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另有天地(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甘慧英小心地除去周围苔藓,露出一颗凸出按钮。

张傲秋见了问道:“前辈,如何?”

甘慧英又看了一会才道:“只有试试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刚要伸手去按那按钮,甘慧英一把拉住,对众人招呼道:“将兵器插入石壁,小心机关发动石板收回。”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惊,若真按甘慧英所说,自己冒然一按,其他人没有做好准备,那真是罪该万死了。

念到这里,低头看了下脚下深渊,暗**了把冷汗,**湖就是**湖,自己还真要多多学习。

众人抽出兵刃插入石壁,甘慧英再将周围石壁确认一遍后,才对张傲秋道:“按吧。”

张傲秋这时还真有点心虚,伸出手一直不敢动,甘慧英在旁看了一笑,自己抬手将那按钮按了下去。

片刻后,石壁内传来“扎扎”响声,外面的石板当真如甘慧英所说,缓缓收回,同时前方石壁无声地向内收回一段距离,同时一块约两尺厚的石板伸出。

那退后的石门在先前根本就看不出门与山体之间的缝隙,而根据目测,石门材质应该跟周围山体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扇石门本身就是这里的一块石头,只是人为地将它加工成了石门。

张傲秋见状快速收回星月刀,跃身石板之上。

石板台阶的收回是同时进行的,速度不快但也不慢,不过以这些人的修为,这点时间已经卓卓有余。

几人入了洞内,却没有立即进入,前方缩回的石门,现在已经隐入洞内不见踪影。

甘慧英回头看着门口还没有缩回的石板皱眉道:“这里是谁人所建先却不说,但按外面的石板台阶来看,能到这里的人应该不多,因为要是很多人的话,在人还没有安全进来之前,外面的石板台阶是不可能缩回去的。

按这推想,若我们现在进入,那石门十有八九会自动回来将洞口封住,那时候我们可就是自断退路了。”

慕容轻狂道:“这个不用担心,这石门能在外面打开,自然也能在里面打开,只是机关按钮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张傲秋跟着在旁道:“师父说的没错,若真是找不到机关按钮,我再掏一条路出来,唯一一点不足的是,我们不知道这里面有些什么,会在里面呆多久,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吃的喝的都没有准备。”

紫陌倒是满不在乎道:“秋哥,有甘前辈这样的机关大师在,呆不了多长时间的,再说了,像我这样的高手,几天不吃不喝,照样生龙活虎。”

张傲秋听了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要是这里面再来些大虫子,大怪物的,几番拼杀,又没吃没喝的,你还能生龙活虎?”

紫陌闻言“呃”了一声,接着反问道:“那也总不能都在这门口干站着吧?”

张傲秋听了,转头看了慕容轻狂一眼,这是老得不能再老的**湖,最有领导资格。

慕容轻狂见张傲秋看着他,不由一笑道:“你看为师做什么?为师在这就是给你们打下手的。”

张傲秋闻言嘴角一撇不满道:“师父,你这担子倒是撂得快,得,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紫陌一听,立即眉开眼笑道:“就是嘛,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杀伐果断,要是又担心这,又担心那的,还不如在家呆着哪都不去。”

说完转头就要带头前行,张傲秋一把拉着他,数落道:“杀伐果断也要带着脑子,你能看见路么?闪边去。”

紫陌闻言张嘴就要反驳,但一看前面黑不拉几的,当即脑袋缩了缩,依言站到一边。

张傲秋上前两步,真气运转,星月刀上刀芒吐出,立即照得前面一片明亮。

同时放出神识,感应到前面都是实地,方才转头对甘慧英道:“前辈,我们一起。”

甘慧英“嗯”了一声,上前与张傲秋并肩前行。

紫陌跟夜无霜紧随其后,木灵与慕容轻狂则负责断后。

走了约十步样子,后面光线突然一暗,众人回头一看,果如刚才甘慧英所说,那石门又悄无声息地自动关闭。

张傲秋见状,将星月刀高举过头,真气催动,一时刀芒更盛,将众人周围霍得照亮。

借着亮起的刀芒,众人趁机打量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人工开挖的石洞,石洞占地并不大,长宽各约十丈左右,石洞正中留着五根石柱,石柱顶端与底部与石洞浑然天成,显然是开挖时特意留下做为洞顶支撑之用。

石洞内空无一物,洞壁粗糙,不知是没有时间处理还是刻意为之。

张傲秋看了一会,跟着踏步往前。

没走多久,后面的慕容轻狂突然“咦”了一声,张傲秋听了知道这是有所发现,立即转身靠了过去问道:“师父,怎么了?”

