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章 诱敌如林(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那人见了不由心里低声咒骂,这些人都他妈是夜视眼不成,看得比夜猫子还准,每次都来得恰是时候。

不过这时也不是咒骂的时候,手中长剑下意识划过去,想要挡住那道刀芒,可是刀芒没有挡住,却听见“嗤”得一声,接着右手一轻,手中长剑缝中断为两截。

那人一见之下,当真亡魂大冒,猛提一口真气,身子在空中强行一扭,避开划向胸口的刀芒,跟着摔在草丛中。

刚要弹身跃起,却突然感到握剑的右手一痛,跟着感觉有个滑溜溜的东西爬上自己手掌,刚想到是蛇,眼前已是一阵迷糊,跟着一命呜呼。

刀芒将长剑一划两断另一人在旁看得清清楚楚,前面那人躺在草丛里一动不动,显然是没气了,另一人还以为他是被那刀芒所杀。

玩刀的高手他见过不少,但刀子能吐刀芒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心头暗自怒骂,这明明是他妈个高高手,居然发过来的情报说他只是一个灵境初期。

哪敢再做停留,都两个夜猫子眼的高手夹攻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而林外的打斗声更加密集,间或传来叱咤声,张傲秋听出了木灵、紫陌及甘慧英的声音,心中略显焦急,外面有八个灵境高手,木灵三人恐怕难于应付。

当即噘嘴发出暗号,让慕容轻狂前去帮忙,林中的机关只有他跟木灵知晓,由他一人牵制还有些许回旋。

同时收敛气息,迅速往剩下那人靠拢,林中还有四人,必须要尽快解决了。

两条黑蛇在神识指挥下,配合张傲秋同时发起进攻。

为了方便两条黑蛇暗中行事,张傲秋干脆露出行藏,不过这次却没放出刀芒,因为那刀芒光亮在这环境中太过耀眼,周围还有三个敌人潜伏,可一不可二了。

虽然露出行藏,但也只是惑敌之计,凑到近旁冷不丁来一刀就走,让那人不敢擅自动弹。

剩下那人也不是傻瓜,一心只想离开这片树林,跟外面人会合,反正对方只是在这密林中厉害,自己几人在外围围住,等天一亮,事情就好办多了。

当即长剑展开,也不接招,只是护住己身,脚步同时移动,沿直线往外移动。

密林里剩下三人听到动静,同时向他靠拢,张傲秋神识看得清楚,也不纠缠,身形快速移动到另一处隐藏机关的地方,装着慌不择路,一跤跌倒。

那四人汇合到一起,暗恨他屡次偷袭,听得响声,四把兵器同时恶狠狠地招呼过来。

张傲秋“嘿嘿”低笑一声,身形一滚,同时发动机关,只听树叶哗响,两扇装有利刃的刀墙带着凌厉的风声快速合拢。

四人吓了一跳,身形同时快速移动,避过刀墙,却一不小心碰到脚下绳索,刚暗叫糟糕,密林深处立即传来“咻咻”的箭羽声。

在这绝对黑暗中,一切都凭自身感知,手中兵刃展开,一时“叮叮”之声不绝于耳。

只是这箭雨又密又急,加上毫无光线,四人当中立即传来两声闷哼。

张傲秋神识看见,想也不想,跟着兜刀从旁一刀杀去。

“当”得一声清响。

这刀选取的对象是那个灵境修为的人,张傲秋这刀用了八成力道,又是偷袭,那人凭着刀风仓皇出招,只一刀就让其重伤倒地。

现在是生死关头,一不小心死的就是自己,所以再也顾不得隐藏修为,玄境对灵境高阶碾压此时充分体现出来。

张傲秋一刀得手,不待剩下三人回击,身形一闪,躲往一边。

两条黑蛇趁机跟上,那倒在地上的灵境高手哼都来不及哼,就一命呜呼了。

这些进入密林的人,一直不知还有这两条灵蛇的存在,自己这边折损的人,还都以为是对面这个刀疤汉子所为。

而现在这边又有两人中箭受伤,局势开始慢慢倾斜,猎人变成猎物。

张傲秋可不能放这三人出去,身形在密林里如鬼魅般移动,间或发出声响,引诱三人来攻。

不过这三人也学乖了,这密林里还不知道有些什么别的机关,现在所处位置虽然也不安全,但暂时还没有生命威胁,干脆原地站立,一面包裹箭伤,一面等着天亮。

张傲秋见这三人不上当,但也不走,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外面有慕容轻狂在,解决那八人也只是迟早的事,等外面敌人料理完毕,这三人也就是板上鱼肉。

