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大功告成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后面的事情就是顺藤摸瓜,而岳天安等高手在城主府军队开始发动进攻的时候,知道大势已去,于是拼死突围。

尤三娘早就想到这点,调动圣教高手隐藏在城主府军队中,专门对付对方那些高手,所以战斗起得快结速也快。

这可不是两个高手公平决斗,而是怎么龌龊怎么来,只要能快速杀敌就可以了。

待所有事情尘埃落地以后,秦懿童亲自在城主府摆了一桌筵席,宴请尤三娘还有张傲秋及紫陌三人。

秦懿童以前怀疑尤三娘的情报,席间就此事先是向尤三娘诚恳道歉,并发自内心地向尤三娘表示感谢,为了表示诚意跟歉意,秦懿童当场决定,以前城主府跟宝商号的所有生意全部转交给尤三娘,并将烟雨阁的人化为曲兰城合法地下势力,协助城主府军队进行日常巡视。

秦懿童更赐予尤三娘一枚腰牌,准许尤三娘随意进出城主府,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向秦懿童当面汇报,不用再假手他人。

尤三娘恭敬接过腰牌,同时表示自己之所以会这样做,主要是源于城主大人以前对烟雨阁无微不至的照顾,同时也是从自身出发,因为要想将生意做大,则必须要有一个安宁的环境,若是一天到晚打架械斗的,普通老百姓谁还敢自由自在地出来吃饭消遣?

尤三娘这话在情在理,秦懿童听了心怀大开,一连表示若是曲兰城所有人都像尤三娘这样,那他就真的可以当个快活神仙了。

接着秦懿童又对张傲秋跟紫陌两人表示敬佩,不过他不知道张傲秋两人的底细,所以交谈的极为小心。

紫陌却滑得像泥鳅,太极打得溜溜转,不管秦懿童怎么旁敲侧击,回话回的一套一套,就是没有一句落在实处。

对于张傲秋两人这样的少年人才,秦懿童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就是想挖云历的墙角,但这话又不能明说,只能侧面来回迂折,但哪知对方年纪虽小,却比**湖还滑头,把个秦懿童憋得难受至极。

而后紫陌跟着从旁分析,一教二宗狼子野心,借着与城主府关系后,居然敢私自暗藏兵器跟**,若是哪天他们想做出不利于城主府的事,只需先借口做生意,大量调集人手,然后在曲兰城内包括城主府周围暗藏**,等到天黑夜静,突然平地一声雷,然后借着趁着混乱攻进城主府,那时用脚都能想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而且一教二宗家大业大,手下能人异士众多,最最拿手的就是先下毒,等到毒发后再进攻,那时候基本上不用打,城主府的人就一个个成了软脚虾。

紫陌说得口角生风,唾沫横飞,将其中的细节都一一讲明,好像一教二宗攻占城主府就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一样,把个秦懿童听得冷汗直冒,暗念阿弥陀佛,自己现在还能稳稳地坐在这里喝酒,真是祖坟上冒了青烟,啊不,应该是浓烟。

张傲秋在秦懿童惊异不定的时候,跟着道,以前临花城也跟一教二宗做过生意,但云城主火眼金睛,发现一教二宗不怀好意,狼子野心,因此与之成为死敌,将其拒之城外。

但一教二宗毕竟雄霸东南,底子雄厚,若是真惹怒了他,率人攻城,到时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现在要想安稳,唯一之计,就是两城联手,互成犄角,那样一教二宗即使想动手也要好好考虑考虑后果。

而云历也确实是居于此种考虑,在武月城花倩笑一再派人请求兵力支援,但云历一直不敢答应,就是怕一教二宗趁虚而入。

但一教二宗却真没想过要谋他曲兰城,只是想借曲兰城靠近离水,水路便捷,能悄无声息地向死域人支援军资。

所以一教二宗真是被冤枉的,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他一教二宗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了,何况这还是机密中的机密,更不会说出来。

张傲秋所说的两城联合,其实云历以前也跟秦懿童提起过,不过那时候江湖传言,临花城跟一教二宗之所以闹翻是因为云凤阁,秦懿童可不想被云历当枪使,而且那时候一教二宗退出临花城,所有的生意都转向曲兰城,正是大把赚银子的时候,秦懿童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答应了?

但现在想来,还是自己目光短浅了,光记着赚银子,差点把祖宗的基业都搭了进去。

秦懿童听到这里,当即表示赞同,等不日就亲自前往临花城,跟临花城签下盟约,同时云老哥不计前嫌,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伸出援助之手,更应该向云老哥负荆请罪。

众人正事谈妥,后面的酒就喝得更加顺畅,把个灵境高手的尤三娘都喝得聆听大醉。

张傲秋跟紫陌将尤三娘搀扶出城主府的时候,尤三娘已经有些清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回烟雨阁的一路上,尤三娘都是沉默不语,定定地看着马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傲秋跟紫陌将其送到房间时,尤三娘突然道:“阿弟,你过来。”

张傲秋闻言上前两步,尤三娘却一把将他抱住,将头埋在张傲秋胸前,一言不发,眼泪却磅礴如雨,滚滚而下。

紫陌见状,悄悄退出,将房门掩上,站在外面等候。

尤三娘的身世,张傲秋听夜无霜曾经说过,她本是一个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是她老爹的烟雨阁生意太好,引起了歹人的注意,遂害她全家,幸好当时圣教堂主出手,救她性命并保住了烟雨阁。

自此以后,尤三娘自愿加入圣教,开始修行,并将烟雨阁做为圣教在曲兰城的一个秘密联络点。

只是在这个男人为尊,豺狼环视的世道,虽有圣教在后面支持,但她一个弱女子既要出面打理烟雨阁,以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周旋,又要修行练功,其中所受的委屈跟磨难真是不足与外人道也。

但尤三娘生性好强,加上那次变故,更让她养成不屈于人的个性,不管有多难有多苦,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一个笑语吟吟,凤威暗藏的样子,即使她自己师父,都未曾在其面前述过任何苦。

随着她年纪及修为渐涨,因能力突出,在圣教地位也越来越高,担子也越来越重,渐渐成为堂主以下第一人。

这已经是她做出的最大努力,是所有辛苦跟所承受的委屈换回来的,是她应得的,但也只能是这么多了。

但现在,尤三娘跟以前相比已经完全不能同日而语,不仅烟雨阁自家生意扩大三倍,得到千金台,更接手了曲兰城城主府所有的生意。

在圣教已经是外堂堂主,再进一步就会进入内堂,在曲兰城,明面上是秦懿童老大,但在地下势力,却是她一人独统江湖,以后在曲兰城就算是横着走,也没有任何人敢惹她。

而这一切,只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就做到了,有时候她一觉醒来,想想都觉得是不是在做梦。

而促成这一切发生的,正是站在自己面前这个年轻人,只是无条件的给予,从没想着要在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在回来的路上,尤三娘就在想着以前的种种过往,现在再也忍不住,真情流露,痛快地哭上一回。

张傲秋环抱着尤三娘,同时也想到了自己,其实他们两个还真是命运相仿,只是尤三娘是为自己在抗争,而他却不仅要为自己,也要为了这整个天下。

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怕尤三娘脸薄,遂留书一封,跟紫陌两人悄然离去。

这里的事已经按照他的想法圆满解决,剩下的就要靠尤三娘跟云历他们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