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76章 被睡了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和洛诗雨聊完,武修顿时感觉心情舒畅。他觉得灵感又来了,于是准备回去再上“战场”。

嗡——

手机又震了下,武修看了眼,是一条短信:“你——还好吗?”

武修看着发信人愣了下,他没存这个号码,但这个号码却异常熟悉。他这才想起来,这个号码曾经是它主人亲自存的,只是后来被自己删了。

武修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回复道:“还行,怎么了?”

“没事,就是听说你在追求5班一个姑娘,是吗?”

武修顿了下,想了想,回复道:“看你们整天成双入对,羡慕啊!再说了,反正一个人是过,两个人也是过。找个媳妇搭个伴下,或许应该也不错。”

“呵呵!那你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什么?”

看到这个问题,武修犹豫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编辑短信,写道:“说实话,我没经验。但我个人觉得,说有多爱,有点空,有点假。两个人在一起,互相觉得舒心就好。”

按了发送键,等的时间不长,赵茜回复道:“嗯,挺好。”

武修有些郁闷,不知道赵茜什么意思。他正犹豫要不要问问,赵茜的短信又来了:“好了,不早了,早点休息。还有,新年快乐。”

“噢!你也是,新年快乐。”

回复完赵茜的短信,武修叹了口气,突然又没心情打麻将了。他点了根烟,看着夜空,繁星点点,很美。

从大年初二开始,武修便每天都在做自己很不想做,但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走亲戚。

从内心深处讲,武修肯定是不愿意去的。因为每年去了,亲戚们都会问,学习怎么样啊?考试考的如何?在学校怎么样等等。

尽管这或许是亲戚们对自己的一种关心,不过却让人真的感觉很不舒服。

其实你们完全可以选择在没有人的时候,把我拉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然后假装很不在意或者是真不在意地问我,生活、学习状况。

为什么你们每次都非要选择在那种人多热闹的场面,在大家都很开心的时候,谈论这些瞬间能让人不开心的话题呢?

武修想,这可能也是很多人不愿意走亲戚的重要原因。

武修已经决定了,等将来自己长大后,每逢过年,便专门找亲戚家的小孩,在他们看电视或者吃饭时,尤其是在他们最开心而且人又最多时,就很“关心”地问:你考的怎么样?学习怎么样?在学校有没有早恋啊等问题。

上一辈受过的,下一辈必须得传承下去。

而今年武修还必须要去,毕竟武贤已经吩咐了,今年的压岁钱,是会算到他的生活费里的。对武贤的话的可行性,多年接触下来,武修还是深有体会的。

以前很多次他想让武修做什么,当他开出了条件,那就一定会实施。别看武贤表面上整天一副不务正业,吊儿郎当的样子,不过在对武修的要求方面,一直是言出必行。

于是武修便开始羡慕汶明了,他放寒假直接去父母那里了。不用应付亲戚,还有父母相伴。

武修这次去大姑家,还特意找了下汶明的近照。虽然他俩很久没见,不过一个人的外貌在自然生长的情况下,还是很好辨认的,更何况两个人小时候还经常在一起玩。

汶明长高了,也很壮实。短发带些自然卷,双眼有神鹰勾鼻,看着很帅气。

武修心想:这小子如此模样,在学校肯定也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好学生。

就在武修欣赏汶明的照片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上那个被他删掉的号码,有些诧异。

今天是情人节,按理应该是她和江天约会的日子,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呢?

武修犹豫了着,不知道要不要接,或着接了说什么。

没多久,对方电话挂了,武修也没多想。他苦笑着安慰自己道:“应该是打错了。”

假期总是在人万般期盼后到来,又在人每天浑浑噩噩的生活中消逝。

很多人都不知道一个寒假自己收获了什么,不过比起暑假,最让人欣喜的是收入方面。寒假有压岁钱,暑假只有零花钱,甚至没有钱。

不过在小时候,寒暑假在这点上区别不大。因为每次压岁钱都会被父母没收,美其名曰:攒着。然后会被几个零用钱打发,把暑假的待遇搬到寒假过。

凤城火车站,站外。

武修、郝运来和冯飞三个人抽着烟,走在路上。郑鹏没来,说是去接女朋友了。江天没来,却不是去接赵茜,而是不相信郑鹏会交女朋友,去凑热闹了。

“修哥,你看看那俩人,还是我好吧!我可是为了你,连媳妇都没去接。”

武修正想感慨一番,不料郝运来眼睛一白,不屑道:“得了吧!你个眯眼飞,忽悠谁呢?你媳妇下午才来。”

冯飞有些尴尬道:“你怎么知道的?”

“老子看你手机了。”郝运来理所应当道。

“妈的,你个贱人来。”

武修没理会二人对骂,只是诧异道:“鹏哥居然交女朋友了,一点前兆都没有。这小子,藏得够深的。”

“是啊!我们也没想到。据说她和鹏哥是一个班的,鹏哥已经暗度陈仓好久了,情人节那天俩人正式修成正果。”

“这两个王八蛋,有异性没人性。为了女人,连我都不来接。这个假期还真是让人意外,想不到鹏哥都脱单了。妈的!看来我得加把劲了。”

“什么?你还没拿下洛诗雨?”郝运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过在接触到武修犀利的目光时,他尴尬地笑了笑,赶紧跳开了这个话题,说道:“修哥,其实这个假期的意外不止鹏哥,我更让人意外。”

看到郝运来脸上突然浮现出很委屈的表情,武修诧异道:“卧槽!不是吧,表情这么到位,寒假去学当演员了?小来哥,你这是演哪一出呢?”

郝运来咬着嘴唇,嘟囔道:“我——被人给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