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六十三章 后续人马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几人在独孤丰逸前脚离开,后脚就跟着脚底抹油,溜回了紫竹轩。

等独孤丰逸一众人回到山谷,天色已晚,独孤丰逸找了一圈,也没看见夜无霜的人,遂将腰牌收好,想着等下次见面时再还给她。

紫竹轩内,张傲秋几人正吃完烤肉,坐在椅子上剔牙,夜无霜突然忧心道:“独孤丰逸在独孤山庄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在武月城受了气,该不会跟他们干起来吧?”

张傲秋一听,猛地一个激灵,夜无霜说的这个太有可能了。

这事本是自己做的不地道,要是真干起来,那可就完了。

想到这里,不由豁然站起道:“霜儿说的在理,我们还是先过去看看为妙。”

紫陌在旁听了跟着道:“我也去。”

等三人风风火火地赶到山谷,却看见所有人正在高高兴兴地分发物资。

紫陌眼尖,老远就看见了独孤丰逸,一看这小子兴高采烈的,不像是受了气的样子。

张傲秋看了也是一脸的疑惑,走过去试探着问道:“丰逸,今天领取物资还算顺利?”

独孤丰逸一看他们过来,先是掏出腰牌还给夜无霜,接着哈哈一笑道:“顺利啊。”

紫陌跟张傲秋见了不由对视一眼,然后道:“那花连城没有刁难你吧?”

独孤丰逸闻言不由诧异道:“刁难?他为什么刁难我?”

说完拍了拍手笑道:“他不仅没有刁难我,而且还答应这几天要亲自送酒过来了。”

张傲秋仔细看了看独孤丰逸表情,见他不像做假,顿时脸色一变,这还真他妈同人不同命了,自己几人过去就是奸细,怎么这小子过去还送酒,真是太他妈看不起人了。

独孤丰逸见张傲秋变了脸色,还以为是怕他喝酒误事,当即尴尬地笑了笑道:“秋兄弟,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贪杯,也就是解解乏。”

张傲秋“啊”了一声,知道独孤丰逸这是误会了,连忙道:“送酒好啊,记得给我留几坛。”

独孤丰逸见了,不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道:“你真要啊?”

紫陌在旁听了道:“废话,当然要了,难道顿顿吃饭都喝凉水啊?”

独孤丰逸跟他混得熟了,闻言也不在意,笑了笑道:“我看秋兄弟脸上好像不高兴,我还以为是怕我们喝酒误事了,哈,放心,酒要是送过来了,我亲自给你们留着。”

说完又指了指那些物质道:“你们来得正好,每人领一套物质,省得我找不到你们人,都不知道往哪里送。”

张傲秋点了点头,清点了一下物质,一人抱一堆,殃殃地回到了紫竹轩。

进了屋,紫陌一把扔下手中的东西,狠声道:“花连城,你他妈欺人太甚,哼。”

正准备洗澡的花连城突然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不由揉了揉鼻子嘀咕道:“都这晚了,谁还他妈惦记着老子?”

夜无霜在旁道:“不对啊,都是送了块腰牌,花连城就算对我们有意见,态度也不会转变这么大啊。”

紫陌犹自不解恨,在旁接口道:“霜儿,这还不清楚么?这小子前后两个态度,分明就是做给我们看,好恶心我们。”

夜无霜一听,紫陌这么说也有道理,不过还是道:“若是我们跟他有过节,他这样做还有道理,可是我们跟他也是第一次认识,也没有得罪他,好像没有这个必要吧?”

紫陌闻言一撇嘴道:“霜儿,你这是以自己的君子之心度那小子小人之腹,你难道不知道么?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就看对眼,有些人则是一见就急,我看那小子就是故意的。”

阿漓在旁听了一头雾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张傲秋道:“算了,我们又不靠他们,这事再想只会自己气自己。”

紫陌听了,哼哼唧唧了半天,也就起身帮阿漓收拾东西去了。

三日后,花连城亲自带着一帮人,挑着酒坛子晃悠过来。

独孤丰逸早就惦记着这酒,这些天都放人在外面等着,生怕花连城找不到路。

花连城这次故意挑的快晚上的时候,自己大老远地送酒过来,怎么着也得留自己吃个饭吧,这男人只要一上桌,一切就尽在酒杯中了。

这事他可是琢磨了好半天,连在酒桌上该说些什么都想好了。

独孤丰逸一见花连城,立即哈哈大笑道:“兄弟真是信人,说送过来就送过来。”

花连城也是一笑道:“那是,答应哥哥们的事,怎么能不算数了?”

