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九章 声东击西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日,尤三娘暗中前来,众人见面又是一阵欢喜。

会面时间不长,按张傲秋的吩咐尤三娘立即着手准备火油跟人手,现在她是老大,不用请示汇报,自然就方便了很多。

三日后,尤三娘传来消息,火油跟人手都已安排妥当,并放在事先约定的地方。

而这三日,张傲秋他们每晚都出去溜达一转,对一教二宗的几个据点再三确认,并在地图上做上详细的标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东风也来了,当即决定,动手就在今晚。

丑时,曲兰城全城一片寂静,大街上除了几个打更的人外,再难看到其他人等,此时正是人熟睡的时候。

西城门。

一座独立的前后四合院,院内屋檐下高挂风灯,灯光昏暗,照得下方一片昏黄。

突然“轰”得一声响,院门被一股大力震得四散乱飞。

院内值夜之人立即反应,大喝一声问道:“是谁?”

张傲秋“喋喋”怪笑一声道:“一教二宗的龟孙子们,爷爷又来了。”

说完不待对方反应过来,身形一闪,借着黑暗掩护,体内真气全速运转,当真身如鬼魅。

那人一见吓了一跳,立即尖声示警,声音刚起,眼前一道雪亮的刀锋亮起。

那人全力设防,长刀封挡,“当”得一声清响。

这次行动本就是突袭,讲究的就是快,所以张傲秋这刀用了九成力道,玄境高阶修为几乎全力一击,直接将那人震得鲜血连喷,萎缩不起。

张傲秋放出两条黑蛇,这可是难得的口粮,可不能浪费了。

后院紫陌同时发动攻击,以一敌二,正斗得不亦乐乎。

张傲秋怕紫陌有所闪失,呼啸一声,神识发出命令,将两条黑蛇调了过去。

院里的人听到声响,纷纷抄起兵器赶了过来,张傲秋躲在暗处,隐藏气息,专做偷袭,只将其震昏而不杀,给那两条宝贝留下口粮。

这比直接干掉要更费手脚,好在这个据点只有几个灵境修为,其他的都是些天境修为。

不到一盏茶功夫,院内十八人全部解决,张傲秋待两条黑蛇饱吸一顿后丢下四坛火油,一把大火冲天而起,烧得不亦乐乎。

曲兰城虽比过临花城,但东西城门还是隔着一段距离,张傲秋跟紫陌隐在暗处等了约一顿饭的功夫,四周才不断有人影接近。

张傲秋伸头看了看,暗自数了数道:“两个玄境初期,一个玄境中期,六个灵境,十个天境,人来的不多啊。”

紫陌想了想道:“会不会在他们老巢还留有暗手?”

张傲秋皱眉沉吟片刻道:“也有可能,我们再等一等,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三个玄境高手显然是领头人,一到现场立即分开,一部分人手四周搜查,另一部分开始救火。

张傲秋一看对方人手分开,知道机会来了,一拉紫陌,两人从另一个方向绕了过去。

两人刚赶过去,对面两个精短打扮汉子就撞了上来,时间还真是刚刚好。

对方两人看见张傲秋两人,表情明显一愣,还没等他们张嘴示警,两把长刀已经攻了过来。

两条黑蛇在旁辅攻,张傲秋跟紫陌功力全开,高阶的威压让那两人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三招不到,就被两条黑蛇偷袭成功,一命呜呼。

张傲秋抬头看了看天,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用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心中一急,干脆身形一纵,跳上屋顶大喝一声道:“一教二宗的龟孙子们,爷爷在此。”

那些忙成一团的人听到声音,转头一看,竟然是久违的刀疤跟稀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你却就在篝火阑珊处。

当即有四人调头离开,显然是要去搬救兵,剩下的人则放下手头事,一声不吭地围了过来。

张傲秋一见有人离开,心道正好,跟紫陌招呼一声,两人一左一右,专走阴暗狭窄小巷,让对方不能形成围攻。

同时神识放出,命令两条黑蛇贴地攻击。

几个呼吸后,双方短兵相接,张傲秋也顾不得隐藏实力,刀刀硬拼,紫陌则使出小巧身法,擦边补漏。

这一次张傲秋故意不留余力,就是想看看自己修为上升后到底有多大的潜力,同时也想知道炼体术修炼到了什么高度。

由于地势狭窄,对方三个玄境高手分出两个前后夹攻,剩下一个压阵旁观,随时准备接手,其他的人则分出一部分占据高点,防止两人趁乱逃脱,剩下一部分人则从旁围攻。

张傲秋跟紫陌频繁换位,每次都是张傲秋跟对方硬拼一刀后,立即转往后面,紫陌紧接着补位,配合行云流水,中间没有丝毫间隔。

难得的是两人事先根本没有战术交流,完全是一种默契。

张傲秋越战越有信心,跟对方两个玄境高手招招硬拼,反震力道不但不能对其制约,反而还能借力回旋,这一战让他进一步体会到刀与刀之间的衔接及呼吸腾挪,一时感到痛快至极,忍不住扬天长啸一声。

