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冰释前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转头看了一眼,见苏起身形开始变慢,当即道:“阿陌,你背上苏起,我们突围出去。”

哪知苏起一听,立即像炸了毛的猫一般叫道:“老子还可以再战一千回合,谁让人背了?……哎哟。”

说话期间,又被偷袭一刀,铁大可见了,两斧攻击范围加大,隐隐将苏起护住。

而张傲秋长枪一晃,将左右范围也划了过来,这一枪摆出去,方圆二十尺范围内,扫个精光。

离得近的,就由紫陌跟铁大可解决。

有这开路,就轻松多了,不到一顿饭功夫就杀出重围。

张傲秋一马当先,只要进入对面树林,就安全了。

哪知正当他想,对面树林却露出一个枪头,张傲秋一看心中一咯噔道:完了。

谁想到死域人还在这里布有埋伏。

刚要停步再反头杀回去,却见对面枪头一晃,跟着露出花连城的大头。

张傲秋一见立即高叫一声道:“自己人。”

花连城看不清这四个血人,但花倩笑盔甲可是认得,见状急忙闪到一边,让五人进入树林,同时右手一招,两百多弓箭手立即上前,弯弓搭箭,一阵箭雨下去,将跟着尾随杀过来的死域人射杀在外。

旁边的军士跟着抬着担架过来,夜无霜将花倩笑小心地放在担架上,花倩笑一把抓住夜无霜的手小声道:“谢谢你了。”

夜无霜闻言一笑,低声回道:“不要紧。”

花连城这时跟了过来,花倩笑吃力地转过头去,吩咐道:“护着……小先生他们。”

说完双眼泛白,整个人晕了过去。

张傲秋一见当即道:“霜儿,你跟苏起两人立即带花城主回紫竹轩,让师父替花城主疗伤。”

说完转头对花连城道:“现在路上不安全,将你的人都派过去保护他们。”

夜无霜闻言立即就想反对,但转头一看苏起精神已显萎靡,知道他不能再战,而且回紫竹轩的路苏起也不知道。

况且张傲秋说的也对,现在不太平,若是在返程的路上又遇见死域人,那这队人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也就不再言语,微一点头,持剑站立在旁。

倒是花连城听了一楞,虽然他极想报仇,但外面的死域人眼望过去估摸也有一千多人,三对一千,这得要多大的信心?

当即指了指外面的死域人道:“人手全部都派走了,那外面的那些死域人怎么办?”

张傲秋闻言,望着林外围得严严实实的死域人,森然一笑道:“区区死域小儿,还要这么多人伺候么?”

说完转身上前两步道:“阿陌,老铁。”

紫陌跟铁大可闻声跨步上前,分站在其左右。

花连城见他们三人一脸决然,面对外面千余敌军,依旧毫无畏惧,不由心中立生敬意,一时热血沸腾,大声道:“这么好的事情,有怎么少的了我?”

说完转身对身边一名军士道:“刚才小先生的话你听见了?立即带所有人护送城主随圣女回紫竹轩,不得有误。”

那人听了,行了个军礼肃然道:“是。”

张傲秋听了转头看了夜无霜一眼道:“小心。”

夜无霜闻言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张傲秋,嘴唇用力一抿,微一点头,跟着转身低喝一声道:“走。”

张傲秋四人目送夜无霜一行离开后,才施施然转身,大摇大摆地走出树林。

林外的死域人由原来的五千人变成了不到一千多人,但依旧不退,站在箭矢射程之外,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地叫嚣着。

张傲秋远远看了,冷然一笑道:“都他妈放得什么屁?真他妈呱噪。”

说完手中长枪一转,枪尖朝下接着道:“这么多死域人,今日我们哥仨可要杀个够本啊。”

恰巧此时一阵长风吹过,吹得三人一身血衣咧咧作响,张傲秋迎风抬头看着已经开始西斜的太阳,突然脑海内浮现起先前花倩笑在重重包围中,回身抽枪那一刹那的表情。

无惊无喜,无怨无惧,生死置之与外。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孔,精致而又美丽,这样的面容应该出现在万花丛中,而不应该是在这样的杀戮战场。

这样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身患重症的女人,不惧生死,拼杀于战场,没有见到,不生敬意,但今日不仅见到,更能感受到,又如何不敬之?

