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四十四章 春意盎然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一听就是一肚子火,张傲秋现在胆子越来越大,完全到了不计后果的地步,俏脸一沉当即道:“我去找他。”

紫陌闻言,立即从栏杆上一跃而下跟着道:“我跟你一起去。”

这事事先可没有跟张傲秋对好口供,要是那边说岔了嘴,那就真完了。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张傲秋房间,这小子正悠闲地哼着小曲,收拾衣服准备去洗澡。

刚在罗家吃了顿饭,衣服上一阵酒菜味,实在是受不了。

张傲秋把衣服收拾好,刚要出门,就听见外面传来夜无霜两人脚步声,跟着房门就被推开。

接着就露出夜无霜一张沉凝如水的俏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冒着一股脑的怒火望着他,张傲秋见了不由一愣,转头看了看后面的紫陌,询问地打了个眼色。

夜无霜“哼”了一声道:“张傲秋,阿陌说你要在我这里自求多福,是为何事?”

紫陌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丫头现在怎么这么厉害了,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

心头一急,立即在夜无霜身后比划着划船的姿势。

张傲秋看了却是一头雾水,心想:不是说罗沁的事么,怎么还搞出这姿势出来了?

脑子同时飞快转动,但实在想不出紫陌这姿势是什么意思,当即“啊”了一声,也不说话,跟着紫陌一样,比划着划船的姿势。

夜无霜一见,冷笑一声道:“你现在是涨胆子了是吧?”

张傲秋听了更是一脸茫然,眼睛一瞟,却见后面的紫陌右手竖起了大拇指,知道刚才的动作是答对了。

当即嘿嘿一笑道:“霜儿,我们也好几天没见了,怎么一见面就发这么大火了。”

夜无霜在城主府,听闻张傲秋跟紫陌回到了临花城,立即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赶过来,当然也是想一慰相思之苦。

哪知人还没见着,就听见这样的事,本来以前夜无霜就不赞成张傲秋去冒险,因为冒险这事,即使九次得手,但只要一次失手,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但后来张傲秋修为越来越高,担当的事情也越来越大,所以也不好总是管着,但这次不同,划船过海,这就不是冒险的事了,这完全就是没脑子的事。

为了达到一定的目标而冒险还情有可原,但刚愎自用,狂妄自大地去冒险,那就是真正的无知了。

夜无霜听张傲秋所说,心头一软,但一想到张傲秋最近所作所为,心头又是一阵怒火升起,怒声道:“你要去岭南,也不打听打听位置,那地方就是一座岛,最近的海面距离也有四五百里,你是胆子大到没有脑子了么?划船过海,我看你不是想到岭南,而是想去龙宫吧?”

张傲秋这才听明白是怎么回事,捎捎头道:“霜儿,我也就这么一说,又没真想划船过去。”

跟着转头一瞟,却见紫陌正一步一挨地往门口移动,当即道:“阿陌,这事你可是见证人,我是不是就那么一说的?”

刚才夜无霜一通怒火,紫陌在后面虽没有看见她表情,但只听声音也知道这次是动了真怒了,此时不走等会就殃及自己这条小鱼了。

哪知还没走两步就被张傲秋叫住,顿时脸色一苦,跟着眼珠一转道:“秋哥,你们小两口这么长时间没见,我也总不能待在这里碍眼不是?这样吧,你们先说说悄悄话,有什么事情我们等会再聊怎样?”

夜无霜一听紫陌提起“小两口”三个字,顿时俏脸一红,抬眼悄悄瞟了张傲秋一眼。

张傲秋此时却不能放这个背黑锅的离开,阴笑着道:“阿陌,你又不是不知道霜儿的脾气,这事要是不说清楚,等会哪还能说悄悄话,悄悄挨打倒是真的。”

夜无霜听张傲秋说的有趣,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紫陌一见有了转机,信心大增,上前一步朗声道:“秋哥是有那么一说,我也阻止了不是?刚才你们在说的时候,我突然想起,现在罗家跟岭南做生意,秋哥对罗家又有大恩,我们完全可以通过罗家来安排,还划什么船啊?”

张傲秋一听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一拍大腿道:“对啊,阿陌你怎么不早说了?走走,我们快去找罗兢田。”

说完不待夜无霜反应过来,一拉紫陌,夺门而逃。

夜无霜在后面“哎哎”两声,本想跟着追出去,但又怕旁人看了不好,只好停下,气鼓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中暗自盘算,等会他两回来,可要好好整治整治。

出了门,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相视一笑,找了个茶馆悠闲地喝了两个时辰的茶水,才又晃悠悠地走了回去。

回到大宅,夜无霜依旧没走,张傲秋不待夜无霜发飙,正色道:“霜儿,其实我们还有件事要跟你师尊还是云城主他们商议。”

顿了顿接着道:“我们现在打算先到武月城去一趟,把前线的情况摸清楚,但这次过去任务重大,不仅要摸清情况,还要打下前站,为后期大批人马进入做准备,所以我想带一班人手同时过去,紫陌的三叔跟大师兄已经在那边很久了,也正好跟他们接触。”

夜无霜一听,思绪跟着转移,沉吟半响后道:“你们准备带什么人过去?”

