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四章 无极丹方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藏兵谷。

慕容轻狂自上次从临花城回到藏兵谷,就一直呆在丹房,虽然没有像上次那样闭关,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闭关也差不多了。

上次云历那张增加修为的丹方,虽然也让慕容轻狂闭关竭尽所思,但后来毕竟还是成功了,而且修为还跟着上涨了一些。

而慕容轻狂并不满足只炼出那些增加修为的丹药,他想更进一步,将无极丹加入进去。

这倒不是他随意臆想,而是在深入研究那无极丹方后,发现这两张丹方完全有融合的可能,若是能吃透这无极丹方,再将这两种炼制药材中和在一起,那创造出来的丹药将是前无古人,记入史册了。

只是这无极丹方博大精深,虽然每一步都写得清清楚楚,但却又是寥寥几句,文字晦涩难懂,慕容轻狂看了这么长时间,上面的每个字都深深印入脑海,但就是找不到出路,让他不由生出一丝无力感。

这张丹方传说是五百年前的丹道仙师贺楠所著,之所以称他为仙师,是因为贺楠在丹道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地步。

据传说他所炼制的丹药,随便一颗都有肉白骨,起死人的功效,而更为神奇的是,传说他最后炼制了一颗丹药,在一众徒弟面前当面服用,然后片刻后就直接跨云飘然而去。

不过那颗贺楠服用后成仙的丹药显然不是无极丹,只是不知他留下这无极丹及无极丹方到底有何用处?

若真是仙药,那应该早就服用了,但若是废品,也不可能还留下丹方,更不会流传下来,而且还被称为江湖奇宝。

而且又时间间隔太久,无从查证,江湖传言倒是不少,但却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又是假,在史书上也是只有记载,但没有一处能详详细细说明无极丹用途的。

慕容轻狂让云历采买了好几摞的医术跟史书,这些日子都已将其翻了个遍,但依旧一无所获。

木灵几人看了虽然不说,但也是担心,这日等到雪心玄回来,两人联袂去往丹房。

进了丹房,慕容轻狂正抱着那无极丹方发呆,闻得脚步声,才放下丹方,望了过来。

木灵跟雪心玄在旁坐下,雪心玄见慕容轻狂一脸憔悴宽慰道:“老爷子,任何事情一张一弛方是正道啊。”

慕容轻狂揉了揉眉心,却是叹了口气道:“老夫这生,最自傲的不是武学修为,而是在丹术及医理上的成就,在年轻时就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医书跟丹方,而后半辈子又都在大山躲避,也见过很多稀奇罕见的药材,炼制了很多丹药,特别是上次云城主的那张丹方,让老夫眼界又开阔了不少。

但哪怕是这样,对着无极丹方居然还是无从下手,现在想起来,老夫以前还真是井底之蛙,夏虫语冰啊。”

木灵两人听了不由面面相觑,半响后雪心玄道:“老爷子,你这太自谦了吧。”

慕容轻狂闻言苦笑一下道:“你们跟老夫接触这么长时间,老夫是一个自谦的人么?”

木灵“呃”了一声道:“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再说了,无极丹虽然是至宝,但目前为止我们有没有这无极丹也没什么要紧的。”

慕容轻狂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笑道:“你们的心意老夫明白,这段时间也确实是快磨晕了,也是要出去缓缓脑子了。”

说完又想了想,接着问道:“阿秋他们几个回来没有?”

雪心玄一听提起张傲秋,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道:“啊,我倒是想起来了,上次阿秋他们几个从黑月林回来,这无极丹就是在黑月林一个地宫里找到的,既然无极丹被放在那里,估计那里应该还有其他线索,只是阿秋他们那时候也没将地宫走遍,没有发现那些线索也是有可能的。”

慕容轻狂听了眼睛一亮,脸露喜色道:“对啊,老夫怎么没有想到这里,也罢,也罢,既然实在是不能破解无极丹方,不如先放一步好了。”

沉吟片刻,慕容轻狂接着道:“现在阿秋他们一事接一事,可能短时间没空再回黑月林,这小子也算能干的了,只是正好遇见多事之秋,这里找不着方向,干脆老夫就出去一心帮他们好了。”

木灵闻言笑道:“若是阿秋他们知道这个消息,估计是要高兴坏了。嗯,等阿秋他们这次回来,我们跟他一起好好计划一下,我这也好长时间没动了,就在旁边给老爷子打个下手吧。”

