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七十五章 兵法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通道这边杀声刚起,张傲秋这边死域人主力大军同时出动,但这边却是脚步轻盈,几千人走在一起,也只是发出闷闷的“噗噗”声。

待到约五百人的敌军进入山林后,张傲秋的铁胎弓射出第一箭。

铁胎弓本就力沉,加上张傲秋内力输入,这一箭弓弦声刚响,箭矢就已飞抵目标,一箭直接穿过六人,带着一蓬血雨,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旁边的天羽门见了,不由纷纷咂舌,一箭双雕他们都会,对面敌军虽然密集,但彼此之间都有间隙,箭杆只有这么粗,想要一穿六,这眼力就不是一般的厉害了。

而且对面敌军都是穿有铠甲的,箭矢射出去命中目标后有多大的力道,虽跟距离有关,但更重要的射箭之人挽弓的力道。

按他们的经验,要想一箭中二,最好是射击头部,因为头部脸面是完**-露的,相对阻力较小,但想要射击身体,再用余力射杀后面的人,这个力道很少有人能办到。

不过此时却可不是感叹的时候,后面的天羽门的人跟着箭如雨下。

死域人军队万万没想到刚进树林就遇见埋伏,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对方到底埋伏有多少敌军,当即纷纷散开,就着大树躲了起来。

若是只有几人倒还好说,但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又能躲到哪里去?

张傲秋这边五十人完全散开,同样也是一弓多箭,望上去就好像不知道有多少埋伏的人一样。

这下杀得过瘾啊,这哪是打仗,这完全就是一边倒的虐杀。

而天羽门这些高手这才想到箭矢多的好处,完全不愁用,这就相当于立于不败之地了。

混乱持续了好一会,前锋的敌军眼看抵不住,跟着往后退,但哪知此时后面那看不清的树林里,大片的树枝乱晃,犹如有千军万马要冲出来一样。

死域人本就悍不畏死,现在一看落入对方包围,不由杀心顿起,反正已经被发现了,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当即中锋一声号响,死域人军队同时一声嗷叫往树林里直冲进来。

这一来,张傲秋他们顿时感到压力倍增,虽然到处都是目标,但人手不够,就算射箭手速再快也跟不过来,眼看就要抵不住了。

正在要命时刻,马戈舒带着五十名箭手清理完那边敌人,坎坎赶到,立即加入进来。

又一阵箭雨压下,不过也只能暂时抵住,死域人军队四散冲锋,顿时将进攻范围拉大。

眼看就要变成短兵相接,张傲秋发出撤退暗号,一百箭手边退边射,渐渐往岳湘之跟岳子涵他们布下的陷阱退过去。

死域人大军一见对方退却,顿时犹如打了鸡血一般,狂叫着往前追去。

这样密集的树林却不是开阔地带,树木林立,就算是彼此之间相隔一会,也会立即被经过的树木遮挡。

反正只觉得满眼都是人,但就是看不见敌人到底在哪里。

冲了一段,死域人大军左右两翼遇见敌袭,这些敌人躲在暗处,每十人一组,一杀就走,等发现后调人过去查探,却连根毛都看不到。

可是刚一转身,对方又杀了过来,而且遍地开花,感觉对方好像无处不在一样。

死域人渐渐感到不对,大军迅速收拢,哪知人刚凑到一起,四面八方的箭雨又犹如长了眼睛一般射来。

没有办法,又只能分开,可刚一分开,对方地面部队又跟了上来。

这下可是叫苦连天,仗打到这时候,死了不少人,却连对方人影都没有看到。

这仗打得可真是窝囊,死域人大军一时犹如无头的苍蝇般,四处乱转,却又不知道往哪里去。

十人一组的灵境修为高手,互相配合,一进一收,放一队出去杀敌,等敌人大部队过来后,立即后撤,埋伏在两侧的几组,则将敌军剿成几股,分而歼之。

杀完后立即散开,跟着又汇入到另一处。

等到直剩下最后约一百敌人的时候,张傲秋扬声喊道:“留二十个活口。”

