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五十九章 花倩笑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花连城听了冷然看了紫陌一眼道:“我不是城主,不过……。”

紫陌闻言一把打断道:“既然你不是城主,那我们找的就不是你,少在这墨迹,耽误了大事你可担不起。”

张傲秋见花连城脸上现出怒意,怕双方说僵,连忙笑着在旁解释道:“我们奉临花城云历云城主之命前来与花城主商议要事,因走时匆忙,未携带公文,还请花将军通融一二。”

花连城听完,脸上阴晴不定,半响后才冷哼一声道:“带他们去见城主。”

张傲秋听了转身拍了拍紫陌肩膀,意思让他稍安勿躁。

这四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后面跟着些军士就当没看见的,一摇二摆自跟着前面的花连城。

一路走来一路看,武月城因地处东海边,地域风情与中原又有不同。

这里由于靠近东海,气候湿润,无严寒酷暑,唯夏季有一段湿热的梅雨季节。

在这种良好的自然条件之下,房屋的朝向多南或多东南,同时这样的气候条件决定了建筑类型是相对通透与开敞的。

一般建筑做的比较敞开,四面均设门和窗,前后门贯通,便于通风换气,并且可以让室内有穿堂风过,南北通风效果好,同时为便于防潮,建二层楼房多,采用底层砖结构,上层是木结构的形式。

这一地区民居多为木架承重,屋脊高,进深深,防热通风效果好,另外在平面的处理上尽可能采用置小天井及前后开窗的作法。

门窗基本采用低的阑窗及长格扇窗,整体上看来线条凝练而明确,节奏亲切而和谐,这样的建筑形式使得造型方面变化繁多,使得平面与立面的处理非常自由灵活,又隐含着微微漂浮,微微流动的意态。

而这本是一副美好景色的宝地,却因为战乱变得狼狈不堪,街上行走的人个个行色匆匆,蓬头垢面,脸露菜色。

还有更多的则是或蹲或卧地避在街道两旁的屋檐下,双目空洞无神,犹如一个个活死人。

紫陌看了也是感慨不已,刚才的一肚子怒气也渐渐平息下来。

走了约一盏茶功夫,四人隔着老远就看见前面转弯处一片空旷的场地,这片场地虽大,但场地上却没有任何物体堆积,也没有人员坐卧,干净空旷的与众不同。

看到这情形,用脚都想得到,前面就是城主府了。

果然花连城带着四人穿过场地,往一边侧门走去,张傲秋顺眼瞟了一眼后面那栋形如牌楼的建筑,上面匾额上写着“城主府”三个鎏金大字,只是那牌匾显得有点破旧,连“城”字上面的鎏金都掉了不少。

这城主府就门前这排场,比起临花城来说,只强不弱,可见在战乱前,武月城做为东海边大镇同时又是中原靠海边的第一道防护,在天下三十六城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风光。

一到城主府,四人后面跟随的军士就自动止步,然后转身离开,也不管有没有人接手。

张傲秋神识放开,武月城虽然现在人手紧缺,不过对城主府的防护还是尽了最大努力,虽然不能做到滴水不漏,但各个制高点都有专人值守,而且在隐藏的位置,另有高手守候。

花连城显然对城主府极为熟悉,在前面脚步不停,而且转走小路,穿过一栋栋房屋跟一块块绿地,终于在右后方一处小楼前停了下来。

花连城面无表情地回头道:“你们在此等候。”

说完不待答应,直接就转身进楼。

紫陌看了一撇嘴道:“看来花倩笑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礼贤下士,这他妈什么态度,当老子们是奸细么?”

夜无霜在旁也是冷哼一声,堂堂圣教圣女,还是武月城最大支持者,居然让她走小门侧道,就这一点就看出花连城对他们并不重视,侧面也反应花倩笑的态度。

铁大可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也是出身山野,不懂这里面的道道,走正门也是走,走侧门也是走。

张傲秋听了却是一笑,悠然地观望着周围的环境,一言不发。

紫陌见张傲秋没什么反应,也就闭嘴不言,不过却是双手抱胸,双目斜视地看着小楼大门,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一会功夫后,从小楼走出一人,此人文士打扮,一看就像个谋士之类的人物。

此人三十来岁年纪,走出来的时候,脚步虚浮,很显然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来人快步走到近前,脸上先是一笑,跟着拱手为礼道:“劳烦四位贵客久等,我们城主有请。”

