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四十二章 罗家兢田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苏起听张傲秋说完,先是一脸歉意,接着诚恳地道歉道:“秋兄弟,兄弟我错怪你了,只是按现在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了?”

对这件事张傲秋也是头大,关键是现在自己分身乏术,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去帮苏起,但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苏起去送死。

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脸露难色道:“苏兄,实话跟你说,实在不是兄弟我不帮你,而是现在确实是抽不出时间陪你回草原,不过若是你一人冒险回去,以一教二宗的势力,我估计你多半是要被抓个先行,为今之计,只能使用拖字诀了。”

苏起听了,脸上顿时露出颓然之色,半响后道:“秋兄弟为人我知道,你说没时间一定是有其他重要的事,现在我是在风口浪尖上,而且对中原也是两眼一抹黑,唉,世界之大,竟然没有我苏起一处容身之地,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紫陌闻言笑道:“苏兄,谁说你没有容身之处了?这宅子你住的不舒服么?”

苏起左右环视一圈,兴趣黯然道:“当然不是,这宅子大,而且有安静,这是最大的好处,但也是最大的坏处,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每天无所事事的,都不知道做什么。”

说到这里,突然眼睛一亮道:“哎,我说,你们现在不是很忙么?能不能带上我?好歹我也是玄境初期高手,即使帮不上忙,总也不会拖你们后腿不是?”

张傲秋一听,跟紫陌对视一眼,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手,若是有苏起加入,先不说能帮多大忙,至少也能培养默契,以后去草原,彼此之间配合也方便一些。

紫陌看着张傲秋微一点头,张傲秋看了转头笑道:“苏兄,你想跟我们混,那我可要事先说清楚了,我们做的事都是火中取栗,别着脑袋玩的……。”

苏起听了一把打断,不满道:“说的好像我没闯过江湖似的,我告诉你,想当年……。”

张傲秋见了立即摆摆手道:“得,得,你也别想当年了,我们还是想下现在吧,我问你,你现在有几种身份?”

苏起一听就明,嘿嘿一笑道:“你想要几种就有几种。”

张傲秋听了一瞥紫陌,阴阴地说道:“是么?那就是说你是个易容高高手了?”

苏起也是**湖,一见张傲秋望向紫陌,接着语气又有所变化,知道这小子是在挑拨离间了,眼珠一转,跟着叹息一声道:“苏某虽会易容,但那点小把戏,怎么能说是高高手了,都是身不由己,形势逼人所为啊。”

说完转身对着紫陌一拱手道:“陌兄弟一看就是英明神武,藏而不露,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

紫陌听了不由一撇嘴,对着张傲秋跟苏起两人鄙视道:“你们两个就是一丘之貉,没个实诚人。”

苏起闻言呵呵一笑,指着张傲秋道:“陌兄弟,这可不能怪我,都是这小子先想阴我的。”

张傲秋见了摸了摸鼻子,陪着干笑两声道:“苏兄,实话跟你说,我们下步准备到武月城去看看,武月城你应该知道,那里就是战场,若你愿意,咱哥仨就一起。”

苏起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道:“武月城离这里够远,一教二宗手估计也伸不到那里,同时还可以看看有没有其他路可以回去,而且死域人一直想谋害我,正好宰几个出出气,哈,很好。”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去的时候就叫上你。”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苏起却是一把拉住道:“哎,别走啊,你还没说什么时候去了,十天半个月的还好说,要是等上个半年,那我岂不是惨了。”

张傲秋闻言捎了捎头道:“你说的也是,这具体日子还真没定下来,不过若你真闲得慌,我倒是有个位置让你舒坦舒坦。”

苏起一听,喜得直搓手,转面却又苦着脸道:“你要知道,我可是见不得光的人,要是你安排个天天往外跑的活,那可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了。”

张傲秋瞟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易容高高手的么?怕个毛。”

苏起闻言不满道:“你倒是说的轻巧,天天让你敷上易容材料试试。”

张傲秋以前被紫陌易容过,知道那滋味,想了想道:“也对。那行,我就再给你找个不用易容又有事做的地方,而且那里美女不少哦,以苏兄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的外表,说不定还能勾搭上一两个。”

苏起听了一脸不屑道:“我啐你一脸我,我苏起可是堂堂正正男儿,那像你这么龌龊。”

张傲秋却是哈哈一笑道:“好好好,你高尚,我龌龊。不过现在龌龊的人要去洗个澡,要不高尚的人一起过来,咱们中和中和?”

