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三十八章 人赃俱获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对尤三娘的提议赠粥一事,秦懿童自然是一百个赞成跟支持,不用花一分银子,还能博得一个好名声,更关键的是还能稳定曲兰城治安,何乐而不为呢?

为了表示诚意,秦懿童在东、南、北三个城门划出三处位置,专门让给尤三娘赠粥,同时还各派出一队军士帮忙维持秩序。

尤三娘采纳张傲秋的建议,在那些流浪孩子中挑选岁数大一些又机灵的出来帮忙,并给予他们一定的工钱,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的同时,也大大减轻了烟雨阁人手不足的压力。

挑选人手的事,张傲秋全权交予历杰去做,至于怎么分配张傲秋一律不插手,就看历杰这小子是不是一个担当重任的苗子。

而历杰也不负所望,前面那段艰难的人生历程,让他养成了刻苦不屈的性格,而且以前他一人要养活那么多孩子,自然也懂得该如何分工。

开始的时候,尤三娘还担心他们人小应付不了场面,但后来见历杰完全能处理得井井有条,包括什么时候开工,要粥的人在什么地方等候,如何排队不喧闹,每人分多少都形成不成文的规定,干脆就完全放手,每天只需将熬好粥运到指定的位置即可。

而张傲秋却并不满足于这些,每天等下工以后,将这些孩子全部集中,统一进行洗脑训示,让他们明白,靠别人施于的永远只是短暂的,只有靠自己挣来的才是永久的。

这些孩子也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起码不用担心下一顿在什么地方,而且还有新衣穿,有地方住,因此对张傲秋及烟雨阁都是无条件感激跟服从。

一时曲兰城有免费粥喝的消息迅速传遍大江南北,其他外地的一些流浪孩子也闻讯跟着过来。

后来张傲秋见人越来越多,就将跟历杰岁数差不多的半大孩子统一收走,根据他们各自的兴趣,教他们各种技能。

其中以历杰为首的三十人愿意修行学习武艺,张傲秋也随他们心愿,亲自传授,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这三十人中居然有十个天赋极好。

后来张傲秋将这十人带到藏兵谷,收为亲传弟子,只有二十岁就当师父,这在后来也成为一段佳话。

而这十人也不负张傲秋一番心血,后来在光大无极刀宗门楣上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被后人称为刀宗十子,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而烟雨阁的义举也让曲兰城普通老百姓心生好感,于是不管是谁,只要是要上馆吃饭,多半都定在烟雨阁。

这一下就让尤三娘忙不开手脚,后来干脆在南北二城门又开了两家分店,店里的小二之内的就直接用这些半大的孩子。

没想到张傲秋当时定下的三千斤大米,会促成如此这般欣欣向荣的景象,这也让尤三娘对张傲秋更是心生感激跟佩服。

英雄出少年啊,当真是英雄出少年!

监视大恒米店的事宜也一直没有间断,同时尤三娘密切关注这大恒米店的老板跟宝商号的关系,渐渐也发现规律,即每月十五日,双方都会密会一次,只是会面的地点随时变动。

得到这个消息的,还真不是派出去的那些人发现的,而是曲兰城那些流浪孩子。

这些孩子在曲兰城四处流动,当真是无处不在,而且这些孩子,一般人都不会防备他们,但他们彼此之间却形成一套密切的联系网,可以说曲兰城有任何风吹草动,尤三娘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尤三娘现在才体会到张傲秋所说的这套班底的好处。

这个消息,尤三娘也是第一时间知会了秦懿童,本来对于尤三娘先前所说,秦懿童心中还有有很大的怀疑部分,第一,在曲兰城做生意的人,城主府都有一份详尽的记录,有的甚至连起祖上身世都调查清楚并记录在案,而秦懿童对自己这套秘密调查有相当大的自信,所谓权高位重的人,都有点刚愎自用。

第二,尤三娘说大恒米店地下藏有违禁物品,但是她既没有亲眼看见,也没有挖地三尺,就凭猜测,秦懿童可不敢轻易相信,要是猜错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背上一个多疑的名声,这传出去,那谁还愿意跟他合作?当个城主也不容易,毕竟要养活的人更多。

