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四十五章 心忧木灵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日一早,三人联袂赶往城主府。

这些天夜无霜一直待在城主府,所以对人员行踪最是了解。

今天正好是几大巨头每月碰头会,张傲秋提出的问题,正好在会上当着众人一起商议。

由于时间还早,三人就先去了云历的书房。

进门一看,云历、雪心玄跟木灵都在,云历看到张傲秋跟紫陌进来,当即起身呵呵一笑道:“你们两个现在可是稀客了啊。”

张傲秋笑了笑,跟紫陌两人拱手为礼道:“见过云城主。”

云历闻言,却是大手一挥道:“都是自己人,还这么生分,你们现在应该叫我云叔了。”

张傲秋也不以为意,跟紫陌同时改口道:“云叔。”

张傲秋跟着转身,对这雪心玄行礼叫道:“心姨。”

雪心玄听了倒是一愣,笑着道:“怎么把我也捎上了?”

张傲秋闻言小声嘀咕一句道:“反正迟早是要改口的。”

他这句话声音虽小,但在座的可都是高阶修为的人,个个听得一清二楚。

云历闻言立即转眼看了木灵一眼,跟着偷笑一声,借着喝茶,掩面坐下。

而雪心玄却是脸色微红,转头偷偷瞟了木灵一眼,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欢喜跟娇羞。

反观木灵,倒是神色依旧,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仿佛刚才说的是别人一样。

其实张傲秋刚才所说的是含着两层意思的,一层是木灵跟雪心玄天作地和的一对,这么多年又聚在一起,以后迟早会洞房花烛的。

而另一层意思则是指他自己跟夜无霜两人,昨晚尺度进一步突破,要是再这样下去,恐怕真要在大婚前发生点什么,到时候见了雪心玄可就不这么好说了,以其这样,不如现在就将底子打下来。

云历见场面一下沉默下来,放下茶杯转移话题道:“阿秋跟阿陌两人同时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道:“确实是有事情要跟各位前辈商议。”

云历笑道:“那你说。”

张傲秋清了清嗓子,将昨晚跟夜无霜提起的事情又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云历等人听完,均同时陷入沉思之中。

这件事张傲秋以前提过,但那时候也就是这么一说,没有具体的想法,现在张傲秋提出的问题,若是答应,就涉及到一批人事调动,而且这批人手还要是好手,那就要仔细斟酌斟酌了。

半响后,云历先是叹了口气,然后道:“就让我那孽子带他下属的一千人先跟着阿秋过去。”

张傲秋一听,却是一惊,这哪是带的帮手,这完全就是带着一个拖油瓶啊。

连忙起身道:“云叔,公子他……。”

云历摆了摆手,打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他现在不是什么公子,也就是一个营长,跟普通军士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话说回来,这孽子经历了那次事情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真还要好好感谢阿秋跟慕容前辈啊。”

张傲秋见云历说的决绝,也不好再说,“呃”了一声跟着坐了下来。

雪心玄却是转头对夜无霜道:“将阿秋说的这个事立即发回圣教,让你五叔将这消息知会所有人知晓。”

夜无霜闻言却是一愣,疑惑道:“师尊的意思……?”

雪心玄闻言点了一下道:“你大师伯。”

夜无霜一听,脸上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跟着道:“是,师尊,我立即就去办。”

雪心玄“嗯”了一声,转头对张傲秋道:“其他的事情,等会要跟独孤山庄他们三人碰头,这次会议你跟阿陌也一起参加,虽然我们现在是一体,但有些人手是他们的人,要想调动,还是要他们点头才行。”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跟着转头又瞄了木灵一眼,然后向雪心玄使了个眼色。

雪心玄看了先是一愣,随即开口道:“啊,阿秋,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你跟我来。”

张傲秋闻言起身,告了声罪,跟着雪心玄后面走了出去。

到了无人的地方,雪心玄转身道:“阿秋,你想跟我说什么?”

张傲秋左右看了看,跟着眉头微皱道:“心姨,有件事说了很唐突,但现在必须得问问了。”

雪心玄一看张傲秋的样子,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惊,片刻后道:“你说。”

张傲秋低头想了想,半响后才开口道:“心姨,你现在跟师父在一起,可曾感觉到师父对你不同?”

