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战后总结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此战一直杀到太阳落山才结束,在场的死域人没有一人幸免,全部杀光。

花连城身上也不知有多少刀伤,而且真气消耗过大,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了下来。

张傲秋望着满地的尸体,满是血污的脸上,没有半丝大胜后的喜悦,反而是眉头深皱,久久不语。

紫陌跟铁大可分站其左右,同样是一脸凝重。

四人斩杀一千多死域人,特别是张傲秋枪芒,杀得最多,但这些死域人从头到尾,直到最后一人战死,却没有任何一人退却,人人舍命搏杀,明知必死,也要冲到近前,有得为了给旁边的人提供机会,甚至合身相扑。

悍不畏死!

这些在刚才的厮杀中,几人亲身体会到,感触甚深,若不是这些死域人只是普通军士,若不是他们在进入武月城之前进入玄境修为,若不是他们几个修炼过炼体术,而且还有莽皮背心护着要害,也许躺下的这些人中也有他们其中一个。

看来对死域人还真是小瞧了,同时也对武月城上下,包括那些平常百姓,在这样凶悍的敌人面前,凭借一城之力,能坚持到现在,顿时心生敬意!

此时的山野重又回复宁静,呼啸的山风在暮色中来回穿梭。

尸横遍野,残阳如血!

张傲秋呆立一盏茶时间,直到花连城出声招呼时才醒过来。

张傲秋看了花连城略显苍白的脸庞道:“还能走么?”

花连城跟死域人干仗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样的情形早见得多了,根本没有张傲秋他们这样的感触,闻言哈哈一笑,笑了两声,却因扯到伤口,又皱眉咳嗽了两声。

张傲秋见了道:“此处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先离开再说。”

一路上,张傲秋问过花连城,才知道为什么花倩笑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花倩笑见死域人这么长时间没有发动攻击,心中感到奇怪,所以就想亲自前往前面去看一看。

这件事花连城跟其他一众将领是死活不同意的,但花倩笑的脾气他们也知道,实在拗不过,只好让她带五百人先行,间隔一个时辰后,再由花连城带人跟在后面,若是有事就正好接应,若是没事也就悄悄回来。

哪知还没等花连城出发,花倩笑就遇见了这支死域人军队。

因这段时间都没有物资从武月城大门进入,死域人掐指一算,送粮食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派出这支军队,共计五千人,本是想武月城近处埋伏下来,若是真有送粮大军,则像往常一样,杀人越货。

两头一出发,也就正好遇上了。

而且从花连城的语气中可以听出,除了对花倩笑深深的担忧外,对这场厮杀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张傲秋本想问问关于对上死域人军队时,武月城军士及百姓的心里想法,现在看花连城态度,已经知道答案了。

四人匆匆赶回紫竹轩,隔着老远就看见站在竹门外一直踮脚张望的阿漓。

阿漓看着他们几人过来,整个人明显一松,用手拍了拍胸口,眼圈微红,显然是担心的不轻。

张傲秋四人走到近前,先是安慰了一番阿漓,然后四周看了看,先前的军士却是一个都没有看见,不由皱眉道:“阿漓,霜儿她们没有回来么?”

阿漓闻言连忙道:“霜儿妹妹她们回来了,花城主昏迷未醒,本想找师父疗伤的,只是师父这些天一直在外采药,不曾在家,其中一个军爷不敢耽搁,就又将花城主送回武月城,说是城里另有名医,霜儿妹妹不放心,也跟了过去。”

花连城一听,心急如焚,当即道:“小先生,阿姐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要立即赶回去看看。”

说完不待张傲秋反应过来,跟着转身就走。

张傲秋在后面“哎哎”了两声,本想说要不要一起过去帮忙的,花连城却早已跑得看不到踪影。

铁大可看了看花连城离去的方向,跟着在旁问道:“阿漓,那苏起了?”

阿漓听了,朝里屋努了努嘴道:“刚洗漱完,正在里面抹伤药了。”

紫陌一听奇道:“他自个抹伤药?为什么不让你帮他?”