不过以他跟尤三娘的接触,此人虽是女子,但巾帼不让须眉,绝不是一个见风就是雨的人,

况且这件事跟烟雨阁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人家如此热心还不是为自己着想。

这要是万一尤三娘猜测是对的了?敢在自己眼皮子地下私存兵器跟**,那传出去可更让人打脸了,所以他虽心存疑虑,但还是积极安排人手配合。

尤三娘这段时间可是憋得不轻,秦懿童的态度完全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好几次都想撇开城主府自己带人将大恒米店给抄了,但都被张傲秋给劝说下来。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不温不火地拖了下去,夜无霜跟紫陌因为事多,实在不能再耽搁下去,所以就先行离开了。

现在只剩下张傲秋一人,整天无所事事,除了打坐调息外就是带着一大帮孩子,渐渐地算是成了孩子王。

中间张傲秋又去大恒米店采购了一两次大米,一教二宗在大恒米店周围的布置也探查清楚,回来画了个地图,将其发现的,包括地下仓库入口的位置都一一标明。

事情终于在又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出现转机,前面传来消息,大恒米店正在安排人员准备晚上出货。

这事极不寻常,大恒米店一般只进货,很少有需要通过水路出货的。

尤三娘接到消息,立即知会城主府,秦懿童还是选择相信尤三娘,立即派出军队,以换防为名义,从两边向大恒米店码头包抄,同时封锁码头上下的离河水路,河道外正常行驶的货船凭通行证进出。

过了子时,米店里开始出现动静,四五十人同时出动开始搬运东西,但却只点几支火把,一看就是有问题。

待到他们搬了两趟后,城主府军队迅速从远处插入,同时离河上封锁水路的战船向码头收拢。

尤三娘则带人破门而入,将正准备逃走的王恒星跟王恒宇抓了个先行。

两人一被抓,尤三娘亲手卸下他们的下颚,防止他们服毒自尽。

待一切尘埃落定,秦懿童亲自带人过来,看到地底下满仓库的兵器跟**,气得脸色铁青。

曲兰城于是再次戒严,这次秦懿童是下了狠心,尤三娘所说的兵器跟**铁证一般摆在他面前,那她还说起的这事后面是宝行号主谋,那就更不能掉以轻心。

所以对所有宝商号商铺,一律派高手及重兵把守,里面的任何人不可擅自外出,有违者格杀勿论。

而这时临花城云历也得到消息,当兄弟的此时也伸出一把援手,特意派来两个审讯高手,保证连他几天换一次内裤都能给你审出来。

秦懿童没想到这事传得这么快,而王恒星跟王恒宇也是硬骨头,不管怎样的严刑拷打,就是一言不吭,直言自己犯了重罪,只求速死。

全家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一教二宗手上,不能抗也只有咬牙抗下去。

正好这两个审讯高手到来,秦懿童本不想接受,但城内戒严也不能拖得太久,自己也没有办法撬开这两个家伙的嘴,最后也只能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而这两个审讯高手,正是脱了面具的张傲秋跟紫陌。

秦懿童一看所谓的审讯高手只是这么两个半大小子,心里直犯嘀咕,第一想法就是云历是不是在忽悠自己,好在旁看热闹?

而张傲秋跟紫陌两个本就一直参与其中,所以对这事大大小小一清二楚,紫陌也不亏是高手,当着秦懿童的面,装着不知情,旁敲侧击,再加上自己假装地推理,居然在王恒星跟王恒宇不开口的情况下,能以一个外人的身份,将事情推敲个八九不离十。

而且还不露丝毫痕迹,连张傲秋在旁听了都佩服这小子真是能编。

秦懿童则更是暗自佩服,紫陌所说的,很多他还是听尤三娘说起才知道,这么复杂的事情,这个半大小子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当即收起了轻视之心,而王恒星跟王恒宇却是越听越是心惊,怎么搞得这小子比自己还清楚?他该不会是一教二宗派来陷害自己然后好自己脱身的吧。

而此时张傲秋早就放开神识,紫陌没开始多久,张傲秋就已经能控制王恒星两人,只是他为了配合紫陌,也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所以一直等到紫陌说完,才真正下手。

后来审讯就简单多了,紫陌问,那两人答,就好像预先排练好的一样。

秦懿童在旁却是越听越惊,果然如尤三娘所说,这后面全部是一教二宗的宝商号做主谋。

当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也不能忍,真当老子三岁小孩子么?

一直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人,居然都是暗藏鬼胎,而自己却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半点都不知情,这要不是尤三娘一再坚持,可能自己就要错过这个人赃俱获的大好时机了。

奇耻大辱啊。

秦懿童恨得火冒三丈,嘴都气歪了,当即下令,曲兰城宝商号的人一个都不能少,全部给老子抓起来,胆敢反抗者,一律当场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