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九十七章 陈沙鸥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发生了这事,两人也不好再待下去,本来好好的兴致,却让这几个死域人殆尽。

两人当即返回曲兰城,等到当天晚上子时过后,张傲秋带着夜无霜换好面具,直接前往他们预先定好的那处一教二宗据点。

张傲秋因为上次在这里上过一次当,所以还没靠近就将神识放开,连着周围房子都不放过,一一扫了一遍,确定没有监视后,才从墙角翻了进去。

而夜无霜则留在外面警戒。

进了院内,张傲秋专捡墙角阴影处走,到了近前,张傲秋神识铺了进去,从前院看到后院,里面共有六人,三男三女,除了一人打坐调息外,其他五人已经进入了梦乡。

张傲秋见了阴阴一笑,放出两条黑蛇,然后又交代了一会,接着翻墙而出,去跟夜无霜会合。

夜无霜一见他这么快就回来了,低声问道:“你怎么这么快?”

张傲秋道:“里面都是些小脚色,就让那两家伙饱肚子去。”

一盏茶功夫后,两条黑蛇就游了回来,张傲秋也懒得再去看,直接将两条黑蛇收好,一拉夜无霜,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第二天夜无霜因圣教有事外出,张傲秋则一个人出了烟雨阁,慢悠悠地晃到昨晚那间四合院,只见大门紧闭,里面鸦雀无声,神识放了出去,前后院仔细看过,已经是人走楼空。

张傲秋暗自合计合计,就算是昨晚剩下那人发现了不对,现在也应该是有人过来勘查现场才对,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了?

难不成他们认为这里已是险地,躲到另外地方去商量去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接着往前,将曲兰城里一教二宗的据点一一看过,这些地方表面上看上去跟往常一样,但暗地里已经明显加大了戒备。

张傲秋看了暗自好笑,先凉他们一段时间,等他们望眼欲穿后有所松懈再来一次。

一遍走完,已经过了午后,张傲秋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在客房一边打坐调息,一边等着夜无霜。

到了傍晚,夜无霜才赶回来,稍作休息,两人换了衣衫,藏好人皮面具,直奔千金台。

刚一到门口,那天的伙计远远就打招呼道:“小爷还真是信人,说到就到。”

张傲秋摇了摇折扇道:“那是当然,再说了,小爷我还输着金子在了,怎么能不来?那两位老板都到了没?”

伙计哈着腰一脸媚笑道:“到了,早到了,不仅那两位老板,今天陈老板也来了,正在上面等着您了。”

张傲秋一听,立即装出一副急赌鬼表情道:“那赶紧的,快走快走。”

三人一进房间,里面杨老板就呵呵笑道:“小哥可是来晚了啊。”

张傲秋冲里面三位拱拱手道:“我还是吃过饭就来的,本以为我还是第一个的,没想到三位老哥比我还积极啊。”

何老板笑道:“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对于我们这些赌鬼来说,这晚上就是春宵时刻啊。”

说完右手一引,对着张傲秋接着道:“小哥,这位是陈老板,这可是真正的大老板哦,我跟老杨加起来都没有他金子多啊,哈哈。”

这陈老板正是他们要找的陈沙鸥。

张傲秋转过身子拱手招呼道:“陈老板。”

一边暗自对陈沙鸥打量一番,这陈沙鸥一张长脸,从上至下,脸型在下巴处慢慢收窄,乍一看就像个锥子一般,双眼细长,看人总是半眯着眼,让人看不出他心中真是情绪。

陈沙鸥呵呵笑道:“小哥不用客气,我们开始吧。”

张傲秋一屁股坐下,陈沙鸥接着道:“听说小哥只喜欢玩骰子,那我们还是按你们前天那规矩玩怎样?”

张傲秋点了点头道:“那感情好。”

杨老板却问道:“今天怎么没看见那位管家?”

张傲秋一听,立即苦着脸道:“家里有笔生意,非让我过去,只是我又跟两位老哥约好日子,所以没有办法,只能让管家去跑一趟了。”

陈老板笑了笑道:“看来小哥是真信人,也是我辈中人啊。”

张傲秋跟着笑道:“唉,我别的不爱,就爱这一手,要不是家里老爷子管得紧,唉!”

剩下三人闻言偷偷交换了个眼色,只是这一切都被张傲秋看在眼里,心中已有定论,看来今天这三人是要联合来吃自己这头肥羊了。

当即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道:“既然今天陈老板新来,那第一庄就陈老板来坐怎样?”

陈沙鸥正是求之不得,接过荷官递过来的骰盅跟骰子道:“那既然这样,我就却之不恭了。”

张傲秋跟着掏出一叠金票放在桌上道:“不知三位老哥今天玩多大的了?”

