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五十八章 闭门羹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日一早,霍星含就带着张傲秋跟铁大可前往那秘密通道。

这条通道在落梅镇正前方约三里地的距离,因这一块山林已经避开了峡谷末端,四周形成新的山势,通道正处于两山相连位置的半山腰。

通道两边山林密布,山势陡峭,一块大岩突兀而出,将前方山势生生剖断,形成一道天然隔断屏障。

霍星含指着左前方道:“从月河镇过来的通道就在那边。”

说着手指跟着移动,到那块凸出的岩石后定住道:“后面的通道从这里开始一直到武月城北后门,正因这块岩石,断了去路,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在这后面一段山体上挖出一条通道。”

张傲秋闻言左右看了看,此时正是清晨,山间雾气升腾,却又不散,越聚越多,沉压在山林密布的树木上,犹如一顶乳白色的冠盖。

此时初阳已越过树梢,金黄色的光芒撒满整片山林,周围万籁寂静,若不是有战争,这还真是一处隐居的好去处。

张傲秋看了点了点头道:“这地方处于武月城后方,死域人是难得到这里来,又能直达武月城,倒也是个好地方。”

说完拍了拍霍星含肩膀道:“前面带路。”

霍星含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展开身法当先在前带路。

到了近前,张傲秋跟铁大可这才开间隐藏在树林中的一条山路,山路蜿蜒,一直延伸到视线看不到的转弯处。

这山路中间部位用石板铺成,两边则是用碎石夯压,宽度大致能满足四辆独轮车同时并排行走,但若是那样则显得有点拥挤。

在这样的山野,能够将石板一块块铺设过来,显然是下了一大番功夫。

张傲秋看了点了点头道:“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到这样,也是不容易,若是以后能赶走死域人,取得战争决定性胜利,星含应记首功。”

霍星含闻言呵呵一笑,也没往心里去,但他哪知道,现在张傲秋说的这句话,完全改变了他以后的人生。

张傲秋伸了伸懒腰,抽出星月刀道:“兄弟们,开工了。”

说完默运真气,星月刀刀锋六尺刀芒吐出,在后面石岩上比划了个大致位置,转头对霍星含问道:“从这里开挖如何?”

霍星含见了,微微向右摆了摆手道:“再偏一尺。”

张傲秋“嗯”了声,手腕一转,刀芒带着一块大石落下。

后面的铁大可顺脚将这大石移到后面,霍星含在旁看得目瞪口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前面的张傲秋又挖出了两块大石。

这石头有多硬,霍星含是最有发言权的,当时为了能避开最后这段路,当真是方法想尽,这山林也不知跑了多少遍,后来实在是没有出路,才最后定下开凿山洞。

霍星含找过这山里的老人,询问过各种能采石的方法,商量来商量去,因这里山石硬度太大,除了用**炸开以外,剩下也就只能用人工一锹一锹地挖了。

想要搞到**也不是很难,关键是**使用起来,声音太大,要事真用起来,不要说武月城,怕是连大山对面的死域人都要惊动过来。

现在张傲秋挖石头就像切豆腐一样,一点都不费力,这情形一度让霍星含怀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直到他拾起地上的碎石捏了捏,才知道自己是没有搞错,只是前面那个太变态了。

怪不得他能只定五天的时间,若是按这个进度,晚上再辛苦些,估计打通通道三天就足够了。

霍星含再看了一会,终是摇了摇头,人与人之间差距太大,这个还是不比了的好。

第一天就进了约二十丈,这一天下来,三人都是一头石灰,本想回去洗洗,但一想明天还是这样,干脆也懒得回去了,晚上就在这山林里打坐调息得了。

就这样一直到第四天,张傲秋就已经挖通了霍星含所说的通道,不过最后一点石皮却没有打穿,因为现在毕竟还没有跟武月城通报,这可是战时,若是让武月城里的人误会,被自己人干掉,那就太冤枉了。

张傲秋在这通道内,每隔两丈留一处通风口,这通风口,也可顺便做为采光口,一举两得。

离约定时间还有一天,闲着也是闲着,张傲秋又反过头将采下来的石头剖城石板,至于这些石板用在什么地方,就由霍星含去操心好了。

到第五天晚上,三人搞完收工,回去的时候正好紫陌跟夜无霜同时回来,见张傲秋三人一头白灰,均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通道打通,压在霍星含心头的大石总算落下,让他心情大好,嚷着要请吃饭。

夜无霜见了一笑道:“你要想请饭,不如去打几只野味回来,将其洗剥好,再准备点酒,剩下的你就别管了。”

张傲秋闻言瞟了夜无霜一眼道:“又打我主意。”

紫陌跟着在旁道:“我觉得霜儿这个提议还是不错,这也好长时间没有吃烤肉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也好,这几天也劳累了,正好放松放松。”

说完转头对紫陌问道:“你大师兄他们联系上了没有?”

