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三十一章 算计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念到这里,张傲秋刚才焦急的心稍稍平静一些。

既然应证大道的路上无可避免的会出现波折,那现在太极圆环这个潜在的威胁,说不定还是另外一个契机。

只有面对困难跟压力,才能够推动人去积极想办法解决,而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又无可避免地遇到另外一些人或事。

人只有奋进才会有奇迹,那些坐着不动成天幻想的人,永远都不会成功。

同时心里生起一个念头,要是所有的办法都用尽,还是不能解决太极圆环这个潜在的威胁,那么只有走最后一步,毕竟比起周边这些人性命安慰来说,乾坤图能不能用反而在其次了。

张傲秋此时心思收回,缓缓沉浸在那棵大树内部的微观世界里,慢慢变得平和,最后归于寂无,就像古井,一波不起。

此时识海里的独叟却突然“咦”了一声,然后又安静下来。

浑浑噩噩中,时间过得飞快,当清晨第一缕阳光刺入张傲秋眼帘的时候,才知道已经过了一夜了。

一瞟旁边的街道,街上行人已经熙熙攘攘,当即从暗处走了出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只觉神清气爽,丝毫没有半丝一夜未眠的疲困。

张傲秋倒也没多想,只当是修为上去后的自然表现。

悠然从暗处走了出来,在街边小吃摊上大吃了一顿,然后又跟慕容轻狂他们每人带了一份,才施施然回返客栈。

本来昨晚他是想到后面山林里试着将乾坤图的灵气消耗一部分的,但经过昨晚的事,心境放得平和,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刚一进门就看见紫陌趴在二楼栏杆上,一看见张傲秋就坏笑道:“秋哥,你还真是早啊。”

张傲秋一看他表情就知道出事了,急忙上了楼,先看了看夜无霜的房间,然后低声问道:“怎么,有情况?”

紫陌用嘴努了努张傲秋自己的房间,然后接过张傲秋手中的早餐跟着低声道:“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转身吆喝一声道:“都出来吃早餐了,秋哥真是早,每人一份啊。”

张傲秋听了一拍额头,房里会是谁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甘慧英把他给卖了。

当即暗叹一口气,拍了怕衣衫,脸上挤出一个自认为平和善良的笑容,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果不其然就看见夜无霜站在房子中间,正气鼓鼓地看着他。

而奇怪地是,慕容轻狂跟木灵也分坐在茶桌旁。

木灵一看张傲秋进来,眉头一皱问道:“你昨晚去哪里了?”

张傲秋见不用单独面对夜无霜,当即心头一松,上前两步嘿嘿一笑道:“两位师父,霜儿,你们早啊。”

夜无霜冷哼一声道:“少油嘴滑舌,木前辈问你话了,你昨晚去哪了?”

张傲秋一摊手道:“哪也没去啊,就在外面看了一晚的风景,你们都想多了,我又没那么傻,明知道是火坑还会往里面跳啊?”

夜无霜昨晚听甘慧英说起,立即就到张傲秋房间找人,果然不见踪影,当时就慌了,现在外面不仅有一教二宗的人,而且还有城主府军队戒严,不管是哪一方都惹不起,何况张傲秋一向胆大包天,要是真出了什么篓子那就完了。

跟着找来木灵跟慕容轻狂,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没有办法也只好在这房间里干等。

夜无霜一晚上着急,眼珠子都红了,心里一团怒火憋得不轻,慕容轻狂生怕夜无霜会发飙,急忙接过话题道:“好好的到外面看什么风景?”

张傲秋一听,知道慕容轻狂在替他开脱,急忙打蛇随棍上跟着道:“师父,其实我也不光是看风景,而是再想另外一件事。”

夜无霜闻言气鼓鼓道:“另外一件事?还能有什么事?”

张傲秋望她笑了笑道:“霜儿,你别生气,是我不对,我昨晚出去应该跟你说一声的,不过我确实没有想着去惹事,而且确实还有一件事。”

夜无霜见他态度还算诚恳,而且一身衣服干干净净,确实不像去做了什么危险的事,俏脸一沉,冷哼一声却不接话。

张傲秋走了过去,在茶桌旁坐下招呼道:“霜儿,你也坐,我还有事跟你商量。”

夜无霜却是扭头望向别处,只是不理他。

张傲秋见了暗自做了个鬼脸,恰巧被木灵看见,眉头又是一皱,转眼看了看夜无霜,然后狠狠瞪了他一眼。

张傲秋看了“呃”了一声,看来这真是犯众怒了。

当即道:“上次我跟霜儿在这曲兰城后山遇见了几个死域人,曾从他们口中套出一些话,他们现在正跟一教二宗联手追杀苏起,而且彼此之间还有联络暗号,于是我想,现在一教二宗正焦头烂额,若我们能假扮成死域人将一教二宗的人引出,同时知会城主府,到时候捉个先行,你们说是不是会产生点什么额外的效果了?”

