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一十五章 交接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尤三娘听了皱眉道:“若是他不相信了?”

张傲秋笑了笑道:“他不相信也好,不愿意也罢,至少我们表明了我们的态度,现在烟雨阁与千金台合二为一,若是再想点别的办法,想要成为曲兰城最大的地下势力并不是不可能的。

而势力一大,必将引起当权者的注意,不过我们拿出与城主府坦诚合作的态度,同时也不欺行霸市,倚强凌弱,时间长了,城主府自然会对我们有所依仗,毕竟曲兰城这么大,见不得光的事情肯定不少,城主府台面上不好解决的,我们都可以帮他解决。

一教二宗在曲兰城立足,以他们的贪婪多疑的性子,多半跟城主府是利益交换,我们先付出,不谈利益,我想就算是傻子,时间长了也知道怎么选择了。”

尤三娘听完沉吟片刻后道:“那你准备如何走第一步了?”

张傲秋胸有成竹道:“城主不是邀请你我有空的时候到他那去坐坐么?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过如果我是城主,对于刚才的提议,开始肯定会有所保留,这个不要紧,等他犹豫的时候,我们在曲兰城再放几把火,烧得他坐不住又抓不到人的时候,自然会想到阿姐你了。”

尤三娘闻言却是脑袋直摇道:“你们想要再去放火,不要说我了,就是圣女也不会同意的。”

张傲秋“嘿嘿”一笑道:“现在曲兰城从官到民都戒备森严,现在再去放火,那岂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么?”

尤三娘疑惑道:“那你的意思是……?”

紫陌在旁贼笑道:“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嘿,这话好像说过很多次了。”

尤三娘也是聪敏人,听了微微点了点头道:“避开一时的风头也不错,而且想要将一教二宗完全清除曲兰城,也不是一两日就能办到的。”

张傲秋接口道:“现在这里事情可以说基本告于段落,后面我们就分兵两路,一方面由阿姐在曲兰城做接手的准备,另一方面就由我们通过临花城城主,看能不能将秦城主争取到我们这边来,至于一教二宗嘛,嘿嘿,就先让他们喝一两个月的西北风好了。”

尤三娘听张傲秋所说,知道他们这一两个月不会去动一教二宗,心里的大石也算是暂时放了下来,这两家伙实在是太能闹了,要是长时间这么搞下去,不要说一教二宗了,就是自己,随时这么担惊受怕的,时间长了,只怕也要搞成精神衰弱了。

当即“嗯”了一声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见城主大人?”

张傲秋想了想道:“估计现在城主大人正火冒三丈,我们可不要去触这霉头,还是先放一放,而且千金台也刚到手,后面的事情还多得是,正好借这个缓冲的时间做点别的事情,哈,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了?”

晚饭过后,张傲秋、紫陌跟夜无霜三人回复本来面目,沿着曲兰城又走了一遍。

这次他们从东城门往南,一路晃晃悠悠地边逛边观察,原先几个确定为一教二宗据点的位置,明显加大了警戒,张傲秋看了暗自好笑,低头又跟紫陌两人说了说。

这情形也在三人预料之中,都没有怎么在意,低笑着调侃一教二宗的人,感觉过过嘴瘾也很不错。

过了南门,就是紧挨这后面的大山,这里也是张傲秋跟紫陌两人逃生的必经路线,只有走过这里,才能到达后面大山里的秘密洞口,而现在这片区域,明里暗里居然有十八道桩卡,显然是一教二宗的人也猜到了此点。

张傲秋收回神识,走到一处面馆,要了个僻静的位置小声道:“这里往山上的路共加了十八道桩卡,已经封死了。”

紫陌听了“嘿”得一声道:“看来一教二宗这次是下了血本了,我估计后面山上还有不少人正在秘密搜查,哈,真是一帮蠢货。”

夜无霜看了看张傲秋跟紫陌,皱眉道:“他们可不蠢,若是我,也只能这样四处撒网,你们这段时间可不要再有什么想法了。”

张傲秋笑了笑道:“霜儿,我们现在就是来探查情况,他们布下这么大的口袋,再往里面钻,那不是傻么?这几天就安心帮助三娘守着千金台,等你圣教的人手过来接手后,我们就回转临花城。”

以后五日,张傲秋每天都老老实实守在千金台,本以为自己还能再出把力的,后来跟着杨公转了转,才知道自己在赌博上真是连初哥都算不上,赌场里面的好多道道跟忌讳,完全一无所知。

