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四十章 赤金铠甲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直接回到了藏兵谷,这一路上两人商议好了,曲兰城事情圆满解决,现在就要动身前往武月城。

但去武月城也不是说走就走的,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交代跟处理,而且这次过去任务很重,不仅要将武月城现在情况探查清楚,指导后方供给应变,同时还要为将来大队人马进驻打下前站,所以不能只过去几个孤家寡人,一应人手都要配齐了。

不过这事太过庞大,他们两个也做不了主,最重要的是,这些需要带过去的人马没有一个是自己的,别人要是不去,你也只能在旁干看着。

现在张傲秋才正真感受到有一套完全属于自己的班底是多么重要。

谁知两人一到藏兵谷,雪心玄、木灵还有夜无霜都不在,一问才知道,原来现在临花城正大肆动兵,几路出击,雪心玄三人身为其中重要人物,自然要守在一旁。

张傲秋一听立即就想赶往临花城,但转念一想,雪教主跟师父他们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以他们的谨慎跟睿智,一定把事情处理的有条不紊,自己即使现在过去一时也帮不上什么忙。

既然这样,还不如干脆好好放松放松。

于是两人先去拜会慕容轻狂,一见之下真是吓了一跳,这老爷子本就瘦,这段时间不见,不仅人更瘦了,连精神也憔悴了不少。

不用猜也知道是无极丹的事情。

张傲秋试探着问道:“师父,无极丹若实在是不行,咱们也不用强求。”

慕容轻狂闻言摇了摇头道:“无极丹既然能炼制出来,必然有他的道理,为师直觉这无极丹里面对那增加修为的丹药有极大辅助作用,只是现在这两种丹药主要药材相互抵冲,很难做到调和平衡,若是不将它搞出来,为师就算是闭了眼睛也不甘心。”

张傲秋一听知道慕容轻狂这是跟无极丹卯上了,“呃”了一声,也不好再劝,只是叮嘱其多注意身体,不要太费心力了。

慕容轻狂听了,无意识地摆了摆手,接着又转头对着丹方苦苦思索。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见了对望一眼,均是摇了摇头,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出了门紫陌担忧道:“秋哥,师父要是再这样下去,我怕他会进入魔障出不来了。”

张傲秋在旁陪着叹息一声道:“刚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外人说的有用么?”

跟着眼珠一转道:“我们不是要到武月城去的么?不如借着这机会将这老爷子请过去,也让他可以换换脑子。”

紫陌闻言一拍手道:“是哦,这法子好。而且此去武月城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事情,我们毕竟年少经验不足,有这**湖在旁,可就安妥多了。”

张傲秋呵呵一笑道:“不错,紫大师所说合情合理,哈,等过几天再跟师父好好聊聊。”

说完一拍紫陌肩膀道:“我们现在先去看看那些头人狼。”

两人还没走到地头,紫陌眼尖,老远就看见云一、云二两人正站在群狼前跟那几个教官说些什么。

紫陌见了疑惑道:“不是说临花城正四处用兵的么?怎么一哥他们还有闲到这里来?”

张傲秋同样也是纳闷,远远看了一眼道:“管他了,过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两人走了近了,紫陌杨手大声招呼道:“一哥,二哥。”

云一两人闻声转身望了过来,一见张傲秋两人,也是脸露诧异跟惊喜。

跟着钻进狼群的云三跟云四也闻声转了出来。

几人见面,又是一阵欢喜,寒暄过后,张傲秋问道:“一哥,听说临花城这些天都在四处用兵,怎么你们四个镇守却擅离职守,跑到这里来了?”

云一闻言笑骂一声道:“义父一直在我们面前夸奖小先生的狼骑军如何如何厉害,把我们几兄弟撩得心痒痒的,我们早就想过来见识见识了,正好这段时间忙得差不多了,就跟义父告了一天假,心急火燎地赶过来看看。”

张傲秋听他说的有趣,刚要谦虚两句,转头却看见旁边的云二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云二为人耿直,有勇有谋,山崩面前也不会变色,是他们四兄弟当中性子最稳的一个,在外人面前重来不曾从脸上表现出任何表情。

这次居然如此笑语吟吟,不由让张傲秋感到奇怪,当即道:“二哥,你笑得这么开心又是为何?”

