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79章 自欺欺人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努力接受我?”江天苦笑道:“所以你其实还没有接受我?那你干嘛答应跟我在一起?”

“对不起!”

“又是这三个字。”江天摇摇头,无奈道:“我从没想过跟你在一起,是为了让你把这三个字变成口头禅。”

“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赵茜愧疚道。

“呵!算了,说开了也好。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你不喜欢我了,只是我一直在欺骗自己。我安慰自己,一切都是我的错觉,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我是开了房,但只是想试探你的真心。我从没想过勉强你做任何事,包括我们是否要在一起。”

江天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也罢,你走吧!既然你并没有真正接受我,那我自然也不会勉强你。不过我不会放弃你,你迟早还是我的。总有一天,我会让这份感动,变成感情,变成爱情。只是——”

说到这,江天顿了顿,才说道:“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很好面子。为了不显得难堪,我会暂时把你搁浅了,但你一定要等我”……

看到江天呆滞的神情,武修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想什么呢?”

江天有些苦涩地笑了笑,这才回过神。他看着武修,说道:“情人节那天我们去开房,你知道她是怎么跟我说的吗?她说她需要时间接受我。

笑话!时间?一学期都结束了,还不够?我们的青春都有限,谁有精力会全耗在一个人身上?”

武修虽然不认同江天的观点,可也知道江天的脾气。他既然决定了,就很难改变。

“所以你们是情人节那天分手的?”

“是啊!”江天点点头,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情人节的事情还真多。鹏哥脱单了,你却分手了。”

武修又想到情人节那天,赵茜给他打过电话,只是他没接。他有些后悔,或许那个时候的赵茜,应该是最需要人安慰的吧!

“好了,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了,说说眼下吧!”江天拍了拍武修的肩膀,笑道:“听说李乔和吕书泉又开始干了,这才刚开学啊!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还真是精力旺盛”……

高一10班教室。

当雒铃得知赵茜让刑宁宁换座位,是因为和江天分手了,她有些为江天不值,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江天哪里配不上你了?”

赵茜愣了下,她没想到自己和江天分手,雒铃会有这么大反应。她想了想,说道:“是我配不上江天。”

雒铃冷笑道:“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是因为武修嘛!”

赵茜赶紧辩解道:“你别瞎说,跟他没关系。”

“有没有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雒铃一副嘲讽的语气说道:“赵茜,以前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好的,现在——自欺欺人。”

“雒铃!”

看到雒铃气呼呼地离开,赵茜想对她解释些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

雒铃来到阳台上,呼吸着外面的空气,调整着自己的心情。

“哟!咱弟妹这是在欣赏风景,还是在思考人生呢?”

雒铃闻声,转身看了眼,发现武修和江天正朝自己走来。

“哼!”

雒铃瞪了眼武修,然后拉着江天的胳膊,边朝旁边走边说道:“你过来。”

武修有些懵,他摸了摸脑袋,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雒铃了。

江天也是满脸疑惑的表情,他被雒铃拉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怎么了?”江天看着雒铃问道。

雒铃说道:“我知道,你和赵茜分手了。”

江天苦涩地笑了笑,没有否认。

“以前我不够勇敢,不够坚持,错过了你。现在,我不想重蹈覆辙。”雒铃一脸认真的表情说道:“江天,我们在一起吧!”

“啊——”江天愣住了,很明显,他没想到雒铃居然会对自己说这些。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他看着雒铃,说道:“别闹!你要知道,你是我飞哥的媳妇,是我弟妹。”

“那我现在就去和他分手。”雒铃毫不犹豫说道。

“别!”江天赶紧挡住雒铃去路,他一脸认真地说道:“你要是这么做,以后我们永不相见。”

“你——”

雒铃盯着江天想了好一会儿,气冲冲地走了。

江天担心雒铃会真跑去和冯飞分手,赶紧跟在雒铃身后。

雒铃回到教室,拿起自己的书本,坐到了冯飞身边。她偷偷瞪了眼江天,看到江天冲自己摇头,最终还是与冯飞有说有笑。

整个晚自习,江天都提心吊胆,生怕雒铃做出什么不恰当的行为。好在她表面上并无异常,江天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武修倒对雒铃的事不感兴趣,他整个晚自习都在思索赵茜的事。他不断地自责着,自己为什么没接赵茜在情人节那天打来的电话。现在看到赵茜一直趴在座位上,不声不响,不言不语,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采。

武修心里很难受,他又看了眼旁边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江天。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给赵茜编辑了一条短信:“想请你吃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武修的手放在发送键上,却犹豫了。他虽然很想按下去,但考虑到江天和赵茜才刚分手,他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合适。

下课铃声突然响起,江天从桌子上爬了起来。

武修怕江天看到自己编写的短信,急忙将手机返回主菜单。

“走了修哥,抽烟去。”

武修点点头,到底也没将短信发送出去。

又是新的一天,高一10班教室。

砖头一副为教育事业而献身的状态,正全神贯注讲着课。

讲台下,武修趴在桌子上神游四方。他对上课早就没感觉了,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心乱如麻。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江天用胳膊碰了碰他。他疑惑地看着江天,江天抬手指了指窗外,小声说道:“老朋友来了。”

武修转头一看,此刻在教室外面靠窗的阳台位置,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正在冲自己和江天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