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三章 自作孽(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沙鸥话音刚落,就听旁边响起一道声音道:“调戏你了又怎样了?”

陈沙鸥听了一惊,霍得站起来,四周看了看道:“谁?”

其他人闻声立即散开,将陈沙鸥护在中间。

接着侧门“轰”得一声破开,紫陌跟夜无霜晃悠悠地走了进来。

陈沙鸥看得清楚,指着紫陌道:“管家?”

陈沙鸥带的这些人,都是天境修为好手,张傲秋身边的管家跟那冷脸女子,他们虽然看不透修为,却也不怕,其中一人立即呼啸一声,跟着一连串声响,又有八人抢了进来。

紫陌看了冷笑道:“啧啧,人还不少啊。”

说完身形蓦然发动,后面夜无霜一声不吭,长剑出鞘,剑花撒像其后。

屋内那些人见这两人还没说就开始打,同时发生喊,不过还没等喊完,已经倒下了四个了。

另几个见这两人厉害,却是调转方向往张傲秋杀过来,张傲秋看了一笑,掏出折扇随意挡着,同时叫道:“留下那抓老子的四人,其他全部杀了。”

这把折扇虽然不是刀,但却也是精钢打就,既能成为隐藏张傲秋身份的道具,同时在关键时候,也能派上用场。

夜无霜早就憋不住了,在张傲秋被抓的时候,要不是紫陌拉着,已经就要动手,现在听张傲秋这么说,下手更不容情。

一盏茶功夫后,屋内赶过来的八人就见了阎王,而先前四人则被打昏,直接封死了穴道。

陈沙鸥看张傲秋三人动作,心中不迭地后悔,自己给别人下的套子,结果却是将自己套住了。

打斗结束,张傲秋望着紫陌道:“管家,这四人打了少爷一拳,踢了少爷一脚,而且还用麻袋套住少爷,你看着办吧。”

紫陌一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应了声道:“知道了,少爷。”

说完麻利地撕下四块布,将几人嘴堵上,然后一人一个老大的耳掴子将他们打醒。

接着顺手捡起地上一把长刀,拿在手上掂了掂,蹲下身子抓起最左边那人右手,一刀一刀开始剃肉。

张傲秋常听紫陌吹嘘他杀人刀法如何如何,现在一看确实是高手,就这么长一把刀,剃出来的肉居然能成为薄片,而且还不伤骨头。

当即笑道:“管家,你这剃肉本事是见长了,这么薄片的肉,都可以下火锅了。”

说完醒悟过来这是人肉,跟着“呸”了两口道:“他妈的,晦气。”

紫陌却是呵呵一笑道:“多谢少爷夸奖。”

而那被剃肉的汉子,却是痛得冷汗直流,想要抽回手,却觉得手腕上就如铁刳卡住一样,一动都不动。

而且身子又被点了穴道,又是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自己右手被剃得只剩下白骨,只能发出一声声闷哑的惨叫声。

紫陌回头冲他一笑,阴**:“怎么样?很爽吧?”

其他三人在旁看了,脸色惨白,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紫陌,只盼这人永远不要到自己这里来。

张傲秋慢悠悠地走到陈沙鸥身旁坐下,看了他一眼道:“陈爷,你刚才说的价钱我完全同意,不过了你算掉了两样。”

说完顺手抄起一把长剑,往陈沙鸥胯下兜去,陈沙鸥一见,双腿条件反射地紧紧闭拢。

张傲秋看了“啧啧”两声道:“反应蛮快嘛,陈爷,都说那地方是男人命根子,既然是命根子,那就价钱更高些了,我看就算一百万两怎样?”

陈沙鸥听着旁边的惨叫声,冷汗如豆滚滚而下,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拿眼死死地看着张傲秋。

张傲秋等了一会见陈沙鸥没有反应,嘿嘿笑道:“既然陈爷不同意,那我就帮陈爷给摘下来。”

说完就要起身,陈沙鸥一见立即嘶声喊道:“我同意,我同意。”

张傲秋将长剑重重往桌子上一拍,老大一耳掴子抽过去,冷然道:“给老子精神点,刚才不是很嚣张的么?”

陈沙鸥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张傲秋“嗯”了一声接着道:“陈爷还有一口好牙,这牙了就算你一万两一颗,这人一共三十二颗牙,也就是三十二万两,你看如何啊?”

恰好这是旁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陈沙鸥听了心里一抖,身子顿时犹如筛糠一般,那还知道回张傲秋的话。

张傲秋等得不耐烦,霍得起身走过去,将陈沙鸥脑袋直接按在桌子上,然后抄起旁边的一把钳子,撬开他嘴巴,钳住一颗门牙,用力一拉。

只听一声惨嚎,陈沙鸥痛得鼻涕眼泪一起流了下来。

张傲秋拍了拍他脸问道:“怎么样?陈爷想清楚了没有?”

