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十八罗汉(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大战结束后,张傲秋看着倒在地上全身发黑的两人,心中暗自警惕,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这样自以为是,如果这次敌人再多来几个高手,输赢先不说,自己这边妥妥地要折损一两人。

在场的任何一人的折损都是莫大的损失,要是那样,真不知该如何交代。

念到这里,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后怕,还好还好。

众人出了密林,张傲秋看着外面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尸体,皱眉问道:“这些人怎么办?”

木灵闻言冷哼一声,抬脚将其中一人踢入密林道:“这些伤天害理的东西,就让他们曝尸荒野。”

张傲秋听出木灵话语中的恨意,心中暗叹一声,帮着将尸体抛入密林。

反正这里人迹罕至,寻常人等很少到这边来,倒也是一个毁尸灭迹的好地方。

这一通忙完后,时辰还不过子时,四人摘下面具还于紫陌,又大摇大摆回到小镇,洗漱完毕后各自休息。

第二天天刚亮,众人即起床赶往刀宗,这里既然已有一教二宗的人守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人过来巡查,所以宜早不宜晚。

刀宗离小镇不远,众人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赶到刀宗山门。

木灵一人领先,张傲秋跟华风紧跟其后,阿漓次之,慕容轻狂等人则落后三步。

木灵走到山门前,久久矗立不语,张傲秋看着他背影,心中泛起一股难言的苦涩。

还是以前熟悉的地方,还是以前熟悉的山路,只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

原本雄伟的山门,现在已残缺不堪,右边一扇大门倾斜地吊在一旁的石柱上,而左边那扇则静静地斜躺在不远处。

大门正中,有着一个触目惊心的深凹,两尺有余厚度的铁门被撞成这副光景,可见当时撞击之烈。

进入大门,映入眼帘是一个硕大的广场,这个广场是刀宗迎客台,也是刀宗举行盛大仪式的地方。

只是此时广场上各式兵器随意丢弃,随处都可见大滩大滩的褐色斑迹,这些都是鲜血干涸后留下的印记。

每处血迹对应一个刀宗弟子尸体,故地重回,没有喜悦,只有无尽伤感跟仇恨。

木灵缓缓穿过广场,站在广场最上方默然前望,在正前方,一座被烧得坍塌的建筑物矗立在众人面前。

这是刀宗议事大殿,就眼前残余,可以看出这座大殿原先模样应该是极为宏伟,长二十丈有余,宽亦有十丈多。

木灵一直说要回刀宗一趟,但未曾说明所为何事,张傲秋也不好问,毕竟就现在的样子,回去只会更加触景伤情。

所以现在一切都由木灵,他走就走,他停就停。

木灵在此只站立片刻,即掠往后山。

后山是刀宗重地,这里有家眷住处、宗卷、祠堂、库房及诸多机密位置。

木灵现在所去正是刀宗祠堂,祠堂跟前面的大殿一样,被火烧得残缺不全,横梁坍塌,四处焦黑一片。

外观如此,那里面供奉的祖宗令牌肯定早就被烧成了灰烬。

木灵急步上前,犹如归家的游子,落在祠堂门外,双膝跪下。

张傲秋、华风跟阿漓见状,跟着陪跪在旁,半响后才听木灵道:“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弟子木灵现前来请罪,祖宗所创基业,在木灵手中变为一处废墟,一众门人弟子,现只剩下四人,对此木灵万死难辞其咎,任何天谴责罚,木灵愿一人承担,只是现在大仇未报,木灵不敢轻言生死,若列祖列宗有灵,当保佑木灵手刃仇人,重建刀宗。”

张傲秋听木灵所说,现在才明白过来,木灵一直想回刀宗,只是想在列祖列宗面前请罪,这是他的心魔,若不能将这过往抛弃,他很难再往前走,就像他以前勘不破情关,落下心魔一样。

任何一个高位者,在拥有权力的同时也承担更大的责任。

担当,是一个男人基本本质。

木灵再跪一会,即站起身来,神情显得落寞、悲伤。

张傲秋在旁道:“师父,刀宗之事虽已成现实,但归根结底非你之罪,若不是……。”

木灵摆摆手打断道:“阿秋,不管什么原因,为师都脱不了干系。好了,你也不用再说了,现在带我们到独叟前辈留下的那处山洞吧。”

张傲秋“呃”了一声道:“师父,不再四处看看了?”

木灵闻言一笑道:“这次回来,最大的心愿就是跟列祖列宗请罪,此心愿一了,以后就可以放手而为。阿秋,你曾说刀宗传承要为师跟阿漓来承担,你这愿望只怕是不能了。”

张傲秋听了一愣,木灵这话中已经透露出死志,心中一震,急声道:“师父,你要做什么?”