张傲秋见了,笑着微一点头,算是回礼,跟着右手一引,请他先行。

那人客气了一番后转身在前带路,张傲秋落后两步,带着三人跟随其后。

进了小楼,抬眼就看见小楼正中坐着一位女子,此人二十多岁年纪,一身银甲戎装,额头带着一块用白色丝巾穿过的玉带,观其容貌,竟然跟后面花连城有八分相像,两人又同姓花,十有八九就是姐弟。

这女子正是武月城城主花倩笑。

花倩笑在张傲秋四人进入小楼,一双美目就一眨不眨地看着四人,右手手指间转动着一块玉牌,这块玉牌正是张傲秋递过来的那块腰牌。

张傲秋不动声色地环目略一扫过,在花倩笑后面又站着四人,除了刚才领路的花连城外,另外三人年纪平均约在四十上下,同样一身戎装,腰配兵器,若是猜测不错,这四人应该就是武月城核心将领。

包括花倩笑,五人修为都已进入灵境,在花倩笑跟花连城如此年纪,就能修炼到灵境,可见天赋过人。

张傲秋缓步走到桌子近旁,那谋士模样的人笑道:“请坐。”

张傲秋微一点头,一屁股坐在花倩笑对面,而紫陌等三人则分站在张傲秋身后。

花倩笑见了,看往张傲秋的眼神中一丝异色闪过,张傲秋却只当没有看见,拱手道:“在下张傲秋,见过花城主。在我身后的三人分别是紫陌、夜无霜跟铁大可。”

花倩笑闻言还没开口,却听后面的花连城道:“我们跟临花城云城主早有商议,若是临花城有人过来,必须持临花城官方公函,现在你们只有腰牌却没有公函,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张傲秋听了微微一笑,双眼却是看着面前的花倩笑道:“素闻武月城花城主治军极严,礼贤下士,共招天下有志之人以抗外族,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

张傲秋虽未当过兵,但跟云一等人混得时间长了,也知道在军中若是长官没有发话,下面人是不能随意插话。

花连城刚才所言,不管对还是不对,在花倩笑之前发话,就这条就犯了以下犯上之罪。

因武月城处于特殊时期,为了防止一教二宗的人借临花城的名义接近花倩笑,以行刺杀之事,所以双方特有规定,临花城过来的人,一律要手持云历签发的公函。

不过张傲秋来时匆忙,云历也是事多,没有考虑到这块,所以就有这一疏忽。

但张傲秋这块腰牌是属于云历城主府特例腰牌,凭此腰牌甚至可以调动黑云卫,而且玉种还是罕见的黑玉,外表包浆浓厚,一看就是老物件,腰牌上又刻着临花城城主府及云历的大名,不像做假。

但花连城却是极力反对花倩笑见张傲秋他们,因为与临花城有约定在先,现在对方自己没有公函,明知故犯,违背规定,不管来人是真还是假,都要小心防范为上。

花倩笑听了却是不语,盯着腰牌看了很长时间后,却决定让人放张傲秋四人进来。

花连城知道花倩笑的脾气,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悔改,心中虽然百般不愿,但也不敢违背,只好将一团怒火全部撒在了张傲秋他们身上。

花连城听张傲秋所言,眼中寒芒一闪,但又自知理亏不敢再说。

旁边的谋士眼见还没开始就剑拔弩张,连忙在旁笑道:“张公子严重了。”

花倩笑却依旧是脸色不变,直愣愣地看着张傲秋,刚才花连城跟张傲秋的对话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眼中神色闪烁不定,显然是心中也拿捏不定。

张傲秋见了又是一笑,端起桌上的茶杯细细品了一口,既然对方不说话,那自己也没有再说的必要。

气氛一时沉凝下来,小楼内雅雀无声,半响后花倩笑抬头看了看后面的夜无霜开口道:“圣教于我武月城帮助甚大,圣教圣女亦名夜无霜,不知妹妹是不是那夜无霜了?”

声音不大不小,平常中透露出威严,让人听了又不觉反感,而且话语中自带亲近,不动声色间拉拢双方的关系。

不亏是久掌大权的巾帼人物。

夜无霜闻言,脸色略有缓和,开口道:“小妹夜无霜,也就是你说的那个夜无霜。”

花倩笑“哦”了一声,转眼略带深意地看了张傲秋一眼。

圣教跟临花城可以说是武月城现在最大的后盾,而且圣教亦是豪门大派,圣女是圣教以后的教主,在教中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至极。

圣教就算只有夜无霜一人过来,都值得让花倩笑倒笈相迎,但又是这样一个人物,居然桌子旁边的椅子不坐,甘愿站在对面这小子后面。

那问题来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