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六十五章 绑票
作者:问鼎虚无  |  字数:2400554   |  更新时间:2020-12-14

本来准备玩几天就回去,结果却半路出了这事,看样子寒假剩下的日子都只能在医院度过了。

病床旁的月灵正在和小爱开视频聊天,那边的疯丫头对我如此惨重的伤势并没有半点关心,从刚才开始就是十几分钟的笑声,那样爽朗。

“啊哈哈哈哈!!那个死秦宇也有今天啊!活该!谁让他总想着出风头来着!”

“哎呀,小爱,宇是为了保护我才这样的,他很勇敢的,像个大英雄。”

“我呸!大狗熊还差不多!……”

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月灵的耐心和好脾气,被小爱这个死丫头嘲弄自己男朋友十多分钟愣是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

当了半天话题焦点的我探着头让自己稍稍入镜一些,然后没好气的问道:“爱大小姐啊!海哥他们估计啥时候到?”

“老哥他们早早就出发了,不过他说想先去当地的医院租赁一个专车。”

“租赁专车?”我抬起头和月灵疑惑的对视了一眼,而后问道:“他租车干什么?”

“当然是去接你啊,老哥在得知你的事情后急得团团转,让王哥早早的就查清了N市那边医疗条件,对比下来还是A市这边更好一些,所以海哥准备租个车直接把你从那边拉回这边治疗。”

“这个……”

“别这个那个了,这事也是秦姐的意思,”月灵从一旁的盆里拧出一块毛巾然后过来给我擦着脸:“她说N市这边最近很乱,所以一来是让你回来安心养伤,二来是让你找个安静地方修养。”

宽慰的话固然中听,但老姐的过分敏感实在让我有些排斥:“在A市她说A市乱,去W市她说W市乱,来了N市她又说N市乱,在她眼里就没有不乱的地方,总拿我当小孩子看待怎么行!?”

“没有人拿你当小孩子看哦!这下开心了么,当家的~”月灵挂掉了小爱的视频,笑着起身亲吻了我的额头,然后端着水盆出去倒水。

“唉!月啊……”我喊住了刚走到门口的月灵,她回头看着我,秀美的侧颜歪着一抹嘴角:“当家的,还有什么事需要臣妾去做么?”

“给我带一瓶汽水,品牌不限~”

“牛奶或者果汁,没有其他选项,继续坚持你的观点只会让我不小心拨通秦姐的电话哦~”

“我……!好吧……我要牛奶。”

病房并不是单间,只不过正好只有我自己入住而已,所以很安静;而我就享受着难得的安静,用稍微消肿了一些的右手玩着手机登陆官网论坛看热点,已经好几天没有上线,我很关心现在游戏里有没有其他新鲜事发生。

“奥林匹斯成功攻克修罗界黑暗之城结界,成功获得面对窥世魔神的资格。”

“起源大陆惊起纷争!三大帮派为争夺天地级宠物大打出手!”

“亘古大陆【俘心森地】惊现神兽级龙族BOSS!”

……

如果标题和内容百分百属实的话,或许我的浏览观感会更好一些,只可惜这些标题党除了用天花乱坠的文字骗人进去赚点击数外一无是处,修罗界黑暗之城的结界只需要击败四个守护结界的天地级BOSS就行;天地级宠物也只是发现了一个可能会掉落宠物蛋的BOSS,不过爆率比中彩票还感人;神兽级龙族BOSS那一篇文章本来还看的我津津有味,结果最后结论却说只是个普通的蛟龙而已,只不过外形酷炫所以被路过的玩家认成了真龙族而已。

“噔噔噔噔……”

就在我准备继续往下翻一翻时,病房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哦?大海他们到了?

“请进。”

门推开,但进来的并不是月灵或者大海他们,而是四个穿着大衣的男人,他们都带着一顶帽子和一个墨镜,看不清具体长相。

“你好。”领头的一个男人进门慢慢往过走来,嘴角微笑着。

见到生面孔让我不由得保持了几分警惕,所以我吃力的用手支撑着坐直了身子,然后平静的问道:“哦……你好……请问你是……?”

