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四十一章 善有善报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完不由愕然道:“这赤金铠甲虽然厉害,也不过是价钱高一些而已,为什么二哥说他们不卖了?”

云一闻言一笑道:“你还没有把握我刚才所说的重点。”

顿了顿接着道:“赤金虽然好,但产量却不大,据说赤金铠甲只有岭南军最精锐的部队才有资格穿戴,所以别说卖了,就连他自己都不够,这是其一。

而更重要的是,当年大夏皇朝五次对岭南用兵,虽然后来都无疾而终,但其用意,就算是小孩子也知道,所以岭南人对我们中原一直是非常排斥,重来不与之来往,所以你想让他卖你赤金铠甲,确实是难上加难。”

张傲秋听了却是嘿嘿一笑,但也不说穿,只是饶有兴致地转移话题道:“据史书记载,大夏皇朝曾强极一时,威霸四海,以这样鼎盛的国力,都不能拿下岭南?”

云一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那五次出兵,也正是在那段时间。之所以会这样,首先要从岭南的地势上分析,岭南三面环海,最近的海面距离,也有五百里之遥,岭南军本就是靠海船起家,而大海又不同于江河,这一刻风平浪静,下一刻就是惊涛骇浪,不是从小在海边长大又长期跑海船的人,根本掌控不了。

你可能又要问,难道我们这边大陆靠海的位置就没有从小跑海船的人?有,当然有。大夏二百六十八年至大夏三百四十二年,这段时间正是大夏皇朝最鼎盛时期,其两任帝皇举全国之力,大肆招募精于海战的战士,同时建造庞大的舰队,想要一举拿下岭南。

这其中有三次用兵,但每次舰队刚走到中间位置,海面上就突然毫无征兆地刮起飓风,而且据说在海上凭空生出五个巨大旋涡,使得舰队根本就是寸步难行,还没开打就折损大半,而舰队一退,海上又立即风平浪静,所以民间亦有传言,说岭南有神龙守护,想要攻打岭南,就是与神龙为敌。

而岭南西面与大陆相交的那一段,距离最短,只有不到五十里,不过这一面却不全是大路,潮涨的时候则是一片浅海,潮退的时候则是一片淤泥,这淤泥又不同于其他地方淤泥,根本不能承受重物,而且深不见底,人要是踏上去,一会就能将你吞得连影都没有,所以这一面也是天堑,根本无法逾越。”

云一所说,就像是神话,把个张傲秋听得一愣一愣的,心中暗道:若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就是天大的本事也过不去,除非一夜之间变成神仙。

张傲秋听完不由皱眉道:“岭南虽大,但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产出来,要是按一哥刚才所说,岛上的人对我们排斥,这边的人又过不去,他们总不会只守着海岛吃螃蟹吧?”

云一闻言拍了拍手笑道:“当然不是这样。岭南盛产海盐,而盐又是民生中最重要的物质之一,所以盐的买卖向来都是官方把控,不允许民间私人买卖。

但贩卖私盐却又是暴利,即使有重典,但依旧有很多人铤而走险,刚开始岭南张家就是走私盐起家,后来逐渐统一岭南,到后来越来越强大。

大夏皇朝时期,也曾对此进行大力打击,但这片大陆太大,仅靠沿海地区所产海盐根本就供不应求,所以最后对岭南张家贩卖海盐一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后来慢慢地变成合法生意,只是所收的税却是极重。

不过即使税收极重,岭南的海盐相比其他地方而言,还是要便宜很多,所以很多人都愿意购买岭南海盐。

基于这种情况,大夏皇朝后期,就专门为岭南海船开辟了一个码头,不过这个码头说是码头,却胜于军事重地,守备森严,现在大夏皇朝灭亡,这个码头就掌握在临海重镇南海城城主手中,当然了,岭南不仅盛产海盐,同时也还有很多奇珍异宝,比如珊瑚啊、珍珠等,这些都是在这码头交易,所以天下三十六城,最富裕的也就是南海城。

这其中,岭南亦会购买一些自己需要的货物,都是事先定好,这边下完货,那边跟着又上货,其中就有些大宗交易需要这边人过去面谈,所以你要过去岭南,可以通过这些船过去。”

张傲秋听完沉吟半响后道:“可是我也没有什么生意要跟岭南那边做的,总不能大摇大摆地走过去说:老子要过去玩玩,你送我过去。”

云三在旁听了一笑道:“小先生说话倒是幽默,不过你却不是没有生意可做的。”

张傲秋闻言眼睛一亮,“哦”了一声问道:“我有什么生意?”

