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七十六章 找寻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听完,暗自一撇嘴,抬头看了看张傲秋,见后者坐在椅子上,一副老神在在、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由暗叹了口气:这小子嘴皮子功夫跟他的修为一样,日渐长进,什么话到了他嘴里都能耍得溜溜圆。

接着转头瞟了一眼旁边的夜无霜,后者正低头端起酒杯,不过却抿着嘴角偷偷笑着。

紫陌见了摇了摇头,转手撕了一大块肉,埋头专心大嚼起来。

张傲秋转了转酒杯,怕岳子涵他们再问,话题一转道:“我们这些人中,有没有会死域人那些鸟语的?”

众人一听,不由同时大摇其头,紫陌见了叹了口气道:“这搞个屁啊,我还准备大显身手的了。”

张傲秋闻言笑道:“阿陌,你别急,明天我们到武月城再去问问花连城,他们跟死域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就不相信没个会那些鸟语的。”

紫陌一听,眼睛一亮道:“是哦,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这顿饭一直吃到半夜,算是人人尽兴,回到紫竹轩的时候,阿漓跟铁大可早已睡下。

不过惊喜的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慕容轻狂居然回来了。

正好有花倩笑跟欧阳雪怡的事需要这个强有力的化境高手帮忙,还真是瞌睡遇见枕头。

慕容轻狂从进入化境后就睡得很少,师徒四人就在他卧房里围桌而坐。

夜无霜将这几天的事情跟慕容轻狂一一说了一遍,慕容轻狂听完想了一会道:“花倩笑的事情就像霜儿刚才所说,要她自己愿意,况且她现在还在调养之中,你们先想想办法,让她改变心意,愿意配合治疗,这个可以先放一放,至于雪怡,为师明日就与你们一起去看看。”

顿了顿眼中精芒一闪道:“死域人,鸡公岭?”

张傲秋见了心头暗喜,有了这个杀星跟着,而且还能用毒,要是鸡公岭那边真是死域人老巢,哈,说不定不用打仗也能将他们杀个一干二净。

紫陌跟夜无霜同样也想到这个问题,同时目光灼灼地望着慕容轻狂。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三人先是前往武月城,而慕容轻狂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就一人在城门外等候。

等找到花连城后一问,花连城这边也没有会死域人语言的人,虽然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但多半都是死域人攻,武月城这边守,所有的双边接触都是你死我活,根本没有停下来好好交流的可能。

不过花连城听到张傲秋他们全歼了七千多死域人,心头却是一阵狂喜,拉着张傲秋跟紫陌就要到现场去看看。

正好张傲秋三人要去鸡公岭,也算是顺路,让花连城带了一百多人就立即出发了。

欧阳雪怡一天不见到人,一天心里就不安稳,现在张傲秋三人,恨不得立即插翅飞到鸡公岭。

出了城门,张傲秋也没有招呼慕容轻狂,而是带着花连城直接出发,沿路又交代花连城,让他回去后立即在城内四处张贴告示,就算下重金也要找一个懂死域人鸟语的人出来。

而且这个人还要胆子大,因为在审讯中用的一些手段,普通人看了确实是受不了,别受审的人还没倒,旁边看着的人先崩溃了。

况且这次审讯的还是死域人,那更是要下狠手了,有时候一想,啧啧,阿弥陀佛,幸亏下手的不是自己。

很快一行人就到达昨日战场,树林里满地的尸体依旧还在,张傲秋留下花连城等人自己清理战场,自己三人则停也不停的直奔鸡公岭。

山路,山路,当真是望山跑死马,远远看到的鸡公岭,觉得就算远,也远不到哪里去,哪知跑起来才知道,还真不是一般的远。

好在三人都是玄境修为,直接在树梢上飞掠,整整一个时辰后,才到达鸡公岭山脚。

张傲秋一路奔驰过来,一路观察地形,心中已升起了怀疑:若是这里才是死域人的老巢,那这也太远了点吧?而且这些都还是山林,连条路都没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们几个这样直接在树梢上跑的。

三人停了下来,紫陌四周张望了一番道:“秋哥,我们是不是猜错了?”

