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四十三章 神女有意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待茶水泡好,罗烈举杯相邀,放下茶杯后罗烈道:“小先生若是有事,招人过来说一声就是,罗烈自会过去,哪能让小先生亲自上门跑一趟。”

张傲秋张张嘴刚要客气两句,就听外面有人急匆匆地跑步声。

接着精舍小门被推开,后面露出久未见面的罗兢田。

罗兢田一见张傲秋,立即喜笑颜开大声招呼道:“哈,阿秋……。”

话还没说完,罗烈却是霍得站起,拿起旁边的拐杖照着罗兢田后背“呼”得打下去,大怒道:“畜生,恩公的名字是你叫的么?”

罗兢田一时没反应过来,后背着实挨了一击狠的,痛得一咧嘴,却是老老实实弯腰拱手行礼道:“兢田见过小先生跟陌兄弟。”

罗兢田现在可以说是罗家家主,张傲秋跟紫陌也不能失礼,同时起身拱手回礼。

礼毕,张傲秋怕罗烈再讲礼数,跟着开口道:“是这样的,我这次过来,确实是有件事想请兢田帮忙。”

顿了顿接着刚要再说,罗兢田却是打了个眼色,然后道:“小先生既然有事,当然不能耽搁。”

说完转头对罗烈跟夫人道:“父亲、母亲,家常话我们等会再叙,小先生的大事先办如何?”

罗烈闻言立即点了点头,然后吩咐道:“小先生的事就是罗家的事,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办成,你记住了么?”

罗兢田闻言恭敬答道:“是,父亲,孩儿记住了。”

罗烈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对张傲秋跟紫陌歉意道:“小先生跟贵客有事先忙,我老头子就先不打搅了,等事情办完了,万请小先生跟贵客赏脸留下,也好让我老头子一尽地主之谊。”

张傲秋一听立即头大如斗,但又不能不答应,当即起身道:“老爷子,那我跟紫陌就叨扰了。”

罗烈“嗯”了一声,再次行礼,这才带着夫人离开,而罗沁则留下来跟罗兢田招呼客人。

待罗烈跟夫人离开后,罗兢田长呼口气,笑嘻嘻地说道:“阿秋,阿陌,你们两个可真是不够意思,这么长时间也没个消息,是不把我罗兢田当兄弟么?”

罗沁一听,立即紧张道:“大哥,父亲他们可还没走远,要是让他听见了,那你一顿家法是跑不了了。”

罗兢田闻言立即闭嘴,一脸惶恐地瞄了瞄精舍大门。

过了好半响,罗兢田才又转过身来小声道:“应该是走远了,哈,可把我憋坏了。”

张傲秋见罗兢田对罗烈犹如老鼠见了猫,不由感到好笑道:“兢田,也用不着怕成这样吧?”

罗兢田闻言撇了撇嘴道:“你可不知道,老爷子家法可厉害了,那东西还是不尝试为妙。”

说完又咧嘴一笑道:“还有件事你不知道,在我家祠堂里,还供着你跟慕容老爷子的长生牌了。”

张傲秋一听“呃”了一声,无语道:“也不至于这样客气吧。”

罗兢田摇了摇头道:“我家老爷子最讲这个,算了,不说这个了,今天两位贵客过来可有什么大事?”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想到岭南去一趟,听说你们现在跟岭南在做药材生意,所以我想通过你们安排进岭南一趟。”

罗兢田一听笑道:“些许小事,还让你们亲自跑一趟。嘿,不过这事我可不管,这些都是阿沁主管的。”

张傲秋闻言转头望向罗沁,罗沁见了脸色一红,羞涩道:“秋大哥不要听大哥瞎说。不过秋大哥所说的事,小妹立即帮你办理,岭南那边我会知会到,就说秋大哥是我罗家全权代理人,如何?”

张傲秋对是不是全权代理人并不感兴趣,只要能过去就行,当即点了点头道:“嗯,也好,那就麻烦罗姑娘了。”

罗兢田在旁听了可不乐意了,不满道:“阿秋,你这么生分是几个意思?什么罗姑娘不罗姑娘的,你叫她阿沁好了。”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道:“好好,阿沁。”

罗沁听了,喜滋滋地起身福了一福道:“阿沁见过秋大哥跟陌大哥。”

张傲秋见了连忙摆手道:“阿沁,这里没有外人,不要讲那么多礼,我跟阿陌都是闲散惯了了的,要是礼数多了,还真有点不自在。”

罗沁闻言却是低头甜甜地浅笑一下,接着又是脸色一红,连忙借着整理头发,掩面坐下。

罗沁这表情罗兢田跟紫陌却是看在眼里,紫陌不由瞟了罗兢田一眼,见后者正一脸偷笑地望着罗沁,心里顿时一咯噔,这下糟了。

跟着又瞟了一眼张傲秋,张傲秋却是老神在在地端坐着品茶,一点反应都没有。

罗兢田怕罗沁脸薄,笑着转移话题道:“阿秋,你们现在在忙什么?我都到你府上去了很多次了,你那个陶管家又是一问三不知的。”

张傲秋放下茶杯道:“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对了,你们现在对武月城的药材是怎么走的?”

