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五十五章 蓄势待发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五日后,雪心玄赶了过来,连同木灵等人一起聚到丹房。

他们这些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慕容轻狂的新面容,刚看见时,均是一脸诧异,当得知慕容轻狂已经进入化境,又是一阵惊喜。

喧闹了半天,华风提议,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庆祝一番,服用丹药一事,也不在乎耽搁这么一会。

慕容轻狂闻言想了想,这次聚集后,在座的众人又要分开,而且前事难料,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妖蛾子,聚一聚就当是为所有人壮行,这样也不错。

当即笑着点头答应,众人见慕容轻狂点头,又是一阵欢呼,然后就由华风去安排酒席。

酒宴上,众人杯来盏往,一是恭喜慕容轻狂进入化境,二是庆祝紫陌跟夜无霜通过训练。

这顿饭吃得众人都是心怀大开,饭后众人又谈论到深夜才各自休息。

第二日一早,众人又聚在丹房,慕容轻狂将这次的丹药分为两部分,木灵跟雪心玄已经进入玄境,所以药量要大些,剩下几人所服用的丹药药量相对要轻一些。

七人服下丹药后,自有慕容轻狂负责护法,张傲秋则返回训练场,跟狼骑军一起训练。

上次上了那堂课后,这些天通过训练的人越来越多,张傲秋见了,就将这些人当中选了些基本功扎实的人出来,开始在实际中训练移形换位。

张傲秋先自己示范一遍,在这些人组成的小型阵型里,任由一骑换出来,啸月在旁及时补上,做到完全无缝对接。

示范了几遍后,然后由其他狼骑试着换位,但试了几次后,效果都不理想,有时候甚至会出现前后骑发生冲突碰撞的事情。

张傲秋见了跟着叫停,然后召集众人一起商议,但商议来商议去,都没拿出个好办法出来。

张傲秋苦想半天,各种办法都想到了,确实是没招,场边的那些障碍,再怎么变化,都是训练以狼带人,但若是上了战场,任由狼带人,那连个基本阵型都没有,更不谈打仗了。

现在这个阶段讲究的是人控制坐骑,但人狼的默契想要达到理想状态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实在没招,也只能苦练了。

这下可让这些人吃尽了苦头,不过前面有张傲秋成功例子,后面人也就目标。

这些人也都是一门一派的好手,以前都是眼睛长脑门顶上的人,现在到这里,却是处处受挫,心中也是不服气,人人憋着一口气,都他妈是人,老子就不信练不出来。

后来随着通过障碍训练的人越来越多,干脆就分成几组,各组分开训练,然后又随机将任意两组组合合练。

张傲秋为了增强他们信心,这段时间一直陪在场上,对那些基础跟不上的狼骑,又挑出来单独训练。

不放弃,不抛弃,在场的每个人最后要一个不少。

众狼骑也体会到张傲秋一片苦心,心底暗自感激的同时,对张傲秋的命令也更加服从。

张傲秋也知道这事急不来,反正目标已经定下了,至于能走到什么高度,也只能决定于沙场苦练兵了。

十日后,丹房内雪心玄第一个醒过来,睁眼第一反应就是扑鼻的一股恶臭。

随即看了看自己,见自己外部裸-露的皮肤上犹如覆着一层黑泥,知道这是通过丹药洗精伐髓后的结果。

然后在环目一扫,剩下六个个个如此,当即想起张傲秋第一次洗精伐髓后的窘态,不由噗嗤一笑。

跟着小心站起身来,这一身味道,可非要好好洗洗才行。

刚出门就看见在门外盘坐守候的慕容轻狂。

慕容轻狂却是一动不动,连头都没抬,雪心玄知道慕容轻狂这是怕自己尴尬,对着慕容轻狂背影微一行礼,然后身形展开,自去洗漱。

再过五天,后面醒来的则是木灵,再后面则是华风、铁大可,跟着是夜无霜,最后是紫陌。

这次服用丹药,这七人在修为上均是得到涨足的进步,雪心玄一举进入玄境高阶修为,而木灵则是玄境中期。

剩下五人则是个个进入玄境初期,这样的结果,让每个人都欣喜若狂,特别是紫陌跟夜无霜,不到二十岁的玄境高手,就是放眼天下,这样的天才也不过一手之数。

紫陌默运真气,感觉体内真气运转速度,心头当真是豪气冲天,正好见铁大可走过来,想起上次在大宅里的比试,遂一把将其拉住,只嚷着要再来一次。

正好铁大可也想体验一下进入玄境的威力,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了。

两人拉开架势,在场地上翻翻滚滚斗了一百来招,停手后紫陌直呼过瘾,铁大可也是在旁呵呵傻笑。

张傲秋在旁看了,笑着道:“老铁,我看你这两把斧头,大是大了点,但长度不够,斧头加斧柄也只有我星月刀一大半,以后上了战场,我一刀砍两个,你一斧子下去,也就只能捞着一个,远点的你也只能干看着。”

张傲秋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铁大可,闻言不由皱眉道:“那可怎么办?”