慕容轻狂看了他一眼道:“老夫都是给你徒儿打下手,你却要给老夫打下手,那你这师父可是你徒弟的下下手了,哈哈哈。”

木灵闻言一愣,接着也跟着笑了笑道:“唉,这小子算是能耐了,你们不知道,以前在刀宗的时候这小子有多皮,让他修炼,他就躲到山上去玩,为此我皮鞭都抽断了两根。”

接着又叹了口气道:“刀宗发生这件事,虽然是……,不过现在再想想,要是不这样,估计这小子现在修为能过地境就不错了。”

雪心玄道:“这世上很多事情,一饮一啄皆是定数,所谓祸中福所依,福中祸所伏,只要尽力了也就可以了。”

木灵知道雪心玄这样说是在安慰他,在旁点了点头道:“不错,经历了这么多我也看开了,既然已经这样了,也就没有必要苦苦强求。”

雪心玄“嗯”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其实还有一事可以不等阿秋他们回来就可以办的。”

慕容轻狂“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雪心玄道:“上次老爷子跟阿漓带回来的那本账簿,这段时日我跟云城主一直在合计这事,只是账簿上用的都是暗语,所以一时看不明白,云城主本想找王须亦看看,但这事毕竟牵涉太多,所以我的意思是先放一放。

若是老爷子跟阿灵你们两个出山的话,就可以跟在王须亦身边,即使有什么突然变故,也可以随机应变。”

慕容轻狂听完想了一想,沉吟半响后道:“也罢,那既然这样,我们就今天赶回临花城。”

入夜,身在曲兰城的张傲秋却是带着紫陌跟夜无霜两人大摇大摆地前往千金台。

一到门口,远远就看见那伙计等在门口,张傲秋笑了笑道:“若是他知道我们今晚要大赢一场,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热情?”

夜无霜道:“有几个又长着后眼睛了?”

一边说一边走,那伙计正巴巴地望着,一看到张傲秋,立即迎了上来陪笑道:“小爷您来了,这边请。”

伙计知道这位是真豪客,输得多,赢得也多,而更关键是口袋里金子多。

张傲秋也不答话,摇着折扇在后面慢慢跟着。

进了昨日的大厅,里面已经有四人坐在了赌桌旁,张傲秋看了笑着对紫陌道:“管家,看见没,每次人家都比少爷我早,以后可不要管那么严了。”

夜无霜听了暗地里白眼一翻,这话虽是说给紫陌听得,但弦外之音却是说我管多了。

哼,等会回去好好收拾收拾,还说不要管那么严,翅膀硬了想上天不成?

紫陌也是好戏子,闻言立即苦着一张脸道:“少爷,这个我也不想啊,可是少奶奶有吩咐,我这不是也没办法么?还有啊,你口袋里的金子最多不能超过三万两,要是超过这数了,少奶奶可要责罚了。”

紫陌这声音虽小,但旁边赌坊的人却是听得清楚,三万两金子,这是什么概念啊,要知道一两黄金就可以让一个普通家庭生活两三个月,三十两黄金就可以在离水岸边买一艘画舫了。

而三万两黄金,那该是怎样的一个生活啊?

张傲秋看着其他人眼中羡慕还有赌坊那些人眼中贪婪,心中暗赞了一把紫陌,这小子机灵。

接着装着不耐烦的样子道:“知道了,啰嗦。”

说完一屁股坐下,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桌上的其他四人赌骰子,一边等着紫陌这个管家换赌牌。

等紫陌换来赌牌,张傲秋又看了两局,在第三局时开始下注,每次下注两百两,都是买点数。

一连五局,居然局局都押中,那女荷官看着张傲秋,额头开始冒出细细的汗珠。

而旁边四人看了眼冒星星,也懒得再去听骰子,跟着张傲秋买同样点数,而且越买越大,十局过后,赌坊就输了快五万两黄金。

张傲秋看着那荷官笑道:“你今日手运不好,还是歇歇吧,要不换一个荷官过来?”

那女荷官听了不由眼带感激地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转头看了看背着双手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微一点头,女荷官放下骰盅道:“各位,不好意思,小妹今日到此为止,等会会有其他荷官接手,希望大家玩的开心。”

而桌上其他四人却是一脸哀怨地看着张傲秋,这么赢不是很好么,干嘛要换荷官?真是金子多了骚不过。

张傲秋也懒得理他们,趁机闭上眼睛养养精神。

等了片刻,内堂走来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到张傲秋身边客气道:“不知这位小爷有没有兴趣单独玩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