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8章 挑战你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翌日杨帆将实力恢复到巅峰状态,来到执法殿直接点名要挑战排名第二的凌鸣,执法殿再三确认后将挑战的信息公布于众,整个内院顿时炸开了锅谣言四起,就连许多长老都在偷偷打听相关的消息。

内院一处豪华的院落内,一位身穿银色袍服的青年正面色难看的望着手中信封,挑战书三个大字显得格外刺眼“呵呵,真是有种,正好没机会干掉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旁边的几人也都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也都听说过杨帆的事迹,能成为榜首的怎么可能是简单人物,既然敢挑战那就是有很大的把握了。

凌鸣目光看向几人道:“怎么,你们觉得我不是那小畜生的对手?”。

几人自然不敢触这个霉头,连忙恭敬道:“这怎么可能,他才什么实力,真以为得了个潜龙榜首就无人能敌了,其实他不知道,潜龙榜只不过是小孩过家家闹着玩得”。

凌鸣阴冷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他刚要说话,却被院外的声音打断:“公子,凌老祖让你过去一趟”。本来不爽的凌鸣脸上立刻露出了恭敬的神色连忙回道:“是,我这就过去”。

望着离开的凌鸣,院里的几人都是满脸的羡慕,感慨道:‘有背景就是好啊,估计是为凌老大被挑战的事提供资源呢,有这强大的后台,就算杨帆实力在强也难逃一死’。

凌鸣一路来到凌老祖院中,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这位老祖又有什么指示。一位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道:‘少爷,您进去吧,老祖在里面等你呢”。

“是”凌鸣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进入了屋内,只见屋内擦尘布无风自动,挂灯更是摇曳不止,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端坐在蒲团之上。“拜见老祖”凌鸣行跪拜礼。

“嗯,起来吧,你是凌家老二吧,你弟被杀的事你知道了吧”凌家老祖缓缓的睁开双眼淡淡道。“是”凌鸣起身回道:“这事我知道,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出手击杀杨帆,不过今日机会来了”。

凌家老祖却微微摇头道:‘你不是他对手’。“这怎么可能,孙儿有信心”凌鸣鼓起勇气反驳道,虽然他很畏惧老祖,可说他不如杨帆,对于高傲得他肯定不能接受。

凌家老祖仿佛知道他会如此说,淡笑道:‘我知你一直好强,可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杨帆十分诡异,凌家几次派出天魄境强者都没能击杀,你认为你能对付?’。

凌鸣震惊了,原来凌家早就出手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不过这也不奇怪他一直在闭关,也就上次恒少大战时,他才闭关出来,于是询问道:“那不知,老祖有何训教”。

凌家老祖将一件黄色内甲和一把天阶长剑扔给了凌鸣嘱咐道:“这是我收藏的金玉软件和天阶神兵饮血无痕剑,前者能够抵挡天魄境一重顶峰的一击后者无坚不摧削铁如泥,希望你好生利用”。

凌鸣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这可都是无价之宝啊,有一件就可以说无敌了没想到自己同时拥有两件,这下看杨帆怎么死,“多谢老祖关怀,孩儿一定将杨帆斩杀,来替三弟报仇”。

凌家老祖微微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凌鸣躬身行礼转身退出了院落,他需要赶快熟悉这两件宝物,让其发挥出最大的战力。

杨帆刚回到真我阁没多久,内院院长就派人叫他过去,杨帆无奈只能跟着来到了内院总部,当看到坐满大厅的长老们时,他一脸的郁闷,不就是挑战个人吗,怎么搞得这么事大。

院长看见一脸不爽的杨帆,笑骂道:“你个臭小子,一回来就闹出这么大动静,怎么还不让我们打听打听了,快说说,有几成把握,如果输了,你可是遗臭万年了啊”。

杨帆恶汗,院长真是为老不尊啊连忙恭声道:“要说把握,我一点都没有,我认为战斗瞬息万变,谁都有可能被一招致命,所以说一分把握和十分把握没有区别,只要尽自己最大努力就行了”。

众长老听了杨帆的理论,都惊诧不已,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这种说法,不过想想也对,即使准备在万全,只要一招失误,有可能满盘皆输,所以所谓的把握只能是心里上的安慰罢了。

院长也没有反驳开口道:‘’那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学院能办到的绝对不会推脱“。他可是知道灵矿脉的事,这里面最大的功臣就是杨帆,当然要给与奖励了。