华风听了哈哈一笑道:“你们忘了我这个铁匠了么?想我玄境高手,帮你斧柄加长点又有何难处?”

张傲秋闻言,嘴角一撇道:“师叔,你现在说话怎么开口闭口都是‘想我玄境高手’的?”

华风听了,眼睛一瞪道:“我玄境,我骄傲,怎么,不行啊?”

张傲秋一听摆摆手道:“得,得,你骄傲。”

说完一把拉过铁大可,走到一边小声道:“老铁,旁边那个玄境高手我看不怎么靠谱,他要是真给你加长斧柄,你可要好好试试,别被他给忽悠了。”

华风走过去,照着张傲秋屁股就是一脚道:“小子,你师叔我现在可是玄境修为,你说再小的声音老子都听得见。”

说完跟着转头望向铁大可道:“这小子刚才跟你说什么?要是说我坏话,看我削他。”

铁大可也是老实,闻言一愣,半响后道:“刚才你不是说你都听见了么?”

众人闻言,轰得一声,同时哈哈大小起来。

几人又谈笑一会,各自自去调息,华风则要去了铁大可的两把斧头,研究怎么给他打造斧柄。在又五天后,众人将刚提上来的修为稳定后,开始准备出发。

而华风也在这段时间依偌打造了两根斧柄。

这两根斧柄,通过卡销跟原来斧柄相接,卡销设计城内卡,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而且这两根斧柄在尾部还能相互自行连接,不用的时候就像两根铁棍,用的时候只要现场一卡就可以,方便实用。

铁大可看了也是满心欢喜,接上斧柄展开疯魔斩,斧头可伸可收,比以前变化更多,当即收试大喜谢道:“华师叔,当真好用,多谢了。”

华风闻言一摆手道:“铁兄,你我岁数相仿,可不要师叔师叔的叫了,都把我叫老了。”

铁大可闻言看了看张傲秋他们几个,憨笑两声道:“俺跟阿秋他们可是兄弟相称,这个……。”

华风一把打断道:“这有什么?江湖辈分各交各的,别讲那多虚的。”

铁大可本就是个憨直之人,闻言道:“那行,华兄,多谢了。”

华风闻言笑骂一句,然后转头对张傲秋道:“上次我还答应阿漓给她打造一把剑,不过这剑打出来可是要滴血认主,什么时候把这丫头带过来,也好了了这状心思?”

张傲秋听了摆摆手道:“这事可跟我无关,要找你自己去临花城找她,这样也显得有诚意不是?”

当天晚上,众人在一起小聚一番,后面的事就又要各自奔波了。

雪心玄跟木灵还要坐镇临花城处理大小事情,华风则继续留在藏兵谷跟着狼骑一起训练,剩下张傲秋五人则准备开赴武月城。

在众人调息准备过程中,慕容轻狂则抽空配出了一百桶毒水,将盾阵所有兵器,包括刀叶、弩箭全部进行熬制喂毒,同时又配出大量的解药,防止自己人不小心中毒。

这些喂制好毒药的兵器、弩箭则用木箱装好运抵临花城,按顺序及规格码放,只等张傲秋到武月城后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装运出发。

张傲秋等人回到临花城,木灵跟雪心玄自回城主府,剩下几人则返回大宅。

众人回去的时候,阿漓正跟欧阳雪怡比试在,说是比试,倒不如说是欧阳雪怡在跟阿漓喂招。

苏起倒是难得,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笑眯眯地看着,见张傲秋几人回来,连忙迎了过来,先是恭恭敬敬地跟慕容轻狂见礼,然后才跟各人逐一打招呼。

阿漓两人听到声响,也跟了过来,一见慕容轻狂立即惊讶地合不拢嘴道:“师父,你这是……。”

慕容轻狂进入化境这消息,张傲秋也不想很多人知道,闻言当即接口道:“阿漓,师父上山采药,偶得一株笑颜草,服用后不想就返老还童了。”

阿漓“哦”了一声,跟着反问道:“笑颜草是什么草?我怎么没听说过?”

张傲秋听了伸手敲了敲她脑袋道:“叫你好好读书,你偏不听,笑颜草都不知道么?再问罚你把医书抄十遍。”

阿漓闻言撅起小嘴,揉着脑袋嘀咕道:“不就是问问嘛,这么凶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