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八章 金甲入侵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三人出了洞口,张傲秋自去洗漱。

紫陌等张傲秋走远后,皱眉道:“霜儿,你觉得秋哥是不是有点反常了?”

夜无霜也是不无担忧道:“三天前的异象我们都看见了,是不是那东西进了他脑子搞出什么状况了?”

紫陌点点头道:“十有八九。不过这事情师父还不知道,等会师父回来了,让他老人家看看,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夜无霜看着张傲秋远去的方向,却是皱眉不答。

又等了约一个时辰,慕容轻狂才带着阿漓等人过来。

阿漓眼尖,老远就招呼道:“秋大哥了?”

紫陌向张傲秋离去的方向努了努嘴道:“往那边去了。”

木灵看了一笑道:“那地方我知道,还是我去吧。”

慕容轻狂在旁道:“哈哈,一起,一起。老夫想看看这小子又有什么奇遇。”

木灵闻言跟着哈哈一笑,左右看了看道:“既然这样,那就都一起吧。”

一众人在木灵带领下,一路往东,走了约一盏茶功夫后,前面一个水潭隐隐出现在树丛中。

夜无霜跟阿漓两人自觉留下,剩下一帮大老爷们跟了过去。

张傲秋已洗刷干净,正靠在水潭边石头上悠闲地哼着小曲,一见木灵等人过来,不由埋怨道:“师父,买个衣服也要这么长时间么?你看我皮都泡皱了。”

木灵闻言一笑道:“这边上一教二宗的人已经进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进出总得小心点。”

张傲秋听了低头嘟囔两句,接过衣服开始穿起来。

紫陌一见张傲秋哼着曲子,就知道这家伙是没什么事了,不过以他对张傲秋的了解,刚才在山洞里张傲秋表现的反常情况也绝不会是没有缘由,只是现在人多,不好询问。

张傲秋穿好衣服,舒坦地伸了伸懒腰道:“舒服。”

慕容轻狂见了笑道:“小子,这趟你可不冤,你现在可是玄境高阶初级修为,以后只怕为师跟雪教主两人联手都制不住你了。”

张傲秋听了呵呵一笑道:“师父,都是自己人,就不用脸上贴金了,不过下次再操练的时候,可要好好控制……。”

说到这里,张傲秋突然一顿,脸色霍得现出惊容道:“金甲入侵,金甲入侵,我知道了,我是说怎么看着熟悉,原来是这样。”

慕容轻狂一看他那样,倒是吓了一跳,走近一步问道:“阿秋,你先别急,你知道什么了?”

张傲秋闻言转头望向慕容轻狂,眼神中却依旧带着震撼跟惊惧。

慕容轻狂一看就知道这是人遇见了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自然出现的反应,就像遇见鬼,看到太阳西起东落一样,所以也不催促,等他自己慢慢平静。

夜无霜跟阿漓听到声响也赶了过来,均是一脸担忧地看着张傲秋。

过了好一会,张傲秋才慢慢平静下来,在水潭边一块石头上坐下沉声道:“金甲入侵我见过。”

慕容轻狂被他说了一愣,‘金甲入侵’是石台上的第一句话,张傲秋说他见过,这是哪跟哪?

张傲秋见众人一脸疑惑的样子,苦笑一下道:“那天师父跟雪前辈两人联手,我在伤了雪教主后突然入定,这事你们都知道,在入定后,意识突然进入一个古战场,其中一方身披金甲,而另一方则是银甲,当时的场景应该是战争的尾期,银甲战士被一屠而尽,而银甲所保护的城镇,在随之以后也自燃大火,烧成灰烬。”

慕容轻狂听完,跟木灵对望一眼,这种情况不要说张傲秋,就连他们自己也像听天书一样。

木灵沉吟片刻后道:“阿秋,有没有可能你看到只是一个幻境?”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我开始也以为只是幻境,但那古战场的悲凉气息跟石台上文字透露出来的气息一模一样,两者之间必然有联系。”

夜无霜听了“啊”了一声道:“阿秋那天入定后,体内发出一股悲苍气息,这股气息弥漫整个山谷,原来是因为这个?”

夜无霜所说的这事,张傲秋还不知道,本来夜无霜是要问他的,但那次张傲秋入定时间太长,她内心的担忧代替了好奇,而张傲秋那时也以为看到的只是幻境,所以过后也没有提起。

张傲秋闻言一愣,半响后才道:“还有这事?”