独孤丰逸这帮人,此时已经完全被张傲秋所折服,当即想都没想就直接照办。

张傲秋等人从密林中现身出来,看着满是尸体的战场,心头一阵感叹,来年这里的树木一定会生长的更加茂密。

下面的人不用交代,自己开始清点人数,结果是除了一百来人轻伤外,无一折损。

如此战绩,当真不得不让人佩服。

张傲秋见人数清点完毕,一声呼啸,领头打道回府,而那昏迷不醒的二十人自有人去收拾。

以四百敌七千,而且无一人战亡,如此胜仗,自然要好好庆祝一番。

回到山谷驻地,自有人去猎来野味,张傲秋也是高兴,当场再露了一手大厨的手段。

筵席上众人一边杯来盏往,一边感叹,一是感叹双方力量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能以少胜多,赢得漂亮,杀得过瘾,二是感叹面前的烤肉确实味美,本不能多喝的人,也因为这美味的烤肉而多喝了不少。

张傲秋他们这桌更是热闹,怎么打赢这场站的,岳子涵他们几个心里最清楚,从先前的将信将疑到现在口服心服,张傲秋自然是被敬酒最多的人。

马戈舒喝了一大口酒,还有点心有余悸道:“当时我看见前面烟尘低密,还真是吓了一跳,据我的经验,那样密集的烟尘至少有两千敌军,当时我还在想,小先生是不是太相信我马某人的能力了,只给五十人就让我挡住两千敌军,后来再一看,才知道他们是诱敌的绣花枕头,哈哈。”

岳子涵听了接口对着张傲秋道:“这场仗若没有小先生指挥得当,想要这么轻易获胜也是很难啊。”

张傲秋闻言一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只是略做安排了一下,真正打赢这场仗的还是各位平时苦练兵的结果。”

岳湘之打了个酒嗝道:“小先生你可不要太自谦了,本来战场上的胜负很大程度上就是由各自统帅决定,下面的军队只负责杀敌,充分运用天时地利与人和才是取胜的关键。”

岳子涵跟着道:“湘之说的没错,不过我有一事不明,还想要向小先生请教。”

张傲秋“呃”了一声,知道岳子涵想要问什么,脸上却是神色不变,放下酒杯道:“请教不敢当,有什么岳师兄名言就是。”

岳子涵道:“小先生客气,整个战事前后我都参与其中,我观小先生布局,当真是神机妙算,不知这其中有什么诀窍,可否教导我们几个?”

张傲秋听了,哈哈一笑道:“岳师兄才是真的客气。神机妙算小弟可不敢当,其实也没什么,在这之前,我跟花将军讨论了一天的兵法,后来细细一琢磨,发现兵法其实跟我刀法好像没什么两样。”

顿了顿接着道:“兵者,诡道也,用兵之道在于千变万化、出其不意。所以能好像看起来不能;用好像看起来不用;近好像看起来远;远好像看起来近。有利的可以引诱它,混乱的可以夺取它,坚实的可以戒备它,强盛可以避开它,气势很盛可以骚扰它,轻视的可以骄纵它, 隐逸的可以劳累它,亲近的可以离间它。攻它无防备处,出击在它不留意时。如此制胜方案,不可事先传出去也。

这个就像我跟敌人对决,先观察对方气势,若是比我弱,则用强攻,一举拿下,若是跟我修为差不多,那就观其弱点,诱敌加强攻,若是比我强,则示之于弱,借助地势尽快逃走,说的深奥,其实这个我们都会。”

岳子涵听完,犹自不解道:“小先生所说的这些,我也明白。只是小先生怎么知道对方在通道那边只是诱敌,而且丰逸回来时,我们都没有察觉,小先生却信心满满地让我们撤回警戒?”

岳湘之跟着道:“是啊,子涵兄说的正是我想知道的,说句实话,我真是想破头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张傲秋闻言微微一笑道:“其实很简单,在这之前我们就发现敌军虽众,却迟迟不动,当时我就猜测他们可能有所图谋,后来我跟霜儿出去转了一圈,远远看见左侧敌军有微小动作,而大部队依旧静伏,很显然他们是想以左边少量军队诱敌,好吸引我方大部分主力,而真正的杀机,却是在敌军大部队正前方。

至于觉察到丰逸回来,那是因为你们可能没有看见当时后方树林里的微动,那样的动静,不可能是大部队,而且在那时候能毫不隐藏动静而直插中心的,除了丰逸再没有别人了。”

岳子涵几人听完,不由对望一眼,半响后岳子涵道:“小先生当真是观察入微,只这一点为兄就甘拜下风。”

张傲秋呵呵一笑道:“你们要知道,我从懂事开始直到十六岁,这么长时间都是在山里想着怎么能捕到那些小动物,这么长时间的经历,就算不会也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