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五十二章 试药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后面的日子,慕容轻狂却绝口不提炼丹的事,而是每天跟张傲秋一起,背着个箩筐满山采药。

但是采药是一起,不过却是各采各的药,因为每次出门前,慕容轻狂都会给张傲秋出一道病症,并详细叙述病症的情况,然后让张傲秋自己去采集治疗这种病症的药材。

药材采集回来后,张傲秋再一一拿出药材,详细讲解各种药材的药性及如何用药,开始的时候,因为没有抓药看病的经验,所以对药性判断不是那么准,用药配比也总有出入,但幸好旁边有慕容轻狂这样名师,多所有错误的地方都一一详细讲解。

张傲秋对于这些错误的地方,在结合自己学会的医理,很快就能举一反三,没过多久,慕容轻狂出的病症,张傲秋都能轻松解答。

这样又过了半个月,慕容轻狂才开始决定炼丹。

这次炼丹事关重大,因为无极丹本就是一个不能对人说的秘密,所以这次炼制的增加修为的丹药,除了慕容轻狂与张傲秋外,任何人都不知晓。

到了夜深人静时,丹房内只剩下慕容轻狂跟张傲秋两人。

两人调息完毕,慕容轻狂从丹房暗格内取出装有无极丹瓷瓶,见张傲秋在旁一脸严肃,看了半响沉声道:“今晚不成功就成仁。”

张傲秋听了吓了一跳道:“师父,没那么严重吧?”

慕容轻狂闻言却是嘿嘿一笑道:“小子,玩笑而已,气氛也不能这么沉重吧。”

张傲秋听了不由翻了老大一个白眼道:“师父,不带这么玩人的。”

慕容轻狂又是一笑,打开瓷瓶,小心地倒出无极丹,顿时一股丹香扑鼻而来,慕容轻狂忍不住深吸一口道:“无极丹就是无极丹,连味道都不同凡响。”

感叹一番后,拿起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小刀,小心地刮下一部分丹药,然后将无极丹放回瓷瓶道:“小子,开工了。”

张傲秋闻言,立即返回丹炉旁开始生火。

这次炼丹,自然是慕容轻狂主手,张傲秋则负责照看火候及用神识查看丹炉内的情况。

待到炉火升起,慕容轻狂熟练地将已准备好的药材依次放入丹炉,前面的步骤操练过很多次,轻车熟路。

张傲秋每间隔一段时间,就报出丹炉内的情况,慕容轻狂在旁只听不语,待到药材炼制成融化状态的丹糊时,再将无极丹丹粉倒入丹炉内。

这后面的才是真正关键的时候,连慕容轻狂也开始紧张起来,要张傲秋不间断地汇报丹炉内的情况,然后再根据张傲秋所说,翻动丹炉内的丹药。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直到丹糊凝练成丹药,张傲秋开始减小炉火,让丹药借助炉内余热自然成熟。

又等了约一个时辰,慕容轻狂才打开丹炉,从里面取出炼制好的一颗丹药。

这颗丹药与平常丹药不同,刚一取出,就有一种格外的清香,这种香味比一般丹药要浓厚,但比无极丹又不及。

色泽比寻常丹药要深,成金黄色,个头只有小拇指头大小。

慕容轻狂将丹药放在桌上,张傲秋定睛看了半天后道:“师父,这是成功了么?”

慕容轻狂闻言摇了摇头道:“这个为师也不知道。”

张傲秋听了诧异道:“师父也不知道?”

慕容轻狂看了他一眼道:“天下万事,最难的就是创造,因为没有前人的经验,只能凭自己所学去摸索,成与不成都只在一线间。”

说完拾起桌上的丹药就要往嘴里喂,张傲秋见了连忙一把拦住道:“师父,还是让我来吧。”

慕容轻狂听了,嘴角一牵,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解释道:“你这片孝心,师父心领了,不过试丹必须要由炼丹师自己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知道丹药的药性,从而对后面炼制丹药进行改进。”

张傲秋听了不由迟疑道:“师父,要是这次炼的是个失败品,万一……。”

慕容轻狂闻言洒然一笑道:“阿秋,师父这生已经没有遗憾了,再说了,炼丹术为师已经传授给你,剩下的只是多实践而已,这次若是真出了什么事,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说完转手又拍了怕他肩膀道:“你放心,老子还是蛮有信心的,别哭丧个脸,好好在旁护法就是。”

