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五章 赌局(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睁眼看了那女子一眼,装出色眯眯的样子,坏坏地笑了两声道:“不知单独玩玩是怎么个玩法?”

那女子听出张傲秋弦外之音,不过她也是见过场面的人,也不以为许,闻言娇笑一声道:“当然是找个单独包间,让小爷可以安心赌骰子了,小爷要是答应,那就让小妹在旁边跟小爷学学如何赌骰子好不好?”

张傲秋听了想了一想,赌坊这样做,也是逼不得已,赌桌上的那四人跟着自己下注,又没违反规矩,也不好开口阻拦,就算是输,输给五个人,还不如输给自己一人。

而且若是到了单独房间,也可以慢慢想办法分他的心,比如旁边这位身材火辣,相貌绝佳的女子,只要稍稍撩拨一下,像自己这样的毛头小子还不乖乖上钩?

想到这里,张傲秋装着为难的样子道:“到了单独包间,要是小爷我赢的多了,你们又不认账,这到时候谁来作证了?”

那女子闻言刚要说话,后面传来一个老者讥笑声道:“若这位小哥真的赢了,不管多少,我千金台还付得起。”

张傲秋听了面色不改,“哦”了一声道:“你们真的付的起么?”

那老者缓步上前,双眼罩定张傲秋道:“千金台也不是今天第一天开张,在整个曲兰城的名声小哥可以去访一访,不过……,若是小哥输得狠了,又有谁能帮你保出去了?”

张傲秋“嘿嘿”笑了两声道:“这里是你们的地盘,小爷我要真是输得狠了,还不是由你们说的算,你担心什么?”

那老者“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小哥说的在理,那现在小哥还要过去赌么?”

张傲秋轻轻一拍桌子道:“就冲你这嚣张样,小爷我今天还不走了,带路吧。”

那老者闻言眼中寒芒一闪,接着哈哈大笑道:“有道是英雄出少年,今天老夫算是见识了,好,小哥,这边请。”

张傲秋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掏出折扇“什”地一声打开,刚走两步,旁边那位女子就紧挨了过来,裸-露在外的胳膊还一不小心地蹭了一下张傲秋。

张傲秋看了哈哈一笑,后面的紫陌却是扭头看了旁边的夜无霜一眼,只见后者此时一脸寒霜,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看着张傲秋背影暗道:秋哥,你今晚就自作多福吧。

接着立即就开始盘算,等赌完了,自己收好金票就立即开溜,霜儿这怒火怕是天都要烧个窟窿,可不要殃及到自己这条无辜的小鱼。

一行人弯弯绕绕地走过几个回廊,在回廊尽头单独排出十来间独立房间,张傲秋四周看了看,这里虽然还是在千金台范围,但却算是其腹地,外面的吵杂声在这里已经微不可闻,还真是理想的安静场所。

张傲秋跟着那老者进了最右边一见包间,包间里灯火通明,照得整个房子犹如白昼。

房子四周摆放各摆放一盆大盆景,显得绿意盎然。

张傲秋看了点了点头道:“环境还不错。”

接着一屁股坐在赌桌旁笑道:“不知你们是谁下场子了?”

那老者笑道:“既然老夫带小哥过来,那自然是老夫下场子了。”

张傲秋一拍手道:“好,我们两个都嚣张,就嚣张对嚣张,看谁最嚣张。”

顿了顿接着又问道:“不知这里怎么个赌法?”

老者先是眼神凌厉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呵呵一笑道:“最低下注一百两黄金,上不封顶,小哥以为如何?”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还不错,不过这次还是三颗骰子么?”

老者笑道:“小哥赌术高明,到这里来有怎么可能还是三颗骰子了?这包间里最少是六颗骰子。”

张傲秋听完嘴角一牵,露出一丝讥笑,右手手指轻轻敲着赌桌道:“六颗么?那赔率也就不一样啰?”

老者道:“那是当然,赌骰子都有一颗压死人的说法,既然骰子增加了,那赔率当然也要增加,这样才算公平不是?”

张傲秋点了点头,深以为意道:“不错,你说的不错。不知道押点数赔率是多少?”

老者道:“六颗骰子是一赔五十,八颗骰子是一赔一百。”

张傲秋想了想道:“这样啊。”

接着一拍巴掌道:“所谓富贵险中求,既然都到这里来了,那我们就玩八颗骰子,这样输赢才够刺激,哈。”

老者跟着笑道:“小哥当真豪气,不过这里最低入场需要两万两黄金,不知小哥赌资带够了没有?”