紫陌呵呵一笑道:“联系上了,地方我大师兄他们也早就找好了,哈,省了我们一番功夫。”

张傲秋道:“地方你看过了么?”

夜无霜在旁道:“地方我们都去看过了,在武月城东,离其约五里的样子,是一个隐藏在山凹处的山谷,跟藏兵谷还真是有几份相像,而更关键的是水源充足。”

张傲秋一听心头一喜,哈哈一笑道:“看来我们运气还不错,一来事情就这么顺利,好,今晚就让你们看看本大厨的手艺,今晚酒足饭饱,明日就去会会那花倩笑。”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紫陌还有夜无霜跟铁大可四人前往武月城与花倩笑见面,霍星含则自去安排修整秘密通道,而独孤丰逸三人则留在那处山谷跟凌霄门一起扩大修建房舍。

张傲秋他们过去的时候,武月城外却是一片静寂,站在城门口往外望,外面一片宽广的沙石地,没有半点生气,只是偶尔旋风卷过,带过一阵灰沙。

紫陌看了一会感慨道:“可曾想到,现在如此安静的所在,却是收割生命最多的死地。”

四人正感叹着,城墙上传来一声喊道:“下面的,你们是干什么的?”

紫陌转头向上看了看回道:“我们是从临花城过来的,想要见你们花城主。”

上面军士闻言却没有回音,四人等了半响上面才传出话来道:“要见我们城主,请你们出示信物。”

张傲秋四人听了不由面面相觑,千算万算倒是忘了这一茬,在他们各人心里,自己是来帮忙的,而且是带了大批物资及人员前来帮忙的,武月城就算不洒水净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地接待,至少也应该是对他们是满带感激的笑容。

哪知现在居然连城门都进不去,张傲秋无奈上下摸了摸,幸好上次云历给他的那块腰牌还随身带着,遂掏了出来对着上面喊道:“放下吊篮来。”

夜无霜身上也有圣教圣女腰牌,但她生性倔脾气,若是你不要求看信物,说不定还拿出来了,你若是想看,还偏不拿出来。

张傲秋知道她脾气,所以也不吱声,等着上面吊篮放下来,将那块腰牌放在吊篮上,然后就在城门口等候。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把个紫陌等得火冒三丈道:“秋哥,这花倩笑是几个意思?老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把帮忙的放在外面吃闭门羹的。”

夜无霜心里也是一肚子火,但见张傲秋没有表示,也就在旁没有吭声。

张傲秋嘴里叼着根草茎,懒洋洋道:“你发个什么火?现在可是战时,她花倩笑又不认识我们,要换成是你,突然送来一块腰牌,你也得仔细琢磨琢磨不是?”

紫陌一想也对,心里却是不服气,嘴里“哼”了一声,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生闷气。

四人又等了一个时辰,背后的城门才“咿呀”一声打开。

四人闻声站了起来,看到的却不是一脸感激的笑容,而是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军士。

那些军士迅速接近,然后将四人围了起来,个个一脸警惕地看向四人。

紫陌见了怒极反笑道:“想不到老子一腔热血居然被当成了驴肝肺。”

话音刚落,对面传来一声断喝道:“闭嘴。”

接着人群裂开一条通道,一个年轻的将军模样的人大踏步走了过来。

张傲秋定睛一看,此人一声戎装,脚穿圆头靴,靴尖不起翘,身着铠甲,铠甲跟内戎服外均束带,胸前左侧为铁制筒袖铠,铁制筒袖铠胸背相连,用鱼鳞性甲片编缀而成,筒袖铠从头上套穿,坚硬无比,头戴甲胄,胄顶高高地竖有缨饰。

一字眉,瓜子脸,双眼神色坚毅,一看就是典型的军人。

此人走到近前,上下打量了张傲秋四人后,语气生硬道:“本人花连城,你们找城主所谓何事?”

紫陌本就是一肚子火,见花连城这个态度,当即冷笑一声道:“我们找花城主当然是有要事,你既然也姓花,难道你就是花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