陈沙鸥三人看着张傲秋放在桌上的那厚厚一摞金票,就这厚度估计最少也有黄金一万两,三人顿时均是眼睛放亮。

半响后杨老板道:“既然小哥这么豪气,老杨我也不能拖了后腿,这样吧,我们下注最大黄金一百两,老哥我这底子可不厚实,要是几下就搞没了,那今晚可过不了瘾了。”

陈沙鸥也跟着笑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像小哥这样豪气的人了,而且还这么年轻,真是后生可畏啊。我今天金票带的不多,只有八千两,要是手运不好,就下次再来。”

张傲秋点了点头,将桌上金票交给夜无霜,让她去兑换赌牌。

赌局开始,张傲秋看陈沙鸥摇骰子的手法明显要比杨、何二人要高明,怪不得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大胜了。

当即不动声色,下注一百两赌点数,第一局骰盅揭开,三粒骰子分别为三点、四点、六点,共计十三点,而张傲秋押注十二点,还差一点就可赢了。

陈沙鸥看了呵呵笑道:“小哥赌技当真了得,只听错一点,啧啧,我老陈就没有这功力了。”

张傲秋一边赔着赌牌一边笑道:“这只能说陈老板要骰子技术高超,让我以为十拿九稳的点数居然听错了。”

说完两人均是哈哈一笑。

杨、陈二人则只是买大小,下注都只是十两黄金,显然是不想自己内部先出现岔子。

张傲秋看了暗自好笑,赌局继续。

剩下九局张傲秋采取输一把赢两把的战略,最后输四赢六,小进两千两。

下一轮则按顺序由一旁的何老板坐庄。

这次张傲秋同样只押点数,不过下注却不是每次都是一百两,有时候骰子摇完后还要考虑半天,对拿不准的有时候只下十两。

不过这一轮下来却赢了二百两。

再下一轮则是杨老板,这轮张傲秋输出三百两。

等到张傲秋坐庄时,张傲秋同样只是抱着骰盅胡乱摇几下,不过这次却是在骰子落定后,一缕真气探出,将其中一颗骰子无声无息地翻了个身。

陈沙鸥一看张傲秋摇骰子样子,心中就是好笑,直接押注一百两买十二点。

旁边的杨老板跟陈老板同样也买十二点,均是押注一百两。

张傲秋看了暗自好笑,脸上却是诧异道:“三位老板这是怎么了?居然同时听出是十二点?”

杨老板呵呵笑道:“我哪有那本事,我只是跟风,赌一把手运罢了。”

张傲秋跟着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开了。”

骰盅揭开,里面骰子分别为二点、三点跟六点,共计十一点。

陈沙鸥看了犹自不信,凑到跟前再看了一遍,还是十一点。

张傲秋笑道:“陈老板不仅摇骰子手艺高,听骰子也不差,只差一点我就要赔大了,不过这次就不好意思了。”

陈沙鸥坐了下来笑道:“小哥手运好,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哦。再来再来。”

张傲秋盖好骰盅,举到胸前,前后左右各摇一下,然后“蓬”得落在桌上。

陈沙鸥在张傲秋摇骰子的时候,冷眼在旁细细观察,对方确实是没有做手脚,只是怎么可能听错了?

这次陈沙鸥有所犹豫,不过最后还是押注十点。

旁边的杨、陈二人一见,悄悄交换了个眼神,一咬牙,跟着也押注十点。

张傲秋看了笑道:“三位真是同心啊。”

说完吆喝一声:“开。”

骰盅揭开,里面骰子分别为一点、四点跟六点,又是十一点。

张傲秋看了一拍胸脯,惊魂未定道:“还好还好。”

然后对三人笑道:“上次大一点,这次小一点,不过都已经很接近了。”

陈沙鸥这下坐不住了,起身正要检查骰盅,接着念头一转,这骰盅自己刚才才用过,现在怀疑骰盅,那不是打自己脸么?

陈沙鸥稳了稳身子道:“小哥手运真是不错。”

张傲秋看陈沙鸥身子那么一动,就知道他已经再怀疑,当即挽起袖子道:“今晚手运真不错,看来要挽起袖子赢了。”

陈沙鸥一看张傲秋这样,知道对方真没做假,没有在手上藏细丝之类出老千,若不是这样,那难道真是自己听错了?

第三把开始,张傲秋这次也慎重起来,抱着骰盅摇了半天才放下。

陈沙鸥这次表情凝重起来,因为三颗骰子对他来说十次听出八次是绝对没有问题,不过他刚才心神分了一下,漏了一个环节,以至于现在举棋不定。

最后叹了口气,押注一百两小。

杨、何二人将陈沙鸥压下,心中也是一懔,这是听不出来而逼不得已退一步啊。

两人稍作犹豫,各压十两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