独孤丰逸听了拍了拍花连城肩膀小声道:“自你上次答应这事,哥哥我可是望得脖子都长了,哈,今晚不要走,哥哥这里别的没有,就是野味多,等会我们哥俩可要好好喝喝。”

花连城却没听进去,他正满眼找张傲秋他们的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遂道:“怎么没有看见小先生他们人?晚上将他们一起叫过来,人多热闹不是?”

独孤丰逸听了却是摇了摇头道:“那你这次来得真是不巧了,小先生说是要到前线去侦查敌情,这几天我都没有看到他们人。”

花连城一听“啊”了一声,跟着追问道:“不知小先生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了?”

独孤丰逸闻言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没个准信。哎,不管他们了,今晚我们先喝,等下次见到他们时再补上。”

花连城一听见不到张傲秋几人,顿时没了精神,脸色殃殃地没有回话。

独孤丰逸见了,立即想到花连城曾说过军中不能饮酒,还以为他是担心这个,遂笑着道:“兄弟,我们也不喝多,就两碗,啊不,三碗,边吃边喝,图个气氛不是?”

花连城闻言想了想,这次没见到张傲秋他们,先跟这帮人搞好关系也不错,所谓曲线救国,让他们在张傲秋面前美言几句,说不定比自己亲自说还管用了。

想到这里,当即一拍大腿道:“好,不过就三碗啊。”

两人坐着谈话的时候,那边野味就上来了,不过这些都是那些重来没做过饭的人做的,口味实在不咋滴,不过男人在一起吃饭,很少是来吃的,多半就是来喝的。

先前说好的三碗,后来变成了十碗,这还是花连城怕天色太晚,城门关闭不让进,提前先走了,不然喝得还要多。

花连城这帮人一身酒味,可不敢往军营里走,于是随便在武月城找了个空地躲了一晚上。

后来日子里,花连城隔三差五地往山谷里跑,送出去的酒,又蹭回来不少。

开始的时候,还是想着去找张傲秋他们,后来竟然渐渐喜欢上了那里。

在军营里,他是长官,一言一行下面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可不能有半丝差池,在花倩笑面前,更是战战兢兢,稍微有点错就要领军法,搞得在军法处都成常客了。

还是这里爽,一帮汉子,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自由自在多快活。

花连城去的次数多了,而且每次都是一身酒味的回来,这事也有人告到花倩笑那里。

花连城那点心思,花倩笑一早就猜到了,知道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本想将他抓来训斥一顿的,后来想了想又放弃了,若是不让他尽这份心,只怕他心里更难受。

日子在外表平静,内地却波澜汹涌的状态下一天天度过,随着山谷内的建筑越来越多,后续的人手也慢慢开始往武月城聚集,这其中包括那一千盾牌手,还有圣教杨月华带着清风堂所有弟子。

随着人越来越多,不仅吃的住的位置要有,训练的场地也要有。

不过训练场地倒好说,在深山老林里找一处开阔地带,旁边搭设一些简易凉棚就可以了。

关键是住的位置,这山谷虽然隐蔽,但比藏兵谷却小上不少,这一下涌入快两千人,住的地方就显得紧缺了。

没有办法,只好另外再找驻地,特别是杨月华那些人,因为都是女子,跟一帮大男人混在一起也不方便。

张傲秋这些天满山跑,要找一个隐蔽,同时又有水源而又离武月城近的位置还真是有点难度。

幸好是有神识帮忙,在第四天后,终于在山谷左边十里的位置发现一处宝地,不过就是这位置有点潮湿。

但好在人多好办事,一千盾牌手就安顿在这里,开山劈石,楞生生将地面填高三尺,然后又根据环境建造吊脚楼,一来增加了房间高度,可以更大面积通风,二来也可以避开下面的潮气。

这些事情安排下去后,张傲秋就不再去管,现在他一门心思地替杨月华她们在竹林后搭建竹屋。

杨月华可是圣教的人,也就是夜无霜娘家人,现在不献殷勤什么时候献?

因为杨月华喜欢安静,又不想跟外人接触,这片竹屋选址在离他们的紫竹轩大约十里地的位置,这里已经深入了竹林深处。

杨月华过来,别的事情都不管,只管上战场杀敌,若无重大战事就不要打搅她。

这样也好,省得张傲秋天天看她那张永远不笑的脸,看谁都像欠她一大堆银子没还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