“不要害怕,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而已。”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自顾自的坐在了病床旁的凳子上。

“呃……那您……有何贵干……?”

他伸手从大衣内兜里拿出了几张照片,然后抽出第一张放在我面前:“这个人,你认识么?”

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好久没有见到的九影,看到九影照片的刹那我就多少明白了什么,顿时警惕心拉满连连摇头:“不,我不认识。”

他并未继续追问,而是轻轻点了点头,收回那张照片同时抽出了第二张:“那这个人,你认识么?”

第二张照片上面,是我老姐,还有我的准姐夫张国忠。

他俩的身份是现在最敏感的事情,加之我刚遇到这番遭遇,所以我不由得绷紧了神经,压低声音质问着:“你究竟是谁?你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你会知道的。”他摘掉了墨镜,露出了镜片后面俊朗的眼神。

或许是因为身体部分器官暂时受损导致大脑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其他部位,当我看到他本来面容的时候,脑海瞬间以高效率的速度将这个面容和另一个我熟知的面容重叠在了一起。

“落……落尽千寒!”

他笑着点头,然后伸出右手做握手状:“你好啊,星宇。”

我诧异着看了看他那清秀但有力的手,又抬头看了看他那和善的表情,虽然真正见到了游戏里的人让我有些小激动,但我却并没有和他叙旧畅谈的欲望。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拿出了九影和我老姐的照片,我敢断定这家伙今天出现绝对来者不善。

所以我没有去和他握手表示友好,只是抱着戒备心死死地盯着他:“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问我那些照片?你究竟什么意思?”

“那些都不重要了,我要的就是你的态度,”他将照片重新装回兜里,似乎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其实我也很诧异居然会是你,也从没想过咱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虽然有些冒昧,但我想邀请你去做客,顺便……问你一些问题。”

“如果我不愿意呢?”我往后靠了靠,让自己尽可能的离他远一些。

“那我就只能强制邀请了。”

“噔噔……”

门边上的那个人将门轻轻关上,一副不让任何监控设备看到真面目的架势。

突然的动静让我彻底绷不住了冷静,我大声呵斥着,试图让他们知难而退:“你们想干什么!?别过来!我可喊人了啊!”

但伤势加身让我反应慢了半拍,就在我准备大声呼救的前一秒钟,落尽千寒旁边那个男子直接扬起手中的手帕突然捂在了我的口鼻上,我强忍着浑身的疼痛挣扎着,但胳膊和腿却被另外闯入的两个人给死死的按住;手帕里浓浓的药味疯狂钻入我的鼻腔,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就让我神智开始不清,而且扑腾的四肢也渐渐的没了力气。

“呜呜!!呜呜呜——!!!”

大脑,也变得一片空白,就像是困到无法压制的睡意充斥在我的脑海,无法反抗。

……

“宇,附近商店没有牛奶了,所以我给你买了一瓶……”

月灵手捧着一瓶山楂汁推门而入,但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床和床上凌乱的被褥。

“宇?”她试探着问了一声,然后探头看了看门后,又弯腰看了看床底。

都没有。

她将果汁慢慢放在床头上,然后小心翼翼地往窗户旁的窗帘处走去:“你都伤成那样了还想吓唬我啊?小心我去告秦姐啊!”

没人回应。

“在这里!”她猛地掀起窗帘,却并未看到我蹦出来吓她一跳的情形。

“宇?”她回头看着屋内,开始有了一些担心。“宇?!你去哪里了?”

她跑出楼道,询问着一旁凳子上坐着的一个老大娘:“大娘你好!请问您看到这个房间的病人哪里去了么!?”

“刚才看到有几个穿着大衣的人进去了,但出来的时候只带了个行李箱,没看到什么病人。”

“啊?”大娘的回答让月灵越发不能冷静,她一边在楼道里呼喊着,一边飞奔向前台。

“宇!!”

“宇!你在哪里啊!!??”

楼道回响着害怕和惊恐的呼唤声,却没有呼唤者的回应。

所有人都望着那个有些惊慌的女孩子,也在彼此窃窃私语的聊着口中猜想的八卦,但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个叫宇的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