。”

说完又跟着问道:“师父,你是要离开我们么?”

慕容轻狂闻言转头看着张傲秋,笑了笑道:“你小子有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聪明?”

叹了口气接着道:“你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为师进入化境前的高度,有时候想想真是觉得不可思议,如此年纪的玄境巅峰修为,恐怕就是百年前的历天涯也是望尘莫及。”

张傲秋听了,不由老脸一红,捎了捎头道:“师父,这里又没有旁人,用不着这么夸奖吧?”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沉默半响后道:“自进入化境以后,为师才真正从内心发现,原来追求天道是如此美妙的事情,而且越是接近天道,越是觉得这人世间的所有争斗,都不值一谈。

自有人起,就有江湖,就有皇朝更替,那些在当时创造了不朽伟业的人物,终不过是这历史长河中的沧海一粟,而唯有天道是永恒不朽。”

说完转身拍了拍张傲秋肩膀,跟着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为师能在人生暮年与你们四个小家伙结缘,并一起度过这段美好时光,已经很知足了,不过你放心,离开虽然是必然的,但在这段时间里还是会陪在你们身边的。”

张傲秋听了,暗松一口气,试探着问道:“师父,你说的这段时间大概有多久?”

慕容轻狂闻言却是不答,指着前方黑沉沉的天地道:“我们现在已知的,就像我们所处的这片沙滩,而那前方则是无尽的未知,要想将那些未知的东西探索清楚,就必须要自己一步步往前走,而要往前走,就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这其中甚至包括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老夫直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些破碎了虚空的前辈高人,在这之前都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因为面对那前面的未知,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片茫然。”

张傲秋闻言,不由呆呆地看着旁边的慕容轻狂,突然想起识海中很久没有联系的独叟,还有那隐藏在识海深处的乾坤图,说句实在话,有时候他真的有想放下眼前一切,跟着独叟去寻找那乾坤图,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到底为什么要进入自己的识海,这亦或是慕容轻狂口中所说的未知吧。

想到这里,张傲秋对慕容轻狂的话升起一丝同感,仿佛与他不再是师徒,而是一起结伴探索未知的伙伴,心头这一丝明悟,就如同现在漆黑的环境,突然在身边亮起一丝光明,这丝光明虽弱,却能照亮自己想要前行的道路。

同时一股没来由的喜悦从心头涌起,整个精神一松,顿时进入无我无相的空明境界。

慕容轻狂受气机感应,豁然转身,一脸诧异地望着进入入定状态的张傲秋,不由暗自摇头苦笑,谁知道只是一番交代,居然也能让这小子顿悟进入入定,其悟性之高,当真是羡慕都羡慕不来。

如若机缘再好一些,修为再进一步,一个二十多岁的化境大师……?

慕容轻狂想到自己还准备偷懒做回甩手掌柜,看来这个念头还是尽快收回来,老老实实做好师父这门很有前途的职业。

其实也不错,天道本就难寻,耽搁几年也没什么,再说了,也没有谁规定,要得到天道就一定要到深山里去当野人。

各种古怪的念头在慕容轻狂脑海中一一浮现,最后却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身形一闪,将这块空旷、宁静却又吵杂的沙滩交给了入定的张傲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