张傲秋招了招手道:“管家,带了多少金票?”

紫陌上前道:“三万两。”

张傲秋听了一愣道:“怎么只有三万两?”

紫陌面露难色道:“刚才不是说了么?这可是少奶奶吩咐的,少奶奶说少爷赌术天下无双,这点就够了。”

张傲秋一听“呃”了一声道:“既然少奶奶这么说了,那三万就三万吧。”

说完对着老者问道:“三万两金票可以坐这里吧?”

老者微一点头道:“小哥说笑了,老夫刚才说过,两万两就可以了。那我们现在开始?”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先等一等,在开始之前还是先验验货,毕竟赔率也不小,一不小心三万两就没了。”

老者道:“这是当然。”

说完一挥手,后面那女子从旁端过一个盘子,盘上放着一个骰盅跟八颗骰子。

张傲秋接过骰盅对紫陌道:“管家,你看看骰子吧。”

紫陌应了一声,接过骰子每颗都垫了垫,片刻后放下道:“不是药骰。”

张傲秋此时通过神识将骰盅里外扫了个遍,闻言也跟着放下骰盅道:“开始吧。”

老者道:“那既然这样,就客随主便,第一轮就老夫坐庄,算是欢迎小哥怎样?”

张傲秋听了暗自一笑,先坐庄基本处于不败之地,老家伙却还说的冠冕堂皇。

不过脸上却是面色不改,笑嘻嘻地说道:“老人家既然想代劳那当然再好没有,小爷也正好要见识见识高手摇骰子的手法。”

老者笑而不答,直接将八颗骰子放入骰盅,接着右手一翻,那骰盅犹如翻花一般,在其手上滴溜溜转个不休,片刻后“蓬”得一声拍在赌桌上,然后右手一引,意思可以下注了。

张傲秋老神在在地叫了声“好”道:“我以为我摇骰子技术很高了,没要到,唉,人外有人啊。”

接着推出五百两赌牌到二十八点上道:“既然老人家这么卖力,那小爷也就小小表示一下。”

老者看了眉头一皱道:“小哥,你是开玩笑么?你下注五百两,若是输了,就要赔五万两,你总共才三万两,还剩下两万两难道要老夫帮你赔么?”

张傲秋听了“呃”了一声,尴尬地收回两百两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旁边那女子一看,张傲秋第一局就相当于全赌,输完就要离场,再看张傲秋嬉皮笑脸的样子,却是一点紧张都没有,不由暗自嘀咕,难道他真的这么有把握?

老者刚要揭开骰盅,张傲秋“哎”的一声喊道:“等一下。”

老者闻言讥笑一声道:“怎么,想反悔么?”

张傲秋笑道:“小爷别的都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叫反悔。我看老人家也是高手,你这骰盅落了地,我这赌注也押完,若是您老人家在揭骰盅的时候突然来一手,那小爷可就没地方说理去了。”

那老者闻言脸色微微一变,接着恢复如常道:“那小哥你说怎么办了?”

张傲秋道:“好说,那就麻烦旁边这位姑娘帮忙揭骰盅如何?”

旁边那身材火辣的女子没想到会突然说到她身上,闻言不由一愣,接着拿眼看了那老者一下,老者见了点点头道:“小哥年纪小小,江湖经验还当真是老道。”

张傲秋闻言笑道:“好说,小爷我从小就在赌场里长大,什么道道没有见过,我老爹经常教育我,万事还是小心点好。”

那老者其实想法正和张傲秋猜想的一样,借揭骰盅的时候,暗用秘法改动一颗骰子点数,这赌术在整个千金台还只有他一人可以做到,就连武进都甘拜下风。

不过若是对方小心提防,那这千术有等于没有,就像张傲秋这样,另找一人,而且还是赌坊自己人,那就让这老者连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张傲秋早就看得清楚,对面老家伙灵境修为,而旁边这妖艳女子却只是个普通人,普通人再怎么厉害,总不能通过真气来操纵骰子。

其实张傲秋有换人的想法也是基于他自己,因为他可以用真气操纵骰子,这就不能保证别人也不能。

那女子又看了老者一眼,老者冲她点了点头,张傲秋跟着在旁道:“管家,一起过去看看。”

紫陌应了一声,跟着那女子一起,等女子揭开骰盅,紫陌看着骰子道:“三点、四点、三点、六点、五点、四点、三点,正好二十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