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五十一章 炼丹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个月,慕容轻狂开始教张傲秋如何炼丹,反正那些增加修为的丹药也是要炼制的,正好以这个来实践。

开始时,张傲秋只是负责生火,对他这个烤肉大师傅来说,生火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等张傲秋熟练掌握火候后,慕容轻狂再教他配置药材,然后让他将神识透入丹炉看慕容轻狂具体如何炼丹。

炼丹是个很细致的活,半点都急不得,每一步都要有条不紊,否则就有可能出现烤糊或是没有炼好。

张傲秋本就性子稳,坐得住,倒也适合干这活。

看慕容轻狂炼了几炉丹,张傲秋遂自告奋勇,提出上手实践一次。

慕容轻狂早就等着他这句话,闻言欣然同意,让出位置。

张傲秋却没有立即接手,而是盘膝打坐,将慕容轻狂炼丹的步骤在脑海里细细回想几遍,待确认无误后才开始动手。

有了前期的扎实准备,后面动手也就水到渠成,再加上张傲秋神识能透过丹炉,炼丹就好像摆在自己面前的烤肉一样,何时翻身,何时加火都了然于胸。

待到张傲秋人生第一炉丹出品,标志着又一个炼丹大师横空出世,而在后来,随着张傲秋对医理认识的进一步加深,开始自己创造炼丹药材的配合比例,最后逐步超越慕容轻狂,成为丹学史上最年轻的炼丹仙师。

慕容轻狂看着张傲秋炼出的第一炉丹,竟然比张傲秋自己还要激动,感慨不已。

随后炼丹的任务,慕容轻狂就完全转手给张傲秋,让他多加练习,更加熟练生巧,他自己只是在旁照看,随时提出一些指导意见。

这样又十天后,慕容轻狂使人通知云历过来,将炼制好的丹药移交给云历,并当众宣布张傲秋在炼丹术上已经满师出关。

木灵、华风听了不由面面相觑,除了满脸的惊讶外就是满心的自豪,这是我徒儿,我刀宗弟子,能人所不能,就是牛逼。

紫陌跟夜无霜则是一脸理所当然,这就是个妖孽,会了很正常,不会才有问题了。

而云历跟木灵一样,先是满脸的惊讶,他虽然不会炼丹,但也知道炼丹师的稀少,炼丹大师就更少了,不然以前他那些提升修为的药材也不会堆了老高却只能干看着。

跟着就是心头狂喜,慕容轻狂虽然厉害,但毕竟已经垂暮,而张傲秋与之相比,更像一颗冉冉升起的朝阳,况且慕容轻狂也不是那么好使唤,张傲秋就不同了,毕竟自己在他面前是长辈,而且多少对他还有那么一点恩惠,有什么事也好直接开口些。

同时心里按下决心,以后对张傲秋要给予更多的人力物力倾斜,他想要的,只要自己做得到,无条件支持。

这一决定,让他在以后天下大定后,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管天下兵马军权的真正实权人物,保云家几百年屹立不倒。

这样的喜事,当然要大肆庆祝一番了,只是可惜雪心玄因有事无法抽身,不然就更完美了。

不过慕容轻狂建议,张傲秋会炼丹这事,还是不要让更多人知道,所以这次大肆庆祝,也就是在场这些人。

这顿酒,就连从不沾酒的慕容轻狂都破例喝了不少,可见他心中喜悦,张傲秋更不用说了,完全是被群攻的对象,好在他是玄境高阶修为,来者不拒,开怀畅饮。

第二日一早,云历欢喜地带着丹药离开,而张傲秋则被慕容轻狂放了几天假,让他好好打坐调息,开始准备后面更重要的事情。

但张傲秋打坐调息了两天,又到训练场去转悠,上次说的事情,也不知道训练的怎么样了。

到了场地一看,沿着场地四周立起了一圈的障碍,以木桩钉成,但在木桩上又或横或竖地伸出一截木杆,这些木杆可以认为在旁边操作,什么时候木杆升起,完全看那些操作人自己当时的心意。

张傲秋到的时候,正是凌霄门这支狼骑进行过障碍训练,只是张傲秋在旁看了半天,其中最好的成绩也就是只能过一圈四边中的一边,更多的是在过一半的时候就触杆犯规了。

这样的障碍,若是人、骑分开,任何一个都能很轻松的越过,但两者合为一体后难度就出来了。

因为当障碍升起的时候,在那一瞬间,骑士判断是往左闪避过,而狼则是想往右避过,在骑士发出指令时,狼骑在下意识中动作中已经开始往右闪避,等狼骑明白骑士的指令再来调整的时候,在狼骑的高速下,根本已再没有时间,导致直接触杆。

张傲秋在旁看得眉头只皱,刚想叫停说点什么,旁边紫陌等四人凑了过来。

紫陌一脸苦瓜样道:“秋哥,你说的这个是不是太难了点?”