雪心玄闻言脸色一红道:“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张傲秋却是正色地摇了摇头道:“刚才我在书房里说的那句话,你们的表情我都看到了,师父不管对心姨你有没有不同,多少都有点表情,要么就会斥责我一口否认,要么就是笑着默认,不管怎样,总得有点表情,我看他现在好像什么事都不关心一样,脸色始终依旧,我怕他……。”

雪心玄这才听明白张傲秋的意思,沉吟片刻后道:“你是怕他心存死志么?”

张傲秋闻言,看着雪心玄点了点头,跟着道:“上次我从黑月林回来,当时跟师父碰面的时曾说我会带他出征,以后刀宗的兴盛就要靠他跟阿漓来完成了,后来回到刀宗,师父在祠堂前却亲口跟我说,只怕我这个心愿不能达成了。

当时我就有不好的预感,但是那时候又不好追问,现在看来,怕是我的担心要成真了。”

雪心玄听完,也是眉头微皱,她这段日子,明显感觉到木灵对她的亲近,她已经下了决心,就是等这场战事一完,就辞去教主之位,跟木灵两人去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但现在张傲秋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她,她现在跟木灵的关系,是处于当局者迷中,而张傲秋做为旁观者,却能看出她所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雪心玄想了一会,也想不出个什么方法,只好道:“这件事我去好好问问你师父。”

张傲秋闻言却是一把打住道:“心姨,万万不可,师父的脾气我太了解了,不然当年也不会被心魔所困,修为一直上不去,你现在去跟他说,反而会加重他的心理负担,只会适得其反。”

雪心玄听了,一下也没了主意,皱眉道:“那你说怎么办?”

张傲秋想了想道:“若我猜错了师父的心思,那当然是最好了,但不管是猜对还是猜错,现在心姨你最好装着不知道,只是暗中留意他,可千万不能让他做了傻事。”

雪心玄闻言点了点头道:“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接着拍了拍张傲秋肩膀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你师父也不是小孩子,我想他即使心存死志,但也有一定的目标,绝不可能没事去寻死的。”

张傲秋听了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再说什么,只是重重的一声叹息。

两人又站立了一会,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半响后雪心玄道:“我们先回去吧,这事我会好好留意的。”

张傲秋“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等他们回到书房,独孤轻虹等三人已经过来了,众人见面又是一阵寒暄。

寒暄完毕,云历对独孤轻虹三人开口道:“在你们三位还没有过来前,阿秋跟我们提起要去武月城的事,现在让阿秋再把他的想法跟各位说说。”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将刚才所说的又叙述了一遍。

张傲秋说完,云历跟着道:“我临花城的情况大伙也知道,由于临花城跟一教二宗一相隔不远,一教二宗一日不除,我这边兵力一日就不敢动,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决定让犬子先带一千人跟阿秋过去。”

独孤轻虹听了点了点头,跟着转头望向张傲秋道:“既然小先生有此提议,那必然有所想法,不如一起说出来,我们大伙参考参考。”

张傲秋闻言看了云历一眼,见后者微一点头,方道:“那好,我就将我们这次过去的目的跟布置一起说说。”

顿了顿接着道:“我们这次到武月城,一共有三个目的。

其一:前期霍星含已经回到武月城,据他说,他知道一条秘密通道,可以不经过战区,直接将物资跟人员运送到武月城,但现在这么长时间了,他这条秘密通道到底有没有打通,还要实地去看看。

若是这条通道已打通,那么这在以后将做为物资运送的主要通道,同时还要在其周围建立起迅捷的信息传递通道,为了防止一教二宗跟死域人蓄意破坏,所以这条通道需要安排重兵守护,而且守护的人必须要是经过严格的军队训练,这样一有任何动静,就能立刻反应,所以我建议,这个重任就交由云公子及他手下的部队完成。”

云历听到这里,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相对于武月城前线来说,保护秘密通道已经算是后方了,这是张傲秋想借机保护云凤阁。

但这个任务同样也很重要,这个理由说出去谁也无法反驳,云历虽然对云凤阁以前所作所为痛恨不已,这次优先安排他过去,也是想让他有更好的锻炼机会,但不管怎样,云历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要是上了战场,万一有个什么疏忽,那他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也过不了夫人那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