当即也俯下身子开始调息,神识却一直罩着那三人。

外面打斗声音不时传了过来,临时惨叫间或响起,等了一会,那三人再也等不下去,身形突然散开,分往三个方向逃窜。

张傲秋见了暗骂一声,神识指挥两条黑蛇分别跟上那两个受伤的人,自己则悄悄跟在最后一人后面。

那人速度飞快,一心只想离开这里,落脚处专检没有树枝的树干,张傲秋在后面看了也是暗自佩服,这样的环境落脚居然分毫不差,看来还真是一个高手。

当即身形一转,从另外一边绕近路先一步抵达,蹲下身子暗自积蓄真气,同时心头默默计算那人速度。

片刻后,张傲秋双脚一弹,身形高高跃起,星月刀在空中连劈三刀,同时真气逆转,身形避开来人正面。

这三刀可以说是张傲秋此时体内真气的全力施为,凝若实质的刀气将来人左右正中全部包裹,力求一战毙敌。

那人虽是全速奔行,但精神一直高度戒备,张傲秋第一刀劈出时,就已有感应,他也是修行高手,这种刀气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硬接。

身形随之一顿,刚想避开正面袭来的刀气,哪知左右两边刀气不分先后跟着赶到。

如此刀法,当真了得。

那人避无可避,嘴里历喝一声,长剑划出,一道剑气标出,跟着“蓬”得一声,刀气剑气相交,带着一股狂风向两边飞快扩散。

电石火花间,张傲秋身形刚刚移过三尺,脚尖还没落到实物,狂风就扑面吹了过来。

张傲秋现在有真气护体,倒也不惧这狂风,体内真气高速运转,借着风力,身形再往后飘移一截,同时真气迅速下移,双足涌泉穴一热一凉,提供充沛的力道,在树干上借力一蹬,人如利箭般直往那人杀去。

那人感应到张傲秋前指刀锋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万般无奈下,只好一个千斤坠,身子下沉落地,先避其锋芒再说。

张傲秋这样做看是凶狠,却只是虚有其表,体内真气只用三成,正是要让对方认为自己这一刀是去拼命的,从而让对方落到地上。

张傲秋身在空中,真气一收一转,身形奇迹般顿了顿,同时前指的刀锋霍得划下,带着耀眼的刀芒只取下面敌人。

那人在刀芒亮起时,看着张傲秋在空中急停,就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索拉住一样,这种真气运转让他不由自主张大了嘴。

还没等他感叹完,上方刀芒亮起,修行本能让他身形自然避开,跟着连退几步。

张傲秋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身形快速落下,刀锋霍霍占其先机,让对方一直被动防守。

那人是玄境中期修为,比张傲秋修为略高,但奈何张傲秋体内真气雄厚,两者相抵,还稳占上风。

张傲秋试过硬拼几刀后,心中大定,再加上这段时间一直不断修炼炼体术,使得他对反震力道回力更为迅捷。

张傲秋心中不由大感痛快,一时气势如虹,干脆收回刀芒,手中刀式更快,刀刀逼其硬拼,正好也借机看看自己炼体术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那人心中真是叫苦不迭,没想对方居然如此厉害,现在就是想走恐怕也走不了了。

虽然那人落于下风,但玄境修为的韧性让他败而不破,一直苦苦支撑。

张傲秋神识同时罩着不远处另外两人,那两人即使受了伤,那两条灵蛇也不是他们对手,只是现在草木杂生,光线全无,再加上两蛇速度如电,一时打成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

张傲秋见了稍稍放下心来,刀身吐出刀芒,不能再拖下去了。

刀芒现在能随其心意,想长就长,想短就短,完全根据当时情形随机应变,这样一来,对方就更加捉襟见肘。

张傲秋神识里看着地形,心中已有算计,有意逼其往右后方退,右脚豁然踏前,身子猛然往对方怀里撞去,同时刀法一变,改大开大合为小巧灵动,刀芒收到半尺长,犹如一个光茧将其上中路完全罩住。

那人见识过刀芒的厉害,脚下用力,身形跟着连连后退,刚想着怎么对付,突然右腿一阵钻心疼痛,一声惨叫喊出,右手长剑自然而然慢了一拍。

张傲秋早知会如此,“嘿嘿”一声冷笑,星月刀错过对方刀式,随手拖过,一丝血线标出,惨叫声顿时戛然而止。

张傲秋看都不看,身形加速往剩下两人赶去,等他还没赶到,神识里已看见慕容轻狂从右方插过来。

知道外面敌人已经解决,不由一声清啸,心中豪气大发,刀芒霍得亮起,照亮所在位置。

后面木灵三人看着亮光跟着赶过来,这次猎物跟猎人完全反过来,两人被团团围住,张傲秋跟慕容轻狂为主,牵扯其注意力,两条灵蛇趁机偷袭,一条咬上一个。

这二十个人到真是为这两条灵蛇送来口粮,将其精血吸了个饱,这一顿又可以管十好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