还好有杨公这个名副其实的赌坛前辈在,不然就靠尤三娘跟张傲秋,指不定要将这千金台改装成个什么样,估计做个饭馆的可能性更大。

张傲秋见确实没自己什么事,也乐得偷闲,尤三娘只要有张傲秋在身边,心中就莫名的安稳,只要他不惦记着又去放火,想做什么都可以。

五日后,圣教派来的人手过来,这次居然来了十个玄境跟二十个灵境高手,看来雪心玄也是一心想要打开圣教被封百年的局面,大展一番拳脚了。

张傲秋见这里事了,也就向尤三娘辞行,尤三娘拉着他一通好说,千叮嘱万嘱咐,让他千万不要跑远了,只要千金台有事,你可要随叫随到,不要忘了,这里面还有你一成的份子钱。

张傲秋再三表示,一定听从阿姐调遣,谁要是敢在千金台找事,一定让他输得连内裤都没得穿。

三人同样沿离水返回临花城,进了宅子,张傲秋掏出那一大摞金票,把个阿漓喜得眼睛都笑得没缝了,张傲秋试探着想要讨点辛苦钱,结果被阿漓一口拒绝,扳着指头跟他念着这里要花多少,那里要花多少,人情要多少,人工要多少,总之要花费的地方太多了,所以你了,还是继续做苦力一号,至于那辛苦钱,也就别惦记了。

张傲秋被阿漓像打快板一样数落着,听得头都大了,看着阿漓一脸无奈,心头暗叹一口气,明知道这是个小财迷,还要跟她谈辛苦钱,真是自讨苦吃。

紫陌跟夜无霜两人听着张傲秋跟阿漓两师兄妹讨价还价,再看张傲秋脸上表情,不由互望一眼,都看出对方脸上一脸讪笑。

张傲秋转头,幽怨地看了紫陌一眼,紫陌一见,立即转头就跑,这家伙在师妹那受的气,一准要撒到自己头上,到时候挨这个霉头可就太不划算了。

正在这时,外面陶翠翠过来,说是外面城主府有人要找秋少爷,张傲秋一听,立即打断阿漓,说要去办事,经过陶翠翠身边,还特意伸手拍了拍她肩头,以示感谢。

阿漓却赶过来一把拉住张傲秋,说你现在是这宅子大老板,这些花销的事情,你可不能当甩手掌柜,等你回来了,我再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张傲秋连连点头答应,阿漓见他点头,也就松了手,张傲秋趁机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心里暗道,这段时间怎么也不会再回来了。

到了城主府,还没进大门,就有人老远迎了过来道:“小先生可算是回来了。”

张傲秋听了心里一咯噔,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人见他一脸紧张,笑了笑道:“小先生不要担心,只是城主这些天一直念叨小先生,我都在小先生宅子里蹲守好些天了。”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松,跟着笑了笑道:“唉,苦命人,四处奔波,没个消停的时候。”

顿了顿问明云历所在位置,谢绝了那人带路,自己一路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刚一进书房,就看见云历正皱眉对着桌上一摞文案,而雪心玄、木灵跟慕容轻狂则分坐两旁,同样每人面前一大摞。

张傲秋进了书房,跟几人一一见礼,雪心玄一脸溺爱地看着张傲秋道:“你们在曲兰城所做的,我都看了霜儿的发回来的密函,有胆有识,不过胆也太大了点,霜儿在密函里可是一再叮嘱,让我们好好教训教训你,免得以后总自以为是。”

张傲秋闻言尴尬地捎了捎头道:“霜儿是关心则乱,其实没什么的。”

雪心玄笑了笑,转移话题道:“这个我等会跟你说,现在找你来是有另一件事。”

原来自上次慕容轻狂跟木灵离开藏兵谷,几人跟云历碰了面,一致决定,还是相信王须亦,让他参与全部行动,包括译出那本账簿上面的暗语。

王须亦果然不负众望,花了三天的时间将账簿上面记载的东西全部写了出来,这写出来的东西,主要是地点、人物及交易的物件,至于钱数则没有那个必要再重复,而这些东西正是云历他们面前那厚厚一摞的文案。

张傲秋听完,不答反问道:“王须亦人了?”

云历在旁道:“王先生建议先拿下阴阳矿,断了一教二宗经济来源,同时还能设下埋伏,引蛇出洞,而我们几个同意了王先生的建议,现在他正全力去办这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