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一十九章 诱敌如林(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没理他,轻身落在一棵大树树丫,隐藏身子,神识放出,很快就发现慕容轻狂他们埋伏的地方。

张傲秋对着三处方向一一指过,小声道:“师父,我师父,甘前辈。”

紫陌看了点了点头,身子一转,隐入了另外一棵大树上。

几个呼吸后,后面二十人追了过来,所谓逢林莫入,这点忌讳**湖都知道。

所有人在外弧形排开,只站立了片刻,中间一人右手竖起四个指头,向右挥了挥,跟着同样竖起四个指头往左挥了挥。

手势刚落,人群中一边分出四人,分别往左右包抄而去。

剩下三组则分开一段距离,排成“品”字型队形迅速往前挺近。

片刻后人群左侧突然传来“啊”地一声惨叫,却是碰到机关,声音刚起,就戛然而止,原来两条黑蛇在旁趁机捡便宜,一咬毙命。

进入林中的一群人听见声音立即听了下来,互相围成圆圈,当中一人小声道:“有机关。”

话音刚落,就听见前面传来喋喋一声怪笑道:“追老子的时候不是挺威风的么?小小机关都害怕,真他妈怂货。”

接着前面树枝轻微一晃,人影一闪而没。

下面一人冷声道:“下面有机关,走树上。”

话音一落,剩下人同时腾身而起,不过树上不比地上,大树枝丫繁茂,为了避开上面枝叶,自然而然队形散开。

左边最边上一人,脚步刚刚落在树干上,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脚尖刚要踮起换力,旁边突然亮起一道刀光,刀光雪亮如银,即使在昏暗的树林里,依旧看得清清楚楚。

那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右手刀随之一封,“当”得一声清响,同时借着刀劲顺势往后就倒。

只是人在空中,耳边突然传来“咻”得一声,接着感觉左手刺痛,瞟眼一看,却隐隐看见一条黑色的东西连在自己左手上,用刀将其消掉的念头刚起,接着就是眼前一阵模糊,跟着“蓬”得一声重重掉在地上。

旁边的同伙只看见那人被一刀偷袭,却没看见后面黑蛇偷袭,下意识地都以为那人是被一刀震死,不由自主同时都停了下来。

掉在地上死去的那人是灵境期修为,要想将一个灵境修为的人一刀震死,那对方修为至少是在玄境巅峰。

怎么一呼啦又冒出这么一个高手了?

走在中间那人看了举起双手无声靠了靠,后面人见了,立即两两靠拢,一前一后背靠背,步伐一致,同时往前移动,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否则不会配合如此默契。

从入林到现在,还没看见对方人影就折了两人,这样的结果也让这些人变得小心起来。

队形散开,由“品”字型改为扇形。

张傲秋躲在暗处一看,暗自皱眉,这样的队形很难再前后偷袭,而且对方又在人数上占有优势,即便是自己这边的人同时下手,也很难占到便宜,一个不好就会陷入胶着战。

想了半天,也没个好法子,当即噘嘴发出几声鸟鸣,意思是先按兵不动。

虎卧林虽大,但很快也就搜索完毕,这群人从头搜到尾,不但没抓着人,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领头那人右手往下压了压,其他人见状同时蹲了下来,跟着嘴里发出暗号声,询问外面的人有没有看见有人逃走。

很快外边左右传来尖利的回声,声音悠长,意思是外边安全,没有遇见敌人。

既然没有逃出这片林子,那么人就还在里面。

这下却是陷入两难之境,若是只在上面搜,下面树草密集,随便一个地方就可以隐藏起来,但若是下到地面去搜,又怕还有机关,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那就责任大了。

一时双方都安静了下来,干脆谁也不动,比起了耐性,看谁先沉不住气第一个暴露。

随着时间推移,夜色越见深沉,本来就昏暗的密林,现在已是伸手不见五指。

张傲秋因有神识,光线对他根本没有什么影响,于是悄悄召回两条黑蛇,身形小心移动,当靠近外围敌人时,放出黑蛇,命令它们持机攻击。

两条黑蛇沿着树干悄无声息地缓慢移动,一直到了近前,对方还茫然不知。

黑蛇静伏片刻,蛇身弯曲蓄力,跟着突然标出,下面两人还没等叫出声就全身泛黑,气息全无。

张傲秋紧跟其后,小心将两人靠在大树上,免得死人身子一软掉了下去。

跟着连走两处位置,再杀四人,不过再往里张傲秋就不敢了,那四个玄境高手都集中在一起,即使偷袭,也很难得手,再说了,若是让这两条灵蛇有什么损伤,那还真是得不偿失。

张傲秋伏在草丛里计算着人数,现在密林里只剩下六人,四个玄境两个灵境。

那四个玄境高手,就算是自己对付一个,师父对付两个,剩下的三人依旧杀伤力很大,看来还是要将他们诱下来,借助机关杀敌。

想到这里,身形一滚,带动四周草叶,发出哗得一声。

上面立即传来一声低喝声:“在那边。”

