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三十七章 班底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回到烟雨阁,立即找来夜无霜等人,将自己所见的跟他们说了一遍。

尤三娘听完,皱眉沉吟片刻道:“大恒米店的老板名叫王恒星,很早以前就在曲兰城做大米生意,此人我们曾暗中调查过,身家清白,而且除了做生意外,本人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

张傲秋点了点头道:“现在我们掌握了切确证据,但是这个证据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就算现在去跟城主府说,他们也不会真的就相信,而且私藏兵器、**,不管放在哪里都是重罪,他们既然敢接,那么一定有些路子,可能城主府内就有他们内鬼。”

夜无霜闻言道:“那你的意思……?”

张傲秋想了想道:“暂时先不要动他,毕竟我们刚跟他们做完生意,若第二天就有人找上门去,我们也免不得会被人怀疑,不过城主大人那里还是要知会一声,只是这其中的如何去说,言辞可要琢磨琢磨。

而且还有,大恒米店跟宝商号到底是什么关系,这点要放在重点,不然即使我们将大恒米店全家都抄了,一样伤不了一教二宗半根毫毛,那样反而会打草惊蛇。”

尤三娘微一点头,眼珠跟着转了转道:“现在城主府已经默许我们的人在曲兰城配合军队进行巡查,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就谎称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大恒米店有运送违禁物品的嫌疑,然后借机让要求对其进行监视,我想这样的话,城主大人也不会反对,同时将矛头引向宝商号。”

紫陌在旁道:“这样好是好,但是前期可不能将城主府扯进来,而且监视的人还要是生面孔,一教二宗既然将这些东西放在那里,周围肯定有不少暗哨,稍有风吹草动,可能就会被它们发觉。”

夜无霜“嗯”了一声道:“人手方面我来安排。”

张傲秋哈哈一笑道:“紫大师说的倒还提醒了我,等这三千斤米用完了,我再过去一次,将那米店周围好好查查。”

尤三娘听了不由插嘴埋怨道:“我还没说你了,定三千斤米做什么?等着喂老鼠么?”

张傲秋闻言却是嘿嘿一笑道:“怎么可能喂老鼠了?”

顿了顿接着道:“我们这些天把曲兰城转了个遍,看到街头巷尾还有不少流浪汉,其中有很多都还是孩子,这三千斤米就以城主府的名义捐出,由烟雨阁负责具体操作,在固定的几个位置免费给那些流浪汉提供米粥。”

紫陌一听眼睛一亮道:“秋哥,高啊,这可是一箭双雕。”

尤三娘也是聪明人,一听就明,跟着动容道:“是不是一箭双雕先不说,就这份义举,阿姐就绝对支持你,我立即安排人去办。”

张傲秋点了点头道:“不过这事还是先知会一下城主府,做善事是做善事,但也要让人领情,还有那些流浪孩子,能够吸收过来的都吸收过来,做为阿姐在曲兰城另外一套班底,但这件事要做的秘密,不可让人知道。”

尤三娘听了重重点了点头,接着抬头看着张傲秋,眼神中流露出敬佩、感激的神色。

张傲秋看在眼里,伸手拍了拍她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后续事情由尤三娘一收操办,张傲秋乐得当个甩手掌柜。

开始几天还每天往千金台转转,感受一下被热烈欢迎的气氛,还不说,被吹捧跟奉承的感觉就是爽啊。

不过去的时间长了,别人也就习以为常了,见面点个头就算是打了招呼,这一下就感觉索然无味了。

后来想了想,遂到华风以前的铁匠铺去转转。

到了门口,张傲秋四周看了看,情景依旧如昔。

感怀了半天,张傲秋伸手用力敲了敲门。

半响后,才有一个半大的孩子打开门,露出一个脏兮兮的大头,畏缩着问道:“这位大爷,你找谁?”

张傲秋看了笑了笑道:“本少爷就是这房子的主人,你说我找谁呢?”

那小子一听,立即大惊失色,跌跌撞撞往后就退。

张傲秋“呃”了一声,摸了把脸疑惑不已,难道刚才老子笑容很邪恶么?

接着推开大门,跨步走了进去。

前面院子里,这时已经站着大大小小十来个孩子,有男也有女,都是一脸惊恐地望着他。

张傲秋顿时不满了,皱眉道:“都这么看着本少爷做什么?”

接着对那稍大的孩子道:“还不去关门?”

那小子一听,好像不是来撵人跟找麻烦的,不由一愣,犹豫了片刻才屁颠屁颠地跑去关门。

张傲秋接着又上前两步,四周看了看,房子里弄得乱七八糟,脏兮兮破被子,破衣服到处都是。

不由摇了摇头,看见前面一个小屁孩正好奇地望着他又感到好笑,抬脚朝他屁股踢了一脚道:“看见房东来了,还不快去搬把椅子?”