张傲秋想了想道:“这个还没有具体定下来,但是这么多人过去,武月城内肯定是没有多余的位置给我们的,所以必须在城外找地方,那这样的话,就有很大的可能跟死域人打交道,拼杀在所难免。”

拼杀就难免有伤亡,人员伤亡毕竟是大事,这事夜无霜也不敢做主,当即道:“那你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去找师尊他们啊。”

张傲秋听了却摇摇头道:“现在天色已晚,还是不要打搅他们的好,让他们也好好休息,我们明日一早再过去。”

紫陌闻言,立即道:“秋哥这注意好,我这一身酒味的,就先去洗澡了。”

说完转身往门外而却,到了门口,转头却饶有深意地一笑道:“你们小两口慢慢说悄悄话啊,哈。”

说完很细心地将房门带上,夜无霜见了对着房门啐了一口,刚要说话,却见张傲秋走过去将门栓插上。

夜无霜一见,顿时慌了神,紧张道:“阿秋,你要做什么?”

张傲秋嘿嘿一笑,返身过来,拦腰将夜无霜抱在怀里,坏笑道:“阿陌不是说了么?我们小两口要好好说说悄悄话。”

夜无霜刚想将张傲秋推开,哪知对方大头已经伸了过来,接着自己小嘴就被堵上。

夜无霜“嘤咛”一声,只觉一股男子气息扑面而来,顿时浑身发软,片刻后,觉得身子越来越热,体内就像有团火在燃烧一样,忍不住跟着回吻过去,一时唇舌相交,两人都沉浸在欢愉的爱河中。

半响过后,两人唇分,张傲秋看着满脸羞红的夜无霜小声道:“霜儿,要不今晚就在这里睡吧。”

夜无霜一听,立即清醒过来,大惊道:“你是想找死么?”

其实张傲秋也没那胆子,只是调笑一下夜无霜而已,闻言“嗯”了一声道:“那你就在这多陪我一会。”

夜无霜抬头悄悄看了张傲秋一眼,见他正双眼火热地看着自己,顿时更羞,将头埋在张傲秋怀里,不过却是轻轻点了点头。

张傲秋见夜无霜答应,也是满心欢喜,将夜无霜一把拦腰抱起。

夜无霜低声惊呼一声,真怕张傲秋会将自己抱到床上,那时候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还好张傲秋只是将她抱着坐在椅子上,右手却在她柔软的腰肢上来回抚摸。

夜无霜享受着这种抚摸,呼吸渐渐变得沉重起来,张傲秋一见,更是心痒难扰,大手顺着腰肢往上,第一次抚上夜无霜饱满的酥-胸。

夜无霜“啊”的一声,脑子里想着要将张傲秋大手推开,但却觉得浑身一点力道都没有,只是胡乱的抓了抓,一点作用都没有。

张傲秋看着怀里满脸通红的玉人,再也忍不住,右手伸入其衣襟内,一把抓住那柔嫩的酥-胸。

顿时只觉一股柔腻从手掌心传了过来,而夜无霜此刻立即浑身绷直,在他怀里颤抖不已。

张傲秋见了不由暗叫糟糕,不敢在挑逗下去,体内真气迅速循环一周,将浴-火压下,同时松开大手,只是环保着怀中玉人,静静地享受着这满屋的涟漪。

过了好半天,夜无霜才真正缓和过来,但却羞得不敢抬头,像一只小猫一样,猫在张傲秋怀里一动不敢动。

在过了一会,张傲秋拍了拍夜无霜后背柔声道:“霜儿,夜色已晚了。”

夜无霜“嗯”了一声,只是声若蚊蝇,半响后又小声道:“你现在越来越坏了,人家身子都让你摸过了,你……。”

张傲秋闻言柔声道:“霜儿,我今生就你一个,你放心,我会永远对你好的。”

夜无霜听了心头一阵甜蜜,反手将张傲秋抱了抱,然后道:“你把我衣衫解开了,你可要跟我穿好。”

张傲秋“嗯”了一声,低头却看见夜无霜胸前隐隐的一片雪白,差点又道心失守,深吸一口气,才老老实实将其衣服整理好。

两人又甜蜜相拥了一会,夜无霜才起身回房,而张傲秋在她离开后,则是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干脆起身洗了个冷水澡,回房后立即打坐调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