夜无霜听完微微一愣,接着眉头微皱陷入思考当中。

张傲秋说的这事,她当时参与其中,只是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一时将它给忘记了。

这段时间夜无霜跟尤三娘一直在秘密接触在,自前晚一场大闹,秦懿童虽没有明着说,但对宝商号已经表示强烈不满,你们有什么江湖恩怨到外面去解决,别他妈一天到晚到我这来闹。

但宝商号也是交了税的正经商行,按理说曲兰城城主府就应该提供他们安全,出现这些事,城主府也有保护不周的嫌疑。

正因为这样,秦懿童才憋着一肚子火,这是典型的江湖仇杀,却要老子跟着来背黑锅。

而尤三娘在那晚表现的相当出彩,虽然跟宝商号不对付,但依然不计前嫌,积极救火救灾,而且还自觉地协助城主府进行搜捕,更重要的是,尤三娘身为老板娘,居然身先士卒,哪怕身受重伤依然不下火线,良民啊,大大的良民。

所以这两天秦懿童明显地要跟尤三娘走得近一些,虽然暂时没有什么动作,但从其言语跟态度,可以预见的是,宝商号跟城主府所做的生意,会慢慢移交给尤三娘。

一教二宗现在两头不是人,而且损失惨重,自己内部的事情都还没有理清楚,更没有心思来处理跟城主府的关系。

现在形势可以说是一片大好,不过因尤三娘有伤,一时找不到其他人替代,所以夜无霜就担待多一些。

不过一教二宗毕竟是一个庞然大物,虽然在曲兰城现在受了不小的挫折,但只要缓过这口气,卷土重来完全是有可能的。

所以打蛇就必须打死,不能留有后患,若是曲兰城跟临花城一样,能跟一教二宗成为死敌,那问题就好解决了。

只是要想秦懿童短时间内毫无保留地相信尤三娘也不可能,那现在只有像张傲秋所说的那样,人为地在火上再浇点油。

夜无霜身为陷入爱河的女子,也许会让她盲目,但身为圣教圣女,则会立即变回精明果断。

张傲秋见夜无霜思索,也不打搅,老神在在地品着茶,心中暗自高兴,又他妈逃过一劫,哈。

沉吟片刻后,夜无霜抬头问道:“既然死域人跟一教二宗联合追杀苏起,那他们必然会时时联系,现在一教二宗在曲兰城出现这情况,我估计消息也传了出去,若我是死域人,我不会在这时候有所行动的。”

张傲秋“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霜儿说的不错,不过现在那些死域人已经见了阎王,一教二宗就算是传出消息,又有谁来收了?况且我也没说会在这些天动手。”

顿了顿接着道:“圣教现在最大的任务是抓紧时间跟城主府打好关系,将能争取过来的东西全部争取过来,就算我们不走这一步棋,也不怕一教二宗反扑。

但同时这步棋也要走,怎么走,什么时候走,这就要好好琢磨琢磨了,因为一来我们要让一教二宗的人上当,同时还要让城主府的人没有异议,一切就像真实发生那样,让所有当事人都找不到有什么不妥。

而更重要的是,三娘以后要在曲兰城一家独大,所以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件事还要通过她来知会城主府。”

木灵听了却在一旁道:“一教二宗是打明了旗号跟城主府接触,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这城主大人是不是真对死域人有抵制心里,退一步来说,若是他根本不在乎死域人到中原来,那么死域人跟一教二宗有任何合作,只要不影响他自身利益,也许他真会袖手旁观。”

张傲秋右手手指敲了敲桌面,沉思半响后皱眉道:“师父说的也有道理,看来我们还要找找一教二宗真正威胁城主府的线索,只是这线索又从何去找了?”

慕容轻狂听了呵呵一笑道:“应该不难。”

张傲秋闻言“哦”一声道:“师父为什么这么说?”

慕容轻狂喝了口茶水接口道:“曲兰城也算是离水河边重镇,现在一教二宗跟临花城成为死敌,自然会转头经营曲兰城,他们要想支援死域人,老夫就不相信他们会放弃曲兰城这个交通便利的地方。”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2f8LnX'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