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一十四章 搜查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紫陌逃入山林,找了出隐蔽的位置,将满身火油味的衣服脱下来一把火烧掉,只穿了条底-裤从密道返回烟雨阁,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两人刚躺床上还没有睡一会,就听见门外“咚咚咚”的敲门声。

张傲秋睡眼惺忪地开门一看,却见尤三娘叉着腰站在门外。

张傲秋见了不由奇道:“阿姐,你这大清早的摆这个造型是做什么?”

尤三娘听了杏眼一瞪,“哼”了一声道:“造型你个大头,快穿好衣服,我跟圣女在后院等你们。”

张傲秋捎捎头暗自嘀咕道:难道昨晚那城主又到现场了?

等张傲秋两人赶到后院密室,尤三娘见了劈头就问道:“昨晚的事是不是你们做的?”

张傲秋撇撇嘴道:“阿姐,就是放了把火,至于这么紧张么?”

尤三娘听了一拍额头道:“我说你们两个小祖宗,下次做这事的时候能不能先知会我一声?你们知不知道曲兰城对火油控制的有多严么?所有进出火油都是要报备并登记在案的。”

张傲秋倒还没想到这些,闻言一愣道:“那可怎么办?我们昨晚可是用了六坛。”

尤三娘白了他一眼道:“你昨晚那把火,害得你阿姐半夜被人从床上叫起来,到现场一看就知道是你们两个做的好事,火烧的那么猛,肯定是浇了火油的,还好你阿姐我机灵,连忙命人回来查,幸好圣教在曲兰城还有些办法,不然就这一会,还真不知道到那里去找六坛火油补进去。”

张傲秋闻言一笑,一击马屁拍了过去道:“那是,曲兰城圣教在圣女跟阿姐的领导下,那哪有办不成的事,是不?”

夜无霜跟尤三娘闻言均是一击白眼翻过来。

夜无霜刚要说话,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一个声音道:“老板娘,城主府的人过来了,指明要见你。”

尤三娘听了跟其他人对望一眼,小声道:“来得好快啊。”

接着对外应道:“你们在外面好好招待着,我马上就过来。”

说完刚要转身,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着张傲秋跟紫陌问道:“你们昨晚有谁背后挨过一刀?”

昨晚张傲秋先上屋顶杀人,后来被一众人围着,一不小心背后被砍了一刀,不过有莽皮背心隔着,也就是划破了衣服。

当时紫陌正在下面等着抛火油,所以这事他不知道,后来张傲秋认为是小事也没告诉他。

张傲秋一见紫陌望向自己,又怕夜无霜担心,当即胡诌道:“什么背后挨了一刀,想我这么高深的修为,能被人背后偷袭么?”

尤三娘一见紫陌望向张傲秋,就已经明白了,当即道:“把上衣脱了。”

张傲秋闻言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尤三娘跟着道:“哎呀,叫你快把上衣脱了。”

张傲秋听了呐呐道:“阿姐,这多不好意思啊。”

尤三娘闻言无语地白了他一眼,上前就要帮他脱上衣,张傲秋看了连忙一摆手道:“哎哎,我自己来,自己来。”

说完三下两下脱掉上衣,尤三娘绕到背后一看,见背后光光溜溜,哪有刀疤的影子,不由皱眉嘀咕道:“真是奇了怪了,难道一教二宗的那些人说谎来着?”

原来张傲秋他们前脚刚跑掉,后脚那长老就带人赶了过来,还真是差一点点就可以让他们两个回不去了。

所以有时候成事努力是一方面,运气也占很大一方面。

那长老名叫岳天安,明面上的身份是曲兰城宝商商会会长,当然这个商会只是一教二宗在曲兰城组织的商会。

岳天安赶到现场一看,真是肺都要气炸了,前面几件事还没有头绪,现在又来一件。

当即一边组织救火,一边让人通知城主府,等秦懿童闻讯赶到现场,有知会曲兰城所有带帮会性质的老大过来,天已经快亮了。

然后召集现场当事人一问,才知道这两个凶手正是上次杀人的两人,而且也知道了火油跟其中一人背后被砍了一刀的事。

尤三娘在旁一听,就知道是张傲秋两人做的好事,散场后又立马赶了回来,安排一切善后事宜。

张傲秋穿好衣服,尤三娘带着他们两人过去,夜无霜则留了下来,毕竟这是圣女,这些许小事可不能麻烦她。

尤三娘一进前院大厅,远远地就看见十多人等在那里,尤三娘眼尖,看到其中一人,立即招呼道:“林总管,你怎么来了?”

