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六十五章 替君挡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人还在空中,正看见花倩笑挥枪转身,脸上依旧是一副不惊不喜的表情,仿佛现在被围住的只是别人而不是自己。

而就在花倩笑转身挥枪,另一边死域人刀剑并举,往其身上乱砍过来。

花倩笑立即感应到危险,知道旁边侧翼的军士已经阵亡了,无奈只能挥枪一挡。

“当”得一声响,花倩笑冷眼看着眼前这些一个个面目狰狞的人,双臂用力,刚想调用真气,突然丹田一阵针刺般疼痛。

这股刺痛来得毫无征兆,就好像丹田内有万根钢针在上下桶刺一般,花倩笑心头一凉,知道大限已到,不早不晚偏偏是这时候。

所谓将士沙场马革裹尸,也算不错,自己算是死对了地方了。

花倩笑没有真气支撑,不由双臂一软,那些死域人见状,跟着抽刀再砍,花倩笑脚步踉跄,连连后退,一不小心被脚下尸体跘了一个踉跄。

周围的死域人见状顿时如饿狼一样扑了上去,花倩笑看着一张张不断在自己眼前放大的嘴脸,嘴角一撇,暗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么?

念头刚起,跟着一道绿芒从她身前那些死域人身上闪过,还没等她搞清情况,跟着就是漫天的鲜血如雨一般喷了出去,犹如在她眼前挂了个血红的瀑布一般。

花倩笑此时气尽力乏,再无力支撑下去,双脚一软坐了下去,同时小嘴一张,一口黑中带着暗红的血液跟着喷出。

张傲秋见一把救下花倩笑,心中大定,身子立即围着花倩笑画着圆圈般转动,六尺长的刀芒如划豆腐一般将身边的死域人全数收割。

还好这五千死域人只是普通军士,要是其中有那么一两个高手进行牵制,救人是不谈了,自己能不能出来还两说。

因为在这乱军之中,即使你修为再高,也难免被割伤或是砍伤,只要一有伤口,就会流血,在周围都是敌人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时间让你去止血,所以即便你真气雄厚,但没有血气,最后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张傲秋刀芒全出,就是打着不能受伤的心思,这还是他第一次将刀芒用于战场,没想到刀芒竟然如此厉害,这完全是一边倒的孽杀,若是时间长点,就凭张傲秋一人,就可以将在场的这些死域人杀个精光。

张傲秋转到第十圈的时候,突然感觉前方压力一轻,在回目四望时,才发现这边围过来的死域人被他斩杀一空。

张傲秋刚想带着花倩笑先走,突然心生警兆,还来不及招呼,就听见“咻咻”之声不绝于耳。

张傲秋一见,大叫不好,现在他与花倩笑还相距约五六丈的距离,听到弓箭声响,身形同时发动,在箭矢刚刚射到前一刻赶到花倩笑面前。

来不及挥刀,只能用身体去挡,好在他们几个随时都穿着那莽皮背心,射在前胸的箭矢都毫无意外地被莽皮背心挡了下来。

正在他感到庆幸时,随即觉得左肩及大腿上传来钻心的疼痛,来不及细看,张傲秋右手挥动星月刀,将自己身前三尺守得泼水不进。

后面的花倩笑看得清楚,喘了口气低声道:“快走,不要管我。”

话音刚落,就被一声清喝打断:“闭嘴,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花倩笑一听这声音好像似曾相识,不由呆呆想了一会,接着试探着问道:“小……小先生?”

刚才张傲秋冲过来时,她正在一心杀敌,没有注意,后来张傲秋围着她打转时,身形又太快,再加上一脸血污,也没有认出来。

张傲秋此时却不再理她,神识往紫陌他们铺去,见他们一心想要往这边靠拢,当即大喝一声道:“阿陌,先杀弓箭手,我撑得住。”

夜无霜一见空中如雨一般的箭矢,人立即像发了疯的雌虎一般,替过苏起做队伍前锋,死命往这边钻。

张傲秋这话提醒了四人,既然叫的是紫陌,那么弓箭手方向应该是以紫陌为头。

紫陌听了大喝一声道:“霜儿,这边。”

夜无霜心中虽然百般不愿,但也只能跟紫陌转身,张傲秋说的也是对的,就算自己几个一起冲到了他跟前,在敌人箭雨下依旧只能被困,若是时间再长点,引来后续敌人,那就糟糕至极了。

而此时的花倩笑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前面这个站立的背影,双腿如擎天之柱一般稳稳站立,背影如此单薄,但正因为这单薄的背影,自己才能保存性命。

越过他肩膀,花倩笑可以看见空中很多的箭矢如雨般往自己这边坠落,带着“咻咻”声,插在了自己前后左右。

唯独自己所处的这片位置是安全的, 她知道如不是因为她,这人完全有能力自己冲出去。

能走而不走,这是自己一直追求跟敬仰的侠义么?