慕容轻狂指了指前面石壁下的阴影位置道:“到那里看看。”

张傲秋心中疑惑,但也没有多言,举着星月刀跟慕容轻狂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刀芒照亮下,隐约可以看见在此处靠近石壁位置,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说是人影也不恰当,应该是有人长时间坐在此处打坐后,石壁上有了模糊的人形轮廓。

只是这轮廓很浅,若不仔细,在这环境下很难发现。

慕容轻狂皱着眉头看了半响才开口道:“这种情况老夫在亡命深山的时候也曾无意间发现过,只是想要在打坐石壁上留下人影,需要在此打坐时间很长,而且打坐之人还要有非常高深的修为。”

紫陌在旁道:“非常高深的修为?到底有多高深?”

慕容轻狂摇了摇头道:“这个为师也不知道,反正以为师现在的修为,就算在这里坐上一百年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结果。”

张傲秋听了暗自咂舌,随即想到自己神识里的独叟,当即问道:“老人家,若以你的修为,要多长时间才能在这上面留下人影?”

独叟闻言撇撇嘴道:“老子才没那么无聊。”

顿了顿接着道:“大道修行千千万,没人说要得大道就必须坐在一个地方苦修的,这人是死脑筋,外面花花世界多好,游山玩水不是一样破碎虚空?”

独叟这话透露出一点信息,就是在他破碎虚空前是没有认真打坐修行的,多半时间用在游玩上去了。

其实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后,要再想往上,已经不再靠天地灵气的积累,而是靠自身的顿悟。

修苦禅可以顿悟,游山玩水也可以顿悟,方法不一,只是根据各人性子不同而异。

张傲秋细想着独叟所说的,没有接话,而是无意识地往旁来回跺了几步。

星月刀刀芒随着他来回走动也是左右晃动,紫陌眼尖,指着另一处阴影急道:“秋哥,你别晃了,那边好像还有一个。”

紫陌的叫喊声打断了张傲秋思路,稍稍愣了愣,才顺着紫陌手指方向走过去。

走到近前一看,还真是另一个人影。

慕容轻狂看了道:“看来进入这处山洞的人还不止一个。”

张傲秋闻言,举着星月刀沿着洞壁迅速转了一圈,回来后道:“这样的人影一共有十二个。”

慕容轻狂听了眉头深皱,一个这样的人已经可以称霸江湖了,这一下来了十二个,为什么以前江湖上半点消息都没有?

而且这里只留下打坐人影,其他线索一点没有,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难不成他们都肉身飞升了?

张傲秋见慕容轻狂皱眉深思,站立在旁不好打搅,独叟却是等得不耐烦,没好气道:“几个打坐留下的人影有个屁看头,再看也不能看出一朵花来,还不如趁早到里面去逛逛。”

刚才张傲秋沿着石壁转圈的时候,就已发现正前方石壁上有个石洞,他看见了,独叟自然也见到了。

只是先前的这个问题有点过于震撼,所以还没来得及说这件事。

张傲秋抬头看了看慕容轻狂道:“师父,现在想这也没有用,前面还有个石洞,要不我们先往前看看再说?”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这里一切都是未知,还是早点搞清楚心里踏实些。

张傲秋见慕容轻狂点头,当即转身往前,到了那石洞门口停了下来。

同时神识放出,沿着石洞往前,只是石洞蜿蜒曲折,神识可不能转弯,所以看得不远。

无奈之下,只好将神识收回,在近前石洞口仔细探查,而奇怪的是,这石洞四周均是实体,没有半点机关的所在。

这下倒是大出所料,本以为这里会像黑月林那处地宫一样危机四伏的,没想到居然是一马平川,当即捎捎头自言自语道:“怎么什么机关都没有?”

甘慧英在旁听了也是奇道:“什么都没有?”

张傲秋摇了摇头,紫陌看了无语道:“没有机关不是更好么?难道还非要起点波澜才开心么?”

张傲秋想了想也对,笑了笑道:“紫大师说的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