阿漓摇了摇头道:“我也是这样跟他说的,我医术虽然没有秋大哥好,但熬药,敷药,绑伤带还是可以的,可是苏起大哥怎么也不让我帮忙,说他一个人就可以了。”

张傲秋跟紫陌听完,不由对望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出了“不会真是女人吧”的意思。

紫陌阴笑了两声,转身往里而去,边走边笑道:“我们这一身血污的,还是先好好洗洗,什么事情等洗完了再说吧。”

张傲秋跟铁大可也正有此意,此时天已经大黑了,阿漓早做好了晚饭,就等夜无霜回来了。

两个时辰后,张傲秋他们几个洗澡的时候,夜无霜也赶了回来,同样一身血污的先去洗漱去了。

张傲秋在战场救花倩笑的时候,身中数箭,虽然现在早已止血,但毕竟还是老大的伤口,只是有些箭伤在大腿上,这让阿漓帮忙抹伤药就太不好意思了。

夜无霜也是心忧张傲秋,匆匆洗漱完毕后,就立即到张傲秋房间探望,帮着抹伤药,不过这伤药抹的时间长了点,一抹就抹了一两个时辰。

等张傲秋穿好衣服出来,紫陌几个早就在饭桌旁等了老半天了。

一看张傲秋跟夜无霜出来,紫陌一双眼睛滴溜溜地在夜无霜身上转来转去,嘴上带着贱贱的笑意。

夜无霜一看紫陌那讨打的贱样,就知道他心里转着什么念头,不由杏眼一瞪,没好气道:“看什么?再看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

紫陌闻言却是嘿嘿一笑道:“霜儿,我也就是看看,你这么大火气做什么?我跟老铁,还有苏兄,早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都不敢去催一声,还不是怕打搅你给秋哥上药,嘿。”

说完又转头向铁大可跟苏起丢了个眼色,铁大可憨厚老实,只是憨憨地笑了笑,苏起却是有意无意地看了夜无霜一眼。

夜无霜见了,脸色不由一红,在张傲秋房间的时候,开始确实是满心担忧,不过张傲秋那些伤口,都只是皮外伤,看着老大个口子,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大碍。

夜无霜虽然医术比不上张傲秋,但毕竟还是跟“毒医圣手”混过一段日子的,这些基本的医理还是知道的,于是当她彻底放下心来,这药上着上着就上出了一点别的东西出来了。

这事当然不能跟紫陌他们说,不过这也确实是自己不对,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温存的忘记外面还有人等着开饭了,当即快步走到阿漓身边坐下道:“阿漓姐姐,开饭吧。”

张傲秋早就一屁股坐在饭桌旁,对刚才这些就当没看见一样,接过阿漓递过来的筷子,夹了口菜就大嚼起来。

跟死域人大战了一天,虽然这里每个人都是玄境修为高手,但这毕竟也是个体力活,这会也是真饿了,一个个抱着饭碗埋头大吃。

由于几人多少带点伤,所以都没有喝酒,这其中最重的就是苏起,虽然也都是些皮外伤,但流血过多,带着脸色也变得苍白。

一众人很快吃完饭,然后坐在一起喝着饭后茶。

张傲秋抿了一口,一脸忧色道:“我们以前没有上过战场,却是把这个想简单了,以为自己是玄境修为,对付普通士兵就像斩鸡杀羊一般,现在看来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

紫陌闻言,跟着心有余悸道:“不错,当时战场上密密麻麻都是人,周围都是砍过来的兵器,在真气有限的情况下,很难所有面都顾及到,若不是我们四个背靠背围成圈,不用顾及背后,只怕今天不死也是重伤。”

苏起脸色依旧苍白,脸上却是平静如水,一幅本该如此的模样。

紫陌看了,开口问道:“苏兄,看你样子,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你……。”

苏起闻言嘴角一牵,淡然笑道:“草原上的争斗还少么?这样的战场对每个草原汉子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常。”

紫陌倒没想到苏起会有这般回话,“呃”了一声,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张傲秋拍了怕椅背道:“今天这场战事也是好事,至少让我们心里明白战场是怎么回事,在战场上,一个人能力再大也无济于事,看来我们真要像花倩笑他们学学如何使用多兵种联合作战了。”

夜无霜听了,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阿秋说的没错,兵法一事,我曾跟五叔学过一些,不过那都是纸上谈兵,没有多大用处。”

说完转头望向苏起道:“苏兄既然久经沙场,应该是用兵高手,这方面以后可要向苏兄多请教请教了。”

苏起闻言,嘴角一撇,眼中射出回忆的神色,半响后才道:“用兵高手?嘿,我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冲锋的先锋将,谈用兵,还差的远了。”

张傲秋看苏起此时表情,心中一动,这家伙以前一定认识一个用兵高手,看他眼神,这人或许跟他另有纠葛,不过既然他不愿意说,那自己也不好多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