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三十三章 有惊无险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过张傲秋刚才话已经喊出去了,旁边的人跟着起哄,谢梦轩出自书香门第,倒也大方,走到中间跳了一支舞,这舞蹈却是紫竹调。

紫竹调乐曲一般以六个乐句为一乐段,调式有规律地进行转换,旋律柔美流利,乐曲生动地表现了一对小儿女两情相悦的情景,富有感染力和生活情趣。

在现如今的民乐中不仅有二胡、古筝、笛子版的《紫竹调》,还有民乐合奏曲《紫竹调》,抒情、悠扬、委婉的民间小调,极富乡土气息。

谢梦轩舞蹈刚起,旁边的华风从怀里掏出一支横笛,跟着舞蹈吹起了乐曲。

场中的谢梦轩一身紫衣,身材婀罗,长袖展开,当真是“繁弦奏渌水,长袖转回鸾。一双俱应节,还似镜中看。”

一曲舞罢,张傲秋率先鼓掌,大声叫好,跟着转头对华风道:“什么时候还会吹横笛了?”

华风看着谢梦轩,一脸迷醉的笑容,接着白了他一眼道:“老子会的多得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哈。”

张傲秋闻言哈哈一笑道:“琴棋书画精不精通我不知道,不过念诗文一定是顶呱呱的。”

闹了一晚,直到第二日清晨,众人跟着散去,场上只剩下张傲秋、华风跟铁大可三人。

张傲秋看了看他们二人,正色道:“我要闭关一段时间,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处理吧。”

华风闻言一愣道:“好好的闭关做什么?”

张傲秋听了心头暗叹口气,却不答话,站起身来道:“我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只是不知道这次闭关要多长时间,若是霜儿问起,可要好好跟她说,我怕她又会着急。”

华风狐疑地看了看张傲秋,皱眉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张傲秋却是洒然一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只是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一直没有好好打坐调息,而且好机遇来得太突然,这个可要好好整理整理。”

华风听了这才释然,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没问题,霜儿要是问起,师叔来跟她说,只是你要在哪里闭关,到时候怎么去找你?”

张傲秋哈哈一笑道:“要是找不到我,就让狼首带着你们去,他能嗅得到我的气味。”

说完扬天长啸一声,往东身形一闪,几个转折后消失在密林深处。

进入密林,张傲秋神识完全放开,这里已经是人迹罕至,周边除了山风吹过,基本上是一片沉寂。

张傲秋也没有目的,但又不想离藏兵谷太远,以免他打坐调息时间太长,夜无霜就算带着狼首也找不到他,那时又让她担心。

美人恩重,何德何能?

神识放尽,笼罩着方圆将近千丈的距离,张傲秋闭上眼睛,在这千丈范围内,林中任何风吹草动都了然于心。

张傲秋细细感受这种天地间自有的律动,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生动,清晨的露珠在树叶上滚动,慢慢越聚越大,最后顺着叶尖滴落,正好落在下方一只野兔身上。

神识自然而然转向野兔,跟着它一路往前,途中越过灌木、草丛,在一处厚厚的土层上停下,野兔直立起身子,眼睛警惕地四周张望,两支长长的耳朵不时抖动。

半响后野兔扒开前面的草丛,露出一个小洞,神识跟着野兔进入洞内,清楚看到里面睡躺这四五只带着绒毛的幼崽。

张傲秋神识在幼崽身上转了转,跟着又悄无声息地撤回。

再往前,上方一个天然山洞出现在神识里,山洞不深,入口与外面地面相平,洞内地面干燥,正好容下一人位置。

张傲秋哈哈一笑,真气随心而动,带着身子平地飘起,脚尖略一点下面横枝,身形随之改变方向,犹如落叶被风吹起。

张傲秋也不急于到达,将意识抽离,任由体内真气带动,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扯线木偶一般,偶尔在空中凭空左右移动。

他体内的经脉已被改造过几次,现在经脉的宽度就犹如宽阔的大道一样,满满的真气驻扎在经脉里顺序流动,又归于丹田,就像军队一样,虽然驻扎的军队时刻在变,但总能保持相等的数量。