张傲秋听了不由黯然点了点头,转身盘膝坐到一旁。

慕容轻狂将手中丹药仰头一口吞下,然后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开始打坐调息。

随后的等待时间里,张傲秋倍感煎熬,只觉时间过得太慢。

也只是在这时候,张傲秋才深深体会到夜无霜对他的爱意有多深,以前每次自己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都是夜无霜在旁不眠不休的守候,这份辛劳跟煎熬,当真不足与外人道也。

在这期间,紫陌来过几次,张傲秋算了算时间,离到落梅镇汇合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但怕万一,还是让紫陌通知云历,让云凤阁在下月中的时候,带人先行。

十天后的午后,慕容轻狂才悠悠醒转过来,刚一睁眼,张傲秋立生感应,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一股威压顿时扑面而来。

这股威压完全超过他以前的任何感知,就仿佛来自天地间最深处,让人无法抗拒,只能被动接受。

正在张傲秋运功抵抗这股威压的时候,脑海里响起了独叟的声音道:“恭喜了,你师父已踏入了化境。”

张傲秋闻言不由心头大喜,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那股威压蓦然一收,随后慕容轻狂跟着转过身来。

张傲秋抬眼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原本慕容轻狂一头花白的头发个胡须,现在已经全部变成乌黑,就连脸上的皱纹也变得平滑,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年轻了三十岁的样子。

慕容轻狂看张傲秋目瞪口呆的样子,哈哈一笑道:“小子,别看了,我们成功了。”

张傲秋这才站起身来道:“恭喜师父进入化境。”

慕容轻狂闻言倒是一愣道:“化境?你怎么知道的?”

化境跟玄境,虽然只是隔着一层,但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玄境修为的人,哪怕修为到顶,想要踏入化境那一步却是难比登天。

进入化境的人,就是民间传说中的神人,所使用的招式已经不在拘泥于体内真气,而是可以借助天地万物,到了化境高阶修为的人,就可以平地飞行,移山填海,也只是看他愿不愿意了。

这些人都是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进入化境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一般人还真是无从知晓,除非那些大门派或是大家族才会有这样的记载,但这些珍贵的资料又怎么可能轻易传出了?

像慕容轻狂这样的,就是一个标准的散修,也就是无门无派,修为上的事完全靠自己摸索前进的,在服用丹药后,只知道自己修为又有提高,至于是不是进入化境,还真是不知道。

张傲秋听完跟着也是一愣,怎么还有自己破境了还不知道的?

但一看慕容轻狂脸色不像做假,当即嘿嘿一笑道:“师父,你还是先照照镜子吧。”

慕容轻狂闻言又是一愣,半响后道:“怎么,老子脸上开花了?”

张傲秋在旁道:“花倒是没有开,不过师父你现在看起来,就跟云叔差不多年纪,唉,你现在要是走出去,估计别人都要当你是怪物啰。”

慕容轻狂闻言笑骂一句,但还是依言走到一旁盛满清水的水缸旁,探头看过去。

这一看,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片刻后忍不住浑身轻轻颤抖起来,过了好半响才站直了身子,喃喃道:“老夫真的进入化境了?”

进入化境是每个修行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有进入化境,才有资格去谈最后破碎虚空那一步。

慕容轻狂也是人,这样的追求一直都有,但随着他年纪越来越大,这份心思也越来越淡,以前要不是命好,兴许早就被一教二宗给干掉了。

所以他现在一心只想在有生之年将张傲秋几人培养成能独挡一面的人物,其他的也就不想了。

哪知幸福却在他最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到来,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以至于让一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也忍不住心潮澎湃不已。

过了好半天,慕容轻狂才慢慢平息下来,跟着坐到丹炉旁道:“无极丹当真不愧为至宝,难怪天下那么多人不顾生死也想要得到它。”

顿了顿接着道:“既然为师能借助这丹药进入化境,那么你们几个也可以借助它大大提升修为,不过先前那颗,药性过大,看来无极丹的量要适当减少一些。”

慕容轻狂说完,张傲秋识海里的独叟道:“那丹药你就不要服用了。”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愣,疑惑道:“为什么?”

独叟道:“丹药提升修为是不错,但毕竟是走了捷径,你以后的修为绝对不仅止步于化境,而是更高,千万不可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丧失了后面更大的好处。”

顿了顿接着道:“反正你现在才二十岁,还有的是时间,若是到你师父这个年纪还是不能进入化境,那到时候再用也不迟。”

张傲秋听了暗自点了点头,独叟说的有道理,任何事情,都有天道循环,要想短时间得到一些,就必然要在以后付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