念到此处,张傲秋扬天哈哈一笑,同时心中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护住花连城周全,哪怕只是眼前的战场。

笑声中张傲秋缓步上前,口中朗声吟道:“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

吟完手中长枪猛然一抬,爆喝一声道:“杀。”

张傲秋身形猛然掠出,后面三人同时爆喝一声“杀”,身法展开,紧跟其后。

对面的死域人见这四人杀过来,知道对方不会再放箭,也是杀红了眼,跟着一举手中兵器,大声叫嚣着对冲过来。

双方迅速接近,张傲秋双手握住长枪尾部,真气运转,瞬间越过枪身,吐出六尺枪芒。

刚一接近,张傲秋一个旋身,手中长枪横扫,率先发起攻击,枪芒所到之处,所有一切都无声断为两截,漫天的血雨再次飘起。

紫陌跟铁大可知道在张傲秋身边捞不到什么,还没与死域人接触,身形一左一右散开,保持三丈距离,尽情厮杀。

不过这种情况,花连城却不知道,跟在张傲秋后面,提着长枪蹦跶来,蹦跶去,蹦了半天,一个死域人也没对上。

花连城见了不由一急,大声道:“小先生,你往一边去点,还他妈给我留几个。”

花连城这句粗话,不但没让张傲秋心生反感,反而让其觉得是真性子。

当即哈哈一笑,长枪一摆,身子依言转向,同时大喝一声道:“阿陌。”

紫陌知道这是张傲秋想要自己保护花连城,也不答话,体内真气暴涨,陌漓刀猛杀几刀,将身前十几个死域人劈翻,同时游鱼身法展开,一滑一扭,三丈距离几个呼吸即到。

张傲秋刚一转身,面前的死域人抓住空隙猛冲了过来,花连城见了身子蓦然一定,手中长枪平举,一朵枪花跟着在枪头绽放。

花家枪法共分为「五十势」、「三十击」和「二十针」,所以又称「燎原百击」,已臻超凡脱俗的至境,使出时丈二银枪暴涨,幻出千百道的银色枪影,有若燎原之火,往对手烧去。

所谓「二十针」,就是一套专针对人身穴道而创的枪法,诡异莫测,细腻处若绣花之针,远非一般江湖「打穴」的功夫可比。

三十击则是一整套招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连环而去,绵绵不绝,最适合以寡敌众

花倩笑对于花连城来说,不仅是其亲姐,同时更是其心中的一个逆鳞,是一个任何人都不能伤害跟侮辱的神一般的存在。

而眼前这些人,居然让她身受重伤,那么也只有以死赎罪了。

花连城长枪舞动,枪头红缨快速闪动,配合身法,当真是有虚实,有奇正;其进锐,其退速;其势险,其节短;不动如山,动如雷震。

花连城此时是含恨出手,长枪只攻不守,三十击连绵出手,没有丝毫停顿。

紫陌见他远攻,跟着刀法一改,由大开大合变为小巧灵动,将其周边偷袭的敌人剔除干净。

花连城在紫陌的掩护下,更无后顾之忧,杀得畅快淋漓,周边虽有密密麻麻的敌人,但却有能将其杀之一空的强大信心。

花连城斜眼瞟了眼旁边游走不定的紫陌,大声道:“紫陌兄弟,上次在城主府,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之处,今日小弟在这里给你们赔罪啦。”

紫陌听了一愣,他没想到花连城居然会在此时说起这个,拖刀又劈翻两个死域人后哈哈一笑道:“今日我们就是共过生死的兄弟,以前那些又算得了什么?”

旁边的铁大可听了跟着道:“阿陌说的对,生死以共的兄弟,那些算什么。”

花连城听了不由热血沸腾,轰然道:“好,今日一战,若有命在,必跟三位兄长一醉方休。”

张傲秋闻言笑着接口道:“放心,你今日的命肯定在,哈哈。”

紫陌跟铁大可现在只是初入玄境,而且还是因丹药之功,体内真气正是不稳,恰巧遇见这一战,将其基石打牢。

他们两个也是修行老手了,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道理,特点是紫陌,逍遥真气虽然绵长,但依旧需要压实积累的过程。

花连城却是越打越心惊,自己这个年纪进入灵境,已经算得上是同龄人中的翘楚人物,能够坐到武月城将军职务,可并不是因为他是城主花倩笑的弟弟的缘故。

所以在张傲秋他们刚进武月城时,花连城在花倩笑后仔细打量过张傲秋他们几个,只是这几个的修为,他一个也看不透,若说其中一个两个修为比自己高看不透那还说的过去,要是个个修为都比自己高,也不会这么巧吧。

况且都还只是这般年纪,就算比自己大,也大不了多少,指到天了又能高到哪里去?

所以当时他才认为张傲秋他们是骗人的,能在这个年纪进入灵境的,放眼天下确实是不多,也由不得花连城自傲。

但没想到现在一看,看来还真是巧巧妈妈生巧巧,这几个修为怕真是比自己要高。

而且看这战斗力,怕还高得不止一点点,这是要逆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