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80章 取胜的关键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眉头一皱,这时男子把手机拿出来指了指。

武修有些疑惑,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有一条未读短信,于是顺手点开:“后天刚好是星期五,下午五点,人民广场,解决所有问题。是爷们就给个话,敢不敢?”

武修看了看时间,短信是十分钟前发的。他笑了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伸手冲教室外面的身影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没想到高祥这小子还惦记着咱们呢!”江天说道。

武修笑道:“是啊!而且耐心见长。”

“冯飞!你靠雒铃那么近,你想干嘛?知不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你还有没有点上课的样子了?”

砖头突然一声怒吼,吓了武修和江天一跳。俩人转头看了眼,冯飞和雒铃紧挨着坐在一起。此刻冯飞正一脸贱笑,看起来心情异常开心。

“我靠!吓老子一跳。”

砖头话音刚落,冯飞脱口就是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砖头眉头一皱问道。

“没事。”冯飞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想了想刚才砖头的话,他赔着笑脸说道:“老师,不是我非要和雒铃挨在一起。主要是我的课本丢了,只能和雒铃同看一本书。”

“是吗?”砖头瞅着冯飞,嘲讽道:“真是我的好学生啊!课本都能丢了。那我想,要给你一个家,你还守得住吗?”

冯飞下意识看了雒铃一眼,发现雒铃并有没有看他,只是开始悄悄用手打他的腿。他愣了下,突然脸上浮现出一副正义尽然的样子,说道:“老师,其实学习就相当于我们学生的事业。很多人都幻想着爱情和事业能够双丰收,可是试问,真正两者兼得的,又能有几人?

人生路漫漫,将来的路谁也不知道会走的怎么样。但现在,我知道我不擅长学习,而相对于学习,我更会把握住爱情。所以老师,给我一个家,我一定守得住。”

“——”

静,死一般的寂静。

谁也没想到,冯飞居然能够说出这些话,此刻连一直喜欢打击冯飞的郝运来都愣住了。砖头更是一脸懵,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还是武修反应快,他“喔”地起了个哄,然后带头鼓掌。接着10班学生也开始起哄鼓掌,还有拍桌子的。

“安静!都给我安静。”

砖头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大吼着“安静”,同时不断地拍桌子。

许久,教室里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砖头怒气冲冲地指着冯飞,咬牙切齿道:“你!给我出去。或者,你们全班可以向学校申请,更换地理老师。”

冯飞笑了笑,一脸无所谓地朝教室门外走去。

武修这时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转头朝教室外面看去,阳台上早已空空无人。

一中厕所。

虽然现在是上课时间,可还是有几个学生在那里抽烟聊天。在他们中间的那个人,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尤其是他那双眼睛,看起来挺深邃的。

“怎么样了?”中间男子眯着眼问道。

“强哥,果然不出您所料,李乔已经和吕书泉正式宣战了。”

“呵呵!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那吕书泉会应战吗?”

“他巴不得呢!”朱强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笑道:“他马上就要毕业了,再不动手,就没机会统一一中了。李乔肯定也明白吕书泉的想法,知道吕书泉会豁出去一切,所以他想先下手为强。趁吕书泉还在准备,早点解决吕书泉。对了,武修那边呢?”

“那边好像也被通知了,据说还是高祥亲自去的。强哥,我有些不懂,为什么你对那几个小子这么上心?他们就几个人而已,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吧?”

“你要这么想,那就错了。”朱强解释道:“你别看他们人数不多,可他们团结,而且战斗力强悍。我有预感,或许他们才是我这盘棋取胜的关键”……

又是一节下课铃响,武修和江天无事可干,便决定下去抽根烟。

换了新的前桌,是一对爱学习的主,武修和江天跟他们也没什么话。

坐在座位上,武修总感觉少了些什么。他常会时不时偷偷看眼赵茜,只是那个背影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突然转过身,然后和他们嬉笑打闹。

俩人在厕所抽完烟,看着快上课了,便决定回教室。

刚走到厕所门口,恰好吕书泉和张汉进来了。

“泉哥!汉哥!”武修和江天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吕书泉笑道:“这是要回教室了?”

武修点点头,说道:“快上课了。”

“哈哈,咱们这种学生,谁还在意上课?”

武修笑道:“家里期望高,总得学学习。”

“要都是你这种想法,一中可就太平多了。”

吕书泉说道:“对了, 听说周五下午的大决战,李乔也让人通知你们了?”

“大决战?”武修疑惑道:“高祥是约了我们,说是要解决恩怨。”

“这次也有我和李乔的恩怨。”说着吕书泉伸出拳头,递到武修面前,表情坚定道:“所以这一次,我们并肩作战。”

武修想了想,看到江天冲他点头,便和江天一起握拳,和吕书泉碰拳……

晚上放学后,哥几个回到郑鹏家,又开始了业余消遣。

“小来!你丫的到底还出不出牌?不出就让开位置,让飞哥上。”

郝运来看着武修,一脸担忧的表情,说道:“修哥,你说咱这马上就要干架了,就咱们这些人,能干得过李乔吗?”

武修笑道:“那有什么干不过的,他也不是三头六臂刀枪不入,是吧?而且到时候还有吕书泉,你怕什么?”

“话虽如此,可咱跟吕书泉又不熟,这人可信不?我担心……”

“你有啥可担心的?我们又不是大姑娘,他能图什么?再说了,你没听修哥说嘛,他帮过修哥好几次了,我感觉这人挺好的。”冯飞打断了郝运来的话,对他说道:“我看你就是害怕,不敢去。要真是这样,那你就给咱看家,顺便买些烟酒,准备给我们庆功。反正以你的战斗力,也带不来什么大的帮助。快点出牌,不然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