云二闻言,先是瞟了云一一眼,然后道:“大哥在你们没来之前,一个劲地赞叹小先生的狼骑军,说是生平仅见,比他的重甲军不知道要强多少,刚才大哥跟小先生所说,已经收住了不少,我看大哥平日稳重,现在如此前后不搭,所以好笑了。”

云一一听,笑着一拳打过去,骂道:“还是自己兄弟,这么快就把大哥给卖了。”

众人闻言均是轰然一笑。

张傲秋跟着拱拱手道:“多谢四位哥哥抬爱,其实能组成狼骑军,还真是机缘巧合。”

云四在旁听了摇了摇头,学着云历的口气道:“唉,有大成就者必有大机缘,为父看小先生以后必将一飞冲天,成就惊人啊。”

一众人听了又是轰然一笑,云一伸出右手点了点云二跟云四两人道:“你们两个,怕真是要挨打了。”

说完转身看了看面前的狼骑道:“所谓好马配好鞍,小先生如此雄壮的狼骑军,难道以后就这样光着身子上战场?”

张傲秋在这之前,一直想着怎么凑齐狼骑军,压根都还没有往装备这方面想,当然这也不怪他,毕竟他不是军人出身,对军队里的东西也就是十窍通了九窍,还有一窍不通。

当即一拍额头道:“是哦,一哥不说,我还真没想到。”

云一望着他笑了笑道:“其实马鞍,哦,不对,应该是狼鞍,这还好说,为兄就可以帮你搞定,但这些战狼毕竟不同于战马,战马损失了还可以再买,而且训练起来也没那么复杂,不过这些战狼可就金贵了,损失一头就是一头。

同样的还有那些狼骑士,要想很好的驾驭战狼,跟战狼之间则要很长时间的磨合跟培养感情,损失一个灵境高手事也不大,但损失一个灵境狼骑士,到时候又是在战时,想要及时再找一个可就难了。”

云一此话说的很清楚,这狼骑军得之不易,不管是人还是狼,损失其中一个,剩下那个就是孤家寡人,起不到狼骑军的作用了。

张傲秋听了却是一脸茫然,想了想跟着陪笑道:“一哥既然能看出这些,自然也有好的解决办法是不是?”

云一看他一脸讨好的样子,拍了拍他肩膀呵呵一笑道:“兄弟,这个为兄还真没有办法。其实为兄也想过,将我那重甲军的铠甲跟你弄些过来,但那些铠甲又笨又重,人跟狼装备上了,起码也得一百来斤,这样额外增加负担,就失去了狼骑的快速灵动的优势,而且为兄那些重甲也并不是刀枪不入,没有破绽,只是比一般的铠甲要耐砍一些罢了。”

张傲秋一听顿时没了主意,颓然道:“那可怎么办?”

云二在旁看了道:“在你们没来之前,我跟大哥就在讨论这件事,那种轻巧而又刀枪不入的铠甲也不是没有,只是看人家会不会卖给你了。”

张傲秋闻言大喜道:“二哥快说,哪里有这种铠甲,小弟就算是磕头也把它给磕回来。”

云二看他样子,笑了笑道:“岭南张家。”

“岭南张家?”

张傲秋喃喃地重复念了一遍,接着却是豁然转头跟紫陌对视了一眼。

岭南张家这四个字,立即让张傲秋想起第一次遇见欧阳雪怡时在她旁边的那个张子南。

当时那张子南曾一眼看穿张傲秋脸上的易容术,说张傲秋跟他家主样貌上非常相像,还曾邀请他在闲暇之时到岭南转转。

这件事紫陌跟夜无霜都知道,当时夜无霜还曾问过张傲秋,有没有可能他就是岭南张家家主的儿子,但这种想法被张傲秋当场就否定了,而且事后也一直没把它当回事,要不是现在云二提起,早就忘掉九霄云外了。

没想到命运如此巧合,兜兜转转又碰在了一起。

云一见张傲秋若有所思的样子,还以为他在想如何重金去岭南买铠甲,跟着提醒道:“岭南位于我们大陆的南面,是大海中的一座岛屿,说是岛屿,但占地极广,纵横约三百里以上,只有西面一处与我们这片大陆相接。

因其地势特殊,从大夏皇朝开始,岭南军就是占山为王,一直是受封不受诏,而且岭南军军纪极严,据说军队人数有二十万以上,尤善海战,如此大军,沉寂不动,对任何一个皇朝来说都犹如芒刺在背,大夏皇朝也曾五次想要征服岭南,但五次用兵都无疾而终,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但好在岭南军虽然强大,却一直没有任何越御之举。

岭南生产赤金,当然此赤金却不是黄金那种,而是因为其色如赤,所以称为赤金。这种赤金不仅重量轻,而且异常坚固,同时还易锻造,在铠甲中加入这种赤金,说是刀枪不入,当真是一点都不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