云三道:“小先生难道忘了罗家么?”

张傲秋一听疑惑道:“罗家怎么了?”

云三道:“小先生事忙,可能并不知情,罗家现在罗兢田手上可是风生水起,药材生意早就做到了岭南,现在可是岭南最大的药材供应商,你对罗家有恩,这点小事,我想罗家怎么也会帮你办成的。”

张傲秋闻言大喜道:“还有这事?看来真是要多做善事方得善缘啊。”

说完又拱拱手道:“罗家能翻身,虽然兢田付出了努力,但若不是城主府大力帮忙,他也不会有今天的。”

云四听了却是笑道:“小先生这么说可是打脸了,我们虽然是帮了忙,不过那时候可是看小先生的脸面,要说罗家有现在这个局面,小先生才是真正居首功的。”

张傲秋听了呵呵一笑道:“都有功,都有功,哈哈。”

接着话题一转道:“我们兄弟这么长时间难得聚在一起,今晚可要不醉不归啊。”

当天晚上就在藏兵谷大摆了一桌,本来紫陌想要叫上慕容轻狂的,可是被张傲秋阻止了,慕容轻狂现在这个情况,还是不要打搅他清修的好。

席间张傲秋进一步询问了岭南张家的情况,才知道张家不仅盐贩子生意做得好,而且血统更好,每代张家家主都是不世之才,就像这代家主张一凡,不仅修为进入玄境高阶,而且更是鼎鼎大名的兵法大家。

任何一个家族,想要屹立不倒,家底是一部分,更重要的就是人才。

特别是那种高瞻远瞩,能在当下谋划二三十年后事情的人才。

这样的人才得一个就能让家族兴盛四五十年,何况代代都是如此,那不兴旺那才是怪事。

张傲秋听了,不由悠然向往,这样的家族,这样的人物,不管他是自己什么人,都值得去见识见识。

第二天一早,张傲秋两人跟着云一他们直接回到临花城。

在城门口双方告别后,张傲秋跟紫陌想着先回宅子去看看。

这都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回来了,要是时间再长点,估计都不记得宅子门开哪方了。

两人回到大宅,刚一过前厅,张傲秋老远就看见正坐在后面小亭子里的苏起。

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自己这段时间忙前忙后,还真把这小子给忘记了。

张傲秋跟紫陌对望一眼,嘴角一撇,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咳嗽一声后,惦着老脸招呼道:“哈,苏兄。”

苏起闻声望了过来,身子腾得站了起来,跟着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张傲秋一看他那架势,“呃”了一声道:“糟啦。”

果然苏起一过来,劈头盖脸就骂道:“你小子这些天跑哪去逍遥了?害得我在这里干等一个多月,”

张傲秋嘿嘿陪笑两声,脸色一转神秘道:“苏兄,你可真是冤枉兄弟我了,我这段时间不在可不是出去逍遥了,我是为你打听消息去了。”

苏起闻言,一脸不信地看着张傲秋,鼻腔发出“哼”得一声,接着双手抱在胸前,看他接着有什么话说。

张傲秋见苏起那样,就知道他不信,随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道:“你不信么?好,那我就说给你听听,也让你知道兄弟我为了你受了多大苦,招了多大的罪。”

说完就将那次在曲兰城后山跟那几个死域人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强调对方是如何如何凶狠,而自己又是如何如何威武不屈,最后在对朋友负责,对兄弟有义的强大内心支持下,终于战胜强敌,并套出消息。

接着又将死域人于一教二宗如何如何联络,又将如何如何拦截再添油加醋说了一遍,把个苏起听得感动不已。

这事本是真的,只是张傲秋现在说起来有了戏说的成分,不过虽然夸大了不少,但故事情节衔接环环相扣,叙述清清楚楚,撒谎不带一丝犹豫。

张傲秋一大通说完,自己都暗自佩服自己,看来以后要是真没什么事做,跟紫陌这小子搭档去说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苏起之所以一听就相信,因为他那段时间跟他自己人联系上了,张傲秋所说的暗号他虽然不知道,但死域人跟一教二宗联合对他分组围剿,这他可是探听出来了。

他在这大宅里甘愿干等,也是为了跟张傲秋商议商议,毕竟这中原不是他的地头,要是稍有差错,那就是要掉脑袋的。

掉脑袋这事,还是仔细点好,不过他离开草原时日已久,也不知道草原那边现在情况怎样,越想越是心焦,而张傲秋左等不到,右等不到,于是那一肚子邪火就越憋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