凭这点,就能让他立于同阶不败之地,随时随地可以调遣真气,不用通过丹田抽取再到指定位置这个过程,在对敌中能瞬间抢占先机。

几个呼吸后,张傲秋准确地落脚在山洞洞口,这才睁开双眼,深深打量了四周一眼,接着进入洞内盘膝坐下,进入冥想状态。

独叟曾建议先消耗一部分乾坤图灵气,然后用自然之力填补中和,不过现在张傲秋改变主意,准备直接用灵气跟那自然之力交换。

张傲秋意识进入识海,将自己的想法跟独叟说了一遍,独叟沉吟片刻后道:“乾坤图灵气带有杀伐之意,若是以它为基础,老子怕对方不会接受,要是一次尝试失败,再想引出自然之力就麻烦了。”

张傲秋点了点头,片刻后又摇了摇头道:“你也说了,任何事情要先做了再说,我们两个在这里左担心右担心的,不去试试什么也干不成。”

独叟听了,先是笑骂一句,然后拍了拍张傲秋肩膀道:“你小子说的不错,而且你小子狗屎运好,说不定这次只是有惊无险,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始吧。”

张傲秋闻言一搓手笑道:“老爷子,这方面你熟悉,还是由你来?”

独叟点了点头,这事关系重大,可是关系到今后两人身家性命,再谨慎也不为过。

当即同意道:“你先回去,意守灵台,老子在这里亲自操作。”

张傲秋“嗯”了一声,自回本体,片刻后,感觉一丝精神力从灵台缓缓探出,然后像撒网一样往前面草地铺去。

还没准备好,突然一股绿意涌上来,将那灵气一吞而光,接着有点意犹未尽,顺着灵气走过的路径,穿过灵台进入识海。

独叟“咦”了一声,生怕又像上次那样,大量灵气涌入有将识海充爆的危险,立即加大识海内精神力输出。

两者一交会,立即相融,然后不分你我。

独叟见了大喜,一直担心的事情不但没有发生,反而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

同时散出自身精神力,将那自然之力吸收过来,中和自身灵气,跟着改造识海上方的太极圆环。

这些事情张傲秋完全交给独叟处理,大量的灵气两者交汇,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当即将两条灵蛇招出,让它们跟着吸收散落的灵气。

修行者修行本就是要借助天地灵气,然后将其转化为真气,所以任何修行者体内真气都跟跟天地同源,只是经过另一种方法,以另一种方式存在而已。

就像那绿意,就是草木自身灵气,以草木生长的方式,将天地灵气聚集在一起,而创造乾坤图的那十二人,则是通过人为修行,将天地灵气压缩、炼化,虽然两者同源同本,但却又是两种各自不同的存在。

这种情况,有点像男女二人,同是母体生养,同处于一片天地中,但两者却又能本能地相互吸引一样。

张傲秋虽然不参与这种操作,但却能去感受,那绿色自然之力不是第一次得到,但却是一直对这个不甚了解。

想了想,也将意识放开,灵台空守,往那绿意最深处沉去。

意识刚一进入,就感到有种通泰舒爽的感觉,就像婴儿回归母体一样,意识在这绿色海洋里自由游弋。

这是张傲秋第一次以本体意识外放,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够这样,只是自然而然就可以出入灵台。

在他识海里出现太极圆环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培养元神的基础,现在的本体意识,虽然能自由进入识海跟独叟交流,但却没有形体,即不能永久停留在识海内。

不过这种意识也是元神原型,只是现在意识还不够强大,不能产生分身。

张傲秋意识沉浸在那绿色海洋中,整个变得浑浑噩噩,无人无我,吸收着那海量的灵气。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独叟将张傲秋意识召回,等他回到识海,独叟随即切断联系,关闭灵台,这时他已经将张傲秋体内丹田及识海里的乾坤图灵气跟绿色自然之力中和完毕。

独叟一看张傲秋过来,当即呵呵笑道:“老子就说你小子狗屎运好,还当真是如此,看来以后真不能犹豫,先干了再说,哈。”

张傲秋看独叟高兴的样子,心头一块大石也算是落了地,笑着接口道:“小子什么也没做,都是老人家运筹帷幄得当。”

张傲秋这记马屁拍得独叟老怀大开,笑骂了一声然后道:“你现在意识不要着急清醒,就这样再入定一段时间,将这些再稳固稳固,小心驶得万年船。”

张傲秋点点头,他自身本体早就可以自行吸收天地灵气,所以干脆就在识海内陪着独叟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