陈沙鸥哑着嗓子道:“想清楚了,想清楚了,我同意。”

张傲秋点了点头,望着一旁站立不动的师爷道:“你给算算,看陈爷一共要出多少两金子?”

师爷闻言先是身子一抖,然后才小心地抬起头,哆哆嗦嗦地说道:“刚才是一百三十八万两,现在加一百三十二万两,正好是二百七十万两金子。”

张傲秋又“嗯”了一声,凑道陈沙鸥跟前问道:“那么陈爷,你准备什么时候支付这笔金子了?”

陈沙鸥一听苦着脸道:“我手上没有这么多现银啊。”

张傲秋笑道:“那没什么,你可以用房契啊,地契啊什么的做抵押嘛,反正要凑齐这二百七十万两金子,不然差一点就取你身上一样东西。”

说完转头对紫陌道:“管家,别剃了,都他妈快剃成棍了,杀了吧。”

紫陌可有可无地应了声,提刀划过,四人喉部一丝红线标出,算是彻底解脱了。

张傲秋跟着道:“老子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去凑金子,要是一个月还凑不拢,你也就别凑了。不过你也别想着跑,小爷我有的是人盯着你,要是你有那动作,让我抓回来,老子让你后悔生到这世上。”

说完对紫陌道:“管家,将那****拿颗出来。”

紫陌闻言稍稍楞了一下,接着明白过来,立即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颗药丸,走过去左手捏着陈沙鸥下巴一用力,陈沙鸥吃痛不由自主张开嘴,紫陌将药丸扔到他嘴里,冷然道:“这药丸毒性会在一个月后发作,发作时会让你全身慢慢溃烂而死,你自己算着时间,可别来晚了哦。”

陈沙鸥脸色死白,无力地靠在椅子上,喘了两口气道:“我尽力,我尽力。”

张傲秋冷笑一声道:“你尽力不尽力老子不管你,反正少一两金子就取你身上一样东西,你自己考虑清楚。”

陈沙鸥苦着脸,噗通一声跪下道:“这位小爷,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张傲秋恶心地看了看地上不断磕头的陈沙鸥道:“刚才你抓老子来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错?要是老子没有两下,现在求你你会答应么?哼,恶毒的人就要用更恶毒的法子,自作孽,不可活。”

陈沙鸥听了全身一滩,软到在地上,想了下问道:“要是我凑到金子,又到那里去找小爷你了?”

张傲秋听了眉头一皱,想了想道:“烟雨阁,你只要跟掌柜的说送金子来的,我就知道是你。”

说完“什”的一声打开折扇,转身晃悠悠离开了。

等走出院子,夜无霜皱眉道:“现在将烟雨阁透露出去,会不会有问题?”

张傲秋笑道:“我刚刚也考虑了这个问题,只是我们跟陈沙鸥之间属于私人恩怨,扯不上一教二宗,况且三娘不是给我们身份了么?这个身份可不好我们自己去说,最好是通过其他人传出去,要是千金台的人知道我们在烟雨阁,自然会有很多联想,那时候再顺利拉出三娘,外人看了也说的过去。”

紫陌道:“若是这样,那我们这张面具可就不能随便拿下来了。”

张傲秋道:“怕什么,带上面具也就一下下时间,回到房间谁还会来查房不成?再说了,我现在是三娘的阿弟,烟雨阁小老板,又有哪个不开眼的会过来?”

夜无霜想了想道:“不过小心使得万年船,我们现在可要多个心眼了。”

张傲秋“什”的一声收好折扇,在手心拍了拍道:“霜儿说的也有道理,上次一教二宗的事已经是满城风雨,在这节骨眼上,要是让其他有心人知道我们跟三娘的关系,估计会有很多双眼睛就会盯过来。”

夜无霜“嗯”了一声道:“那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

张傲秋道:“现在一动不如不动,我们按往常一样,没事的时候就出去溜溜,晚上心情好就去千金台赌几把,不过说到千金台,最好是在最近就将武进逼出来,要是时间长了,反而不妙。”

紫陌不由问道:“这是为什么?”

张傲秋道:“我们上次留下‘武哥’的名字,估计武进已经是一头包了,不过在曲兰城,明面上跟他不对付的也只有三娘,若我是武进,我也会怀疑上次的事里面有三娘的影子,所以烟雨阁这段时间估计是不会太平,若不早点拿下武进,恐怕三娘以后日子会不好过,虽然我们不怕他,但也是麻烦。”

顿了顿接着道:“既然这样,那明晚我们就去千金台大赢一场,赢得让他一时坐不稳,哈,后天再去,如此几次后,若你们是武进,又会怎么做了?”