张傲秋瞟了他一眼道:“很难么?”

说完噘嘴发出一声呼啸,啸月闻声飞奔过来,张傲秋飞身跨上狼背,也不见他有任何指示,啸月自带着他前往障碍的入口处。

啸月在入口处站立不动,张傲秋望了望紫陌这边,独孤丰逸见了心中也是不服,上前两步,接过旁边旗帜,大喝一声道:“准备。”

停顿片刻后,手中旗帜一挥,在旗帜刚落的时候,啸月已开始加速,同时立起的障碍在各个操作人手中时不时的升起。

只是这些升起的障碍在张傲秋这一人一骑面前完全形同无物,一个障碍升起,人骑完全同步,同时闪往一边,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丝停顿。

张傲秋跟啸月轻松通过四边障碍,场中立即变得鸦雀无声,一众人只知道呆呆地望着他。

张傲秋见了,心中一股不满情绪腾然升起,这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狼骑军。

当即冷哼一声,寒声道:“将障碍升起速度再加快一倍。”

紫陌见独孤丰逸还没有反应过来,暗自捅了他一下,独孤丰逸这才醒过来,同时心头升起一丝无力感,这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远了。

但想归想,手中旗帜还是再次举起,嘴中爆喝一声道:“准备。”

随着旗帜落下,啸月加速更快,这次完全是放开了速度全力奔驰,但在那些加快了不止一倍速度的障碍面前,一人一骑依旧毫不停顿地轻松通过。

张傲秋返回入口处,缓缓跃下狼背,看了周围目瞪口呆的众人,眉头微皱,清喝一声道:“列队。”

紫陌跟夜无霜一听,立即带着各自狼骑军按平时队列训练迅速赶往指定场地。

后面的独孤丰逸跟岳舒扬先是对望了一眼,然后才跟着举步列队。

张傲秋缓步走上点将台,看着下面整齐站列的四队狼骑军,心思却突然飘到了那已是一片废墟的莽山刀宗,跟着想起四年前的那场屠杀跟大火。

遍地的尸首跟血迹,还有旁边一直燃起的妖邪的火光,这一切也许正在武月城随时发生着,平静无波的心境顿时犹如烈焰燃起,跟着一股悲愤、苍凉的情绪夹着无尽的威压透体而出。

下面的狼骑军立生感应,数百双眼睛望向台上那人,刚才还是略显单薄的身影,此时竟犹如高山仰止般存在。

半响过后,张傲秋才回过神来,望向下面的狼骑军朗声道:“我们来自****,自愿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保家卫国,驱除外族。

但一旦踏入战场,生死只在呼吸之间,不是我们杀死敌人,就是敌人杀死我们。我们不怕死,不计得失,因为在我们的背后是我们的同胞亲人跟大好河山,但若我们学艺不精,被敌人杀死,那也就是白死,因为你已经没有资格再去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什么是苦?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才是苦,什么是悲哀?被人**却无能为力才是悲哀。

所以我们要活着,要活着将那狼子野心,杀我同胞,占我江山的外族赶出我们的土地,只有活着才能杀更多的敌人,只有活着才能做更多的事,只有活着,我们才能再见我们的妻儿跟亲人。

怎样才能在战场上活着?那就是要比我们敌人更强,比我们的敌人付出的更多,我问你们,是要死还是要活?”

下面闻声立即传来一声闷吼:“活。”

张傲秋听了断喝一声,跟着道:“好,要活就玩命的练,如若在我们开赴战场的时候,还有人不能通过,那么请你退出狼骑军,因为你的无能,在战场上不仅会送掉你自己的性命,而且更危险的是你会拖累你的战友,拖累整支狼骑军。

狼骑军要的是真正的勇士,是不仅能战胜敌人,更能够战胜自己的勇士,我再问你们,你们是要做连累战友的懦夫还是要做帮助战友的勇士?”

话音落地,下面却是一片沉寂,半响后下面同时响起一声吼道:“保家卫国,誓死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