罗沁在旁答道:“这块大哥不知道,大哥现在只管扩展业务,剩下的事情则是我来管的。”

顿了顿接着道:“关于对武月城援助药材一事,因以前爹爹的事,而且秋大哥那时也特意交代过,所以我们就将药材直接交给城主府,然后由城主府出面运到武月城的。”

张傲秋听了“嗯”了一声道:“这样最好。不过你们现在又重新将生意做大,小心树大招风,被人惦记上。”

罗兢田闻言笑了笑道:“这个你放心,这宅子周围,还有里面都有城主府的人明里暗里进行防护,我现在出门,不管到哪里,都有四人跟随,而且这些都是免费的,不花银子的。”

几人又谈论了一会,外面管家进来通知晚膳准备好了。

这顿饭足足吃了有两个时辰,罗烈才放两人回去,本来罗烈是想亲自送到府上的,但被张傲秋再三谢绝了,最后才算作罢。

两人快走到大宅门口,紫陌终于忍不住道:“秋哥,今天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张傲秋被问得一愣,反问道:“感觉到什么?”

紫陌嘿嘿一笑,凑过来小声道:“那罗沁对你很有意思哦。”

张傲秋被紫陌这话说得又是一愣,跟着白眼一翻道:“瞎说什么了,要是让霜儿知道,你是想我吃不了兜着走么?”

紫陌却是举手发誓道:“秋哥,这事我可真没有瞎说,罗兢田这小子也知道,而且我看他八成就是故意的。”

“故意的?怎么个故意的?”

紫陌闻言跟着道:“哎呀,怎么我说什么你就是不信了?在精舍谈话的时候,罗沁就几次表现不自然,只是那时候你只记得喝茶,没有注意,而且吃饭的时候你没听见么?罗兢田这小子可是精的很,留了后路的,等你要去岭南那事安排后,我看九成就是罗沁亲自过来跟你汇报。

而且你还说他们以后提供药材,就走星含开辟的那条秘密通道,我现在可以跟你打赌,到时候罗沁一定会要求跟着去的,因为若不实地考察,就算坐下来说一年也说不清楚,罗沁这个小女孩子,又没出过远门,又没有什么修为,到时候你总不能把她丢下不管吧,哈,一来二往的,也就水到渠成了。”

张傲秋听完,啐了一口道:“说的像真的似的,你安排的吧?”

这时两人走到门口,紫陌几步跳进大厅,哈哈一笑道:“紫大师的名头是白叫的么?这事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到时候在霜儿那里,你就自求多福吧。”

拐了个弯,正准备去找点水喝,耳边就听见夜无霜的声音道:“阿秋又做了什么,要在我这里自求多福的?”

紫陌一听,顿时一惊,暗道糟糕,回过身来,只见一身白衣的夜无霜正站在后面的走廊里,幽幽地看着他。

紫陌跟着往左后一瞄,张傲秋这时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知道这家伙不讲义气,偷偷溜走了。

当即嘴角一撇,暗骂一句,对夜无霜的话却是不答,上前两步陪笑道:“霜儿,你这轻身功夫又见长进了,这都到我身后了,我居然一点都没发现,真是可喜可贺啊。”

夜无霜对紫陌太了解了,一般像这样打诨插科的,一定是想隐瞒什么,冷冷道:“少废话,快说。”

紫陌认真地看了看夜无霜表情,知道隐瞒不过,跟着眼珠一转道:“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秋哥又想去冒险,我阻止他,他又不听,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把你搬出来了。”

夜无霜一听立即追问道:“又想冒险?冒什么险?”

紫陌一见,知道夜无霜已上钩,心头大定,靠着栏杆一屁股坐上去道:“是这样的,昨天一哥他们去了藏兵谷,然后跟秋哥说起狼骑军护甲的事,这又轻巧又刀枪不入的护甲,天下只有岭南一家有,但岭南对我们中原人又不待见,不让我们过去,所以秋哥就想我们是不是划个船去,我一听立即就阻止了,我说那可是海上,你划的那个船,一个浪头就把你给拍下去了。”

夜无霜听完沉吟片刻道:“岭南?”

“对啊,就是岭南。我们第一次遇见雪怡的时候,她身边有个叫张子南的,就是岭南张家的人,这你应该还记得吧?”

夜无霜听完,脸上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跟着眉头一皱道:“划船过海?阿秋脑子是进水了么?”

紫陌闻言一撇嘴,“哼”一声道:“谁说不是了,他不仅脑子进水了,而且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