夜无霜点了点头,脸上却是忧色更浓。

慕容轻狂见张傲秋紧皱着眉头,拍了拍他肩膀道:“阿秋,这事不管是真还是假,该来的你也躲不过,现在想得再多也没有,关键还是要尽快提升修为,以防万一。”

张傲秋听慕容轻狂这么一说,嘴角又是一声苦笑,张张嘴刚想说人家那都是神仙级别的,我们这些修为在别人眼里连蚂蚁都算不上。

但转念一想,要是真说出来,恐怕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好过,以其那样,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担着。

再说了,这事还只是猜想,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谁知道那些神仙还在不在。

想到这里,心里豁然开朗,一拍大腿,霍得站起来道:“师父说的对,走一步看一步,只要尽力了,结果再坏也能接受了,哈。”

这里事了,一众人打道回府,不过这次却没走那小镇,而是从另外一条山路出山。

到了曲兰城,张傲秋斜眼看了紫陌一眼道:“阿陌……。”

话还没说完,紫陌就丢了一个心领神会地眼神,前脚修为刚刚进级,正好找人来松松筋骨。

夜无霜在旁看得清楚,知道他们又要去曲兰城大闹一场,刚想要开口阻止,但转念一想,张傲秋现在修为跟自己已经越拉越大,而且种种迹象显示,他以后还要担起更大的重担,以其现在阻止他,还不如顺水推舟成就他。

想到这里,当即咳嗽一声道:“一教二宗在曲兰城根深蒂固,圣教要想全权掌握曲兰城地下势力,现在正是要乘胜追击。”

张傲秋听了狐疑地看了夜无霜一眼,还以为夜无霜只是在套他的话,当即嘿嘿一笑道:“霜儿,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过去看看三娘。”

夜无霜闻言正色道:“三娘现在已经是圣教在曲兰城外堂堂主,你既然是他阿弟,自然要帮她全力铲除敌人,要看望她,以后有的是时间。”

夜无霜这话,连紫陌也听出了有点不对,大头凑了过来迟疑道:“霜儿,你……,不是在说笑吧?”

夜无霜白了他一眼道:“你看我是在说笑么?”

紫陌犹自不放心,“呃”了一声转头看了看张傲秋,眼神中带着疑惑。

张傲秋也是一头雾水,想了想道:“霜儿,既然这样,那你想怎么做?”

紫陌在旁听了,一拍大腿,高,真他妈是高,这样转移目标,不显山露水又能进行试探,当真不亏是天下第一阴。

夜无霜闻言眉头微皱,沉吟片刻后道:“我现在也没有具体想法,我们在山上也呆了这么长时间了,不如我们先进曲兰城休息休息,晚上我们三个去探探虚实再做打算如何?”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还是霜儿思虑周详,我跟阿陌都听你的。”

紫陌听了摇了摇头,凑过去小声道:“秋哥,你这是不是也太假了?”

紫陌这话声音虽小,但夜无霜还是听得清楚,眼睛瞟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带头往曲兰城方向而去。

张傲秋待夜无霜走得远了,剜了紫陌一眼道:“不说话你会憋死不?”

紫陌闻言一愣,跟着叫屈道:“我这还不是怕霜儿跟你秋后算账,真是不识好人心。”

进了曲兰城后,张傲秋等人另找客栈,由甘慧英独自前去与尤三娘接触。

到了傍晚,张傲秋三人悄悄出门,暗自将曲兰城走了一遍,果然如他们所想,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

回到客栈,众人一碰头,张傲秋将情况说了一遍。

紫陌跟着道:“现在一教二宗在曲兰城防守有所松懈,各个据点好手不多,正好是下手的好时机。”

张傲秋听了,笑着摇摇头道:“阿陌,先不急一时,我倒有个一箭双雕的注意。”

紫陌到没想那么远,“哦”了一声问道:“怎么个一箭双雕法?”

张傲秋看着摆在桌上的地图道:“任何行动都要将利益最大化,我们此次不仅要让一教二宗在曲兰城元气大伤,同时还要将三娘名正言顺的扶上位。”

夜无霜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凑过来问道:“计将安出?”

张傲秋闻言一笑,胸有成竹地道:“现在圣教刚拿下千金台,以后还要在旁做好人,所以这次行动不能动圣教的人,不过霜儿除外。

等三娘过来后,让她这段时间做好充分准备,行动前我们再踩一遍点,将具体时间跟顺序定下来,然后由我跟阿陌扮成刀疤跟稀眉,先找一处力量最薄弱的据点下手,声势闹大一些,当一教二宗其他据点的人赶过来营救的时候,你们剩下四人就到其他据点下手,这次讲究一击必杀,所以师父你可以先用毒,不能让我方出现任何伤亡。”

说完指了指地图上画着红圈的地方道:“这三个位置处于东城门,相邻很近,也是一教二宗最大的三个据点,你们一处得手后,立即放火,然后再到另外一处,下手一定要快,不能等城主府的人反应过来,若是时间实在来不及,切记不可贪功,立即撤出。

在我们大闹的时候,三娘带圣教的人埋伏在暗处,一得到我们的暗号,则冲出来救火、抓人,当然这还要有个时间差,不然出现的太过巧合就经不起推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