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重回刀宗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接下来的日子,张傲秋那也不去,安心在宅子里呆着打坐调息。

这段时间虽然事多人忙,但只要有空,张傲秋都会去打坐,一方面可以积攒灵气,另一方面则是用精神力锻炼星月刀。

只是这么长时间了,星月刀依旧还是原样,一点都没有带有灵性的样子。

张傲秋就这事也曾问过独叟,但独叟却是懒洋洋说了句‘火候未到’,就再也懒得搭理他。

而慕容轻狂这段时间却在纠结另外一件事,就是云历让他炼制的增加修为的丹药,他已经炼制成功了,而且这段时间随着研究无极丹方,虽然没有把无极丹给研究出来,但炼丹上的修为却是更进一层,这效果直接表现在那增加修为的丹药药效上。

夜无霜跟紫陌几个,若是现在就服用这丹药的话,修为肯定是要往上涨的,但是慕容轻狂心里又不甘心,因为他一直想的是将无极丹方参悟透,然后在那增加修为的丹药里加入无极丹的成分,那样效果就更大一些。

因为服用了一种丹药后,即使以后服用比这更有效的第二种丹药,其提升的空间就很小了,很难达到想要的效果,除非要等很长时间,自行修为突破屏障进入下一个修为阶段才可以再一次服用这种丹药。

夜无霜他们现在是灵境,若是服用丹药进入玄境,那即使无极丹方参悟透了,也只能等他们自行修为突破化境后才能再次服用。

现在形势一天比一天紧急,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候,况且修为提升多一点,保命的机会也就更大一些。

不过紫陌跟夜无霜听了倒是一致同意,愿意等师父将无极丹方参悟通透后在服用,这让慕容轻狂感到即欣慰又压力巨大。

五日后,张傲秋刚从入定中醒来,刚调息内视完毕,木灵就找了过来。

张傲秋看着木灵笑道:“师父,你这几天不会是天天趴我这里吧?怎么我这刚一醒你就过来了。”

木灵闻言横了他一眼,张傲秋见了暗自吐了吐舌头。

木灵找了张椅子坐下道:“你入定这几天,是雪教主跟霜儿轮流照顾你的。”

张傲秋听了大吃了一惊,站起身来捎捎头道:“师父,霜儿也就算了,你怎么能让雪教主过来照顾了?”

木灵没好气道:“我说的她会听么?”

张傲秋陪坐在旁,沉吟半响后道:“师父,雪教主这是……爱屋及乌?”

木灵一听,坐正身子,伸手就是一个暴栗道:“瞎说些什么?讨打。”

张傲秋“哎哟”一声,摸了摸头,苦着脸道:“师父,就算是我瞎说,你也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啊。”

木灵“哼”了一声道:“没个正行。”

顿了顿接着道:“趁着这段时间有空,我想回趟刀宗,你跟我一起去。”

张傲秋听了,立即收起笑脸,正色应道:“是,师父。”

想了想又道:“在刀宗后山一个山洞,圣教独叟前辈在那里留下一处精神印记,是因当年师父对雪教主有救命之恩,独叟前辈为表示感谢,在他破碎虚空前在后山挖了个山洞留下的,不过独叟前辈这人吧,往好的说是做了好事不留名,往坏的说就是做事不地道……。”

木灵听了一头雾水,一把打断道:“等等,你刚才到底说的什么?”

张傲秋有神识木灵是知道,只是他识海里住着个独叟这事却并不清楚,雪心玄因这是圣教机密,所以就不方便透露,张傲秋则以为雪心玄在照顾木灵的时候都已告诉了他,所以也就没有再提。

张傲秋见木灵真不知道,于是就将事情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张傲秋所说打破了木灵以前的常识,听完后立即诧异道:“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接着沉吟片刻后道:“你的意思是将雪教主他们也带上?”

张傲秋笑了笑道:“其实带上雪教主也没什么用,关键是要带上甘前辈,圣教就她一人修炼念力,而且独叟前辈也是指明那是留给她的,只不过圣教那处让我先得了。”

木灵“嗯”了一声道:“也罢,我刀宗虽不在了,但也不能欠人人情,这次回去就通知圣教一起吧。”

张傲秋点了点头,随即出门去找夜无霜,调动甘慧英,还只能是圣女或是教主了。

夜无霜一听,立即嚷着也要去,这事张傲秋早就答应她了的,当然一口同意,后来紫陌知道,这肯定是要去的,慕容轻狂这段时间重新参悟无极丹方,搅得头昏脑涨,也正想出去走走,于是这下队伍就庞大了。