木灵看着他微微一笑,拍了拍他肩膀道:“为师自有分寸,你放心好了。”

说完转身哈哈一笑,身形潇洒,笑声愉悦,不再复刚才的悲伤之意。

张傲秋见了不由转头与华风对望一眼,两人均看出对方眼中的忧虑。

独叟留下的那个山洞,在场的人只有张傲秋知道,他见木灵走远,急忙跟了上去,本想再套套木灵的话,看他刚才所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转念一想,还是打消了念头。

要到达那处山洞,则必须经过刀宗禁地,禁地中间,十八罗汉依旧矗立在那里,只是很长时间没有人照理,四周的藤蔓已经快将罗汉身体包裹住。

张傲秋看了上前将那藤蔓斩断拉开,夜无霜跟紫陌两人跟着上前帮忙,夜无霜看着其中一具如真人大小的罗汉问道:“阿秋,你以前说在罗汉像前打坐,就是这里么?”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据说这罗汉像里隐藏了一个武学大秘密,若是能够将其悟透,修行速度会加大百倍。”

紫陌在旁听了,不相信地上前摸了摸石像,嘀咕道:“这也没什么啊,也就是个石头雕像。”

张傲秋一笑道:“我在这里打坐了好些年,也确实不知道这罗汉雕像有什么秘密。”

夜无霜听了跟着一笑道:“那这罗汉雕像是怎么来的你总知道吧?”

张傲秋闻言却是一愣,他只听木灵说起,这是十八罗汉是祖师自己雕刻的,说得很玄乎,不过再一想,要是这罗汉真的有说的那么厉害,祖师又能将他雕刻出来,那岂不是祖师已经参悟通透,天下无敌了?

而且要是祖师已经参悟通透,那他仙去的时候,至少也会留下如何参悟的法门,绝不会让后辈弟子天天坐在这里盲人摸象。

想到这里,张傲秋不由心生怀疑,转头看了看木灵。

木灵见了上前几步,环视了这十八罗汉一眼才道:“我师父机缘巧合下得到一本奇书,上面画有这十八罗汉像,据书中所说,这些雕像里隐藏了一个秘密,特意留给有缘人。

我师父对此也曾是半信半疑,不过那本奇书年代久远,不像做假,而且我师父那是还请了一些得道高僧一起参悟,虽然后来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都觉得不像有假,于是干脆照书上图像雕刻出来放在这里,也许有一天会有人悟出其中的道理。”

紫陌听了在旁道:“那就是说,这罗汉里面的秘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参悟出来?”

木灵点了点头,紫陌一见凑到张傲秋跟前道:“会不会是要用你那精神力?”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我试过了,这些都是普通的石头雕像,没有用的。”

慕容轻狂见了走上前去,将十八罗汉一一看过,张傲秋知道他见多识广,遂问道:“师父,你可看出什么了?”

慕容轻狂闻言却反问道:“佛陀的圣像,为什么有的要坐着?有的要立着?有的要卧着?”

说完不待张傲秋回答跟着道:“可以说佛陀的圣像每一种式样,都含有它深刻的意义,象征着佛陀的一份精神,一份圣格。

先说佛陀坐着的圣像:坐像中有的是结跏趺坐,像是正在禅定的样子;有的是左手放在盘着的腿子上,右手高举,以掌心向外,像是说法的样子。

前者可以说是表征佛陀的自觉,后者可以说是表征佛陀的觉他。自觉是说佛陀所以成为佛陀,要经过相当的修持,思惟观照,深入禅定,方能识得自己;觉他是说佛陀从体起用,以真理普利众生,用甘露法水,净化人群。

次说佛陀立着的圣像:立像中有的垂手站着,像是正在接引众生;有的是开步行走,像是忙于教化。垂手站立,接引众生,见到佛陀的慈悲之手伸出,在苦海漂泊的人,怎能不诚恳的皈投到佛陀的怀抱?忙于教化,这正显出佛陀对他体证的宇宙人生真理,充满无限的热情,虽然是功行圆满的佛陀,也要用真理不休息的为众生服务。

再说佛陀卧着的圣像:卧像中只有吉祥卧的涅槃像一种。涅槃,是福慧完成,到达不生不灭的境界。佛陀的涅槃像,可以说是由动归于静的意思。佛陀住世时,说法、行化,这都是由静生动,动是有休止的时候,静则是无穷的悠长。”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WF507U'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