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6章 偷麟片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帆来到一处红岩旁,发现是一头小雷炎麟兽,这家伙正在喜滋滋的啃着火焰石,对于杨帆的靠近毫无察觉,杨帆会心一笑这小家伙绝对是个吃货,身体如苍鹰扑兔般迅速的将雷炎麟兽抓住还不待它反抗就被轰晕了过去。

杨帆并没有下杀手,这不是他仁慈这里是雷炎麟兽的底盘如果发现同类被杀,那他绝对走不出雷炎谷。杨帆拿出止血散和蕴气丹给这雷炎麟兽服下,迅速的将脊背上的鳞片刮了下来,小家伙可能感受到了疼紧闭的双眼抖动了起来。

杨帆收起鳞片身形快速的向外跑去,就在他刚离开不久震天的 怒吼声响彻了整个雷炎谷,杨帆一惊看来其他雷炎麟兽已经发现了,好在他已经在雷炎谷的边缘雷炎麟兽赶来之前肯定能够出谷。

“杨帆,小心那两个家伙还在外面,应该是看破了你的伪装”赤炎蜥难得郑重的说道。正在全力赶路的杨帆顿时停了下来,这下麻烦了前有堵截后又追兵。

赤炎蜥冷声道:“杨帆咱们冲出去,一会我拦住那两人,你想办法脱身”。

杨帆沉默了下来如果那样恐怕赤炎蜥想要不死都难,目光中凶狠之光闪过,磅礴能量爆发而出,“重神泯灭”“蚀魂斩魔”“雷霆万钧”武技能量疯狂向着火焰中斩去。

一时间,炸裂声在峡谷中不断响起,不小心中招的雷炎麟兽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杨帆看情况差不多了,功法陡然停止重重的落入了炙热的溶洞里,失去了元气护体的杨帆,皮肤立刻发出了焦臭味,衣服眨眼间消失不见。

尽管身体传来剧痛可杨帆爬在溶洞里依然纹丝不动,愤怒的雷炎麟兽来到谷口发现气息不见了,顿时咆哮连连为首得一头庞大雷炎麟兽眼神冰冷的望向了雷炎谷外,一声嘶吼,众多雷炎麟兽纷纷的冲了出去。

返回来的两位凌家太上长老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众多雷炎麟兽轰击了起来,两人大怒被杨帆耍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磅礴能量凌厉轰出,不少雷炎麟兽当即被轰杀。为首的雷炎麟兽一声咆哮身上夹带着雷炎火焰对着两人撞去。

两人显然配合默契,连忙施展合击之术对抗,不过雷炎麟兽身上的雷炎对他们的伤害太大,几番轰击下来他们都挂了彩,而雷炎麟兽却是越打越猛,不断的撞击。

妖艳女子此刻也没了之前的明艳动人而是脸色有些惨白,嘴角还挂着鲜血,“哥,咱们先撤吧,这雷炎麟兽攻击力太强,虽然只是天魄境五重巅峰,可依靠雷炎谷它的恢复能力太强了”。

他们两人真是无比憋屈,先是被杨帆给耍了,现在又被雷炎麟兽莫名其妙的一顿乱揍,真是事事不顺。

本来以他们两人天魄境五重初期的实力,配合合击之术,抗衡天魄境五重巅峰是没有问题得,可雷炎麟兽的火焰对他们有克制作用,而且还能快速恢复元气,他们在强也耗不起啊。

老者脸色铁青愤恨道:“肯定是那小畜生搞得鬼,真是可恶”虽然不甘心可现在也没办法,与雷炎麟兽硬抗那绝对是自找苦吃,“走”两道人影快速的向远处飞去。

雷炎麟兽被杀了那么多,雷炎麟兽王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两个人类,一声长啸众多烈焰麟兽向着两人的方向追去,所过之处瞬间化成了火海,不少妖兽都被活活烧死。

在山脉里寻宝的众人也发现了动静,望着远处的红光出满了震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杨帆艰难的服下一颗虎髓丹,元气爆发而出,向着雷炎麟谷外跑去,一路上倒是捡了不少雷炎麟兽的尸体。赤炎蜥跳上肩头看着杨帆惨烈的模样郑重道:“小子,多谢你了”它知道杨帆是为了不让自己冒险才这样做的,能跟这样的人类做朋友,赤炎蜥觉得死了也值了。

杨帆被烧焦的脸膀上艰难的露出了笑容,裂开的嘴巴显得牙齿格外刺眼“我这是为了保命,和你有什么关系,如今能活命,怎么做都值了”。他并不担心自己的伤势,对于这些他有丹药在手还会怕烧伤吗。

赤炎蜥知道这家伙是怕自己愧疚,不过也没点破询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回学院还是?”。“先找个地方疗伤,这模样要回去恐怕刘贞姐会担心死”杨帆想都没想得道。