张傲秋闻言撇了撇嘴道:“你也看出来了,不过既然来了,就算是猜错了也得去看看。”

夜无霜点了点头感叹道:“这山也太大了,一眼都望不到边际,在这样的山里,就算是藏他个十万兵马都是轻易而举的事情。”

张傲秋听了拍了拍手道:“都别感叹了,既然这里不像死域人老巢,那也没有必要过于小心,干脆还是从树梢上走。”

三人当中,紫陌最是心焦,虽然平日里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时刻记挂着,来的时候就打定主意了,一会只要见到那小娘们,不管她怎么说,先绑手绑脚带回去再说。

张傲秋话音刚落,紫陌已腾身而起,这一路山势往上,更是难行,看上去很平整的一片,有时候却突然出现一处断崖,这幸好是三人修为足够,不然想要徒步将这一块探查清楚,没有几个月真是想都别想。

两个时辰后,三人抵达鸡头部位,找了处干净的位置落脚。

紫陌扒开树枝往外看过去,半响后道:“我们现在猜对了一半,鸡头下确实是一个山谷,但这里连条路都没有,若是死域人将老巢放在这里,他们怎么出去了?”

夜无霜听了笑道:“阿陌,我看你是关心则乱了。就像我们的藏兵谷,你会做一条很明显的路出来么?”

张傲秋闻言跟着笑道:“霜儿说的没错。这也到午时了,就算急也急不了这一时,我们先休息休息,等会在下山将这一片好好搜一搜。”

紫陌听了,只是默然点了点头。

随后三天,三人将这片山谷搜了个遍,不要是死域人,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晚上找了个避风的洞口,紫陌一边吃着干粮一边肯定地道:“这里不会是死域人的老巢,不然不会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听到“痕迹”两个字,张傲秋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一拍大腿颓然道:“唉,我们真是傻,那七千死域人过来,就算他们再小心,沿路都会留下痕迹,我们沿着那些痕迹顺藤摸瓜不就可以了么?真是白白喝了三天西北风。”

夜无霜听了,瞟了他一眼道:“我们这是犯了先入为主的错。”

紫陌叹了口气道:“雪怡离开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跟死域人交战,所以她那时候不可能想到什么顺藤摸瓜,她应该跟我们现在一样,只是瞎猫抓死老鼠,只是这山这么大,也不知道她现在转到什么地方去了。”

夜无霜跟着叹了口气道:“是啊,雪怡身为一教二宗大小姐,性子冷傲,却有生性善良,出身在那样的环境中,看到的,学到的跟她内心中想要的完全相反,现在我们虽然是接受了她,但在她心里可能认为我们这是在可怜她,施舍她,以她的性子,若不做一件她认为可以向我们交代的事情,她是不会主动向我们靠近的,就像投名状吧。”

紫陌听了,更是担心道:“那你们说这丫头会不会一直在这大山里转悠,找不到死域人就不出来?”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雪怡虽然性子倔强,但却聪明的很,从她能在一教二宗眼皮底下将那五十四人找到并带回,就可以看出她的应变能力有多强,她现在是憋着一口气在,在这山里转悠几天也好,可以让她自己冷静冷静。”

说完怕紫陌再担心,遂转移话题道:“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现在什么地方?”

夜无霜闻言眉头微皱道:“我看师父现在性子变得更加淡然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修为进入化境的原因?”

张傲秋听了摇了摇头道:“霜儿,你只说对了一半,师父他老人家一生孤苦伶仃,被一教二宗追杀大半辈子,躲在深山里,没有妻儿,没有朋友,可以算是凄苦,他现在这样的性子,一半是因为修为,但多半可能还是因为那些经历。”

紫陌在旁道:“是啊,我估计不是我们几个让师父他老人家挂着,可能他真的会一去不回了。”

守在外面不远地方的慕容轻狂,听到下面的谈话,淡泊寂寥的心,突然没来由的一阵悸动,眼眶内竟出现久未的湿润。

第二日一早,三人赶到先前那片密林,人还没进入,就远远闻到一股浓浓的腐臭味。

夜无霜一皱眉头立即道:“要去你们去啊,我可不去。”

说完一个转身,如飞般跑得远远的。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看了对望一眼,均是哈哈一笑。

进入树林,两人四周转悠了一圈出来,紫陌憋着一口气,长长吐出,深吸几口气后道:“没想到花连城这家伙还是个吝啬鬼,不光兵器,就连死人身上的铠甲也拔得一干二净,这么多尸体,也亏他卖得了这力气。”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道:“这家伙恐怕是穷怕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