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中取栗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傲秋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他丹田内原本凝若水纹的真气,现在已变成雾状,而且雾状真气还在以肉眼方式变得稀薄。

而识海里的独叟也变得几若透明,若是还不能打开乾坤图,那这两人就会一废一消失。

就在这要命当口,张傲秋头顶的乾坤图终于在空中缓缓打开,一股威压带着苍凉的气息跟着扑面而至。

图长三尺,宽一尺,图面成黄色空白,没有任何标记。

图面完全打开后,洞内黄芒更盛,光线亮到刺眼,但并不灼热,反而带着一丝清凉。

黄芒持续一段时间后,光芒霍得内收,接着“咻”得一声,乾坤图急剧缩小,映入张傲秋灵台后消失不见。

乾坤图一入识海,张傲秋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随之一松,独叟见了大吼一声:“打坐调息。”

张傲秋此时已是浑浑噩噩,这一家伙,几乎抽空他所有的神识跟真气,一股疲累的感觉从心底涌起,真想就这样闭眼一直睡过去。

独叟现在也不好过,看着自己稀薄的身体跟空空如也的识海,正暗自叫苦,那进入识海的乾坤图却突然在识海中大放异彩,一道道金黄色的光芒在识海上方亮起。

同时一股精纯的灵气从乾坤图中透出,一眨眼功夫即填满识海。

独叟见了心头狂喜,看来付出还是终有回报,急忙调动精神力,沐浴在那金黄色光芒中,吸收着这里面海量的灵气。

同时张傲秋感到识海一阵阵清凉,就如快渴死的人,突然有清凉的泉水灌入,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清爽,当即精神一振,跟着调动神识,往丹田游走。

进入丹田的神识立即转化为真气,填充接近干涸的丹田,开始犹如溪流,片刻后就化为洪水,真气在丹田聚集,跟着不断压缩,直到饱和后,才又自动返回识海。

但乾坤图中发出的灵气依旧源源不断,丹田跟识海已经饱和,多余的灵气没有地方可去,就如洪水急剧汇入水潭,水潭灌满后,多余的洪水就一遍又一遍冲刷水潭边缘,将其容量一步步扩大。

不过这下可苦了张傲秋,这种在外力强行扩大丹田跟识海容量的情况最是疼痛难忍,一时觉得上面头痛欲裂,下腹又犹如针扎。

没有办法,只好运转真气,让其在全身经脉快速游走,但经脉的容量更小,即使全部灌满也容不了多少。

强大的灵气在经脉中拼命挤压,进一步扩大经脉的同时也将经脉内的杂质排出体外。

但这依旧不够,张傲秋心中暗自叫苦,若是再这样持续下去,真个要被那灵气生生撑爆,若真是那样,那可就冤死了。

不过这种情况,以前也曾出现过,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牙忍住,任由灵气在经脉中快速游走。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傲秋脸色由原来苍白如纸现在变得一片潮红,随着时间的推移,颜色越来越深。

半响后,张傲秋再也忍不住,跟着一口鲜血喷出。

先前乾坤图消失于张傲秋灵台,这事就显得诡异,夜无霜生怕有什么不妥,更是时刻注意,只是周围漆黑一片,看不清张傲秋表情,也不好开口询问,只好竖着耳朵聆听,张傲秋吐血声一响起,夜无霜立即转到他背后,同时低喝一声道:“阿陌。”

说完双手伸出,按住张傲秋背心,刚一上手,一股精纯的灵气透过手掌大穴直入经脉。

这事他们几个在黑月林经历过,已有经验,紫陌闻声跟了过来,盘坐在夜无霜后面,同样双手伸出,抵住夜无霜背心。

这股灵气比起在黑月林那怪兽的内丹来说,更多的是带着祥和,虽然量是很大,但在冲刷体内经脉的时候,却能对破损的地方自动修复。

就像一支庞大的军队进入一个小城镇,虽然挤垮了一些房屋,但他又帮你重新修好一样。

只是这灵气量太大,在短时间内散发出如此海量的灵气,即使再好的东西也消化不了。

慕容轻狂此时早已点燃火石,一见三人脸色均是一片潮红,当即对木灵跟甘慧英道:“你们两个跟在后面。”