那小屁孩“哦”了一声,慌手慌脚地去找椅子,只是椅子上满是灰尘,又来几个小孩子帮着用破布擦干净。

张傲秋一屁股坐上去,掏出折扇打开,有一下没一下地摇了摇,突然道:“上次的银子用完了没有?”

那半大小子看着张傲秋,眼睛瞪得滚圆,恍然道:“上次从院墙外扔银子的原来是你?”

张傲秋幽幽道:“那你认为还会有谁了?”

那小子闻言嘿嘿浅笑了一下,跟着小心问道:“那我们住在这里……?”

张傲秋不答反问道:“你多大了?”

那小子答道:“我今年十六了。”

张傲秋闻言上下打量他一番,可能是因为长期没有吃饱的原因,所以虽然有十六岁,但身子却显得瘦小,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

张傲秋点了点头,当年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开始亡命江湖,只是比起这小子来说,在十六岁之前还是要幸福太多了。

另一个略小一点的孩子,见张傲秋一直沉默不语,急忙上前,挡在那小子身前大声道:“你不能打杰哥。”

张傲秋听了“哦”了一声,望着那小子道:“怎么,你经常挨打么?”

那小子闻言脸色一黯,低下头却不说话。

张傲秋也不着急,坐在椅子上摇着折扇等他回话。

半响后,那小子抬起头,缓缓脱掉身上那件破衣裳,张傲秋定睛一看,只见其裸-露的上身上新伤旧疤到处都是。

张傲秋看了也是心头一痛,跟着问道:“为什么挨打?”

那小子看了看周围一帮小孩子,黯然道:“他们不能饿死。”

张傲秋“嗯”了一声,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前的小孩问道:“你几岁了?”

那小孩闻言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张傲秋听了抬头看了看后面的小子,那小子看了在旁回答道:“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一个荒庙里,那时候他才四五岁的样子,孤身一人,快要饿死了,所以就带上了他,不过确实不知道他现在多大了,只是将遇见他那天做为他的生日。”

现在世道,因为没有一个统一的王朝,各处势力都是拥兵自立,常常会有你抢我的地盘,我抢你的地盘,特别是三不管的地带,人命贱如草芥。

张傲秋看着这帮孩子沉吟片刻后道:“这房子你们以后可以正大光明居住,若是有任何人找你们麻烦,你们就报烟雨阁的少东家的名头,若是他们依旧不理,就直接到烟雨阁来找我,我给你们撑腰。”

那小子闻言,本就通红的眼眶,再也忍不住,泪水滚滚流下,噗通一声跪下哭道:“恩公……。”

剩下的小孩子见他跪下,跟着也在旁跪下。

张傲秋坐着不动,望着跪在身前的那小子冷冷道:“他们也就算了,你为什么要跪?”

那小子闻言一愣,慢慢止住哭声,沉默一会才道:“我们虽然穷,但也有骨气,跪天跪地跪父母,但恩公于我们住,还给我们银子让我们不至于饿死,对你来说也许没有什么,但对我们却是救命之恩,而我们却一点都不能帮你,所以跪你也是天经地义。”

张傲秋没想到这小子会说出这番话,心头一暖,“嗯”了一声道:“先起来吧。”

等这帮孩子站起来后,张傲秋跟着道:“我帮你们并不是让你们跪我,而是江湖道义所在。你刚才说的很好,人穷不能没有骨气,而且谁说你们就会一辈子穷下去?”

那小子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定定地看着张傲秋却是不说话。

张傲秋暗自点了点头,对这小子喜爱之情又深一分。

顿了顿接着道:“这房子也不是一直给你们住,等你们长大成人,就必须要离开,将房子让给其他的跟你们一样的小孩子住,你们可愿意?”

那小子听完大声道:“我们愿意。”

张傲秋笑了笑,看着那小子道:“好。过几天烟雨阁就会派人在曲兰城四处赠粥,到时候你们也可以去帮忙,而且你也可以将这曲兰城其他跟你们一样的孩子都叫过来帮忙,不仅有饭吃,而且还有工钱拿,你可愿意?”

那小子闻言顿时喜道:“愿意,我愿意。”

张傲秋又是点点头道:“等这段时间忙完,我会找人过来,带你们学一技之长,根据你们自己的兴趣,想学什么都会有人教你们。”

那小子闻言沉默一会,豁然抬头道:“恩公,我想学打架,我想以后都跟着你。”

张傲秋站起身来,拍了拍他肩膀道:“会随你心愿的。不过你能不能跟我,可要看你自己有没有那份毅力跟胸怀。”

说完踱步往门口缓慢走去,到了门口转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子闻言大声回道:“回恩公话,我叫历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