乾坤图灵气虽然祥和,但自身杀伐之气亦浓,就像两个极端,又完美结合在一起。

啸声中,张傲秋刀式转换,间或攻击旁边的其他敌人,而每次他刀锋划过,则必有一人毙命。

旁人看来好像是张傲秋自身攻击,但其实却是那两条黑蛇趁机下口。

两条黑蛇跟着张傲秋已有好一段时间,在张傲秋打坐调息吸收天地灵气时,它们两个跟着在旁捡漏,随着张傲秋修为加深,遗漏的灵气也越来越精纯,比起三生草灵气,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这两条黑蛇个头已经超出以前一圈,以前完全可以藏身于张傲秋衣袖中,现在则呆不住了。

随着个头的增加,自身灵识渐渐成熟,基本上可以跟张傲秋做到心意相通,同时速度也越来越快,毒性更强。

也正是有这两个帮手,张傲秋才敢放手一搏。

压阵那人眼见形式不妙,历喝一声道:“其他人退下。”

说完手中长剑一展,跟着攻了进来。

张傲秋见了却是怡然不惧,冷喝一声道:“接手。”

紫陌闻声心领神会,一改小巧刀法,变成大开大合,将缠斗的两个玄境高手接了过来。

这对紫陌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不过这两个玄境高手跟张傲秋硬拼十多次,加上紫陌在旁骚扰,根本没有回气的时间,虽然修为在那里,但功力已十去四五。

张傲秋玄境高阶修为,对迎面过来的玄境中期,根本就没将他放在眼里,体内真气逆行,身形如落叶一般,左右飘忽不定。

那人虽然也是玄境高手,但张傲秋这种身法,完全违背了真气运转规律,一时不知该从何下手。

高手相争,招招都是在电石火花之间,等他有所犹豫的时候,张傲秋刀锋杀到。

这一刀刀式诡异,表面看上去是当头一刀,但却总给人一种随时都可以变化方向感觉。

刀法身法只是其表,真气运转才是核心。

张傲秋见对方拿不定方向,心中更是大定,嘴中大喝一声,真气急速运转,一道金黄的刀芒吐出,照得黑暗的空间豁然一亮。

耀眼的刀芒让那人不由自主眼睛一眯,同时心头暗叫不好,凭着多年修行的直觉,左脚踏出,带动身子往旁急速闪避。

身子还没站稳,眼前刀芒却自然转弯,妖邪地划过一道弧线,自然而然地从下撩起。

那人大吃一惊,此时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迫不得已下,深吸一口气,长剑划出,只取张傲秋前胸,以命换命,以伤换伤。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长剑还没伸尽,眼前刀芒突然暴涨,伸出超过四尺,先一步划过他胸膛,鲜血飞溅,跟着软到在地。

整个过程仅仅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在另外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傲秋已经有返身杀回。

而此时神识探照下,对方援手已经开始接近,张傲秋跟着紧逼两刀,低喝一声道:“走。”

紫陌毫不犹豫,身形一转,立即腾身离开,张傲秋紧跟其后,下面的人被他二人杀怕了,一时竟不敢追击。

张傲秋跟紫陌跃上屋顶,几刀将上面防守的天境高手逼开,同时提起大喝一声道:“爷爷在此,谁敢前来抓我?”

喊完跟着呼啸一声,带着紫陌撒腿就跑。

两人刚跑了几步,就远远看见东城门冒起三团大火,知道慕容轻狂他们已经得手,这才放下心来,拉着紫陌专心逃命。

兜兜转转地跑了一段,后面追兵却看不到踪影,显然是东城门的大火让他们慌了手脚,又赶回去救火去了。

两人见了哈哈一笑,施施然往尤三娘现在所处的位置赶去。

到了地头,张傲秋发出暗号,隐藏多时的尤三娘现出身来,看着张傲秋跟紫陌道:“你们两个,当真是胆大包天,三娘佩服。”

张傲秋嘿嘿一笑道:“小意思,剩下的就看阿姐你的了。”

尤三娘闻言点了点头,却突然反手在左臂自划一剑,顿时皮开肉绽,隐见白骨。

张傲秋见了眉头一皱,上前一步道:“阿姐,你这是做什么?”

尤三娘脸色发白,冷哼一声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道理你不懂么?”

张傲秋“呃”了一声道:“懂是懂,可是这本钱下得也太大了点吧?”

尤三娘闻言白了他一眼,催促道:“啰嗦,还不快走。”

而此时岳天安看着四处大火,心头憋着一口老血,扬天大吼一声:“老子……,顶你个肺啊!”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xK73GE'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