木灵“嗯”了一声,二话没说,直接盘坐在紫陌身后,甘慧英在后面接上。

本来慕容轻狂也想上去帮忙,但后来想了想,不管怎样,总还要有个在外照应,要是实在是逼上绝路,那再上不迟。

张傲秋得夜无霜他们相助,压力顿时轻松不少,体内真气让其自主循环,自己则抽空进入识海。

一进识海,原本白雾茫茫的天地,此时却换了颜色,通体一片金黄,而悬浮在识海上空的乾坤图则像散发光芒的太阳一样普照着大地。

张傲秋顿足仔细看了一会,这才想起独叟,当即四处寻找。

这识海虽然是他自己的,但里面的天地他却并不熟悉,以前都是独叟自动现身过来找他,现在反过来,立即有一种茫然不知所去的感觉。

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转了半天,也不知道那老小子躲哪去了,本想吆喝一嗓子,又怕他正在打坐调息打搅了他。

想了一会,干脆离开识海,沿着经脉进行内视,这一看,当真喜不自禁,主经脉比以前扩宽了一倍不止,还有好些以前没有打通的支脉,现在也填满了真气。

跟着又下到丹田,从上看下去,丹田现在比以前要更加宽阔一些,以前是犹如绿色的湖泊,现在则变成了金黄,只是偶尔泛出一丝绿意。

这个样子,修为再上几层是妥妥的了,只是现在这情况,可以说完全是外来灵气将原来的真气全部换了一遍,若是以后再自行修炼,会不会跟这些灵气有什么冲突?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有点焦急,但转念一想,反正也这样了,担心也是白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了。

接着心念一动,意识又回到识海,乾坤图又名河山破碎图,这一点除了独叟,就连慕容轻狂都不知道,看来这里面的道道还是要好好问问那老小子。

在识海里静坐了一会,上空的乾坤图光芒终于开始收殓,后来越来越淡,直到金黄色光芒全部隐去,乾坤图跟着重新收成一卷,消失在识海深处。

灵气一断,外面夜无霜等人立即感应到,同时松开双手闭目打坐调息。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够从中得到多少好处,就看各人的修行了。

张傲秋望着乾坤图消失的方向,楞了一下,江湖传言,得乾坤图者得天下,现在这样子,应该是自己得到了乾坤图,不过现在除了得到海量的灵气,好像也没有什么。

正在他好奇又郁闷的时候,独叟不知从哪里飘了过来。

这老小子现在比起以前要显得更加凝实,只是脸色一片金红,就像喝多了酒一样。

张傲秋看他过来不满道:“老人家,你跑哪去了?要不是我命大,刚才又要出事了。”

独叟此时却是心情大好,呵呵一笑道:“出事?能出什么事?你这不是好好的么?”

张傲秋白了他一眼道:“幸灾乐祸。”

独叟听了也不以为意,过来盘膝坐下,四周看了看感叹一声道:“哎呀,你小子也是福气啊,前脚得到无极丹,现在又得到乾坤图,我老头子也跟着捞点好处哦。”

张傲秋看着他红彤彤的脸道:“不止一点好处吧?”

独叟一摆手道:“也不多,不过却可以抵我修炼好几十年了。”

张傲秋闻言撇了撇嘴,懒得再说,反正一条绳上的蚱蜢,一好都好,只是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这老小子却躲在一边当甩手掌柜,这让张傲秋心中很是不爽。

独叟看了嘿嘿一笑道:“小子,你可别怪我,当时要是再延迟一会,估计你现在就看不到我老头子啰,所以那时候老子也是有心无力,不过还好,我们福大命大,又度过一劫,哈。”

独叟所说的这个,张傲秋还真不知道,闻言一脸怀疑道:“有这么危险?”

独叟冷哼一声道:“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老子还会骗你不成?”

张傲秋见独叟一脸认真,心中已经相信,同时又是一阵后怕,这可当真是富贵险中求啊。

不由抬手摸了摸额头道:“这种事我们以后还是少做为妙,不是每一次都有这么好运气的。”

独叟点了点头同意道:“也不是不做,而是先搞清楚形势后再做,不打没把握的仗。”

张傲秋重重点了点头,接着问道:“这乾坤图到底是什么来头?那十二人又是谁?”

独叟闻言抬头想了想道:“乾坤图的来历江湖上有很多传言,但最可信的是这东西来自上古时期,至于那十二人是谁,老子也不知道。”

张傲秋皱眉道:“这不对啊,按我们现在所见到的,乾坤图一直被封印在这里,重来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那这些传言又是从哪里来的?”

独叟“嗯”了一声道:“你说的这点很对,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这十二人想要把乾坤图传下来,所以在他们动手创造乾坤图前就已经放出了风声,让后人前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