林总管见到尤三娘,脸带歉意道:“尤老板,昨晚的事你也知道,城主大人命我等检查所有地方,所以……。”

尤三娘闻言娇笑一声打断道:“林总管,烟雨阁可是守法的良民,林总管所说的我懂,我全力配合。”

林总管“嗯”了一声,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右手一挥,自有人前去跟烟雨阁的人交涉。

尤三娘陪着林总管在前厅喝茶,谈及昨晚的事,林总管也是一脸无奈,城主大人可是暴跳如雷,这次只怕有大动作了。

两人刚喝完一杯茶,查探的人就过来回报,烟雨阁库存火油量符合登记数据。

林总管听了,拿眼看了其中一个搜查的人一眼,那人见了还是一脸不相信,跟着道:“不知可否查一下烟雨阁的人?”

城主府的人上上下下尤三娘基本都认识,只是这人却重来没见过。

不由问道:“林总管,这位是?”

林总管“哦”了一声道:“这位是宝商商会的人。”

尤三娘一听宝商商会,就知道是一教二宗的人,当即冷笑一声道:“宝商商会是怀疑我烟雨阁么?”

林总管见了急忙拦住道:“尤老板,这也是城主大人的意思,之所以让宝商商会的人加入,也是想让他们在旁做个见证,免得心怀芥蒂,说城主府有包庇的嫌疑。”

尤三娘闻言格格一笑道:“既然是城主大人的意思,那就按他宝商商会的意思办好了,反正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说完转头吩咐掌柜道:“将烟雨阁上下所有人全部带到大厅来,并把名册也带过来,让宝商会好好查查。”

宝商会那人见尤三娘冷冷的眼神倒也不惧,只是看尤三娘一点都不惊慌的样子,脸上怀疑的神色不由开始有些动摇。

不一会烟雨阁所有人都带了过来,包括厨子、丫鬟、护院、小二一众人等。

宝商会那人也不客气,接过名册一一点名,确认无误后又道:“女人可以离开了,男人全部把上衣脱下。”

尤三娘听了冷哼一声道:“就按这位宝商会的人说的办。”

一众男人见老板娘都发话了,也不多言,一个一个脱下上衣,那人绕到背后一一看过,没有发现什么,正纳闷在,转头却一眼瞟见站在旁边的张傲秋跟紫陌两人,上前两步道:“麻烦两位也将上衣脱下来。”

尤三娘一听立即不干了,杏眼一瞪大怒道:“你当我烟雨阁好欺负是不是?这是我阿弟跟管家,你敢查他们?”

张傲秋在旁笑了笑道:“阿姐,让他看看有何妨?”

说完跟紫陌打了个眼色,两人也老老实实脱下上衣,背后依旧没有刀疤。

林总管见所有人都查完,对那人道:“现在你满意了?”

那人嘿嘿一笑道:“尤老板,实在对不住了,有得罪的地方,我这里给你赔礼道歉,希望尤老板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办差的人计较。”

尤三娘闻言冷哼一声,扭头望向一边,也不接话。

林总管在旁道:“尤老板,这里事了,我还要到其他地方查看,就不打搅你了。”

尤三娘闻言跟着笑了笑道:“真是麻烦林总管了,以后有空可要多过来坐坐。”

林总管点了点头道:“只要尤老板不嫌烦,我是求之不得哦。”

等林总管他们走后,张傲秋看尤三娘犹自气鼓鼓的样子笑道:“阿姐,你还生气做什么,那武进恐怕时日不多了。”

尤三娘闻言扭头看着张傲秋,满脸怀疑道:“你怎么知道?”

张傲秋笑而不答,转移话题道:“城主府来得这么快,说明城主大人并不是完全站在我们这边的,不过从他的角度出发,维持曲兰城稳定才是最重要的,这也可以理解。

不过现在一教二宗的人看也看了,查也查了,烟雨阁是清白的,那如果我是城主大人的话,我就会怀疑是不是宝商会的人得罪了其他势力,但不管他得罪了谁,总之是给曲兰城带来了灾难,所以,阿姐,我觉得这段时间该你出面了。”

尤三娘听了一头雾水,皱眉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张傲秋看了一眼尤三娘道:“你是当局者迷,所以没有想到。现在曲兰城出现这么多事,正是和城主府打好关系的时候,刚才搜查的人来得这么快,说明在城主心里,第一个怀疑的还是烟雨阁,也就是说我们还没有完全取得他的信任。

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主动站出来,跟城主府表明,我们愿意出力共同抓捕那两个凶手,同时维护曲兰城治安,这样更能表明我们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