苏起闻言一撇嘴,摇了摇头,小声嘀咕道:“交友不慎。”

等苏起离开后,紫陌小声问道:“秋哥,你不是想将他带到藏兵谷吧?”

张傲秋点了点头回道:“开始我是想将他交于王须亦的,不过苏起说的也对,而且王须亦毕竟以前是一教二宗的人,若是让他知道,只怕会心生芥蒂。你放心,这小子我看过,没有问题的,至少对我们不会起坏心思,再说了,他那宝贝玉牒还在我们手上,怕个球。”

说完转念一想,以前慕容轻狂曾怀疑苏起是女人,正好现在神识大涨,要不透过他衣服看看?

想到这里,不由阴阴低笑两声,接着又感到一阵恶寒,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能如此下作,再说了,他是男是女关我个屁事。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洗完澡,已是午后时分,换了身干净衣服,大摇大摆地往罗家而去。

在澡堂子里泡澡的时候,两人就商议好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这么多事情,早点布置以后也不会乱了手脚。

于是两人定下先后顺序,先到罗家将张傲秋以后进岭南的事安排好,然后再到城主府,跟那几位大爷商议进武月城的人手问题。

两人轻车熟路,还没有走到罗家大门口,远远就看见门前停满了马车,前院里更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张傲秋见了点了点头道:“以前我们来这里的时候,这里可是门可罗雀,现在这番热闹,看来兢田还真是用了心的。”

说完带着紫陌往前,穿过那些来往的人进到前院大厅,刚想找人问问,却见前面一丫鬟右手蒙着嘴,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张傲秋见了正在想难道是自己今天穿着不当,才让这丫头像见了鬼一样?却见那丫鬟跟着转身,高声尖叫道:“小先生来了,小先生来了。”

张傲秋看了不由转头望向紫陌,一脸茫然道:“哥有那么吓人么?”

紫陌听了却是嘿嘿一笑道:“秋哥,你这话说的,分明是那丫鬟看见秋哥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立即惊为天人,所以才惊慌失措的。”

张傲秋闻言翻了老大一个白眼,骂道:“去你大爷的。”

紫陌所说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正是先前张傲秋调戏苏起的,现在活学活用,显然也没安什么好心。

紫陌刚要开口再说,却见大厅后面一阵慌乱,接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小跑步地赶了过来。

还没到跟前,就弯腰作揖道:“小先生跟贵客大驾光临,罗家有失远迎,万望小先生赎罪。”

张傲秋“呃”了一声,上前两步道:“不用多礼,我只是过来找罗兢田说个事。”

管家这才站直了身子,往旁侧了一步回道:“小先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小先生跟贵客到后院叙话。”

说完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张傲秋抱拳说了声多谢,接着举步往前。

管家陪在张傲秋身后,小心道:“我家少爷刚出远门回来,这会出去办点事,等会就会回来。”

顿了顿接着道:“老爷跟夫人身子不好,现在后院精舍恭候,没能出来迎接小先生,还望小先生赎罪。”

张傲秋听了暗自叹了口气,这罗老爷子也太讲礼了。

走近后院精舍,张傲秋远远看见罗烈带着夫人迎出精舍门口,罗沁这乖巧地站在夫人旁边。

罗烈见张傲秋跟紫陌过来,弯腰拱手鞠躬道:“罗烈带夫人、小女恭迎小先生跟贵客。”

张傲秋见状,急步上前,一把扶起罗烈道:“老爷子,不用如此多礼,真是愧不敢当。”

罗烈却是正容道:“小先生于我罗家有再造之恩,若不是小先生,罗家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

夫人在旁跟着接口道:“我家老爷病好后,曾几次去府上求见小先生,但小先生事忙,几次都没有见到,对小先生大恩,罗家到现在还没有当面致谢,想想都是惶恐不安。”

张傲秋闻言亦是拱手道:“些许小事,老爷子跟夫人不用挂怀。”

罗烈听了摇了摇头道:“对小先生可能只是小事,但对我们罗家来说可是大恩啊。”

说完侧步一旁,弯腰右手一引道:“小先生跟贵客快请进。”

张傲秋知道在这上面不能再说,要是再说的话,只怕今天一天都扯不完了。

当即闭嘴不言,举步走入精舍。

众人分宾主坐下,罗沁自去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