杨帆是反方向赶路这样以防那两个家伙在半路截杀,不过这就是杨帆多想了,凌家两位太上长老被追赶得如丧家之犬,哪还有时间管他啊。

最后还是惊动了距离山脉最近的郡守大人,才堪堪的将雷炎麟兽们喝退,望着被毁坏的山脉和村落郡守满脸铁青的对凌家的两位太上长老发出了通牒,让他们赔偿这次灾难的所有损失,如果不然就上报朝廷。

事到如今两人哪还敢反驳,只能咬牙认了,当着郡守的面通知了凌家得人,让他们拿钱过来。

凌家主听得七窍生烟,这两人是脑残吧,让你们杀杨帆,你们招惹雷炎麟兽做什么,竟然还让郡守给扣了真是岂有此理,不过他不敢做决定连忙来到华盛学院将此事禀报给了老祖。

凌家老祖虽然有些不悦可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就点头让凌家主去拿钱赎人了。凌家这次真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杨帆来到一处风景不错的小峡谷,里面鸟语花香倒像是有人精心打理过,他也没在意,找了山洞就快速的恢复了起来。至于恢复容貌的丹药,他准备炼制五品丹药,定颜丹。

杨帆实力恢复后,就着手炼制定颜丹,此丹为清源丹师从上古遗迹所得,可以说是绝版,其效果如果真如记载上所说,那么真实轰动整个修炼界,当然杨帆并没有准备将此丹透漏出得打算,他才不会没事找事呢。

经过一番炼制定颜丹终于出炉,说来也巧鬼面草和空心芝杨帆都只有一株,没想到今天正好用上,打量了一眼定颜丹,杨帆张口将其吞了进去,随着药效的起作用,他感觉全身烧焦的皮肤都开始瘙痒了起来。

慢慢得杨帆就像是剥了稞的松花蛋一样,黑色焦臭皮肤都慢慢的脱落了下来,不过另他郁闷的是,好像自己受伤太严重,一枚药性不够,结果变成了黄中有黑的皮肤,这让杨帆哭笑不得,不过总比全部是黑的要好

这样回去,大家也只认为他受了点小伤,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事情得以解决杨帆心情松了不少,他刚准备动身就听到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从轻重缓急上来看应该是个女子,杨帆朗声道:“在下并无恶意,只是路径此处感觉风景优美所以修炼了一番,并不知此地已有归属,还望见谅”。

话音落下他明显听见了舒长气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道清脆不满的女子声音:“你说你住进来也不说一声,吓了我几天都没休息好,要是修炼完就出来吧,别窝着了”。

杨帆一阵无语,不过他懒得计较这些微笑得走出了山洞。一名只有十四五了岁的少女正瞪着大眼睛盯着他,“呵呵,不好意思打扰了,没想到这荒郊之地竟然有人居住”。

女孩看着杨帆脸上还带伤,也相信了他的话,出声道:“荒郊野岭怎么了,最起码饿不死了,你要是没事就赶快离开吧,孤男寡女的不方便”。

杨帆见她郑重其事的模样顿觉好笑,小小年龄非得装成老气横秋,不过他也没有反驳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无意占用了你的地方,这枚丹药就作为我得答谢吧’。说着将一个瓶子递了出去。

少女接过瓷瓶有些惊讶的望着杨帆问道:“你是炼丹师?”。杨帆没有否认轻轻点了点头。少女马上激动了起来,顾不得男女有别拉着杨帆就向一个大山洞里走去,边走边喊道:‘姐,我将炼丹师抓来了’。

洞府里面传出了一道虚弱的女子声音“秀儿,别胡闹,这荒山野地的,哪会有炼丹师,今天的功课炼完了吗?”。拉着杨帆的女孩,身体明显顿了顿,显然是她偷懒了,切诺道:“我一会在去修炼,我真得抓了炼丹师”。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慌,她连忙加快了脚步。杨帆看到躺在床上的蓝袍女子时,眉头微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此女子已经病入膏肓,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女子见秀儿真拉了个人过来,顿时有些惊慌,她万一遇上了歹人秀儿恐怕会遭受伤害,故作镇定的质问道:“你是何人,为什么来这里”。

叫秀儿女孩连忙将杨帆的事情说了一遍,拍着小胸脯道:‘姐你放心吧,我在他的洞口观察好几天了,他不是色狼’。

杨帆顿时汗颜,自己真实太大意了,有人在此好几天他竟然没有一点察觉,幸亏不是敌人不然在他炼丹师时候出手,那他可就惨了。

蓝袍女子看杨帆面露尴尬之色,于是歉意的笑道:“还请公子见谅,小妹年幼,不知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