张傲秋再坚持一盏茶功夫后,前方弓箭手阵地发生骚动,张傲秋趁箭雨变少时转头问道:“你还站得起来么?”

花倩笑知道这是要带她突围了,试着动了动,哪知一动全身上下就如刀扎一般,根本使不出半点力气。

试了几次后,花倩笑颓然道:“我走不了了,你们快走。”

张傲秋闻言匆忙间回头看了一眼,见花倩笑脸色苍白如纸,知道这是体内剧毒反噬,只是没想到会在现在发生。

死域人也是杀红了眼,眼见箭矢没有了,剩下的人又立即围了过来。

张傲秋冷哼一声,身形飘起,故技重施,既然你们不怕死,那老子就成全你们。

这是紫陌四人跟着往这边杀过来,他们四人如一个圆圈一样,随时变换领头人。

张傲秋四人都修炼了炼体术,只不过张傲秋是从内往外练的,现在只是练到膜,还没到皮肉上来。

而紫陌三人的炼体术则是由慕容轻狂改过了的,他们皮肉早就修炼完了,所以在这阵仗中,虽然中了不少暗刀,但却都没有受伤。

只是苏起就狼狈点了,身上至少有五处刀伤,几人知道他这情况用不得力,于是将左翼始终留给他。

苏起知道他们这样做的原因,但没有办法,五处伤口飙血,这长时间也要飙出不少。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这其他三个怎么就一点事都没有?

现在由铁大可打头,这地方正适合他疯魔斩,只是这种招式极耗内力,若不是到万不得已,轻易不能使用。

刚才一阵箭雨的时候,铁大可已经感觉到夜无霜气息变化,知道她担心张傲秋,现在他打头阵,自然要了她这个心愿,当即爆喝一声道:“你们跟紧了。”

说完身子蓦地旋转起来,由慢到快,两把开山斧斧刃向外,先不说这两把斧子的重量,就这旋转力道,当真是人挡杀人,佛挡**。

后面三人顿觉压力一轻,那还不知机,紧跟铁大可后面,解决他的后顾之忧。

铁大可一鼓作气,只杀到张傲秋身边才停下来。

夜无霜远远就看见张傲秋面前插着一支支利箭,闯到近前,一脸担忧地骇然问道:“阿秋,你没事吧?”

就这一分神,在夜无霜后背的死域人趁机抽冷偷袭,刷得一刀,刀锋从夜无霜右上肩直到腰部,顿时白色血衣翻起,但因内穿有莽皮背心,所以没有外伤。

铁大可在旁看了,怒吼一声道:“谁敢伤俺妹子?”

同时右手一抖,手中开山斧脱手飞出,旋转着发出“呜呜”的沉闷声响,将那偷袭的死域人脑袋拉了一半,顿时红的白的喷了一地。

斧势余力不绝,旁边的死域人见了急忙拿手中兵器去挡,但这一击是铁大可含怒全力出手,而且开山斧本就沉重,接着旋转之力,更是势不可挡,跟着又砍翻十多人。

铁大可身形一转,挡在夜无霜前面,右手一抄,接过飞斧,顿时两斧上下翻飞,将所有的攻击接了过去。

事情发生得太快,张傲秋刚想回夜无霜的话,夜无霜就被偷袭一刀,可见战事激烈。

张傲秋见夜无霜中刀,“嘿”得一声冷哼,星月刀在身前划过,将身上箭杆斩断,跟着刀锋前指,错开夜无霜道:“霜儿,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你先护着花城主。”

刀芒再次绽放,张傲秋体内真气全速运转,身形如烟般飘起,围着几人迅速转圈,半盏茶功夫后周边敌人一斩而空。

张傲秋担心敌人还有后手,而且花倩笑伤势沉重,不能再拖,一边杀敌一边大声吩咐道:“霜儿背上花城主,阿陌、苏起护其左右,老铁断后,先撤离此地。”

说完再杀一圈,跟着星月刀一晃,将后面交给铁大可,他自己则帮花倩笑送上夜无霜背后,刚要转身,斜眼瞟见花倩笑放在一旁的长枪。

张傲秋想了想,干脆将星月刀回鞘,左脚一垫,长枪腾空而起,张傲秋一把抄住,真气瞬间透过枪身,既然能吐出刀芒,难道就不能吐出枪芒?

果不其然,在枪头吐出六尺枪芒,张傲秋见了哈哈一笑,长枪一摆,前面密密麻麻的人顿时倒下一片,如同割麦子一般。

后面人顿时压力一轻,紫陌见了怪笑一声道:“秋哥,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