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章 难兄难弟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八月的太阳炙热如火,经过一天的灼烤,整个大地变得犹如一个巨大的火炉一般,热得人毛孔都快要冒出烟来。

“呼……呼……呼……”黎少钦气喘吁吁地来到宿舍楼前,放下两个沉重的行李箱,又连忙抬手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这才抬起头,打量起面前的这一栋宿舍楼来。

见这栋楼的外墙上面写着的“10栋”两个大字,黎少钦有些不放心,又从楼管的阿姨那里问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走错之后,这才提起行李,慢慢向宿舍楼里面走去。

今天是八月三十一日,来学校报到的新生络绎不绝,组成了学校里面一道靓丽的风景,此时很多新生都已经报到完毕,把自己安顿好了,正不断地有人从宿舍楼里面走出来。

黎少钦的宿舍被安排在二楼,他并没有费太大的周折便找到了自己的宿舍门号——203-4,门没有上锁,正要推门进去,对面宿舍的门忽然打开了。

黎少钦闻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彪形大汉,这个大汉身高一米八以上,方脸寸头,面容肃穆,但眉宇之间却夹杂着一种呆气,黎少钦脑海中首先浮现出周星驰电影中吴孟达的形象,觉得此人跟吴孟达非常相似。

大汉看见黎少钦,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他忽然很礼貌地举起手,向他打了个招呼:“那个,你好!”

见对方如此有礼貌,黎少钦顿时也笑着回应道:“你好,吴先生。”

大汉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挠头尴尬道:“对不起,我不姓吴,我姓杨。”

呃,这回轮到黎少钦尴尬了。

宿舍是四室一厅的结构,203是一个大厅的门号,进入里面之后,还有四个宿舍间,黎少钦所在的房间203-4便是其中一个。

推门进去之后,黎少钦把行李放下,开始打量起这个宿舍的布置。

宿舍有四个床位,分别靠着宿舍的四个角落,中间是过道,床位在上铺,下面则是书桌,可以放置电脑、书籍以及日常用品等。

住了六年中学的大集体宿舍,黎少钦此刻对这种环境相当满意,这种四人间能给人更多自由独立的空间。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靠窗右边的位置,这个位置能看到窗外人来人往的校道,虽然比里面两个位置喧闹许多,却是黎少钦喜欢的,于是他决定选这个床位了。

正要开始倒腾床铺,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左边窗口响起:“喂,兄弟,你刚刚进了旁边的女生宿舍了?”

黎少钦吓了一跳,连忙抬头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这才发现左边靠窗的床上,此刻正躺着一个人,他躺的位置靠在床的里面,难怪自己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

只见那人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歪着头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黎少钦听了他的话,想起刚才的场景,不由得脸上一红,心想难道被他发现了?不会借此要挟吧?

不料却听“二郎腿”又道:“那边的女生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黎少钦见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便放下心来,有心要捉弄一下他,装作茫然的样子,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二郎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这里除了你跟我之外,难道还有别人吗?”

黎少钦打了个哈哈,然后摇了摇头,同时心里知道,这家伙应该就是自己以后的舍友了。

那人见他不说话,又道:“难道我猜错了?没道理啊,那你屁股上的鞋印是怎么来的?”

黎少钦回头看了看,果然发现自己的牛仔裤上有一个泥土印子,脸上一红,心道原来如此。

他故作无奈耸了耸肩,说道:“可能是坐公交车的时候粘上去的吧。”

“二郎腿”闻言,顿时又翻了一阵白眼,然后他坐了起来,伸出手来指着自己大腿处,说道:“看到没有?”

黎少钦闻言看去,只见他裤腿上有几只模糊的鞋印子,虽然有擦过的痕迹,但显然没能完全擦干净。

见黎少钦脸上若有所思的神情,“二郎腿”忽然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刚才我没注意走进了旁边的女宿舍,打开203—4宿舍门的时候,看见里面居然有四个女生,吓死我了!”

黎少钦这时候已经开始整理床铺,闻言却是头也不抬,淡淡说道:“不对吧,看到四个女生,你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吓到了?”

“二郎腿”垂头丧气道:“唉,别提了,你知道那几个美女看到我之后,是什么反应吗?”

“什么反应?”黎少钦浑不在意地问道。

“她们吓得花容失声,大声尖叫,当时那声音起码有一百二十分贝,震得我脑袋嗡嗡作响,然后……”

“二郎腿”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眯着眼睛盯着黎少钦,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黎少钦抬起头来,看着他的模样,忽然想起小时候经常听老人说书的情形,那些个老头子口沫横飞的模样,大概就是他现在的这个模样。

只听“二郎腿”语调一转,煞有介事地继续说道:“八只女拖鞋,犹如八道暗器,刁钻的锁住了我每一个可能逃跑的方向,闪电般向我袭来。当然我的凌波微步也不是盖的,我大喝一声,拔腿便跑,八只飞鞋与我擦肩而过,呃,擦臀而过,硬是没伤着我分毫!”

黎少钦听完,忍不住笑了,心想这人还蛮幽默的,以后宿舍有他做伴,倒也不错,便问他道:“对了,兄弟是哪里人?”

“二郎腿”答道:“我来自美丽的海南岛,我叫陈小白,很高兴认识你。”

黎少钦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小白兄你好,我叫黎少钦,来自广西。”

两人正要继续闲聊,宿舍门忽然又被打开了。

“中南大学的宿舍编排得……啧啧……真他奶奶的有个性啊,八栋居然安插在九栋和十栋之间,坑死我了!”一个愤懑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接着探了一个人头进来。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去,只见此人眉粗眼小,大耳高鼻,呆萌中竟带着几许威武,倒有些像狗熊的模样,偏他又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就像一个文质彬彬的好青年。

“哈喽!”他向二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用屁股把门顶开,拖着一只大行李箱便要进来。

此人看上去有一米八五的样子,身材略胖,身上穿着一套黑色西装,西装被他的身体撑得鼓鼓的,显得极其滑稽,身后两道鲜明的鞋印也暴露了他之前的行踪。

黎少钦和陈小白相视一眼,两人都心照不宣,陈小白率先从床上跳下来,走到他面前说道:“你好,我叫陈小白,来自海南岛,他叫黎少钦,来自广西。”说完伸出手指,指向正在整理床铺的黎少钦。

那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黄牙,说道:“你们好,我叫李子通,我来自河北唐山……”

然而没等他说完,宿舍的门又再次被推开了,再次进来一人,此人一短头发,国字脸,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皮肤棕黄,一米八上下,身着白色的衬衫,下面那条肥人牛仔裤完全把他的身材出卖了。

只见他满脸后怕的表情,拍着胸口说:“总算让我找对宿舍了。”

“扑通!”三人齐倒。

那人见宿舍里面已有三人,连忙放下行李,对三人憨厚一笑,开始自我介绍道:“三位兄弟好,我叫杨勇,我是甘肃金川人士,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科学家,很高兴认识大家,很荣幸能成为你们的舍友!”

“行了行了,哈哈,这家伙连梦想都说出来了,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我们宿舍的人这么快就到齐了,呃……”陈小白翻过手腕看了看表,接着说道:“我看现在晚餐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大家赶快准备一下,今晚就由我这个最先到来的人做东,为大家接风洗尘吧!”

黎少钦和李子通一听有人请客吃饭,不禁轰然叫好,杨勇则憨笑道:“这……这咋好意思呢。”装起来有模有样的。

几人都是自来熟,一番简单的准备之后,便一起兴冲冲地朝餐厅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