话音刚落,两道人影头下脚上扑了过来,人未至,一前一后两道狂风压来,张傲秋暗呼一声厉害,体内真气逆转,身形往身边一棵大树游鱼般滑去。

刚落下身子,后面传来砰砰两声响,张傲秋头也不回,双脚蹬地,身子如箭般往窜去。

剩下两个玄境高手则从树上跟着追过来,同时嘴里发出暗号,指挥其他人向他们靠拢。

谁知暗号发出,身后却只有两人跟了过来,当即明白过来,厉声急道:“小心,他们有埋伏。”

追着张傲秋的两人闻声一顿,刚想转身,左旁空气突然一股细流划过,两人想都不想,一把长剑对着细流正中心迎了过去,而另一把剑则从一边划破前方树叶,凌厉的剑风将前面三尺见方位置全部笼罩。

一守一攻,配合地天衣无缝。

跟着“叮”的一声响。

细流猛地收回,而另一人地进攻却只扫了个空。

先前那人一收长剑低声道:“小心,是***,高手。”

略做停留,接着同时身形移动,再朝张傲秋逃去的方向追去。

刚走几步,右旁草丛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咔嚓声。

两人闻声猛地后退,低声惊呼道:“有机关。”

话音刚落,前方草丛里飞出一蓬又细又密的短箭,两人长剑在身前划了个圆圈,只听一阵密集的“叮叮当当”声响起。

两人虽是玄境修为,这一阵挡过,也感觉手腕微麻,顿时心如雪亮,自己这些人怕是真进入了别人的埋伏了。

同时那边树上也传来兵器交接的声响,看来那边也对上了。

正在他们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旁边一道雪亮的刀锋无声无息划来,两人虽看不真确,但玄境修为的感触还在,手腕一翻,两把长剑迎着刀光刺了过去。

哪知却是刺了个空,对方看是凌厉的刀锋只是虚招,还没接触上就退了回去,跟着前方又恢复一片死寂。

其中一人低声道:“走上面。”

两人双脚蹬地,一左一右分开往树上跃去,同时挽起一道剑花,将自己头顶护住。

两人在树枝上站稳,周围兵器交接声音消失无影无踪,心中暗叫糟糕,现在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自己又不敢出声招呼,一时趴在树枝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左边那人脚下突然亮起一道刀芒,那人借着刀芒往下一看,正是那刀疤汉子,只是那刀芒却不是攻向他,而是砍向他落脚的树枝。

刀芒锋利异常,连响声都没有发出,脚下树枝就犹如豆腐一般被划断,那人只觉脚下一空,身形跟着往下跌落。

那人身在空中,嘴里发出一声历喝,右手长剑在身子周围挽起一道剑茧,将身子护得严严实实,这手临时变化,还真不亏是玄境修为的高手。

右边那人跟着扑下来救,两人瞬间汇合,背靠背站在一起,手中长剑微微抖动,随时处于应敌状态,只是这次对方行动诡异,只怕真是常年打雁却要被雁啄了眼。

就在这时,从林外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声音划破死寂,显得格外渗人。

两人闻声急于救援,毫不停留,身形如箭,往来声掠去。

然而身在空中,左旁又是一道细流刺来,这股细流还没近身,跟着一分为二,将两人同时罩住,这手操纵软链的功夫,当真是神乎其技。

两人同时暗叹一声,身子一扭,两把长剑不分先后地迎上空中的细流。

又是“叮叮”两声,两人只觉长剑一股大力传来,带着身子身不由己地往后连退几步。

这种力道,正是刚才那个不知是谁的高手所为。

其中一人再也顾不得隐藏,厉声高声警示道:“有高手,快退。”

说完毫不犹豫地调头就跑,哪知身形刚刚跃起,一道耀眼的刀芒又从右边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