可下方的长老们不知道这些,有的点头同意,有得面色难看显然很是不满,一位长老冷声道:“院长,你这么做有些过分偏袒了吧,如果照此下去,那我们学院还如何体现公平竞争,这事我反对”。

有人带头其他不满的长老们也都出声反对,大厅顿时吐沫横飞的争吵了起来,院长对此倒像是司空见怪了,毫不在意的盯着杨帆道:“你说吧,有什么要求,不用管其他得”。

杨帆很佩服院长的坦然,不过他还是摇头道:“学院已经对我够照顾了,我已经很满足其他的我就不需要了”。

杨帆的话音刚落,本来争吵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长老们一个个不可思议的望向杨帆,他们都不明白他为何把这么好的机会给放弃了,难道他真有信心战胜凌鸣。

院长也有些意外,不过他尊重杨帆的选择,朗声道:“杨帆,我给你一个永远可以向学院提出条件的机会,只要我还是内院院长,这个机会永远有效”。

众长老哗然出声神情各异,杨帆也有些震惊,没想到院长对自己这么够意思,感激道:“多谢院长厚爱,杨帆定不负学院栽培”。

院长呵呵一笑,示意他可以离开了,杨帆对众长老拱了拱手就转身离开,大战是三日后,他要去找钱福,挑战赛自然不能让内院的人白看,怎么着也得赚一笔观看费。

钱福这些日子可以说过得相当自在得意与真我阁的几人合作后,他现在也是身价上百万的富豪了,今天他刚从外院买了些好吃的犒劳自己,竟然听到了令他精神失常的消息,杨帆向凌鸣下了挑战书,大战定于三日后

钱福塞在嘴里的灵果都忘了咽下去,慌不择路的向真我阁跑去,这是抽风了啊,竟然直接挑战十大公子,还是排名第二得,这是去送死啊。

“喂,胖子,跑哪去了,这么慌慌张张的”杨帆去了他的住处发现没人,正愁去那找这家伙呢,没想到在这遇上了。

“啊”钱福前冲的身体猛然顿时,一身肥肉颤抖的波涛汹涌“杨帆,你真挑战凌鸣了啊,你难道不怕死吗?如果你死了,我可是就失去精神支柱了啊”。

杨帆被这家伙搂得一阵恶心,连忙用力将这家伙推开道:“我挑战,你赚钱,你哭个毛线,走跟我到真我阁,咱们商量一下如何大赚一笔”。

钱福眼睛一亮,抹去眼角虚伪的眼泪,提着饭菜喜滋滋的跟了上去。回到真我阁刘贞几女也听到了消息,满脸的担心之色讨伐之声四起,总之埋怨杨帆太冲动’。

这让杨帆不由得感慨学院传播消息的速度真是惊人啊,他摆手道:“你们放心吧,我有把握,这次虽然有一点仇恨在里面,但最大的目的还是提高自身的战力”。

钱福站在一旁发现自己变成了空气很是郁闷,天骄果然到哪都光芒四射,自己的光辉完全被掩盖了,于是他干咳了一声提醒道:‘杨公子,咱们不是来商量赚钱的事吗,您看?’。

几女被钱福打断很是不爽,都恶狠狠的瞪 了过去。钱福被盯得浑身打了个冷战,歉意的对她们笑了笑。

杨帆看着这家伙谦卑的模样顿觉好笑,不得不说这钱福真是能屈能伸啊,开口道:‘我压自己赢,这次你也压我赢,不过你压多少分钟能赢’。杨帆将自己的想法简单的说了一遍。

钱福不愧是生意经,杨帆还没说完他就明白了意思,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不过最后还是担心的问道:“杨公子,你确定没问题吗?,咱们这次可是下狠注了啊,如果输了那可就全玩完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几女锤成了猪头,埋怨他大战前说丧气话。钱福真是欲哭无泪啊,自己只是确认一下而已,又没说会输,真是没天理了。

钱福期期艾艾的走了,可杨帆挑战凌鸣的消息很快连外院的人都传遍了,外院的人不知道是谁提出了要观看比赛的要求,很快蔓延了整个学院,执法堂的人拦都拦不住,最后没招了竟然提出了去内院观看比赛需要交费用的无耻要求。

本以为大家会提出反对,可谁曾想执法堂瞬间被围得水泄不通,很多人连夜占位只求一张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