晚上就接到回话,甘慧英将于三日后赶到,于是行程也就敲定下来。

没想到两日后,甘慧英就赶了过来,自张傲秋在圣教点出那处冰寒墨泉后,甘慧英就一直在那里潜心修炼,念力这段日子大有长进,现在一接到消息,立即日夜兼程赶过来,独叟留下的精神印记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人到齐后,木灵又知会了华风,同时也带上了阿漓。

偌大一个刀宗,现在也就剩下这四人了,这次回去,当然一个都不能落下。

第二日一大早,众人出了临花城,张傲秋在离水码头边包了一艘画舫,这次回刀宗,自己可是正式主人,以刀宗名义接待客人,当然不能太寒酸了。

木灵知道他心意,也不拦着,现在孩子长大了,自己也该退居二线享享清福了,不过这个想法若是让雪心玄知道了,估计又要对着他唠叨好一阵子了。

画舫到了曲兰城停靠,以后的路程就只能靠两条腿了。

莽山与连岭山脉相隔,其实两者之间也可以说是同一座山岭,只是在莽山与连岭山脉交接位置,生生裂出相隔百里的偌大一个平原,可以说莽山比连岭山脉更靠里,人烟也就更加稀少。

众人也不着急,只当一次游玩,在接近莽山的小镇歇息一晚。

这里说是小镇,其实也不小,镇子整个范围涵盖了这里全部平原,在大夏王朝的时候,这片地方属于曲兰城管辖,不过现在曲兰城自顾不暇,小镇也就被刀宗纳入自己势力范围,只是刀宗发生变故后,小镇就自己独立管理。

木灵以前下山常住小镇里一座“清风客栈”,这客栈老板姓赵,复名清风,是古泉寺俗家弟子,一手铁线拳也相当了得。

赵清风为人仗义,虽然自身功夫了得,但从不欺负弱小,而且对周围店铺加以保护,所以在小镇也算是风云人物。

刀宗建在莽山后,木灵那是还小,等他能出山的时候,第一个认识的就是赵清风,两人性格相投,也就成为了忘年之交。

这次住店,木灵没有惊动赵清风,而是由阿漓出面,定了几间上房。

天色将近黄昏,众人用过晚餐就开始各自打坐调息。

木灵心情杂乱,坐不下来,拉住张傲秋道:“跟我出去走走。”

刀宗虽是因为叛徒出卖才导致灭门,但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在木灵手中丢的,所以越是接近刀宗,木灵就越是沉默,心中既想快点到达,又怕再看到满目苍凉的情景。

所以这晚才会在小镇过夜,否则以这些人的修为,从这里赶到刀宗,也不过个把时辰的事。

张傲秋低声应了声,放下手中包裹,跟着木灵后面出了客栈。

阿漓虽是木灵关门弟子,但阿漓没有在这里待过一天,两人虽然亲近,但对于刀宗,却没有共同感触,华风离开刀宗多年,也是一样。

而张傲秋自小到十六岁都是在这里度过,这座小镇,木灵不知带他来过多少次,从内心来说,张傲秋和他,才是真正属于这片天地。

木灵出了客栈,自然而然转左,前面有一家酒馆,没有名字,是一对老夫妻所开,卖的是自家酿制的糯米酒,酒味纯正,入口绵长,木灵以前最喜欢到那里去喝几杯。

张傲秋跟在后面,看了看前面的木灵,只觉背影有着无尽的凄楚,心头暗叹口气,也不知该怎么安慰。

张傲秋出了客栈,就将神识放开,上次那件事情发生后,一直让他心有余悸,所以不管在哪里,都会先将环境侦查一番,确保不会出现万一。

离酒店还有一里地,张傲秋神识突然感应到三道阴冷的气息,急忙上前一步,一拉木灵衣袖小声道:“酒店里有一教二宗的人。”

木灵这一路都沉浸在对以前的回忆中,张傲秋这一说,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片刻后,木灵眼中露出森寒的杀机,正要举步上前,张傲秋一把拦住道:“师父,现在敌明我暗,先别慌。”

木灵闻言眉头微皱,不过却也没有反驳,跟着张傲秋退后一段距离。

张傲秋道:“师父,一教二宗的人现在出现在这里,若我猜测不错的话,这里的布置,肯定是在你被从鹰嘴峰救出后,因为他们也猜到,你迟早会再回刀宗,他们这是守株待兔在。

若是这样的话,那三人在这里肯定还有同伙,我们现在杀了那三人,打草惊蛇还是小事,惹出后面大批的埋伏那就麻烦了。”

木灵听完,心头也是一懔,刚才他本就一直处于回忆自责之中,一听见一教二宗的人,立即就有要杀人报仇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